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娱乐 > 正文

教师节最强干货,俞敏洪与胡彦斌畅聊互联网教育

2016-09-12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媒体新中网 点击:

分享到:

  教师节将至,都说要给老师送礼,那对于互联网教育领域的创业者和从业者,有什么礼物可以送?

  

QQ截图20160909120729.png

 

  “寻找中国创客”9月峰会探讨资本驱动下,互联网教育的新路径。教育界大佬、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俞敏洪与音乐人、牛班创始人胡彦斌不期而遇,三十分钟的交流被媒体下了标题是“俞敏洪胡彦斌凑在一起,砸了相声界的场子”。机智对话不止擦出了火花,还搓出了火球,但撇开言语上的交锋,思想上的碰撞干货满满,打包给出,作为互联网教育界创业者和从业者的教师节礼物。

  

QQ截图20160909115515.png

 

  俞敏洪说自己今年长时间在家里打坐思考,这是除新东方外唯一一次公开论道,遇上了互联网教育的新兵胡彦斌。一开始兴许还觉得明星做教育是在玩票,毕竟整场论坛大家都在谈什么是互联网教育的刚需,到最终被胡彦斌投入互联网音乐教育的热忱所打动,为他线上线下布局的思维称道。

  

QQ截图20160909115605.png

 

  俞敏洪先是以任务交待(教会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唱歌)抛出橄榄枝,然后单刀直入问2016年牛班收入情况表达投资意愿,最后俞敏洪表示非常看好牛班这种垂直性教育领域,一定会跟踪胡彦斌的项目。俞敏洪直言“我有钱,尽管你反复表达出来,对钱的不感兴趣”。甚至说“我免费给你做广告,不会唱歌到会唱歌的形象,天天出现”。

  

QQ截图20160909115529.png

 

  俞敏洪总结道,你(胡彦斌)做了一件大好事,因为你做明星,可能是一个人个人的欢乐会更多一点,尽管也能给听众带来欢乐。但是做音乐教育这件事情,面向全国,把中国老百姓原来比较呆板的个性改造过来,变成一个欢乐的个性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你说音乐不是刚需,是happiness。而人生当中最重要的刚需就是happiness。

  ————————————————————

  以下是中国创客俞敏洪VS胡彦斌的谈话内容

  俞敏洪:首先再声明一下,又不是我自愿上来的。老戴把我当做是培训界的导师,来跟胡彦斌对话,不过我刚才看了你的PPT,我觉得还是蛮好的,我估计现场大部分人都是更愿意听你唱歌,而不是听你说话。我知道你有一首歌大家都很喜欢,是《红颜》,歌词很好,我记不得了,但是我手机里有。让彦斌唱两句,“你是英雄,就注定无泪无悔,这泪有多么美,是穿肠毒药⋯⋯”这不是商朝末代皇帝的感觉吗。

  胡彦斌:俞老师帮我开了个很好的头,我今天来,不唱两句,大家也不会觉得过瘾。但是我如果来这里只是正常唱歌,就没有体现“教育”两个字的目的,所以我教俞老师唱两句你们觉得怎么样?

  俞敏洪:可以。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如果你能教会陈向东(跟谁学创始人,前新东方执行总裁)唱歌,我愿意投你的牛班。

  胡彦斌:我觉得音乐的可能性无处不在,这句话我理解的是,陈老师可能他五音不全,是这个意思吗?但五音不全没有关系,可以在节奏上找到一些乐趣,比如我们可以有一些hip-hop的感觉。

  俞敏洪:你现在要教唱歌吗?我不行,我唱歌,就比陈向东稍微好一点点。言归正传,你是要教大家唱歌呢,还是要讲你的牛班?

  胡彦斌:我觉得我今天来没有什么太多准备,但是我觉得今天竟然聚合了这么多教育行业的大佬以及关注的人群,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就跟大家毛遂自荐一下,推荐一下我的牛班。

  我觉得刚刚有讲到很多的互联网产品,你可以从它的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个公司将来的发展方向及野心。牛班其实就是New Band,对我来讲,我不会做任何其他事情,我只教音乐。New Band是我们希望有新的乐队文化被培育出来。

  俞敏洪:我发现你的英文翻译得很好,你是脑袋中先有New Band还是先有牛班?

  胡彦斌:其实我有一个特别的请求,是要跟俞老师请教和学习英文,因为我是一个英文特别差的人。

  俞敏洪:但是竟然取了一个非常好的英文对应名字,我想这哥们儿还挺牛的!

  胡彦斌:牛班这个名称,我也是希望说是一个很牛的班级,可以让大家在上面学到音乐。刚刚那个视频如果讲得直白一点,我们是拿一首歌为一个单位,把它分成演唱、吉他、贝斯、键盘、鼓等等,你可以选择你自己爱的方向去学,最后你们可以去组Band。这是我得初衷。差不多两年前,我们做了一个牛班的app,慢慢的从1.0、2.0慢慢地进阶到现在。

  今天新京报找我来这个论坛,为什么找我来,因为我觉得今天来的每一家公司都很大,对我来说,牛班只是一家初出茅庐的公司。但问我为什么要做牛班,是因为我发现想要学音乐的人,他没有一个让他有信任度的机构让他可以去学。比如说我要学英语,我就会想到去新东方,因为它可以让我有信任感。学音乐,可能就是跟着某个老师回家学,但你怎么知道这个老师好还是坏,就是通过朋友介绍,口碑传播。或者去城市里路边的琴行,到那里边学音乐。我觉得基本上都没有一个让你非常有信任感的机构存在,牛班就是想做这件事情,让大家想要学音乐的时候,有一个有信任度的地方可以去寻找,而且一定可以教到你对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我的观点。首先必须是教你对的东西,因为对于学习来说,金钱不是最大的成本,时间才是。

  俞敏洪:先问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今天第一次知道牛班,因为我实在是跟音乐没有缘分,长到这么大,没有真正唱过一首完整的正确的歌,就是用正确的方法唱一首完整的歌。你刚才说新京报为什么找你,其实新京报找你是它用心险恶,你又是明星,又是名人,为新京报增光添彩。但是你也不亏,来为中国这么多老百姓宣传一下你的牛班,而且这件事情很有意义。我已经在想了,我回去要不要偷偷学一学你的牛班课程,让我的个人魅力在老年的时候再爆发一下。

  胡彦斌:学音乐一定可以绽放个人魅力。

  俞敏洪:你的app是录播课程是吗?

  胡彦斌:对,是录播课程。

  俞敏洪:因为唱歌主要是现场纠正,比如我现场弹琴的手法不对,或者我唱歌的方法不对,五音不全,那最重要的是现场纠正,现场不纠正,他光看你的课自己在模仿,怎么也是模仿不出来的,因为我记得我跟向东有个同样的经历,新东方每年新春联欢晚会都要上去唱歌,结果我们俩一个下午把对方折磨得要死,听着对方鬼哭狼嚎。但是后来向东找了一个老师,到晚会的时候五音变成五音半了,当面指导肯定好,好纠正。互动问题怎么解决?我认为互动问题非常重要。

  胡彦斌: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牛班从一个app开始,现在开始做线下的音乐学校。我们上海、北京、深圳都开始有。这也是一个为什么从线上走到线下的原因,这个过程其实是在于用户的体验。

  当初对于我来讲,我想要做一个app,因为互联网的关系,可以让更多人学到音乐,所以我做了这件事情。根据用户体验和回馈,我们去更新我们的内容,以及开了线下的学校,它们的分工是不同的。我觉得互联网的一个最大的意义是在于说,它可以没有地域、时间这些东西的限制,所以我们基本上是在线上做普及化的教育。在线上做普及的时候,我要的是什么?要的是激发你对音乐的潜在热情。就像刚刚我看到汤老师(国务院参事、经济学家汤敏)讲三四线城市的这些小孩,我也有去过,这些小孩的天赋都特别好,特别是四川、贵州这些少数民族。我们跟着当地政府去的,我们去也是有明星光环,所以学校应该还不是当地最破的,是摆得出来,但是去到那里之后,发现基本上教体育、音乐、语文都是同一个老师。到了晚上天黑的时候,我有个感受,就是我站在学校的山头上,我可以看到远处县城里的灯光,就是这么近的距离,但是可能这些小孩子这辈子都跨不出去,我觉得这是让我最有感触的。

  我觉得互联网最大的功能是说我可以让它普及教育,让这些人完全去感受到什么是音乐最基本的东西,对于刚刚俞老师说线下的部分,才会做到快速纠正以及现场直接告诉你什么才是对的。线上学的对不对,需要印证,到线下来,在老师这里得到再一次的确认,完善最终教学的品质,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我之前英文很不好,我跑去美国读书,读书的时候怎么办呢?我要的是get到知识,我找了一个捷径,就是请了一个翻译跟我去上学,美国的那些学生、老师看到我请了一个翻译,他们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哪有一个学生请了个同声翻译在旁边,但是我目的很清楚,我要的是学习的,我需要准确地了解课程内容。

  美国教育对于大部分人是宽容的,对大部分人永远是good job,说你做得很好,很棒,我觉得这是激发每个人内心学习欲望非常有帮助的一点。但是,很多朋友不知道有没有看过,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叫做《爆裂鼓手》,那个电影里面鼓手的老师对他非常严苛,为什么?因为对于天才是非常苛刻和严厉的,希望激发他内心的潜能。所以我想说线上我希望可以让大家更多接受普及教育,让每个人被唤起心中对音乐的热情。在线下,我们会针对更多的有基础、有目标的学生,让他们获得精准化的音乐教育培训。

  俞敏洪:问一下敏感的数据问题,你线上app已经两年了,中间有多少课?

  胡彦斌:我们现在已经积累了240个视频。

  俞敏洪:现在下载的用户有多少?

  胡彦斌:现在基本上200万不到。

  俞敏洪:日活有多少?

  胡彦斌:基本上转换率在10%左右。

  俞敏洪:就是有20万人每天都在上面。

  胡彦斌:是,我们最厉害的是,他在线上待的时间很久,这是跟很多app不一样的。

  俞敏洪:因为他要练会一首歌不容易,我这样的上去十个小时才行,所以上去时间久很正常,你这200个视频是大部分免费的还是全是收费的?

  胡彦斌:我们是从一开始免费,现在是收费的。

  俞敏洪:全部收费了还有10%的日活,就是20万人在交费上你的课?

  胡彦斌:是的。

  俞敏洪:一个视频课大概收多少钱?

  胡彦斌:有1块、6块、18块。

  俞敏洪:能透露一下你2016年线上大概的收入吗?我是从投资者角度来问,我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投你了。

  胡彦斌:我的感觉,我看过俞老师的演讲,俞老师从大学老师转到做新东方那一刻,我觉得他的初心一定不是只是为了赚钱,他一定是对教育有一定的情怀。

  俞敏洪:我最烦的就是一谈钱就要开始谈情怀。彦斌是有情怀的人,我们现在回到现实,谈钱吧。

  胡彦斌:但我是这么认为,钱这件事情是可以谈,但是我思考了一下,不适合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谈,我毕竟不是像俞老师这样, CEO位置退下来,已经有江湖地位,可以坦然地跟你谈这些。我也可以很坦然,但是这些数字东西我要对它负责,我要回去问问财务总监,让他给我一个报表,我再告诉大家。

  俞敏洪:我相信你心里很清楚了,但这确实是机密数据,跟你开玩笑。再问一下,你现在地面教育开始做了吗?还是说是设想?

  胡彦斌:已经开始做了,上海的话已经开始了,我们两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学生都招满了。

  俞敏洪:一般一个教学点面积多大?

  胡彦斌:八千到一千平方,建筑面积。

  俞敏洪:老师怎么招聘?

  胡彦斌:各个渠道。我觉得讲到重点了,教育师资的寻找以及培养,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俞敏洪:老师培养需要一套体系。地面教育的管理有两个特点,一个是重资产,因为要租教学点、装修等等,还有地面管理,比如消防安全,学生的来往,中间的帮助和监控等等,这些东西你完全没有经验,是你找了一个人在做,还是自己参与吗?

  胡彦斌:我从一个歌手到做牛班这件事情,现在我基本早上九点钟就到公司,每天是下班最晚的。

  俞敏洪:最晚什么时候?平均的话。

  胡彦斌:平常的话基本上是十点。

  俞敏洪:那不够,向东是现在每天早上六点到公司,晚上十二点,中间还有一半时间是睡在办公桌上,我当时做新东方的时候是睡在教室里的。所以你这个时间不够,早上九点,肯定是喝完咖啡,喝完茶。

  胡彦斌:那证明我还年轻,我睡得着(全场大笑)。

  俞敏洪:你今年多大?

  胡彦斌:我今年33岁。

  俞敏洪:我做新东方的时候只有30岁,那个时候能睡着,但不敢睡,一睡着了,居委会老太太就来查房了。

  胡彦斌:但是我要讲一个概念,创业不一定要自己很苦逼,才证明创业很厉害。

  俞敏洪:应该这么说,凡是没有苦逼精神的创业者,除了个别特殊的例外以外,我不认为是能够真正做长久的。

  胡彦斌:我是这么觉得,有一句话叫做,如果你的团队对自己狠一点,那老板就会轻松一点。所以如果员工不够对自己狠,那可能只能老板对自己狠一点了。

  俞敏洪:也就说你对员工狠,对自己不狠是吗?

  胡彦斌:是我的员工都非常严厉的要求自己,证明我自己眼光好,所以比较轻松。

  俞敏洪:难怪不说钱的事情,我明白了。你们现在教学点已经开始收费了吗?

  胡彦斌:是的。

  俞敏洪:几个教学点?

  胡彦斌:我顺便做一下广告,上海是第一所学校,10月15号会在北京三里屯soho有第二所,10月29号在深圳,深圳是在南山区,百度大厦对面。

  俞敏洪:根据我的判断,你开教学点动作这么密集,应该是已经拿到融资了是吗?还是原来卖唱的钱?

  胡彦斌:我觉得是这样的,唱歌这件事情一直是我非常热爱的,但是我觉得在一个创业者的角度,你认真对待它的话,应该是要把他曾经的资产跟现在所剥离。

  俞敏洪:我明白了,原来用自己唱歌的钱放在家里好好享受,创业的钱要拿投资者的钱,丢了也没有关系。

  胡彦斌:我觉得这是角度的问题,我只是想证明说音乐教育这个行业是可以用自己的运营方式存续的,而不是说需要我拿我自己表演的钱去不断往里贴补。但其实我们没有天使轮,因为项目启动都是自己投的。

  俞敏洪:我告诉你,向东之所以跟谁学融到那么多钱,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真的把在新东方赚到的钱投进去了,而且是毫不犹豫、毫不后悔投进去了,背水一战的那种感觉,所有投资者一看到,老陈是不要命的,不要命的人是能做成事情的,而且何况在新东方有十几年的经验,所以适当的投入是要的,不要求你全部投入,适当的投入是给投资者信心。

  胡彦斌:其实对于我是这样的,我还是不想谈钱,是因为我真的不觉得钱是最重要的。对于我来讲,时间是最重要的,我可以去把那么多去表演的时间、创作的时间放弃,我站在运营牛班的位置上,从早到晚这样去做,我觉得时间的投入可能才是最大的成本。像俞老师现在这样,花钱其实对他来说是最容易的,但是要花精力进去,很难。

  俞敏洪:你的意思是我的钱给你,是这意思吗?

  胡彦斌:我觉得投资是要价值的互相认定,才能共同走下去。

  俞敏洪:非常对,但是我想稍微补充一下,在现在的创业环境下,几个方向、几个东西是特别重要的。

  第一个是这件事情本身做的对不对特别重要,从商业模式,比如从线上走到线下,线上线下到底是不是对,用什么步伐来做,有没有合适的资源,这件事一定想清楚。很多创业公司之所以没有成功,不是没钱,也不是没时间,而是商业模式没有想清楚,需求没有想清楚,或者步骤没有想清楚,就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在新东方我们常常讲right timing,然后再去做正确的事情,这件事情我觉得永远是第一位的。即使到新东方现在这个地步,也是第一位的。首先我们要搞清楚,在未来三到五年,面对现在的整个社会的变迁,技术的革命,以及移动互联网对中国的教育和其他领域所带来重大影响,新东方未来三年布局,到底哪些是正确的,这个东西只能自己去想和团队反复探讨,但是永远没有绝对正确的。你想到很多正确的道路,结果过了几个月发现是错误的,都是有可能的。及时纠错机制是非常重要的,我从你身上看到了这个及时纠错机制,做了一个app,然后发现音乐和地面结合是非常好的方式,我想到了我的问题,以偏概全。你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但是还有没有更好的方向还有待商量。比如我们新东方推出一个百学会,新东方提供场地、学生的管理,你一心一意只要放自己的产品进去就可以了,最后赚的钱大家分,这也是一种方式,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最简单,什么样的合作最简单,什么样的发展是最长远的,要想清楚。

  第二点,你刚才说钱不那么重要,钱真的很重要,因为现在的商业模式就是有很多人都在想做同样一件事情,抢商机,抢机会,抢资源,没有钱,几乎没有希望,所以说服投资者给你投钱,用你的好的商业模式,投资者愿意投钱,你表示出姿态来,比如你砸锅卖铁都把自己的钱投进去了,我投进去的意愿至少是80%,赔了也没事,因为我希望看到一个愿意投入的人。就像陈向东是一个绝对的榜样。钱还是重要的,不管你原来有没有融过资,就需要说服投资人你投我这个东西就是有希望的,像我这样的投资人,就要盯着,而且老戴现在也是投资人了,新京报给你免费做广告,我免费给你做广告,不会唱歌到会唱歌的形象,天天出现,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点,才是时间,你说得非常对,如果一个老总一头扎进去,会给投资人信心的。用战术上的勤奋来掩盖战略上的懒惰做生意是最可怕的事情,原来我老是这样,新东方为什么后来落后了,新东方这十年,除了今年相对来说稍微好了一点,过去十年一直落后的原因是我比陈向东他们还要忙,我都冲到一线去了,典型的是用战术上的勤奋来掩盖战略上的懒惰,直到最后有一天我终于自己坐在新东方后面的那个公园的大树底下,我想新东方怎么出了那么多问题,这些问题到底关键在什么地方的时候,我突然好象有点想清楚了,我的时间花的不对,所以我支持你自己用有效的时间来指导下面做事情的。我把CEO辞掉,去做公益,做公益是一部分,我这样可以用长段的时间坐在家里打坐型思考,我不是真的打坐,我没有信任何宗教,但是安静下来思考,并且把自己思考的东西整理成思路,再去运用,非常重要。老戴你可以往后查,从这一场活动到年底,除了新东方自己的活动我不得不去以外,其他的任何活动一场都没有。

  但是我会做另外一个事情,比如说我会找黄佳佳、王浩平他们到我家里吃饭,跟他们聊天,把向东、何强都请来一起聊天,我跟新一代的人聊天,我比较喜欢、也比较佩服他们新的教育群体,我就可以学到真正的东西。因为我反复想过,我每年因为朋友的要求讲四五十场,除了说出愚蠢的话之外,没有任何结果。所以我一定要自己沉静下来,看着别人愚蠢,才更好。开玩笑。

  你这件事情真的值得做,因为中国音乐艺术细胞被压制得不行,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出了一批音乐家、歌唱家,像你这样的,但是这些人大部分都没有想到要去中国音乐教育的事情,这对我们民族是非常重要的。在此前提之下,最重要的就是摸索出商业模式来,找到合适的钱,在战略上保持正确性,在战术上保持勤奋性,把这件事情做好,我是非常看好这种垂直性的教育领域的,所以我一定会跟踪你。我真的是不懂音乐,其实我现在商业也落后了,但是我有钱。尽管你反复表达出来,对钱的不感兴趣。

  胡彦斌:其实很想跟俞老师非常诚恳地请教钱的问题。你刚才在台上讲,新东方从之前的两千万美金的教育研发费用,一直到现在,做到每一年有八千万美金的研发费用。

  俞敏洪:去年是5500万,今年预算是8000万。

  胡彦斌:对,我们在做牛班的时候,所有的教案全部都是自己研发的,我很想知道,当公司没有那么多钱,比如说只有仅限的100万或者1000万的时候,要如何去匹配,用多少钱去做研发?多少钱去做线下拓展?多少钱用在团队运营?

  俞敏洪:这是一个绝对机密并且智慧的问题。

  胡彦斌:我也帮大家谋一下福利。

  俞敏洪:其实阶段不一样,你要看找到什么样的投资人,有的投资人说你赶快上线,弄数字,弄流量,这样的投资人不要找。你找我这样的投资人,我会问你有什么样的产品计划,我从教育领域出来的,我太知道教育产品这件事情,对公司的生存与死亡多么重要。当然我也希望知道,你未来这个产品研发出来之后,你要有能力推广产品。如果有好东西,好酒出不了巷子,也没有人能喝到。所以要看你碰到什么样的投资人。

  胡彦斌:没有投资人,只有这些钱。

  俞敏洪:那我觉得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反正必须要把钱投入到产品研发上,但是你要有后续的逐渐的产品替换成商业模式以后的经济来源,比如说你现在已经在线上开始收费了,不管多少,地面教育开始以后,也会有钱进来,把这个钱除了运营以外,看是不是还能剩余一点继续做产品研发,产品研发这件事情不能放。新东方吃亏就吃亏在这里,一个大公司都快100亿了,当时我们只投入了大概1亿多人民币的产品研发,根本就不够,所以这两年就变成了恶补,恶补的好处在于,我后来发现,你的产品研发只要有成果,新东方网络比较齐全,比较容易推广,比较容易捞回来。所以就加大了我现在产品研发力度。

  另外我跟新东方的人说,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要跟我讨论股价,向东原来也管过这一块,我们开始是这样的,先决定今年产品研发费用多少万美元,然后分给部门,这个部门两百万美元,那个部门四百万美元,根据这些预算来考虑研发什么产品。其实这是狗屁,除非你真的没钱,当你有钱的时候,产品研发费用不够,只是因为你想让上市公司多一些利润的时候,你在伤害这个上市公司未来长远的发展。所以我后来的计划是,按照三年的新东方产品研发计划,你们来看这三年总共花多少钱,然后再看今年花多少钱,你们别管,如果你们预算出来天文数字钱不够了,我会告诉你们,如果够了,我会支持你们,别管有没有吃新东方的利润。结果他们预算之后,按照三年倒推之后,得出来三千万美元的研发费用,他们说不行,相当于两亿多人民币,我们明年利润增长就两亿人民币,如果我们都投入研发,就跟利润持平了,股票就会掉下来。我说股票掉下来,跟你屁事。所以大家都接受了。所以看怎么战略布局。因为新东方实力比较雄厚一点。

  我还是比较强烈的建议你,拿非常明智的投资人的钱,把商业模式想清楚以后,不要舍不得股份,我觉得你的脸长得很大气的。怎么会一讲到融资的事情,你就不愿意把股份给别人呢,让别人把钱给你呢?

  胡彦斌:没有,我没有去排斥,因为我觉得做人要走双向道,不要走单行道,所以我没有坚持固执,我只是觉得在适当的时机做适当的事情才是最准确的,因为投资人的钱没有那么好拿,投资人一定比你聪明,他一定比你多更多的经历,才会给你指明更多的方向。

  俞敏洪:彦斌,找机会你可以跟我聊一聊,我们现在缺你的商业模式,我现在要确定的是你的商业投入、你的实践和智慧够不够把这个商业模式顶上去,如果够的话,就接受投资人的钱。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当明星和当创业者这个感受有怎么样的不同?

  胡彦斌:太多的体会的不一样,我觉得其实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爱折腾的人,很多人跟我讲,你好好写自己的歌,好好唱歌、表演就好了,我可以生活得很舒服。我也有一直很爱我的歌迷,一直在支持我。但对我来讲,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就想把自己学到的音乐知识教给大家,可能我设定的目标是在40岁或者更老一点,是因为互联网刺激到了我,你可以用同样的时间,用最简单的方式,让更多人学到的时候,我做了牛班。做的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要做成一个事情,必须是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才可以有机会跟别人不一样。

  很多人可能看到的还是你的风光,但在那背后,我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坚持和努力在,我相信俞老师既然走到今天,是因为他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情值得我们学习。

  我觉得创业者跟艺人的区别,并不是说艺人不努力,艺人都非常努力,我相信能够生存五年以上,还活跃在大家面前的这些艺人,都非常努力。但是我觉得对于我自己来讲,艺人有一点像经营你自己,但是你做一个创业者,更多想的是企业,想的是跟你一起打拼的小伙伴,你有更多责任心,也会跟大家一起往一个方向努力。我觉得这是很幸运的,是因为你有机会可以遇到这些志同道合的人。有一位在台上说教育这件事情一定要做刚需,我说音乐不是刚需,很多人学英语,我觉得他学是为了解除痛苦,如果没有办法交流、沟通,就要去学。音乐不是,学音乐是为了让你快乐,音乐这件事情让我觉得很快乐,所以我才想要跟大家分享。

  俞敏洪:你做了一件大好事,因为你做明星,可能是一个人个人的欢乐会更多一点,尽管也能给听众带来欢乐。但是做音乐教育这件事情,面向全国,把中国老百姓原来比较呆板的个性改造过来,变成一个欢乐的个性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你说音乐不是刚需,是happiness。而人生当中最重要的刚需就是happiness。希望你能够做成功,我们后面再交流。

  胡彦斌:谢谢俞老师。谢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