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娱乐 > 正文

大凉山的孩子,a jie lu(不要怕)!

2016-08-09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媒体新中网 点击:

分享到:

  世间上的幸福大多相似,而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同。

  今天打开微信看到“毒品艾滋阴影下的凉山孤儿:爸爸吸毒死后,妈妈跑了”的新闻,一种酸楚的情绪开始弥漫,再想到那篇凉山最悲伤小学作文“泪”,我的眼角泛红,所有的情感随着“泪”一同涌下,想对大凉山的孩子说一声“a jie lu!”(彝语:不要怕),有我们在。

  在远离我们物质丰富的西南地区,有这样的一个蛮荒之地,它被贫困、毒品、艾滋肆虐,聚集着我国彝族最多的人口,它是曾经的“南方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它是现在的四川大凉山,看看这里的孩子,每看一眼都是心酸……

  以前,我从不知哪里的小学会专门设“孤儿班”,更不知竟还有7岁的男孩从未洗过澡、见过卫生纸,愚昧与落后,吸毒与艾滋病不仅夺走了他们父母,更是夺走他们的童年,给当地的老人带上了沉沉的枷锁。

  大凉山的阿沙在一岁那年,父亲因吸毒感染艾滋病,母亲又在同年改嫁,他被扔给了年迈的奶奶照顾,他懂事听话,刚放学就帮奶奶收割玉米秆、砍柴,手被割伤了,奶奶一边给孙子包扎伤口,一边哭着说:“以后干活一定要注意。如果我不在了,就没有人会帮你了。”

  看过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泪》,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句句戳痛内心。

  爸爸四年前死了。爸爸生前最疼我,妈妈就天天想办法给我做好吃的。可能妈妈也想他了吧。

  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钱没了,病也没好。那天,妈妈倒了,看看妈妈很难受,我哭了。我对妈妈说:“妈妈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支持你,吃了我做的饭,睡睡觉,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妈妈起不来,样子很难看。我赶紧叫打工刚回家的叔叔,把妈妈送到镇上。第三天早上,我去医院看妈妈,她还没有醒。我轻轻地给她洗手,她醒了。妈妈拉着我的手,叫我的小名:“妹妹,妈妈想回家。”我问:“为什么了?”“这里不舒服,还是家里舒服。”

  我把妈妈接回家,坐了一会儿,我就去给妈妈做饭。饭好了,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课本上说,有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就是女儿想念母亲留下的泪水。

  苦依五木 彝族

  我们的孩子被各种爱包围,穿着整洁的校服,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上课,在各种娱乐场所玩耍;他们的孩子丢给老人,穿着裸露脚趾破旧的拖鞋,在牛棚里上课,在田野里费力背着比他们身子还大的袋子、玉米秆、柴禾,时刻担心着自己唯一的亲人会突然离他们而去……

  阿沙以及苦依五木还算是大凉山里幸运的孩子,因为他们至少还能上学,还有些孤儿上学对他们来说是奢望。

  茫茫大凉山啊,你可看见过孩子们的苦难?我们该做些什么啊? 风起了 雨下了 荞叶落了 树叶黄了 春去秋来 心绪起伏 时光流转 岁月沧桑 无论严寒或酷暑 a jie lu a jie lu 无论伤痛或苦难 a jie lu a jie lu楼兰的那几声“a jie lu”替我作出了回答——

  3:50 不要怕 来自楼兰

  我们的政府正扶贫攻坚,我们的支教教师正为孩子描写课本里的世界,城市里的我们正关心着你们,无论你们经过什么样的伤痛或苦难,

  孩子们别怕,有我们在。

  不要怕“a jie lu”

  茫茫大凉山啊,我们已看到了孩子们的苦难,正在行动起来!a jie lu!再次感谢原文作者赵婧的推荐支持,如果你对社会新闻、音乐鉴赏、时事热点、闲情散文等内容感兴趣,欢迎来稿,楼兰微信公众号将会努力为大家提供一个舒展才华、相互交流的平台。

  ---------------------------------

  来源:

  ◇原文作者:赵 婧

  ◇图文编辑:张世平

  ◇投稿邮箱:13581676877@163.com

  ---------------------------------

  爱音乐 爱歌声 爱生活——尽在楼兰之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