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娱乐 > 正文

李安:年轻导演不要 太急功近利

2016-06-17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文/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 摄影/周巍

  昨日,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票房即将超美国,成为‘老大’还差几件事”主题论坛,导演李安、徐峥等嘉宾在论坛上畅所欲言。作为国际知名导演,李安的发言成为焦点。他金句不断,观点鲜明,温文尔雅又不失幽默风趣,引来现场掌声连连。坐在他身边的徐峥开玩笑说:“好紧张,在李安导演面前我就是一年级的小学生。”据悉,李安的新片《比利·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定在11月11日全球同步上映。

  话题

  1

  故事其实只是

  沟通的载体

  中国电影这么多,不晓得从何说起。我不是行家,不是制片人,也不是教书的。我不是故意谦虚,我学戏剧出身,故事对我来讲只是一个载体。就像我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面讲的一样,最后讲起来是空的,道理也许会越变越明,也可以越变越模糊。

  故事其实是假象,导演如何用影像、声音跟观众心心相印,通过情节、音乐以及哭笑等种种情感起伏带大家走,不管怎样的旅程,你的心怎么交给观众看,观众看了以后怎么去想象……这才是最重要的。

  故事是一个技术,艺术也毕竟还是一个“术”。人生找不到什么答案,道可道非常道,你要在两个小时内娱乐大家而且有所启发,那就需要故事。我个人是把它当工作来做,其实是蛮呆板的事情。怎样通过故事的假象在黑屋子里跟大家做默默的沟通,这对我来说才是最真诚可贵的。

  话题

  2

  对年轻导演不要 揠苗助长

  我觉得不要让他们长得太快,不是说要压抑他们,而是不要揠苗助长。成长是很自然的事情。在中国大陆,电影是新兴的行业,所以现在大家有新鲜感、有热情、有求知的渴望,而我希望这是黄金时代的开始而不是高峰。

  我的电影事业是36岁才开始的,很晚熟,幼稚期比较长。生长本身是需要孕育的,年轻导演不要太急功近利,很多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现在医药很发达,我们都可以活这么长,急什么呢?我们在七八十岁还可以学习和工作。我的儿子要做演员,我说你中文再学好一些,打好根基,不要着急。现在电影市场好,大家有浮躁的感觉,争相抢风头、抢钱。其实,不是说我们超越美国票房就是第一,我们人多,票房当然会超越他们,但美国电影工业不光有票房,还有文化背景。

  我是看美国片长大的,包括明星、文化、生活方式,尤其是流行文化,这股力量非常强大。年轻人一看,父母教的东西全忘了,就跟着它走。美国电影的运作方式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每个技术背后都有百年历史。所以,拜托大家利用中国电影的黄金时代给年轻人奠基。

  话题

  3

  不要把自己

  想象得 很重要

  现在美国电影掌握话语权,他们有一套自己的公式。我们的年轻人看他们的编剧书,看几本就学会了,把中国的东西凑凑,短期看会成功,但长期来说,中国文化比美国悠久,还是要把电影语言学好,这是基本功。而现在就好像上海菜细火慢炖出不来结果,于是做成了速食面。

  我首先想讲“抢钱”的陷阱。大家都拍同样的东西,有可能到最后观众就疲乏到连电影都不想看。还有一点就是大家都去抢明星,而不是在内容上努力追求和发挥。台湾最早发生这种情形,后来香港电影市道也搞坏了,然后现在大家都来大陆了。此风不可长。明星是吸引人,大家喜欢看,这无可厚非,但电影人心里要有数,观众喜欢看的还是打动他们的品质。

  我常常跟不是太大牌的明星说,你不重要,你永远演不到观众想象的极致,观众只是借你的脸来想象他要的东西,所以不要把你自己想得很重要,做你该做的反应,观众自己会想象。Less is more,你给的越少,观众想象的越多,你是为人民服务,不要总想着要大家来崇拜你。这跟我们“天人合一”的思想非常吻合,不是强调英雄主义,不是人定胜天。这种天人合一的温柔特性是东方民族特有的,中国有自己的文化资源,这可以在全世界变成新的资源。

  快问快答

  记者:为什么大家都想听你的答案?

  李安:我唯一的准则就是做心里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去揣测别人想看什么,那往往会猜错。往自己的肚子里挖,别人不欣赏,你自己也觉得踏实。我命蛮好的,能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大家还有回响。有的人天生知道别人喜欢什么,比如喜剧演员,知道节奏、笑点,这天分我就没有,我就是一个老实人。当然我不讳言,我也有一些天分。过去一直不好意思承认,现在拍了这么多部片子,年纪也不小了,所以不害羞了。我天性就是比较温和、比较敏感,观众也好像比较喜欢。

  记者:你最近几年一直追求新的电影技术,你对大多数无法兼顾技术和创作甚至因此产生很多矛盾的创作者有什么建议?

  李安:自求多福吧。我可以两样兼顾,跟我个人的机遇和兴趣有关。我到现在也不会用电脑,但在用最先进的技术拍电影,因为我对影像有好奇心。在主流电影和艺术电影之中,我算是中间人吧。电影工作者会找到自己的路子。很多做艺术片的导演看不起技术,觉得是粗人做的事,或者是哗众取宠,或者认为商业片才会这么做,而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技术是为艺术服务的。拍电影不光是讲故事,同样的故事为什么有人讲得有意思?这跟技术、手法都有关系,我不会看轻技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