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艺术 > 正文

河北秦皇岛——一民工生命垂危却被停药、推诿

2018-06-08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中国有线电视新闻 点击:

分享到:

  

\

 

  本刊记者 董阎礼

  河北秦皇岛伤者陈海龙的妻子王翠玲投诉称,丈夫在工地身受重伤却被某医院停药。《法律与生活》接到投诉后非常重视,遂于2018年6月5日至6日派记者紧急赶赴事发地调查了解情况。

  特派记者先后奔赴到事发地耀华玻璃厂、主管部门秦皇岛市安监局、海港区建设局、某医院等单位采访,目睹了数月前因工致重伤的民工陈海龙,他依然是躺在某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因前期的医疗费用光,已经被某医院停药,生命危在旦夕。王翠玲痛哭失声地说:“真是祸不单行,我的公公得了绝症,也住进了医院,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死的心都有啊!”

  工伤后,医疗费陷困局

  2018年1月14号下午两点左右,陈海龙接到通知,需要将标准砖运送到耀华玻璃厂厂房内。于是,陈海龙开着自家购买的三轮车于3点40分分左右到达耀华玻璃厂,通过厂区内一楼顺着行车通道将三轮车开到二楼的施工现场,在收料员的指令下将车停在通廊北面开始卸砖。当时,正在卸砖的陈海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陈海龙在来到距三轮车大约5到7米远处的西北角有大约2X4米洞口,一不小心,脚下踩空,从二楼的洞口处摔倒一楼的地面上,摔成重伤。摔伤后,建筑公司的领导和民工朱峰一起将陈海龙送到了附近的军工医院抢救治疗。因病情危重,2018年2月2日转到秦皇岛某医院继续抢救治疗。在伤者抢救期间,家属多次找到事发单位耀华玻璃厂、京鑫建筑公司、免烧砖厂等单位讨要伤者的医疗费,京鑫建筑公司先期垫付的20万元医疗费,但其余单位都以种种理由拒不垫付抢救费用。

  

\

 

  陈海龙家属也找到了海港区建设局、市安监局等多个部门。此期间,市安监局召开过两次事故现场会。区建设局召开过一次事故现场会,市劳动人事局召开过一次现场会,但一直未得到解决。

  其家属现在花光了仅有的积蓄,还向亲友借外债10多万元,又向社会用水滴筹的方法筹集了2万多元的医疗费。申请两个孩子的贫困补助。而且,陈海龙的父亲也患了绝症,其妻王翠玲现在更是疾病缠身,老家的房子是20年以前盖的砖瓦房,到现在已接近坍塌,他们本想卖掉房子,用于给伤者治病,但是由于太过老旧,2万元的价格都无法卖掉。现在全家人还始终寄居在亲友家中,每天还要为伤者的饮食费用发愁。

  因为欠医疗费太多,占着床位,严重影响了医护人员的收入,某医院就多次催促病人出院,或者转到乡下医院治疗……万般无奈,伤者家属集体到耀华玻璃厂讨要医疗费,3月22日,某公安机关出动特警将所有参加讨要医疗费的亲属全部带到了分局,关了一夜,还将伤者的哥哥、大舅哥送进了拘留所,拘留了10天。

  现在伤者已经欠某医院医疗费十几万元,而拖欠医疗费的问题始终没有那个部门来管。

  

\

 

  

\

 

  “法律程序太慢了”

  6月6日下午,记者在耀华玻璃厂采访到了该企业的王姓负责人,他说“事情发生在我们这里,我们也很同情,但我们的国企财务制度非常严格,没有法律文书,不能出钱。但事发后,我们积极协调京鑫建筑公司,他们出了20多万医疗费。我们也希望受害者家属走法律程序,法院判我们多少,我们都承担。”

  这位负责人还对记者说,政府有关部门也来协调过几次,如果他们出个书面意见,我们也会出钱,否则,真的是没法下账。

  当天下午4点多钟,记者又匆匆来到了秦皇岛市安监局事故科,房门紧闭, 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去山海关处理事故了。”

  无奈,记者拨通了一位副局长的电话,他的态度还很温和,耐心解释说,这类事,由行业主管部门来管,便让记者去找建设局。同时,该局长答应让事故科的于次日回复记者的电话,说明情况(但记者于8年6月8日发稿时为止,并未接到该单位的任何答复)。

  当天下午近5点,记者来到在海港区建设局,某位工作人员说主管科长不在,但给了我这位科长的电话,记者拨通了该主管科长的电话,该科长说,他在党校学习,得周五才能结束。此事他了解,但他们管理的,都是备案的施工项目,这个在耀华玻璃厂厂区内部出的事情不归他们管……

  傍晚时,伤者的妻子给在深度昏迷中的丈夫灌奶粉,他灌完后,还得忙着公公那边,神情恍惚的她突然跌了一跤,她伤心地对记者说:“如果不是为了孩子,都不想活了,这日子什么时候能熬出头啊?!”

  秦皇岛是闻名全国的旅游城市,也已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该市引以为荣。但记者认为,文明城市的包括的内容很多,但最重要的应该是以人为本,全方位对人的关爱,仁者爱人,人恒敬之、亲之誉之。

  但为这个美丽城市建设做出重要贡献民工们,不应该被忘记,不敢奢望他们有多大的幸福感、获得感。至少,民工陈海龙在施工中受了重伤,应该得到积极的全面的救治,但此时的他,已在病榻上昏迷了几个月,危在旦夕,由于欠付高额的医疗费,已经被停药了。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这个家几近坍塌,他家的灾,他家的难,该由谁来分忧解难?难道就该在病床上等死吗?他的妻子一次次去找有关单位交涉,被推来推去。一个农妇,维权的方式也简单,甚至有些极端,情急之下,找来亲属帮忙为丈夫讨要医疗费,结果,就被抓进派出所,甚至拘留……

  采访中,记者问及了王翠玲,你为什么不像他们说的走法律程序呢?她说,我们家属商量了,走法律程序太慢,一年半载下来,也许人就没了,如果人家再上诉,时间就更长了,我们就是要钱看病,不是,医院那里太急了,等着钱用啊!

  习总书记说“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陈海龙一家去哪里去找公平呢?记者认为,比拘留更可怕的是麻木、冷漠、推诿,这一切的一切,总让人觉得与秦皇岛文明城市有些不和谐,尽管仅仅是个案。

  城市中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四通八达的立交桥,车水马龙的繁荣都离不开农民工兄弟的青春、汗水、热血的奉献,如今,陈海龙因工致伤,却是如此遭遇,我们对得起农民工兄弟吗?生命无贵贱之分,因为人本身就是尊严,生命健康权是第一权,是高于一切的宪法权利。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陈海龙因交不起医疗费而等死吧?!这个问题到底该由哪个单位负责呢?本刊对此事件继续关注!

免责声明:

1. 中华发展报道网仅为自媒体用户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中华发展报道网不对用户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不保证内容满足您的要求,不保证中华发展报道网的服务不会中断。因网络状况、通讯线路、第三方网站或管理部门的要求等任何原因而导致您不能正常使用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中华发展报道网的立场或观点。作为内容的发表者,需自行对所发表内容负责,因所发表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由该内容的发表者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

3. 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内容,中华发展报道网有权予以删除,并保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权利。

4. 个人或单位如认为中华发展报道网上存在侵犯自身合法权益的内容,应准备好具有法律效应的证明材料,及时与中华发展报道网取得联系,以便中华发展报道网迅速做出处理。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