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艺术 > 正文

好友阮先锋:京城“瓷痴”古瓷鉴赏收藏家

2017-05-13 来源:环球文化艺术网 责任编辑:文:李瑞清 点击:

分享到:

  图一:著名瓷器收藏家、鉴赏家阮先锋

  环球文化艺术网讯:我是在8年前通过我的同学认识阮先生的。我的同学喜欢收藏瓷器,收藏生涯已经有二十余年。每当出差北京,在闲暇之余,我俩聚在一起,除了喝酒聊天,就是在他的带领下游逛古玩市场,久而久之,在他的熏陶下也对古瓷器发生了兴趣。后来在他的引荐下,认识了北京城资深的鉴赏收藏家阮先锋先生(见图1),并成为一见如故的好朋友。

  图二

  阮先生是江西抚州人,打小就喜欢是古瓷器,不到二十岁就踏上了古瓷器的收藏之路。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他南下广州等地发展,1984年就在广州开了一家古陶瓷店。(见图3)阮先生正是在广州的摸爬滚打,苦战实战,访友拜师,练就了鉴赏古瓷器的一双火眼金睛。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移居到北京发展,在京城开了一间名叫“锋古堂”的古瓷器鉴赏工作室。阮先生的工作室古朴典雅,展柜里各种古瓷器琳琅满目,中高档藏品样样具备,且摆放的错落有致,让人赏心悦目。值得一提的是,在他的工作室根本找不到一件赝品,转让出去的古瓷器实行三包,即包老、包真、包退。老客户越来越多,结交的朋友越来越广,在北京城的名气越来越大。

  图三

  由于阮先生的眼力极强,手里有着不一般的藏品,使他在古瓷器收藏圈子里享有盛誉,与京城不少著名的古瓷收藏家以及鉴赏家有了很多交集,如中国陶瓷泰斗耿宝昌、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叶佩兰(见图4)、中国轻工业珠宝玉石鉴定师鲁克化教授、京城有名的“片儿白”白明先生等,都曾与他一起探讨或品鉴古瓷器。京城一些有头有脸的人慕名请他去掌眼或向他讨教,这是常有的事情;在他指导下检了大漏的,也大有人在。

  图四

  阮先生是一个性情中人,特别像北方汉子,性格直爽豪放,待人诚恳热情。我每次去北京出差,他都要招呼一帮朋友一起聚会。阮先生从小酷爱古瓷器,毫不夸张的说,他就是一个“瓷痴”,把自己珍藏的古瓷器,视为自己生命的一个部分。他为淘一件钟情的藏品,不惜辛苦,舍得花重金。每获得一件自己喜爱的藏品,他都如获至宝,兴奋的一夜难眠。他的藏品很多,以明清瓷器为主,顶级的藏品即官窑重器也有不少。他的有些藏品是不出手的,曾多次与我讲过,有的藏品是要收藏一辈子的,还有一些藏品是要捐给博物馆的。

  图五

  阮先生虽然年龄比我小很多,但在古瓷鉴赏方面是我真正的启蒙老师。我每次到他的工作室,他不仅逐一讲解展柜里古瓷器,为我答疑解惑,还要拿出他的旧藏或新入手的藏品,如数家珍一样,让我与他一起鉴赏。如他珍藏多年且存世稀有的“大明宣德官窑青花洗”(见图6)、“元代釉里红玉壶春瓶”等,都让我亲自上手欣赏,并把每件藏品的来历、胎釉、画工、款识、烧制工艺、器型特征等都向我娓娓道来,令我大饱眼福,大开眼界。

  图六

  我曾多次邀请阮先生到内蒙古考察,在每一次的考察期间,他都要手把手指导我如何鉴赏古瓷器,同时也帮我在当地的古玩市场上淘货。他每次到来,在他的指导下都能淘到不少好的藏品。我的第一件明代龙泉碗是在他的指导下买到的。记得那是我的好友在一家会所请客,会所老板也是一个尚古之人,其会所古香古色,古玩商以及收藏爱好者是这里的常客。那天有一个当地古玩商在朋友的引荐下慕名找阮先生掌眼,大概拿来5、6件瓷器,有盘有碗,阮先生看完后,直言相告哪件对,哪件不对。然后他低声的告诉我,其中的一件明代龙泉碗不错,应该把它拿下。我立刻与古玩商敲定价格,然后毫不犹豫的把这只龙泉碗收下了。这只碗非常漂亮,品相完美,器型端庄,里外刻花,釉色莹润,不失为一件精品,这只明代龙泉碗我保存至今(见图7)。

  图七

  有一次我俩逛古玩市场,走进一家我经常光顾的古玩店。店主是某机关退下来的老干部,一辈子喜欢古陶瓷,收藏的东西越来越多,退休之后就开了一家古玩店。店铺不算大,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瓷器,几乎无立足之地。开始我不懂古玩,以为他的店里应该有不少真品,之前曾买过他的东西。阮先生走进店里,环顾四周,打量上下,几分钟之后,眼光停留在一件个头不小的青花瓶上。然后他告诉我,这是这个店里唯一的一件真品,是嘉道时期的一件青花大瓶。如果我们把它买下了,整个店里就没有一件真货了。可能是阮先生突然间生出了对老人的怜悯之心,急忙招呼我说:“罢了,罢了,我们还是走吧,让它留给这位老人吧”。

  图八

  阮先生在内蒙古考察期间,我们不仅一起走访藏家,逛古玩店,也光顾当地的古玩地摊。有一次在市场上偶遇一南方人摆摊,卖的都是瓷器。当地人对他的东西非常冷落,几乎无人问津。当被我们看到后,阮先生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且神情异常的激动。他指着摊上的瓷器对我说,“这些都是真东西,如果价格合适,一定要把它买下来”。经过讨价还价,我从这个人手里买下了一对粉彩花卉帽筒和一只粉彩龙纹笔洗(见图9)。后来还与这个人交了朋友,来年又在阮老师的指导下,有从他手里买过几件瓷器。如清代青花开光花卉方棒槌瓶、民国陶陶斋款的粉彩印泥盒(见图10)和一件清代粉彩椎把瓶(见图11),从而为我的古瓷器收藏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图九

  阮先生的眼力很“毒”,如同具备特异功能一样。一般来说,他对一件器物的鉴定,不需要拿在手上反复观察研究,而是一下子就能判断出器物的真假对错,并能给它一个准确的断代。看实物是如此,看器物的图片也一样。阮先生离开内蒙古后,一再嘱咐我,碰到能入眼的东西,千万不要急于下手,先拍图片发给他,经他过眼后,再作决断。也就是说,阮先生通过看图片,就能断定东西是真品还是赝品。通过阮先生看图掌眼的方式,我曾经收获了不少的藏品(见图8)。

  图十

  有一次我去一个小县城办事,顺便走进该县城唯一的一家古玩店,看到了一对自己感觉不错的青花大瓶,该瓶器型规整,青花发色沉稳,画工流畅。但还是不能做出最后的决断,拿不定主意是买还是不买。情急之中给阮先生发图片请教,他看后告诉我,东西是对的,只要价格合适,应该把它拿下。正是在阮先生的定夺下,我把这对青花大瓶收入囊中(见图12)。以这种方式与阮先生的隔空交流,一方面,收藏到了自己喜欢的藏品;另一方面,避免了打眼造成经济上的损失。同时,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大大的提高了我对古瓷器的认知能力。

  图十一

  图十二

  与阮先生的几年交往,使我在古瓷器收藏方面受益匪浅。让我这个初学者深刻地体会到,涉入古瓷收藏领域,要想不走偏,不打眼,不“吃药”,首先要跟对人,即先要有一位“德艺双馨”的老师予以严格把关。在假货横行古玩市场的今天,靠自学很难走上收藏的成功之路,抱着侥幸心理、投机心理或自以为是的态度搞收藏是不可取的。初涉收藏领域,必须要有像阮先生这样的老师指点,才能走上收藏的正道;其次,一定要有一个志趣相投、玩真货的收藏圈子,通过这个圈子相互之间切磋、交流,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少走弯路;第三,学习书本、具备理论知识是不可缺少的,但绝对不能照搬书本搞收藏,不能“按图索骥”,不能听某些所谓的“专家”忽悠,而是要多访博物馆,多跑市场,勤上手,重实战,只有这样才能练就辨别真假的本领,避免走入误区。

  阮先生在北京锋古堂工作室

  虽然我称阮先锋为先生,其实他的年龄并不大,还未到知天命之年。他的收藏之路还很长,在收藏领域还能做许多事情。由于受各种条件的限制,阮先生的真正理想还未实现,他的最终目标还没有达到。他多次与我讲,他的志向是要开一间私人古陶瓷博物馆,把他几十年呕心沥血收藏的古陶瓷集中在一起,向世人展示我国灿烂的古陶瓷文化,并把这种传统文化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文:李瑞清)责编:许顺喜
http://caijing.nvwaxx.com/newsshow.asp?id=21061&big=23&small=0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