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文化 > 正文

湘西散人王一丁:在深圳陪“青春歌王”喝酒

2020-01-14 来源:时代艺术网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

分享到:

在深圳陪“青春歌王”喝酒

作者:湘西散人王一丁

 

试看文坛千百载,谁敢棒喝贪将军?

阁下“不能这样做”,穷奢极欲损英名。

公吹牛号为哪般?苦劝但为社稷清。

天鹅哀鸣伤心肺,飞瀑一泻到而今。

不歌太阳歌雄性,恋山恋水更恋人。

青春歌王岂言老?蒲草故垒振金声!

    元月七日一早就起床了。享誉大江南北的实力派朗诵家焦阳兄约我同往深圳南山看望来此参加活动(中国第12届中老年春晚)的著名诗人,在中国文坛有“青春歌王”之称的叶文福老先生。说实话,我自认从不追星,但这天则完全是以朝圣的心情前往膜拜问安的。为表敬意,我起床后随即沐浴、剃须、更衣。

 

山西太原蒙山开化寺住持一惟法师赠字:小赋即安

 

    叶文福,那是多么伟大的诗人啊!只要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乃至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但凡识得几个字,稍有文学情怀,谁没有读过他的作品?谁不曾受到过他诗歌甘露的滋养?我是1981年上的大学,彼时叶文福先生的声名早已如日中天,并早已获评“中国十佳青年诗人”。其光芒远在杨炼、北岛之上。他的两篇代表作《将军,不能这样做》和《祖国啊我要燃烧》许多同学能背喜诵。当时风靡大学校园的还有纪宇的朗诵诗《风流歌》。

 

    《将军,不能这样做》无疑是一首有担当的佳作。而这,缘自诗人的气节,风骨,精神和炽热的家国情怀。我本人亦曾多次在不同场合朗诵过《将军,不能这样做》。朋友们每次都听得血脉贲张、涕泗横流。自然,几乎每次都是在喝茶之际或喝酒之后。

 

 

    我傻乎乎地问焦阳:您确认自己真的认识叶老?不会是有人冒充或者谬托吧?你俩是怎么联系上的?

 

    焦阳笑了:先不多说。明儿让您见过叶老本人一切不就都清楚了!

 

    后来我才知道,2016年10月1日某公众号分享了焦阳长达12分钟的无配乐朗诵:《因为我爱我的祖国》,凑巧让叶老夫人王粒儿女士在一个微信群里听到了。见多识广的王粒儿顿时惊为“天人”,随即又把该诵读音频推荐给叶老听了。不曾想直把年逾古稀的叶老感动得老泪纵横、稀里哗啦!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焦阳和王粒儿都是山西人,并且来自同一座城市。实在是太有意思太有缘分了!

 

    叶老口述,夫人王粒儿以微信文字录入:“焦阳先生您好,我谨代表诗感谢您,代表我的诗感谢您。我震惊的是,您创造了一项记录:我在听您朗诵我的诗的时候,感受到了是我自己在写诗的时候的思维旋律,简言之,您朗诵诗的时候,就是我在写诗的时候。我感受到,这就是您跟任何朗诵者的根本区别,他们是演员,而您是朗诵家、学者,文学的外在形式和内在形象,感谢您。我与老一辈朗诵家曹灿先生、瞿弦和先生等都有过朗诵接触,但他们都没有这样感动过我,瞿弦和先生曾在我面前说,叶老师,你是诗人朗诵诗,我们是演员,我回答说,是的。我还有一些自己很爱的作品,如果您愿意,我把作品发您,供您选择。或者像洛夫那样,成为我的作品的指定朗诵家,我诗之幸也,先生之幸也。艺术只承认一流,我们可谓是珠联璧合,谢谢您!”继而,和洛夫一样,叶老也叮嘱夫人粒儿把焦阳作为“叶文福作品指定朗诵家”。

 

 

    却说元月七日我和焦阳兄驱车抵达深圳蛇口叶老伉俪下榻酒店时中午十二点半不到。但二位出去了,不在房间。焦兄多次致电叶老夫人手机亦无人接听。微信联系亦无果。焦阳纳闷了:我分明昨天就和粒儿老师充分沟通过,讲好今天咱们一块共进午餐的。一个小时前我俩还有过微信互动,酒店的准确位置还是粒儿老师微信推送给我的呢。我笑笑:咱俩稍安勿躁。或许叶老他们等候我们的时间久了,正在附近什么地方逛街,环境嘈杂,又或者正和什么重要人物谈事没留意手机、不便马上回复、接听呢?

    焦阳脸上一本正经:绝无可能。在叶老心目中根本不存在什么重要人物,除了朋友!

 

 

    我见他如此坚持己见,不便继续反驳:那您把粒儿老师的号码告诉我,让我也拨打一下她的手机吧!没准反而联系上了呢?我诡秘地笑笑:她不接您的电话,未必也不接我的电话,呵呵。

 

    焦阳无奈,走到一边接着联系叶老身边其他人。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屏幕,这不正是粒儿老师么!粒儿老师用她富于磁性和女人味儿的京腔连声向我道歉: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叶老师一直关在室内录制节目,导演不让现场发出任何声音!手机全部静音,让你们久等了。

 

    于是,焦阳发动车辆,准备和我一块前往当天晚会现场接上叶老伉俪,再开车去事先预定好的距晚会现场不远的芙蓉楼吃湘菜。

 

 

    在这儿,我必须用几行字稍稍记叙一下彼此见面的场景。我们停好车去到剧院门口不一会儿粒儿老师就出来了。而叶老仍在里面录节目。剧场门口上台阶后是一块巨大的晚会海报,涂脂抹粉的各色人等穿梭其间,频频合影,“你方唱罢我登场”。

    约5分钟后,神釆奕奕的叶老大步流星地走了出来。他首先与距他最近的我握手。天哪,他哪像76岁的老人啊?一握之下,他的手是那么的厚实、温暖、温润、有力,他的目光炯炯、左顾右盼之间整个人显得无比真诚。不得不说,叶老确实是一位自带光芒,气场非常强大的文艺大咖!见一代“青春歌王”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兴奋的人群一拥而上,争相与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亲切合影,而叶老对此仿佛早已司空见惯,半点不觉得突兀,居然笑呵呵地一一满足“粉丝”们的要求。

    在车上,焦阳介绍我是湖南人,来自湘西,紧邻凤凰古城。叶老不假思索地说:湖南人好!湖南人大多有血性。血性对于中华民族乃稀缺资源,我有许多好朋友真朋友都是湖南人!湖南这个省份的人不像某些省份的人,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

    这一来轮到我不好意思了:谢谢叶老对湖南的首肯。但恐怕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呢。我接着告诉叶老,作为中文系毕业的学生和一名资深写作者,现当代的湖北作家,我素来独服三人:聂绀弩、叶文福、土家野夫。

    叶老呵呵一笑,未作评论。

 

 

    七绕八绕,抵达事先预定的芙蓉楼已近下午一点多。四个人彼此谦让着点菜,最后还是交由我这个四人中唯一的湖南人一锤定音。腊牛肉、冬笋炒腊肉、干锅肥肠我各要了一份;原计划再点几个下酒菜,但叶老不允。“够吃就行!千万别浪费!”听叶老这么一说,我不再坚持。汤和小菜自然必不可少。焦阳和我各带了两瓶酒,焦阳带的青花瓷瓶老汾酒,我带的是“千年湘西”酒业荣誉出品的“怀化·1975”和“黔阳味道”。当得知后者是酱香型白酒时,叶老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在我看来,这既表明了叶老对酱香酒的情有独钟,也表明了他对咱们湘西人的认可和鼓励!

 

 

    坐下来喝酒的时候,叶老再一次当着我的面表扬了焦阳。盛赞焦阳具有中国超一流朗诵家的潜质,因为这么几十年来,无论是央视还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名嘴、“金话筒”包括国家级朗诵大赛的金奖银奖获得者都演绎过叶老的作品,但很少有人如焦阳的朗诵这般令叶老震撼、让叶老动情。叶老还说,希望焦阳把“立秋”(收获)的时间往后推迟几天,多与有情怀、有血性、有人生智慧的大诗人大作家交朋友,在正确地、艺术地解读、消化文本方面再多下一些功夫。叶老批评某些朗诵者只满足于传递文字信息,而未着眼和致力于传递情感、升华意境。此真诛心之论也!饮酒闲聊间,率性的叶老站起来现场示范朗诵了自己的《钓歌》。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荣幸了!叶老不仅有写作天赋,而且也有表演别才。他的朗诵,真不是寻常朗诵家能够望其项背呢。

 

 

    叶老十分健谈,知识面也极广。在他听焦阳介绍说我近些年来“剑走偏锋”、专治骈体文创作之后,他说:要把一篇赋写好不容易,能得到“诗魔”洛夫的认可殊为难得。洛老在写诗方面可是我的前辈哟!他的诗写得非常漂亮非常有意境和禅理,而且经久不衰,创作生命期超长。一丁啊,你尤其要注意多吸取汉大赋的精华,要多与当代的同行交流。赋在当今有复兴之势,一定会大有可为的!我趁机向书法造诣深厚的叶老索字,奈何现场没有笔墨纸砚;不拘小节的叶老向服务员要过一支签字笔,大笔一挥:文以载道,赋为心声。

    喝着酱香酒,大家自然而然地谈到了贵州茅台。叶老问我到过茅台没有?我说去过两次。叶老于是又兴致勃勃地神侃了一段他与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和一位当时在职的副省长之间发生的轶闻趣事。那源自真正的诗人骨头深处的骄傲、自尊与凛然不可侵犯。也佐证了叶老作为一代宗师对权势的睥睨和对世俗的不屑。由于涉及敏感人、事,拙文在此恕不详细展开。

 

 

    和投缘的朋友一起喝酒聊天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瓶酒尚未喝完,不知不觉已近下午三点半。细心体贴的粒儿老师出面干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叶老晚上还要登台。下午恐怕还得稍稍休息一下。毕竟已经是这个岁数的人了。来日方长,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要不,今天先喝到这儿如何?

    出门的时候,叶老拉着焦阳和我的手说,男人一定要塑造属于自己的传奇。人生苦短,犹如晨露。一生闯荡,潇洒一世,几个人身上不会留下伤口?有伤口不奇怪,也不打紧,伟儿男,真汉子,就一定要让伤口上长出思想之花来……

 

2020年1月13日晨

起于中国作家第一村·兰溪草堂
 

 

 

小注:

《山恋》《天鹅之死》、《雄性的太阳》、《牛号》、《飞瀑》、《渴望》《将军,不能这样做》均为叶老诗歌代表作。

 


 

叶文福简介:

    叶文福,男,诗人,1944年出生,祖籍湖北赤壁,1966年开始诗歌创作,被评价为当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

 

王一丁简介:

    王一丁,男,湖南洪江古商城出生。1988年进入广东东莞。当代知名赋人和文学活动家,东莞原创文学重要代表作家之一(据2017年第5期《中国文艺家》对“文艺莞军”的介绍)。

 

 

 

    已公开出版作品多部。另有电视剧《白色追踪》在央视及全国各省电视台多次播出。近年主攻骈体文创作。计有三十余篇在网络线下广为流传,影响较大,被各门户网站大量转载。多篇赋文系受各地特邀特约创作,并被景点刻石传播。

免责声明:

1. 中华发展报道网仅为自媒体用户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中华发展报道网不对用户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不保证内容满足您的要求,不保证中华发展报道网的服务不会中断。因网络状况、通讯线路、第三方网站或管理部门的要求等任何原因而导致您不能正常使用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中华发展报道网的立场或观点。作为内容的发表者,需自行对所发表内容负责,因所发表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由该内容的发表者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

3. 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内容,中华发展报道网有权予以删除,并保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权利。

4. 个人或单位如认为中华发展报道网上存在侵犯自身合法权益的内容,应准备好具有法律效应的证明材料,及时与中华发展报道网取得联系,以便中华发展报道网迅速做出处理。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ICP备170313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