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文化 > 正文

“党报头条”再次深度关注作家王一丁的骈体文新作《怀化赋》

2019-01-06 来源:洪江人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

分享到:

    据了解,《怀化赋》本来是《湖湘文化区域精萃》大型丛书委托《怀化日报》资深记者陈甘乐向王一丁老师约的稿。刚开始听说此前已有人撰写过同题骈文,王一丁误以为别人也是应丛书邀请所写,出于对同行的尊重和爱护,他曾一度婉拒接受此创作任务;待陈记者说明情况(同题骈文十数年来已有多人创作),他才答应“试一试”。

 

 

    经过近一周的认真酝酿、查找资料和两个晚上的挑灯夜战,他终于在12月24日写出第一稿。全文1200余字。在交给陈记者的同时,他也贴到了自己的朋友圈里。谁知众微友(特别是家乡的父老)如获至宝!随即奔走相告,一传十十传百,王版《怀化赋》一天之内即被人以复制粘贴(而非规范的网络链接)的形式“裸转”分享到了数百个微信群中。不少人还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退休后旅居广州的74岁高龄洪江籍老书法家徐建干先生更是“全程”密切关注,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用自己擅长的行书毛笔字把不同版本的王氏《怀化赋》连抄了三遍!约稿方负责人大赞王版文笔优美、句丽辞工,作品富于“天下赋人”独有的写作风格,但同时认为全文涉及13个县市(区),篇幅分配方面显得有些详略不均,担心引发坊间“躁动”。希望王一丁老师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充实完善,“一碗水端平”。由于王一丁这次确定的创作思路有别于传统思路(概述、历史回顾、人文自然渲染、城市新貌等条块分述),用他的话说“走的是一条最笨最累最不讨巧的路子”,必须各个击破、深入研究;加之怀化为地级市,涉及面广,幅员辽阔,历史悠久、积淀深厚,处理不好很容易弄巧成拙、招致各方的腹诽与不满。因此即便无法面面俱到、皆大欢喜,亦须蜻蜓点水、笔至意至。

 

 

然而,出于对文字的敬畏和对故乡的一片深情,王一丁老师依旧慨然应允。继而他放弃休息、全力以赴,快马加鞭、夙兴夜寐,在一周后又拿出了2500余字的订正稿。看到它的微友均表示十分激赏。有一著名朗诵家甚至通过微信全文分享给了自己正在上大学的女儿,让她“好好学习王叔叔的道德文章”。但也有一些酷爱朗诵的朋友基于作品篇幅稍长、背诵朗读的难度较高,恳请王一丁老师能够根据舞台表演需要忍痛割爱、适当删减压缩。王一丁老师虚怀若谷、不以为忤,又一口应承了下来。。。

 

 

 

为此,王一丁老师进军书山、探幽烛微,寻章摘句、熔经铸典,同时多方请教、四面求证,前后修改了二十余稿,终于大功告成,让《怀化赋》这一堪称精品力作(完成稿1900余字)的骈文如一柄工匠用心铸造的宝剑闪亮出鞘!

 

 

“怀化新闻网”率先刊出。“新湖南”(湖南日报新媒体)紧随其后。“党报头条”速度转载。各方好评如潮、极速转发。《怀化文学》、《武陵文艺》、《雪峰文化》的主编均联系作者计划第一时间转载。微友寒水公开表示,“读过多篇《怀化赋》,惟此文有大爱,故能叩动心弦!连赞妙绝!速度分享!任性扩散!”

 

怀化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杨少波:“逐稿拜读,反复吟玩,推敲再三,堪称精品”!

 

 

微友战歌嘹亮赞散人:“麻阳黔阳辰阳,溆水舞水沅水,乡情乡景乡愁;诗人赋人散人,念兹在兹颂兹,或歌或舞或酒。洪江给爱,散人出采!”。

 

香港微友百慕大盛赞“ 王一丁先生的文章比电视剧更精采更丰富(因为书籍给读者留有想象空间,而电视剧没有)!”

 

 

微友一叶如来:“持才不狂,端酒不醉;为赋乡情笔耕不辍,八方留名,九州为最;才思涌泉,抱月不眠;华章速成,洛阳纸贵!”。

 

微友枫林又晚:“念君赋文,唇齿留香。心系桑梓,挥毫木樟。笔如巨椽,剑指四方。气贯长虹,神游八荒。昔君往矣,风流倜傥,今我来思,问道朱张。江海浩淼,连襟湖湘,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远在上海的著名书法大师钱正彪老先生则欣然为《怀化赋》题写篇名。

 

一一文学精品的动人魅力、怀化父老乡亲总体趋同的鉴赏水平及当代新媒体超高的工作效率让人瞠目结舌!

 

据了解,王一丁第一次上“党报头条”是缘于他和作曲家随南老师联袂创作的歌曲《洪江故事》。短短几天时间,单篇文章访问量即突破29万人次!连非常熟悉网络江湖的专业人士也啧啧称奇。我们有理由相信,王一丁老师呕心沥血满含深情打造的《怀化赋》必将永久耸立在故乡的传颂之中,并在湖湘文化史上留下无比璀灿的一页。。。

                                    

作者: 凌伟雄

 

附:

  怀化赋

作者:湘西散人王一丁

 

      行遍天下,梦里思乡。桑梓情浓,山高水长。恍兮惚兮,风来八方;野有蔓草,婉兮清扬。

 

     数十年前,外界知湘西有黔阳,而不知世有怀化也。怀化之城实由火车拖来。怀化南下百越,北掬洞庭,西攀云贵,东倚雪峰,自古即被誉为黔滇门户,全楚咽喉也。高庙遗址,弦歌未绝;五溪文明,辉映江河。倘无厚德,何事堪怀?若无宽仁,何物能化?苍天在上,君子宜自知、自爱也。

 

     怀化美景,未可尽道者多矣哉!自北向南,由西而东,步步为营,次第推进,宛如画轴舒展、白云出岫也。

 

     沅陵峰峻,湘西朔牖,石奇天青,俨然巨屏。辰龙关,曲如盘,峭壁万峰插九天,龙兴讲寺鸥鹭闲。二酉书洞藏千卷,碣滩香茶摄芳魂。尽孝何必借母?且听凤凰哀鸣。巫傩于斯飙滩登台,少帅在此反思人生。噫,神州北顾,西风落照;江山易主,江河改道,不能不令人感慨红尘无常也!

 

 

     麻阳老城,矗立岩门。盘瓠骁勇,其后滋蔓。绿溪水深,大桥江寒。一腔正气满朝荐,铮铮铁骨举世惊。清风赊妙韵,皓月闪鱼鳞。袖卷春风,夜听花灯。尚书掌铁道,滕公是首任。奠基布路网,参商可约吻。盛名万代远,犹闻汽笛声。平江起事赖公略,德怀立马向天横!

 

     今之辰溪,古称辰阳。文帝开皇,边土无疆。仙人湾,新石器,贝丘遗址成故迹,浦市围鼓起高腔。江头巾桂,漫抒千年湘西生计之困;茶山号子,哮吼武陵山民性格之刚。诸葛屯兵,善卷归隐。木鱼敲坠天边月,金钟撞破岭头云,后觉总是觉,相空无非空,费思量!

 

     怀化东北,溆水之滨;卢峰仙隐,龙潭幽深。思蒙春来早,屈子曾涉江。山背梯田云遮月,雁鹅界上好打望。晨钟警予,暮鼓催春;巾帼建功,不遑多让。三贤诗文策后学,一卷辞海话苍茫。抗击倭寇,怒锁龙潭,血沃险峰,廿八昼夜鏖战激,男儿立志出乡关,万里征战人未还,终于奏凯旋!

 

     当年榆树湾,今朝唤鹤城。凉亭月色,坳上黄金,千百年来孰曾睹?中坡古驿,天星魅影,沧海巨变启遐思。曾记否?新街六号编《雪峰》,桃花坡上飘旧闻。南下箫鼓,长岛贺岁,柳叶灯花袖冷履沉;初泅商海,乍扮斯文,其实敝帚最宜自珍。目不识丁,坐立难安,为赋新词负重夜行;惟德是辅,缔造传奇,百年转瞬便成古今!

 

     晃城新开,英姿勃发,夜郎梦醒,亿万斯年,雨顺风调,冬冬奎昂,黄牛哞哞逐夕阳。一晃数千年,家家耕读忙,夜郎已非旧模样。自大何益?须有实力;我行我素,不乱纲常。姊妹相约龙溪口,银杏连根自扶将。都盼燕来,不来何妨?

 

     怀化芷江,和平之城。日军受降七里桥,最后一战定乾坤。舞阳谁人吹木叶?便水一役播盛名。嗟我浩浩大气,荡荡雄风,黑漆昆仑踏雪行。飞虎发威,长空频频亮剑;香梅来访,诠释旷世友情。民族广场闻笙歌,五溪蛮风注丹心,汀兰岸芷慕娉婷。

 

     鹤城东行,年轻中方;?水蜿蜒,油茶飘香。棚架林立,俨然新疆。沟里葡萄,串串晶莹,置身其间,直欲把都塔尔弹唱。悠悠且兰,荆坪古村;天人合一,石器发轫,禹贡九州,牌楼铜鼎,斗笠名扬八方。

 

      黔阳古邑,今称洪江,冰心在玉壶,芙蓉缘客伤。楚云深深,寂寂寒江,孤舟赤子,椽笔含光。家国遐思,吟座分香。更哪堪中国“亚特兰蒂斯”,千年托口,流碧漱霞,一朝沉沦,空辜负清霜丽景、排坞歌扬!幸梅子熟时,春风巡畴,隆平植稻,七洲八洋,再无饿殍,世人当感恩袁公足下这一爿滔滔金浪!糜粥岂独糊口?富足方可安邦。

 

 

     龙标南行,牵手沅江。潋滟空濛,粼粼波光。古城商道,垒垒高墙。会馆森森,旗幡飘扬。留园寥廓嵩云暗,禅钟声杳鸟啄窗。吃亏是福,世泽绵长。看雄溪飞雪,巫水汤汤,听排工号子,竟日绕梁。念美人迟暮,彳亍雨巷。朱门慈悲,正道萌发,荦荦惟我大洪江!一卷传天下,烟霞染穹苍。

 

     亲亲会同,莽莽苍苍。炎帝故里,最重农桑。曾几何时,神农推演连山易,不意寒门出大将,一代战神,会同粟裕,研习兵法,养晦韬光,长寨南去,半界横滩,稌黍满仓,沙溪向晚,尘土飞扬,只道再思又还乡。高椅古村,关西门第;天不我欺,封侯拜相。堂前珠履三千客,方圆百里谁更强?

 

     千年靖州,堪称福地;飞山曼妙,有史即安。白岩峭拔,文峰耸翠;河街长兮,商事兴旺。地笋苗寨,岩脚侗乡,香烟缭绕三宝鼎,天开列嶂颂方广。杨梅千树,岂独止渴生津?篮满山径,蜜饯亦能润喉。状元百载,威风泐石,旨在耀祖兴邦。崇文重教,湘西岂非靖州引领先河乎?

 

     怀化南端曰通道。南楚极地,百越襟喉。恭城门掩,马灯长亮,通道转兵,竟拯共和于困厄;杜鹃草堂,左岸洗笔,右岸磨枪,红米饭伴南瓜汤。侗锦芦笙油茶暖,红军长征现曙光。皇都芋头长龙宴,席散又赴下半场;米酒倾洒杆子溪,阿妹扶我上戊梁。万佛山近,金屑衣珠,片云将雨,诗心堪慕,啸歌犹乐秋千索,浅留诗句一行行!

  

     嗟乎,怀化人文之美,山川之奇,物华之新,实难备述也!网络雀跃,路畅桥通,高铁纵横,朝发夕至,蔚成现实也。

 

     噫!行遍天下,难忘故乡。殷殷祝福,心中天堂。夙夜匪懈,豪情万丈;怀兮化兮,月映澄江!

 

          2018年12月23日凌晨初稿于中国作家第一村半仞斋。

          2019年1月2日午间改定于宝山七姐顶寮舍。

 

        

免责声明:

1. 中华发展报道网仅为自媒体用户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中华发展报道网不对用户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不保证内容满足您的要求,不保证中华发展报道网的服务不会中断。因网络状况、通讯线路、第三方网站或管理部门的要求等任何原因而导致您不能正常使用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中华发展报道网的立场或观点。作为内容的发表者,需自行对所发表内容负责,因所发表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由该内容的发表者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

3. 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内容,中华发展报道网有权予以删除,并保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权利。

4. 个人或单位如认为中华发展报道网上存在侵犯自身合法权益的内容,应准备好具有法律效应的证明材料,及时与中华发展报道网取得联系,以便中华发展报道网迅速做出处理。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