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文化 > 正文

专访画家莫庆臻:孤寂之境,法度之气

2017-07-18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媒体,中国公益在线 点击:

分享到:

中国公益记录者在线(公益记者 张颀 李东杨)导读:莫庆臻(老莫),1975年出生于广西南宁,现居唐山,自幼喜欢绘画,河北美术家协会会员,陶瓷艺术大师。擅长画山水,人物,动物尤其擅长老虎。在创作上主张“真”“美”“活”,即真实,美观,活泼,强调形与神的统一,“寄神与形,形随神逸”,在创作实践中,善于处理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体现他所倡导的“望今制奇,参古定法”的美学观点,他的画总是画中有诗,诗中有画,意境深远。

近日,有幸来到唐山陶瓷文化创意中心,采访了莫庆臻老师。与莫老师对坐在创作室内,听莫老师讲解书画艺术,他对书画的喜爱、学识以及谦和的态度,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者:您是广西南宁人,为什么会选择来到了唐山落户扎根?又是什么样的背景让您踏上了艺术的这条道路呢?

莫庆臻:那是因为我爱人的关系,我俩相识于北京,后来爱人大学毕业以后一同去往杭州工作了一段时间,最后来到爱人的家乡。而我自己呢,是来自于广西南宁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我们家乡的人都喜爱听戏曲——粤剧,而且我的父亲还会乐器,也就是这样的一个环境,大概六岁开始,我就喜好在家中涂鸦。石头、木棍都是我作画的工具。哥哥姐姐看着我如此喜爱,有时候会在学校拿些碎粉笔头回家,供我绘画。

记者:那很好奇的是您的启蒙老师是谁呢?怎么开始接触到了正规的学画行业?

莫庆臻:其实说来这也是一段很奇特的经历,我家在农村,十分爱好武术,每个村庄都专门请武术教练来教学,整个村子,数我家院子最大,所以学习地点也就选择在来我的家中。武术教练虽习武,但也在县城接受过美术专业知识的培训,他看到懵懂之年的我,很欣赏和认可我的天赋,便问我有没有正式拜师学习过绘画,我那时候都是自己爱涂爱画罢了,便应声回答没有。隔天,这个教练再次来到家中,还带来了我的第一本启蒙绘画书,我直到现在还记得那本书的封底是徐悲鸿老先生的一副素描作品。你要知道,在那个绘画书籍匮乏的农村,能够得到一本专业的书籍,我内心真是如获至宝,也第一次打开了一扇大门,顿时豁然开朗,原来画还可以这么画。

记者:那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在画画的这个领域觉得自己得到了认可?您的家人是否支持呢?

莫庆臻:那可能是在中学时期了,那时候的条件也有限,我画画有时候都是把家中的挂历拿下来,背面都是白色的嘛,我就把它作为自己的画纸,电视里当时热播的是《霍元甲》,我就挂历在上面画一些动态小插图,有时候也将自己的画寄往当地的县报。有一次放学回家,收到了一封信,打开以后里面有一张报纸,还有我的画稿费用,并不多,才一元钱。当我看到县报上有自己的作品和名字时,心里是不一样的滋味。后来断断续续,我一直给县报上投递我的画稿,那时候的报纸上也有我的一分天地。那时父母在我喜爱作画的事情上,没有多言,回想一下,父母没有反对便是对我最好的支持,毕竟在自己村庄,自己族谱上都没有像我这样的。

记者:您认为您的绘画风格是什么样的?

莫庆臻:“中国画强调“墨分五彩”,称为“焦、浓、重、淡、清”等多层次的色彩分阶。并赋予它兼容万色之能,黑白相合,其间可以调处无数色阶。我呢主要就是看重且喜爱水墨的变化,质朴的线条会让整个画面看起来古朴,静谧而美好。”

记者:之前对您的了解,看您擅长画老虎,您是对老虎有特殊的情感或者原因吗?

莫庆臻:其实我真正开始学习画国画,是从画老虎开始的,所以也是一个小情节吧!中学那会,有一次到邻村的小卖部买东西,抬头一看墙上挂着一幅国画,画面是几只老虎嬉闹的场景,我记得那老虎的神形与形态栩栩如生,自己就开始照着冯大中先生的画作临摹起来。但是南方没有老虎,没有办法进行写生。那段时间,就在院子里观察家中的猫,动物的毛发在光影中的变化,关节动态时的变化,通过自己的理解开创了自己的风格,同时自己也不喜欢画凶狠的老虎,更愿意画人性化一些的老虎。

记者:我想您不愿意画凶狠的老虎,其实这也是您的一种悲悯之心,事实上,画里表现的,就是人格,也是您内心追寻的一种情感吧?

莫庆臻:可以这么理解吧,我认为书画都是追寻“法度”,这个“法”,就是古画之法,中国传统的绘画,这个“度”呢,见仁见智,像我自己尤其欣赏宋画,还有八大山人、石涛,这些画家的画在当时的年代是十分新颖的,他们创作的“新”却并没有脱离传统,中国传统艺术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那一些老的东西,你若能够抽离一部分你认可的精华,加上你自己的想法,出来新意的东西,也是一个革新,并不是一味的追寻从未出现的画风或画法。

记者:您刚刚提到的法度,让我觉得非常有想法,这与您本身的经历是否有些关系,您自己认为在当今这个社会,您如何做到“德艺双馨”?

莫庆臻:是这样,我首先认为“德艺双馨”不是自己自夸自擂的,自己呢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过去在杭州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生活在寺庙中绘画写字,与我的师父促膝长谈,我一直记得他送给我的两个字“真诚”,艺就是自己的术业,德则需要靠自己慢慢的修为,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更愿意作一个布施的人。而我平时也和一些机构组织做慈善活动或义卖,也曾去往贵州苗寨做义教。对我而言,踏踏实实做真诚的自己,拒绝做过多名利上的宣传。

记者:艺术和宗教信仰是一种纯粹的精神境界,永无止境的自问,或许是对作画者一种精神的升华吧!能否谈谈您的艺术理想呢?

莫庆臻:尽力的出自己理想的作品,不在乎名,如果有一个能感动的别人的作品,我就十分满足了。

记者:近期,您有什么新的想法?未来有什么展望?

莫庆臻:最近的画可以看看我的这幅作品《读》,古今对话的一个概念,左边是古画,右边是八大山人的画,现代的鸟。接下来我会创作一部分这种题材的画,今后我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人生感悟,能够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出来。我的画会将八大山人朱耷的画元素融合起来,创造现代与古代对话的机会,希望画面出来会有反思,我更希望拾起这些中国传统画的元素,将中国书画艺术推广传承下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