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文化 > 正文

颖雪—— 那年冬天

2016-10-11 来源:西部都市新闻网 责任编辑:刘炳栋 点击:

分享到:

那年冬天,我携刚满三岁的儿子专程由西安飞海口陪父母在文昌过年。


那时,父亲大病初愈,每天最温暖的时光便是傍晚跟父亲一并去海边散步,感受大海的气息。每在这时,儿子总喜欢突然从沙滩上跑来,用沾满沙粒的小手握住我的一根手指来回摇晃,要我陪他去看三角梅。每次,父亲都是微笑着朝我摆摆手,示意我去陪孩子。


 


 


三角梅,那其实是一种在海南岛上随处可见的热带植物,其花通常是三朵簇生在三枚大的苞片内,苞片颜色亮丽,华而不傲,衬得花朵美而不骄,被称之为“海南省省花”。


靠海的百莱玛度假村的小木屋前,簇簇三角梅热情如火。儿子在花间尽情玩闹,时而仰起头冲着高大的椰子树“咯咯咯”笑。我知道他这是意不在花,在乎的是他还不能完整用语言所表达的美好心境。


我跟在他欢快的脚步后面,心境也如他一般欢乐起来。我惊奇这三岁顽童的奔跑速度,竟能将我与他的距离保持到两米开外。


这一次,他把我引到了度假村外的街市上。准确点说,这是一条小巷。小巷的两旁挨挨挤挤的,近乎摆满了与大海和椰树相关的特色工艺品,间或也有一两家水果小铺点缀其中,使得空气中本就有的椰子的奶香味愈发浓烈起来。


 


儿子正蹲在一颗椰树下面,不住地催促着我:“妈妈,快点儿。”


我以为是小家伙跑累了,我想他的下一个举动必是缠着我抱他走。其实不然,在我走近他时,小家伙“倏”一下站起身来,如同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他极为兴奋地说:妈妈,快看,鲨鱼,那儿有只鲨鱼。”


抬眼望过去,在一家工艺品店铺外,悬空吊着一只仿真大鲨鱼。一阵海风卷着潮热的气流迎面扑了过来,那只鲨鱼便如同活了一样,在空气中游动了起来,它露出锋利的牙齿,似在猎食一般。


街市上热闹极了,小家伙再一次将我落在了后面,他像鱼儿一样穿梭在人群之中。可能是他真的太小,也可能是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大鲨鱼”上,总之他忽略了周边的环境。小家伙在转身看我的时候,胳膊肘碰在了临街摆放的一件工艺品上,伴随着“啪”的一声,那件用椰壳制成的精美椰雕便摔在了地上,随之裂成了两半儿。


 


我急步跟了上去。在这短短的几步路程里,我迅速思索着这件事该如何收场?如果店家欺客宰客,我便如何讨价还价。店家,一名四十岁左右,肤色黝黑的中年男子,他已先我一步走到了儿子跟前。他正用海南岛人对小男孩独特的称呼跟儿子就这件事进行探讨:“小弟弟呀,你弄坏了我的东西,怎么办呀?”他的音拖得很长,话语里带着几分戏虐。儿子显然是受了惊吓,茫然不知所措地躲在了我的身后。


“多少钱?我赔给你。”我说。


店家并没有回答我的话,他蹲下身去将碎了的椰壳捡起来丢在一旁的竹筐里,然后转身进了店铺,但很快又出来了,他手里捧着一件同样精美的椰雕。店家径直走到躲在我身后的儿子身旁,依旧用他那音拖得很长的语调对儿子说:“小弟弟呀,没事的。这个跟刚才的那个一模一样,我们把它还摆在那里,好不好呀?”


儿子郑重地点头点头,说:“好。”


很快,店铺外的小摊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看不出和刚才有任何区别。


街市上依旧热闹非凡,没有注意到这位店主人,这名三岁顽童,还有这名顽童的母亲,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远处,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妈妈推着婴儿车缓缓走了过来,我分明听到从母亲的嘴里发出shark(鲨鱼)音来。当然,儿子也听到了,他的幼儿园老师教过他这个单词。


“妈妈,我们跟他们一起看鲨鱼。”儿子说。


“好吧,我们赔了伯伯的椰雕钱再去。”我说。


店家看着我笑,他对我说:“小孩嘛,没事的,不用赔的。”


我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事实上,在我看到店家和儿子一起把新的椰雕摆放在那个空出来的位置上时,我已猜到了结果会是这样。我拿出钱包,带着十二万分的歉意对店家说,椰壳是孩子碰坏的,作为孩子的妈妈,我应该赔偿的。店家依旧看着我笑,他问我是否听过“文昌椰子半海南”的话语,他说这里椰壳很多,不用放在心上的。


那个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他停下了脚步。此刻,儿子正趴在推车上跟躺在里面的小宝贝咿咿呀呀地说着话,手舞足蹈的小宝贝在甜甜地笑。这两个不同国度的孩子竟用自己的方式很好的交流了起来。小宝贝的妈妈朝我招招手,于是三个大人便亲切交谈了起来。通过汉语、英语,乃至我们的手语,我很快了解了我这两位新朋友的大概情况。这位年轻妈妈,来自英国家庭,他的先生带着大儿子去海边踏浪了,推车里的小宝贝有五个月大了。我们这位可敬的店家,海南本土人,至今未曾出过岛,更谈不上去过我的家乡西安。不过,他一直说西安是历史名城,是文化古都,有缘相遇真好。


落日的余晖映照着一簇簇热情的三角梅,两个孩子和他们各自的妈妈一起去看那还在空气中游动的大鲨鱼了,店家在向他们挥手。


几天后,我和我的家人飞离了海南岛。临走时,我本打算把从西安带去的洛川苹果送几个给那位店家以示谢意,可是那一天我们出发的太早,他的店铺并没有开门。至此,我们没有再见过面。


往后的岁月里,我曾在商场里真实的目睹过两名顾客因一点小小的摩擦而公开叫骂,直至大打出手;我更在新闻媒体里看到过无数关于“碰瓷”的伎俩,此时,我总会想起那位可敬的店家来。彼时,儿子已步入了小学阶段,我时常对他提及那年冬天,在风景如画的海南岛上,有一位可敬的伯伯用他的朴实与善良为我们演奏过一段小小的插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