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文化 > 正文

北京14处王府被占用 不少沦为大杂院安全隐患突出

2016-07-18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本报讯(记者 赵婷婷 董鑫)“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府是北京皇城文化的一大代表,时至今日这些王府大多已旧貌不再,保护状况堪忧。目前北京被列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和市级文保单位的王府约15座,北京青年报记者探访发现,除恭王府经过30余年的腾退修缮实现对外开放之外,其余14座均被占用,这其中不少已经沦为大杂院,安全隐患突出,濒临消失的边缘。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本市文物的占用情况正在盘点,有关部门将对其中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以及不合理利用的占用单位提出置换计划。

  北青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王府的占用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被学校占用,例如克勤郡王府被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占用,醇亲王府(南府)部分被中央音乐学院占用。第二类是被机关、部队等单位作为办公场所,例如位于后海北岸的醇亲王府现在是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第三类是变成民宅,比如僧王府、庆王府、宁郡王府等。

  还有一类被占用的王府是里面既有单位在办公,也有居民居住,最典型的就是屡次因安全隐患被点名的孚王府。另有一处特殊的是顺承郡王府,旧址位于西城区太平桥大街,1994年,全国政协礼堂修建新楼,将顺承郡王府异地复建到了朝阳区朝阳公园东侧,改名为郡王府,现为一家饭店和CBD国际会议中心,然而无论是旧址还是新址,周围已经鲜有人知道“顺承郡王府”的历史。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被占用的王府大都不对外开放,不论机关单位占用还是民宅,门上都贴出了“谢绝参观”的字样。仅从外观来看,被单位占用的王府维护状况相对较好,而被居民占用的则大多存在严重的私搭乱建,安全隐患突出。段祺瑞执政府就是其中的典型,用作人大老校区宿舍的部分楼道堆满各种杂物,楼道最窄处只能容两人并排走过,而被中国社科院几处国际研究所占用的部分,哥特风格的灰色砖石楼群与中式的红柱绿门都清晰可见。

  本市有3840处不可移动文物,除王府外,北京究竟有多少文物被占用?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本市文物的占用情况目前还在盘点中,有关部门计划结合本市疏解的情况,对其中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以及不合理利用的占用单位提出具体置换计划,有些条件比较成熟已经腾退的可以建设博物馆,有些目前文物保护情况较好的单位,也可以继续进行文物的合理化利用。

  图片制作/沙楠

  探访

  僧王府:昔日王府现为大杂院

  地址:东城区炒豆胡同73、75、77号

  僧王府是清代僧格林沁的王府。历史上僧王府府门在现在的东城区炒豆胡同,院子一直向北延伸到板厂胡同,由东、中、西三所各四进的院落组成,几乎占了整整一条街。

  然而现在不仅从外观上看不出王府的影子,整个王府也被分成炒豆胡同73、75、77号三个独立大院,里面并不相通,原有院落的形制已变。唯有77号院大门口墙上的灰白、青铜色两个“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的标识牌,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的恢宏。

  “这都是汉白玉的,一般地方哪儿有这种东西!”坐在77号院门前乘凉的一位老人指着门前两个发黑的石墩告诉北青报记者,77号院里住的都是老国管局的员工,好多人已经是几十年的老街坊了。这两个汉白玉石墩原本是院子里大影壁的基石,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住户们因为空间不宽敞要扩建厨房,就把原本放在院子里的汉白玉石墩搬到了大门口。

  如今三个院子各自独立,每个院子里面都有十多户居民,临街的一排房子都变成了咖啡馆、餐厅。裸露垂挂的电线、四处堆放的生活杂物、各种私搭乱建在院子里随处可见。73号院里,一些简易房门前仅留出了一人通过的空间。“早已不是那个味儿了!”临街一家咖啡厅的老板告诉北青报记者,有时候会有人过来问路找僧王府。“前些日子有两个外国人,就站在这个院门前,盯着房子一直跟那儿聊,看样子是很感兴趣,可能只有真正了解历史、懂建筑的人才会对这里感兴趣,从这些老破房子里看出门道。”

  段祺瑞执政府旧址:主楼首启百年大修

  地址:地安门东大街三号

  在张自忠路东头,坐落着一组布满精美砖雕的英国维多利亚式建筑群。这里曾先后是清康熙皇九子胤禟的府邸、清雍正第五子和亲王弘昼的府邸、清陆军部和海军部旧址、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现在的段祺瑞执政府旧址,大门外虽立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一八惨案发生地”的石碑和标牌,但门口设有保安岗哨,并有牌子写着“非开放单位谢绝参观”。

  院子分主院和东院。主院是中国人民大学的老校区,主楼是一栋灰色的欧洲古典式灰砖楼。民国时期,这里先后是总统府、国务院、总理府,以及段祺瑞执政府所在地,后为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和清史研究所驻地。现在,主体建筑已用蓝色挡板围起来,搭起了脚手架,不时有工人进出,这座原来的清朝陆军部去年启动了建成百年以来首次大规模修缮,包括文物加固、文物修复以及室内装修等,修缮范围还包括大门、厢房,全部工期在三年半左右。据了解,主楼修缮完成后有望建成民国史博物馆并向公众开放。在主楼北侧的几栋楼房如今是人大老校区的宿舍,楼道堆满各种杂物,天花板上爬满了电线,楼道最窄处只能容两人并排走过。

  东院是曾经的海军部,现在是中国社科院几处国际研究所占用,外观保存完整,哥特风格的灰色砖石楼群,与中式的红柱绿门都清晰可见,但楼内走廊护栏有多处破损,天花板部分墙皮脱落,露出内部木架,如今也在进行外墙和走廊的加固修缮。

  顺承郡王府:迁建后已成饭店

  地址:由太平桥大街迁移至朝阳公园东侧

  在现存的十几座王府中,顺承郡王府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原址是现在全国政协所在地,位于西城区太平桥大街之西,锦什坊街以东,南至武定胡同,北临大麻线胡同,总面积约两万多平方米。上世纪末,因政协办公楼改建,这座历经15位郡王、270余年格局未变的“铁帽子”王府被整体迁至朝阳公园东侧,新的“郡王府”去掉了“顺承”两字,新修的牌楼立在朝阳公园东侧的广场上,牌楼北面是仿古建筑,南面则是马路。

  原来的顺承郡王府什么样?据附近的老居民介绍,以前政协礼堂前面的广场到再前面的高楼,都是王府的范围所在。在周围居民眼里,全国政协分为两部分,靠南的那一面是政协礼堂,后面的全国政协办公大楼是拆了顺承郡王府兴建而成,原来的王府东、西路还有数进院落,是附属建筑、不甚规整的生活居住区。

  不过,现在只有丁章胡同北侧到阜成门内大街之间有一片低矮的平房建筑,从外表看去很是古色古香,但大门紧锁,而在地图上标明“顺承郡王府”的位置,实际则是一家名为“金融客”的咖啡馆。

  而在朝阳公园的郡王府如今是“郡王府饭店”,门口迎宾的服务人员戴着旗头,踩着花盆鞋,一副清朝格格的装扮,根据定价,在这里住一晚,最便宜的房间也要将近600元。饭店后面则是迁建时新修的王府花园,现在为北京CBD国际论坛会议中心所用。

  对话

  希望借助政府机关搬迁实现王府腾退

  对话人: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

  北青报:为何北京会有这么多王府被占用?

  孔繁峙:文物占用主要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新中国建立后,北京建都快,当时政府没有建办公楼,很多机关单位就占用王府等办公,那会儿这些王府也还没有被定为文物,文物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才定下来的。不过,那会儿的占用与文物保护之间也没有什么矛盾。真正的矛盾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后才出现的,当时很多机关要扩建办公地点,进行拆除,对文物造成了破坏,影响了原有景观。

  北青报:被占用的情况中哪种对王府的破坏最大,哪种解决起来相对更容易?

  孔繁峙:根据我自己的调查,被占用的王府中有8处都住有居民,居民户数高达840户。被住户占用对王府的破坏最严重,隐患最多,一家一个煤气罐,还有充电设备这些都是隐患。机关单位下班后还可以断电,住户24小时都在通电,时刻都有危险。腾退的话,机关单位占用解决起来相对简单,因为这种保护相对完整,条件比较成熟,代价也相对较小。但居民占用等就比较难解决,首先要确保文物安全,解决火灾等安全隐患。

  北青报:您一直在呼吁借助疏解的机会实现对部分占用文物的腾退,具体如何操作?难点在哪?

  孔繁峙:我一直呼吁希望能把王府的腾退排上计划,但这个问题很复杂,不是两三年就能实现搬迁解决的,现在是个机会。对于机关单位占用的文物,简单说就是北京市的政府机关迁走了以后,可以把现在占用王府的单位搬进去,把王府腾退出来。王府腾退后,一定原址要保护,不能让新单位占用,也不能搞开发,王府的腾退是纯粹的搬迁和纯粹的投入。最大的困难是相关单位的配合和支持,只要单位配合支持,加上政府努力,王府保护问题是可能解决的。

  文/本报记者 赵婷婷

  醇亲王南府:仅开放的音乐厅可“参观”

  地址:西城区鲍家街43号、宗帽胡同甲2号

  醇亲王府南府因是光绪帝的出生地,在历史上被称为“潜龙邸”。如今,金融街少年宫使用王府东路的后半部分和中路的后罩楼,其余部分由中央音乐学院使用,消失的王府建筑和王府花园都在中央音乐学院的地界。

  现在,金融街少年宫不能随意进入。想参观王府,只能通过中央音乐学院东西两边大门进入王府,王府南北两边有两处大建筑,建筑外部成色较新,整体看起来保存较好,十分大气。北边建筑现在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音乐厅,学校会在这举行重大活动和音乐会,南边的建筑已成为办公室等,平常不对外人开放。

  相较南北两边主体建筑,隐藏在北边建筑后面的大院显得有些“落魄”。此处大院目前主要供学校食堂工作人员居住。北青报记者看到,大院正门的木质大门十分古香古色,但已残缺不全,顶部的镂空雕花有三分之一破损,右侧的门框已没有。顺着正门往里望去是一个大院子,树上牵着线挂着衣服,生活气息浓厚。由于学校基建处对此地进行维修,大院墙面外搭建着脚手架,地上摆放着零碎的砖瓦,地面有些坑洼。一位身着厨师衣的男员工介绍,这里面住了几十口人,大多是食堂工作人员。

  本组文/本报记者 董鑫 赵婷婷 李梦婷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董鑫 赵婷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