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文化 > 正文

中芭回应"娘子军"纷争:曾一次性支付梁信5000元

2015-06-10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上月18日,电影《红色娘子军》编剧梁信诉中央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侵犯其著作权一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但由于双方均不满西城法院的一审判决,日前都已提出上诉。昨天,中央芭蕾舞团党委书记王才军邀请来舞剧《红色娘子军》编导之一蒋祖慧、作曲之一杜鸣心、第一代“琼花”钟润良、第一代“洪常青”王国华、原中央芭蕾舞团党委书记、副团长黄民暄等当年亲历并参与了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创作的艺术家们,大家分别从各自的角度仔细回忆了这部经典舞剧创作过程的来龙去脉。中芭代理律师表示:有必要对历时三年的诉争焦点、历史真相、判决影响等方面,作必要的释疑和澄清,请当时的亲历者“还原历史真相,以正视听”。

  针对原告方提出“中芭没有得到电影原作者许可就将《红色娘子军》改编成芭蕾舞的说法”,蒋祖慧驳斥道:“1963年周恩来总理看了《巴黎圣母院》后,提出我们要创作自己的芭蕾舞剧的想法。1964年1月,文化部开会研究创作什么样的芭蕾舞。李承祥提出,根据电影《红色娘子军》改编成芭蕾舞,领导认为这个主意好。1月下旬我和李承祥、王锡贤开始深入海南研究总体结构,2月初我们到了广州,电影编剧梁信接待了我们。他很高兴能把《红色娘子军》改编成芭蕾舞剧,并向我们介绍了电影剧本的创作过程和体会,同时也提供了一个他自己的改编本。但这个改编本作为芭蕾舞剧剧本很外行,不适用,我们需要重新创作剧本。因此我们又到了广州和海南采风和实地考察。”

  蒋祖慧说,“首先芭蕾舞剧的结构与电影不同,我负责序幕和第一、二幕的创作。电影中琼花是洪常青扮华侨富商到南霸天家花钱买下后到半路放跑的,而芭蕾舞剧是从南霸天的牢笼逃出来的,这源于当年采访时的一个丫头给我们讲的真实经历。琼花参军,电影中是琼花与红莲跟在娘子军队伍后面,战士们问她为什么跟着,她说要参军。而芭蕾舞首先安排的是红军在广场上聚集练兵,而琼花来到广场,诉说受南霸天压迫,最后群情激愤,琼花参军。这些在电影中没有,广场的一场是我们参观当年红军聚集的广场后得到的灵感,包括五寸刀舞的赤卫队员,电影中就没有赤卫队员。应该说,我们借鉴了电影的故事和精神,而具体结构是我们独立创作的。舞剧的故事是要靠肢体舞蹈表现,而不是靠说话和镜头表现,这也是我们没有用电影原故事结构和原作者提供的改编本的原因。”

  舞剧《红色娘子军》作曲之一杜鸣心、第一代琼花扮演者钟润良和第一代演员黄民暄也从不同细节表达了同样的看法,认为无论是音乐、人物,还是故事结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都不同于电影创作。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是特定历史时期凝聚文艺界集体智慧和心血的集大成之作,凝聚了几代艺术家和剧团多年来的集体智慧与心血。第一代洪常青的扮演者王国华感慨道:“我们的创作源泉来自万泉河上的那些英烈,真的要谈版权,给的也应该是他们啊!”

  中芭方面还介绍说,1993年2月,当《红色娘子军》因“文革”中断演出16年后,中芭在上级文化部没有明确发文指示可以演出的情况下,冒险自行复排该剧并到广州演出。梁信观看演出后提出付费问题。当时,由于双方都顾虑到复排的政策风险,谁也不知道该剧能演多久,最终一致商定一次性支付梁信5000元,于1993年6月签署了永久了断付费问题的《协议书》,并约定中芭在今后演出该剧时的节目单、海报等宣传资料中注明“根据梁信同名电影文学剧本改编”字样。但到了2010年1月,梁信女儿来找中芭,表示双方协议在2003年已过期,要求重新签约。随后梁信方向北京市版权局申请版权纠纷调解,不过最终因双方认知差距太大,没有结果。

  2011年6月,梁信方向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由此,梁信诉中芭侵权案拉开帷幕。今年5月18日,西城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未认定中芭侵权,但却要求中芭进行赔偿和道歉。不仅中芭作为被告方不满意一审判决结果,原告方也认为一审判决没有完全维护其权利,也已提出上诉。 本报记者 王润 J06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