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正文

吾老院观察|多人间里的伤和痛

2019-09-1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中国新闻采编网 点击:

分享到:

下午四点,在北京市海淀区的某养老机构二楼,护理员正在组织老人下楼活动。这一个楼层住的都是行动不便的老人,如果没有护理人员的帮助,他们连房间都出不去。对于他们来说,消磨时间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公共客厅中度过一天。

吾老院通过走访发现,有的老人是因为严重的中风,家属不能很好地照护,所以将老人送进了养老机构。有的老人是没有找到满意的保姆,又不想给子女添加麻烦,所以才选择了养老机构。虽然是因为不同的原因而进入养老院,但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大家都在想:也许养老院是我们不可避免的一个落脚点。那么对于这些虽然生活不能自理,但却还充满希望的老人,他们可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养老机构呢?北京市在2018年有364.8万60岁及以上的常住人口,占总常驻人口的11.1%。根据统计专家预测,北京市会在2037年老龄化程度达到峰值,65岁以上的人将占总人口的18.73%。北京,这座历史悠久的现代化都市正在“变老”。政府为了适应老龄化的社会,给予了多层面的支持,其中包括多部委将联合出台系统政策,支持养老服务业的进一步发展、同时加快养老服务项目投放计划和进一步对外资放开市场。在政策和市场共同提速的同时,吾老院在思考,我们的未来到底要靠什么样的方式来养老呢?住进养老院又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为了寻找答案,吾老院观察员跟随老年志愿者对北京市的130个养老机构进行深入探访,通过对住户、家属、员工等人的详谈,探寻着这个行业的方向。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时,吃饭是护理员最煎熬的时候。吾老院在海淀区的这家养老机构考察时发现,午餐时间,护理人员需要将老人从房间内推出,穿围裙、放假牙、帮助进食、收餐具等,时间紧张得没有一丝间隙。对于有些只能吃流食的老人,护理员会带着手套,将饭菜喂到老人口中。有的药品也在这个时候碾成粉末,放在饭菜或是汤中,让老人顺服。有些老人面对吃饭时态度很消极,吾老院考察时,发现一位躺在调节床上的老人,在护理员喂饭时,头一直扭向一边,十分不配合。

(海淀区某养老机构房间一角)

2017年国家人社部下发的《有关发布国家资格证书文件目录的通告》中,取消了“养老护理员”的资格证书。但是国家民政部协同质检总局、全国老龄办等几大单位在刚下发的《有关进行敬老院服务水平基本建设专项整治的基本建设》中提到:养老机构对技术专业从业者配备占比不可小于30%。这个矛盾的背后,是国家管理部门在行业面临极大的用人豁口时,用增加企业用人效率和加大市场技术培训的手段来填补缺口。所以现在的养老机构,专业人员短缺、护理员老龄化严重、人员流动性较大。“我之前在一家养老机构中做过三个月的护工。”这位59岁的护理员在这个行业中,年龄并不是最大的。“早上6点半起床洗漱,7:20早餐,上午9:00 日常护理,9:30推老人出门,中午12:00午餐,下午2:20 日常护理,3:00加餐,6点晚餐,晚上9点跟12点查房换尿布”护理人员迅速说出护理流程,显然对于这里的流程,她已经十分熟练。“我最怕的就是给老人洗澡了,因为很多老人都不愿意配合,每次洗澡都要40多分钟,所以每周只能给老人洗一次澡。”

(海淀区某养老机构一角)

尽管机构收拾的十分整洁,但是在多人间中还是能闻到排泄物的异味。护工正在帮助一位95岁的老人排便,“赶紧把这里收拾干净”巡视的院长指挥着。同一个房间的非自理老人每天都要忍受着同屋的排便味。房间内另一张床上,躺着一位瘦小的老人,据了解,除了洗澡的时间,她一直躺在床上,带着尿布,关灯就闭眼,开灯就睁眼,这也许就是卧床老人的日常吧。在这家养老机构中,20多位老人,有三到四位护理员正在照护着他们。

(海淀区某养老机构房间一角)

机构中认知症的老人害怕孤独,缺乏安全感,没有护理人员,他们连最基本的走路都不能进行。孙奶奶(化名)是这里最年轻的老人,但她又是一名认知症患者,她一直在说:“我不要一个人待着。” 机构中的20多名老人,其中有12名在平时生活中都带着尿布。“我的孩子把我送到了这里,他们工作太忙了,照顾不了我。”87岁的赵奶奶(化名)是去年7月份进入这家机构的,她自己可以上厕所、吃饭和使用助行器行走,她也是这家机构里为数不多的能与观察员交谈的老年人。 “我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赵奶奶在这里每个月花费9000元左右,她的六个子女平摊了养老的费用,每个子女大约是1500元。这家养老机构将护理评级分为1-4级,护理一级的综合费用(标准间)8300元、护理二级为9000元、三级为10000、四级为12100元,这还不算额外的供暖费和空调费。这家养老机构的20多名老人中,仅有1人为护理一级,8名为护理二级,剩下的全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这里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大都是事故而引起自理能力损失和患有严重的认知症。

(海淀区养老院综合生活质量评价)

“我的房间在哪里?”“我为什么要吃饭?”认知症的老人经常问着这些问题。这里每个老人的故事都不相同,但是当他们进入这里后,他们都拥有一样的场景。正常的老人,家属每个月会探望1-2次,但是患有认知症的老人,家属来的相对来说比较少。
吾老院通过对市区内的养老机构进行的深入走访,深切地感受到患有认知症的老人正在增加,可是政府或市场并不知道这个确切的数据。很多养老机构会将认知症老人与自理型老人安置在同一间房中,虽然养老机构的管理人员解释说,有些老人会去照顾同屋的认知症老人。但吾老院认为这个理由很牵强,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一位老人在你面前更衣、擦身,甚至于光着身子,都会让我们十分尴尬。那么对于思维能力正常的老人来说,这种情形也很难被接受。吾老院认为,养老院应该对患有认知症的老人采用特殊的服务措施,将认知症老人与其他老人分开,这样可以更好的保护双方老人的权益。在吾老院走访的130家养老机构中,有些养老机构的评分低于550分,属于较差的一类,但是他们的综合服务费用却并不低。同等的费用,我们可以选择一家综合质量更高的机构。可能综合质量更高的养老机构会离家较远,但是如今交通工具这么发达,距离不应该再是限制我们选择更好生活的门槛。

(海淀区养老机构综合费用比较)

这家以护理为主的养老机构中,老人的平均年龄在86岁左右。吾老院理解的长寿应该是“祥和、康宁、善终”,他们的年龄在很多人的认知中也可以称得上是长寿了,但是在这家养老机构的多人间中,吾老院只感受到了“尴尬、悲哀、痛苦”。无论老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进入养老院,吾老院希望他们可以在这里安心地度过一段幸福、健康、有尊严的晚年生活。

免责声明:

1. 中华发展报道网仅为自媒体用户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中华发展报道网不对用户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不保证内容满足您的要求,不保证中华发展报道网的服务不会中断。因网络状况、通讯线路、第三方网站或管理部门的要求等任何原因而导致您不能正常使用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中华发展报道网的立场或观点。作为内容的发表者,需自行对所发表内容负责,因所发表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由该内容的发表者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

3. 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内容,中华发展报道网有权予以删除,并保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权利。

4. 个人或单位如认为中华发展报道网上存在侵犯自身合法权益的内容,应准备好具有法律效应的证明材料,及时与中华发展报道网取得联系,以便中华发展报道网迅速做出处理。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ICP备170313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