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体育 > 正文

金牌不少,遗憾甚多 中国举重为何“动作变形”

2016-08-18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里约奥运会男子举重105公斤级决赛,杨哲以抓举190公斤、挺举225公斤,总成绩415公斤最终排名第四,无缘奖牌。自此,中国举重队结束了本次里约奥运会的征程,共获5枚金牌和两枚银牌。

  “我太自信了,太想要了,所以动作变形了。”作为20年来首位代表中国大级别出战奥运会的男举运动员,杨哲表示,没能站上领奖台很是失望。

  杨哲最终出现在赛场上,与挺举及总成绩世界纪录保持者、哈萨克斯坦选手伊林因被查出服用禁药而被禁赛息息相关,长期以来,这一级别几乎被西亚和欧洲选手统治,伊林的出局,让中国举重队看到了在这一级别上夺牌的希望。而奥运会该级别的比赛,中国队已经20年未派出运动员参加。

  女队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俄罗斯举重队因兴奋剂问题与田径队一样遭到禁赛,75公斤以上级的“一姐”卡什丽娜为中国队“让”出一枚金牌的位置。于是,已经入住奥运村的48公斤级女将侯志慧接到换将的指令,返回国内,取而代之的是与卡什丽娜有10多公斤成绩差距的孟苏平,好在孟苏平顶住压力惊险夺金,在跪地4叩首后,她也直呼“大石落地,吓死宝宝了。”背后的舆论压力可想而知。

  举重本就是一个在挑战人类极限外,同样考验战术安排的项目,斗智同样是比赛的一部分。“保金牌”的布局在竞技体育领域本无可厚非,但杨哲的心态似乎很有代表性,太想要,就会造成动作变形,终致遗憾离去。

  在男队总教练于杰眼中,男队6个级别6名运动员,最终取得两金两银的成绩“基本完成任务”,虽然龙清泉、石智勇、吕小军及田涛等运动员都展现出达到甚至打破各项纪录的能力,但谌利军临场抽筋而退赛的意外,则成为全队不可回避的事故,“我们有自身的问题,训练缺乏稳定性,比赛心态也要调整。”

  更关键的是,在算到主要对手缺席的同时,对其他国家选手的进步,中国举重队也应看在眼里。如哈萨克斯坦选手拉希莫夫,抓举落后吕小军12公斤,却因挺举实现了超世界纪录4公斤的重量,最终在总成绩与吕小军持平的情况下凭借体重优势夺冠,这一逆转让于杰感叹“不可思议”,“从这届奥运会和国外选手的差距可见,原来我们在个别级别能和他们拉出差距,但现在会出现赢体重、赢一公斤等情况,我们今后还得抓得更紧更实。”

  包括吕小军和田涛在内,能让对手抓住机会实现反超,多少也有中国队战术保守的原因。在男子77公斤级比赛中,吕小军将挺举的第三把从204公斤降到了202公斤,若不降这两公斤,拉西莫夫也难以完成逆转;而85公斤级的田涛,因开把重量较低,状态没能调动起来,又接连出现失误,在背水一战的情况下, 只能取得亚军。

  临场失策,最具代表性的是女举53公斤级黎雅君的先喜后悲。以抓举成绩101公斤刷新奥运会新纪录后,黎雅君却因3次挺举失败,最终无成绩排名垫底。而在这个级别上 ,黎雅君有绝对优势,不仅有拿得出手的成绩,更因劲敌哈萨克斯坦选手祖尔菲亚(赵常玲)由于兴奋剂问题被禁赛,前景一片坦途,或许正是这种自信才让团队忽视了裁判的判罚,最终导致黎雅君挺举无成绩的尴尬。

  “我们是有责任的,如果能再看细一点,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女队教练王国新直言,“这种遗憾是很难在这样的大赛中弥补的。这几天,我的压力真的很大,虽然在金牌上完成了任务,但是遗憾一直存在,所以要跟大家说‘对不起’。”

  作为奥运会赛场上的“金牌大户”,尽管里约奥运会收获了与伦敦奥运会持平的5金2银,但不可否认,举重队的“动作变形”让他们失去了超越伦敦、甚至追赶北京奥运会8金纪录的绝佳机会。(记者 梁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