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体育 > 正文

资本大鳄搅乱CBA转会市场 人心思动已成平常事

2015-06-23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这个夏天的CBA休赛期一点都不平静,北京队续约李根遭遇新疆队挖角,这已经相当劲爆了。然后是宏远队的易建联、周鹏和刘晓宇相继传出离队的消息,“后院失火”让许多广东球迷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情。

  尤其是刘晓宇转会一事更是闹得沸沸扬扬,因为他本人实名认证的微博透露俱乐部已经通知他处理转会事宜。但是,俱乐部此前的官方说法却是否认了包括他和易建联、周鹏的转会传闻。直至昨天,宏远俱乐部方面才“松口”,表示刘晓宇有离队的可能。

  不过涉及到这4名球员的交易,到目前为止都仍处在“传闻”的阶段。涉事的各方要么三缄其口,要么欲盖弥彰,要么欲言又止,让人感觉CBA的转会好像有许多不能说的秘密。

  其实也没有什么,用NBA球员的口头禅来说就是“business is business”,秘密就是一个“钱”字。可是谈生意就容易伤感情,所以买家、卖家和球员本身都会有不同的忌讳。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冯爱军

  资本大鳄搅乱转会市场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是一句用来号召大家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语,不过用在如今的CBA球员市场,也是颇为贴切。

  最近几个赛季球员市场上暗流涌动,时不时有球员会为了转会和母队闹得不是很愉快,归根揭底还是因为“万恶的金钱”。CBA球员市场上出现了新疆和北京这两家金融大鳄,或许传说中的北控也将马上成为他们的一员。

  说到这里,我们有必要先说一说CBA的球员注册规定。据了解,CBA青年队球员注册管理规定,青年队球员与母队签下的最低合同年限是5+3,也就是球员最少要为俱乐部效力8年之后才能转会。而且球员转会必须经过俱乐部的同意和当地体育局的同意,也就是说球员即使为俱乐部完成了这5+3的合同,只要拿不到体育局的签字同意,球员还是无法转会。这一规定造成的现状就是,CBA球员自由市场基本处于封闭状态。

  不过“有钱可使鬼推磨”,尽管政策的壁垒并没有被打破,但是金钱大鳄的出现,却使得一些位于金字塔尖的球员有了“流动”的可能。

  最近传得最凶的是,新疆队以2000万元转会费和年薪700万引进周鹏的消息;以及北京队开出了2000万元的年薪外加一套北京本地的房产来挖角易建联。还有媒体翻出旧账,易建联从NBA回到CBA时,新疆队就被曝出为易建联开出5年1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合同。

  用宏远俱乐部副总胡志强的话来说,这样的交易是已经在向NBA一些先发阵容球员级别的交易看齐了。宏远的立场是不为所动,新疆和北京方面也否认了天价挖角宏远球员。问题是如果挖角的对象不是宏远队,而球员所在的母队又不是争冠球队呢?这样的天价转会费,这样的天价年薪,恐怕还是会动心吧?

  新疆和北京的能量没有这么大?周琦是怎么去新疆的?李根和孙悦是怎么去北京的?这些交易全都是千万元级别的大交易!

  被挖成功就能变成宝

  之前网络上曾经曝光了一张新疆队的工资单,唐正东年薪399.3万元、周琦前5年共1200万元、刘炜近两个赛季400万元、苏伟350万元。然而与这些大牌相比,新疆队自己培养出的国手级球员,西热力江以及可兰白克·马坎薪资却相距甚远,前者100万元,后者80万元。

  当然,事后新疆队方面也照例否认了报道的真实性,不过圈内不少人认为与事实出入并不大。而且具体的数字也不用太过细纠,反正普遍被挖角到其它球队的球员,赚得都比原来多或者轻松,这是不争的事实。

  以苏伟的350万元年薪为例,在宏远队只有易建联、朱芳雨和王仕鹏的年薪能够达到这个级别。苏伟效力宏远队时,即便赢下了总冠军,年薪加奖金的收入也未必达到350万元。类似的情况还有从宏远队出去的王征和从新世纪出去的邱彪,比赛压力小了,出场时间更有保障,球队战术地位也高了,关键是年薪收入旱涝保收并有增无减。

  这样问题就来了,面对其它俱乐部的挖角,如果母队没有动心而球员动心会怎样呢?当然是有好戏上演了!球员为了达成转会目的主动“放风”便变得不足为奇了,就算转会不成也可以迫使母队涨点工资。如果球员有了离队的想法,主动“放风”也不失为吸引买家的好手段。

  人心思动已成平常事

  CBA国内球员市场的现状是内需巨大,供不应求。所以尽管政策的壁垒再高,尽管买入球员的价码也水涨船高,但是还是挡不住那些为了争冠而急红了眼的土豪。

  北京队能够在最近几个赛季称霸CBA,引入李根和孙悦是点睛之笔。新疆队虽然还没有能够染指总冠军,但是他们年年都有大手笔,大有要“买断CBA,买下总冠军”的气势。

  其实近些年俱乐部之间的人员流动也日渐平常,俱乐部之间通过人员的交流来取长补短,已经不是那么“忌讳”。只要不涉及球队的头牌、或者打争冠球队的主意,事情似乎都有商量的余地。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心思动便成为了平常事。所以今年夏天的闹剧绝对不是最后一次,CBA转会市场的变革已经迫不容缓,否则乱子恐怕会越来越多。

  去年曾有风声透露,篮协有意将青年队球员与母队签下的最低合同年限从“5+3”减少到“3+2”。据了解,3+2合同中的后两年是球队选项,注册管理规定中根据球员每一年的表现有明确的工资逐年上浮调整的规定,如果球队按照规定中的要求给球员进行了工资上调,球员就需要为俱乐部再打两年,完成这个3+2的合同。

  在5年之后,球员将恢复自由身,培养该球员的俱乐部如果想要留下这名运动员,就需要拿出与他市场价值相符合的一份合约。

  如果这一新规定能够实施,无疑将盘活和规范球员的转会交易。但问题是,新规定对那些青训投入大的俱乐部是不利的,而对那些根本就没有“造血”能力的俱乐部则是个大馅饼,新规推行自然而然地就落入了各方扯皮的窘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