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体育 > 正文

谁毁了国际足联?布拉特聪明反被聪明误(图)

2015-06-19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布拉特(资料图)
布拉特(资料图)

 布拉特执掌国际足联17年,长袖善舞,却也袖里藏刀,击退了一干挑战者。无论欧足联的两代掌门人约翰松和普拉蒂尼,还是亚足联前主席哈曼、非足联主席哈亚图,都不是布拉特的对手。

  17年来屡涉狂风险滩但总能逢凶化吉的布拉特,这次却在美国主导、瑞士警方采取的突袭抓捕行动中溃不成军,不得不在连任国际足联主席四天后黯然宣布“退位”。尽管近日有媒体报道,布拉特如果在年底前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不排除他会谋求继续执掌国际足联主席大印。但覆水难收,布拉特已经走出了辞职这艰难的一步,而且针对国际足联的贪腐调查仍在继续,他要想继续留职,难度太大。

  国际足联怎么了?谁毁了国际足联?俄罗斯、卡塔尔还能举办世界杯吗?

  布拉特或继续执掌国际足联

  国际足联成了监管盲区

  布拉特的前任阿维兰热曾说过一句话:哪里冒烟了,底下一定有火!但国际足联这么多年狼烟四起,却一直要人们相信“那里冒烟了,底下却没有火”,上演着现代版“皇帝的新衣”。亚足联主席哈曼曾举起反腐旗帜挑战布拉特,最后自己却被安上腐败之名而被逐出足球界。

  这么多年,由于地位特殊和监管乏力,国际足联等个别国际体育组织渐成法外之地和独立王国,加上道德自律欠缺和内部监管不严,贪腐便有了滋生的温床。

  国际足联是依据瑞士民法第60条在商业登记处注册成立的协会组织。它之所以与很多国际组织一样选择在瑞士注册和办公,是因为瑞士的公共服务体系比较完备和高效,作为中立国不干涉国际组织的内部事务,而且在税收和财政政策方面极其优惠。

  国际足联是一个非营利性、带有公益性质的国际体育组织,这种自我定性使外界很容易把它排除在政治性、商业性组织之外,放松了对其监管的警惕性。而像总部设在巴拉圭的南美洲足联甚至有该国给予的豁免权(现准备取消),从法理上便成了法外之地。

  要倒推到40年前,国际足联日子拮据,确实与“商业性组织”并不相干。但1974年,一位比利时血统的巴西人阿维兰热登上国际足联主席宝座后,情形便骤然不同。阿维兰热上任时,国际足联的账面盈余只有24万美元。而他24年后离开时,国际足联已经有了40亿美元的家产!借助世界杯等,国际足联已成为全球商业帝国,但各方的监管理念和体制还停留在对其“公益性非营利组织”的认定上,给贪腐开了方便之门。

  足球是全球第一大运动,世界杯是全人类共同的节日。借助这种全球影响力,国际足联也成为最富有、最有权势、甚至某种程度上可以与国际奥委会分庭抗礼的国际体育组织。布拉特到哪个国家都被奉为座上宾,没有太多的人愿意得罪国际足联,使该组织高官逐渐习惯于无人管束。

  为了避开各国法律监管,国际足联章程里还有一条很特别的规定。第八章第61条规定,“1、各洲际足联、会员协会和联赛应承认体育仲裁法庭为独立的司法机构,并确保其会员、下属球员和官员遵守体育仲裁法庭作出的决议。此规定同样适用于授权的比赛和球员经纪人。2、除非国际足联规程特别规定,任何事务不得求助于普通法庭。3、为确保上述规定的执行,各会员协会应在其章程中加入一条款,规定其俱乐部和会员不得将争端向普通法庭上诉,要求所有的争端都应提交会员协会、相应洲际足联或国际足联的司法机构裁决。”

  这一条款的核心是“足球内部事务不得求助于普通法庭”。是公民就有上法院打官司的权利,这是基本人权。但“足球公民”要上法庭诉讼本身就违反了国际足联和各国足协的“行业法”。由于国际足联的强势,这一悖论却慢慢变成了足球天条。虽然二十多年前的博斯曼法案实际上颠覆了这一规定,但事后这一行规仍承袭了下来。

  内外各种因素交织,使国际足联逐渐成为独立王国和法外之地。无论是布拉特还是其他高官,在自己的绿茵王国里呆久了,便真的以为自己是“国王”或“钦差”。但所谓的“国王”、“钦差”最终只是一处虚妄,一个传说,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布拉特(资料图)
布拉特(资料图)

  美国的失落和反击

  与国际政治、经济体系有所相同又有所不同,国际体育界也是西方人占主导地位,其中又分为盎格鲁新教体系和拉丁体系的联合与对抗。

  拉丁体系是指罗马帝国拉丁语影响到的国家,在当今体育圈就涉及到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法国以及受其文化影响的拉美国家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盎格鲁新教体系则主要指美英两国。

  至少在最近三四十年中,国际体育舞台的话语权主要被拉丁体系所掌控。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国际体坛冒出四位大佬级的国际体育组织领导人——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西班牙人)、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巴西人)、国际田联主席内比奥洛(意大利人)和国际排联主席阿科斯塔(墨西哥人)。这四大强势人物无一例外来自拉丁体系,而且都把各自的体育组织带入了财大气粗、影响力日盛的巅峰!

  而反观盎格鲁新教体系,虽然美国在世界不少政治、经济、文化组织中大权在握,但在国际体育组织中的话语权却少得可怜!你听说过近代哪位著名的国际体育组织领导人来自美国?被誉为“现代奥运会拯救者”、“体育商业奇才”的尤伯罗斯也最多只能位至美国奥委会主席。在国际体育组织中,“不喜欢美国人掌权”的倾向,有一定市场。几年前有一个重要的国际体育组织更换掌门人,一位高级官员对记者说,主要候选人中一位是巴西人,另一位是美国人。尽管大家对巴西人并不太满意,但可能更不愿意看到美国人当选。后来果不其然!

  但美国在国际体育界仍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一是依仗其超凡的竞技实力和源源不断的超级明星,二是有雄厚的财力和市场吸引力作为依托。

  美国的可口可乐、麦当劳、维萨一直是奥运会、世界杯的顶级赞助商,美国的NBC(全国广播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奥运会电视转播商,其掏出的电视转播费对国际奥委会至关重要,仅伦敦奥运会它就付出了11.8亿美元购买了美国境内独家转播权。因此就不难理解,在北京奥运会项目安排中,游泳和体操决赛被安排在运动员不太适应的上午举行,以对应美国东部观众的黄金收视时段,背后NBC的商业诉求不言而喻。

  因此,一方面是美国体育和商业的强势,一方面是在国际体育组织中大权旁落,偶尔还受点冷落、奚落和欺负,美国人肯定心有不甘。但他们主要还是与国际奥委会明争暗斗,足球不是美国的主流项目,他们与国际足联并无太大的过节。而且美国还曾成功举办了1994年世界杯,也是两大巨头的一次甜蜜回忆。

  但是,国际足联投票决定2018年世界杯在俄罗斯举行,2022年则在卡塔尔举行,同样作为申办者的美国和英国(英格兰)却完败。这一次拉丁体系携手亚非的举动终于激怒了盎格鲁新教体系。尤其最近一段时间俄美关系趋于紧张,普京利用索契冬奥会重塑大国威仪的努力见到成效,美国自然不愿意看到俄罗斯再借助世界杯重新回到世界舞台的聚光灯下。于是,美国人动手了,瞄准自身不太干净的国际足联下手。其实,国际足联贪腐的传闻已存在多年,美国此时“选择性反腐”,自有它的政治考量。这种敲山震虎、杀鸡儆猴的手法,在国际政治争斗中并不罕见。正如涉嫌贪腐的国际足联前副主席沃纳所言:“如果美国赢得了(世界杯)举办权,根本就不会有现在的调查。”

  美国依据其国内法跨大洲反腐,这在它的欧洲盟友中也引起了异议。欧洲议会6月11日在斯特拉斯堡召开全会通过决议,要求欧盟对足球腐败零容忍。同时,一些议员对美国针对国际足联采取行动的方式、时机和目的等提出质疑,并认为这是冲着俄罗斯去的。荷兰议员就质问:“为什么美国到我们欧洲来执法?”

  美国人的强权政治素有传统,对国际体育的粗暴干涉也并不少见。美国地方法院(兴奋剂案件审理)和参议院(盐湖城冬奥会申办丑闻)调查委员会都先后给国际奥委会时任主席萨马兰奇下过传票,弄得萨翁有一段都不敢去美国。但也仅此而已。不过,这一次突袭国际足联总部则完全不同,美国事先悄悄搜集证据,联动瑞士警方,采取“瓮中捉鳖”方式,对参加国际足联正式会议的委员采取“集体逮捕”行动,其力度之大、手段之狠,实属罕见。所谓谋定而后动,美国人这次是起了杀心,这一点布拉特不会不懂。明白了大势已去,因此恋权的布拉特才会在连任四天后宣布辞职。

布拉特(资料图)
布拉特(资料图)

  布拉特聪明反被聪明误

  布拉特是个聪明人,否则你很难想象他在众人垂涎的国际足联主席的宝座上一坐就是17年。

  在1998年的主席竞选中,布拉特迟迟不肯公布自己的竞选计划,而是利用自己担任国际足联秘书长多年的优势整合行政资源,暗中准备,逼得他的竞争对手、时任欧洲足联主席约翰松屡次要求布拉特公布自己的竞选意图并辞去秘书长一职,公平竞争!

  在那次竞选中,外界起初还是看好约翰松的,包括约翰松本人。在很多人眼里,布拉特是“阿维兰热的影子”,是一位杰出的文官执行者,却未必是一位出色的领袖决策者。但约翰松关键时刻却犯了两个错误,而且是“不讲政治”的致命错误。一是他出访非洲争取支持时,说了一句玩笑话,却被认定为有种族歧视倾向,让他失分不少。另一个则是他在处理二十多年前博斯曼诉讼案中的应对不当。

  比利时球员博斯曼原在比利时FC列日甲级俱乐部队效力,1990年合同期满后想到法国乙级队敦刻尔克俱乐部踢球,因为转会费过高而未能成行。博斯曼一怒之下走向了比利时法庭,不顾国际足联“足球内部事务不得求助于普通法庭”的规定,向天经地义的球员转会制发起了挑战。

  以约翰松为首的欧洲足联要誓死捍卫足球章程和转会制度,而欧洲法庭和欧洲委员会则支持博斯曼。体育组织与政治组织的一场大较量由此展开。整天盯着足球,欧洲足联官员的视野与话语体系已有点跟不上社会节拍。欧盟负责体育事务的专员曾抱怨说:“跟他们(欧洲足联)说话,就像是面对一堵墙”,“他们老是讲足球规则和传统,可他们必须知道,每一位欧盟公民都有自由选择工作的权利!这更重要。”

  1995年底,欧洲法庭宣告博斯曼胜诉!欧洲足联颜面尽失,被迫修订球员转会制,不少人对约翰松失去信心。那一次竞选,不是布拉特打败了约翰松,是约翰松打败了他自己!

  布拉特虽然赢得了竞选,但他始终是个“跛脚”主席。因为国际足联与国际奥委会有所不同,其高官多为各大洲足联所推选,主席的“人事任免权”有限。而且欧洲足联一直强势,一支独大,与布拉特貌合神离。为了赢得一次次竞选连任,布拉特不得不采用合纵连横之策,“农村包围城市”,与亚洲、非洲、大洋洲、北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甚至南美洲足联搞好关系,争取选票。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布拉特对一些内部贪腐传闻也只能听之任之,甚至“用妥协换选票”,终于闹得不可收拾,自酿苦酒。

  但布拉特“远交近攻”的战略思维客观上使足球运动在全球得到了普及,亚洲、非洲、大洋洲等足球传统弱势地区在国际足联支持下渐有起色。包括中国也是布拉特全球战略的受益者。不管谁接替布拉特,恐怕很难改变布拉特的足球推广全球战略和重视、亲近中国的态势。

  目前针对国际足联的贪腐调查仍在进行,不知道还有多少猛料可以爆出。但除非有天大的丑闻,否则人们关注的因贿赂嫌疑而取消俄罗斯、卡塔尔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很大,尤其是前者的可能更不大。

  在奥运会、冬奥会、世界杯三大赛的举办史上,有战争、财力等不可抗拒外力而临时更换东道主甚至取消赛事本身的先例,一般也是原东道主主动放弃举办权。因贿赂贪腐问题而取消某个国家举办世界大赛,尚无先例。世纪之交,曾爆出盐湖城冬奥会申办丑闻,迫使国际奥委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整肃和改革,但盐湖城冬奥会仍如期举行。

  奥运会、冬奥会、世界杯一般提早七年左右确定举办城市或举办国。现在离俄罗斯世界杯只有三年的时间,俄罗斯该建的球场已经在建,该投入的资金也投入不少。此时贸然取消俄罗斯世界杯举办权,不仅是背信弃义撕毁合同,要承担巨额赔偿责任,更有可能被视为是对一个国家主权和尊严的挑衅。任何人面对此事恐怕都得好好掂量掂量。

  因此,太阳还会照常升起。国际足联涉嫌贪腐官员调查肯定会有结果,国际足联的自净、自律行动肯定要铺开,布拉特的接班人肯定会顺利产生,世界杯会照常带给天下球迷无限快乐和激情……

  但此次美国联手瑞士警方突然逮捕国际足联涉嫌贪腐官员耐人寻味,给全球体育也包括中国体育敲响警钟!对中国足球乃至中国体育,有四点警示和启迪。

  其一,没有纯粹的体育。体育不理睬政治,政治却会来找你的麻烦。面对强权政治对体育的干涉,全球体育界应该有足够的警惕性和防范能力。

  其二,打铁还须自身硬。贪腐内幕早晚会大白于天下,其杀伤力威猛异常。中国足球、中国体育曾深受其害,切不可好了伤疤忘了疼。要把中国足球界、中国体育界的反腐、防腐置于极其重要的位置。

  其三,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独立王国和法外之地,连强势的国际奥委会、国际足联也概莫除外。中国足球界、中国体育界也要融入社会发展的时代潮流,不可关起门来抱残守缺。足球是体育的一部分,但也包涵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因子。发展足球,做强体育,要有专业态度,更要有社会视野。

  其四,要把建设体育外交人才、打造国际体育管理人才队伍置于国家战略之中。没有国际体育外交和管理人才,我们在国际体育组织中就没有话语权,国家利益必定受损。这些年来,何振梁、魏纪中、楼大鹏、吕圣荣、于再清、李玲蔚、杨扬、张吉龙、姚明等一批体育外交和管理人才为我们申办奥运会、冬奥会以及扩大中国足球、中国体育的国际影响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且这批人才无论视野、品行、能力还是清廉在国际体育界都有良好的口碑。中国人在国际体育组织任职让人放心,值得信赖!我们要充分利用这笔宝贵的无形资产,未雨绸缪,加紧培养体育外交和管理后备人才,进军国际体育组织,为中国足球的进步、为中国体育的崛起做好铺垫,打好基础。同理,打造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媒体,培养国际传媒人才,争夺国际体育舆论阵地的话语权,也是国家文化战略的应有之义。 (记者许基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