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社会 > 正文

姜勇:继承“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 坚持发展页岩气

2021-02-2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国际书画艺术网, 点击:

分享到:

 2021年2月9日,“天然气行业观察”公众号发表《十年,人间清醒!巨头相继陨落,中国版“页岩气革命”黄粱一梦!》一文,作者认为效仿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想法其实是“全球第一美梦”,“中国版页岩气革命难产”的主因之一是“国际巨头乘兴而来,却相继陨落,含恨而走”。潜在的逻辑思维:连专业搞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欧美大石油公司都搞不定中国页岩气而退出,那我们还做什么梦?放弃吧!别浪费时间金钱!

 思今追古,与当年何其相似!都是外国先进石油公司搞不定中国的油气开发而“退出”进而宣布中国搞不了石油工业——大家都别干了,坐等进口吧!在1904~1948年的45年中,旧中国累计生产原油278万吨(年均5.5万吨),而同期进口“洋油”2800万吨(年均62万吨),成为欧美石油公司垄断倾销的“传统”市场。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就是不信这个“邪”,以“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白手起家,以落后于欧美的技术和设备,人拉肩抗、土法上马,硬是干出了世界级大油田,于1963年底实现了“石油自给自足”,打破了国际学术界的权威铁律——“中国贫油论”。现在的我们也应该向父辈们学习,继承发扬“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坚持不懈,在页岩气开发上再创辉煌!

 一、“别了司徒雷登”

 先谈外国能源公司巨头撤出中国页岩气市场——“巨头相继陨落”这事,有点“别了司徒雷登”的感觉,康菲(美国)、壳牌(美国)、BP中止了与中国的页岩气合作开发,道达尔、埃森克美孚(美国)、雪弗龙(美国)等参与中国页岩气也没有大的收获。但我不认为这是否定中国页岩气的理由,当然有同志认为连比我们强的世界500强顶尖国际能源巨头都搞不定中国页岩气,那是不是我们也不行?我恰恰认为不是这样。

在党建学习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力弘扬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讲话,所以结合外国能源公司巨头找不到页岩气撤出这个事重温一下老一辈石油人是如何打破“中国贫油论”的。

 老一辈石油人在一穷二白的恶劣条件下在东北自己干出了大庆油田、吉林油田、辽河油田。 “满铁矿业部地质调查所”成立于1907年,找了三十多年石油也没找到(据报道也曾去大庆油田发现所在地进行过地质勘探,东京帝国大学的高桥纯一是公认的亚洲石油权威,但也认为中国无油),为何日本人当年找不到我们就找到了?因为我们靠的是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倡的“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这是为国争光、为民族争气的爱国主义精神,更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艰苦创业精神。

 大庆油田的创业壮举为陆续开发胜利、江苏、中原等油田提供了参照,它走出了一条独立自主、生机勃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石油天然气工业发展之路。我的父亲姜银涛和母亲孙秋莲1970年就在胜利油田井下作业处工作,那时有大庆油田调来的同事,耳濡目染身体力行了大庆精神,我随父母从江苏油田转战中原油田,见证中国从60年代初的贫油国到70年代石油产量破亿吨不仅自给自足还出口创汇的“奇迹”。

 “中国贫油论”是国际石油界的铁律,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布莱克维尔德到苏联的托加雷夫,从英国的斯特朗到意大利的鲍定,世界一流知名专家都认为中国无油。美国人找不到、苏联人找不到、日本人找不到,最后所有外国专家都撤出中国了,是在我党领导下的“新中国”靠自力更生找到的大油田,而不是靠的外国专家和外国先进技术,如果我们因为当时的困难而止步、而“梦碎”,那今天我们还会是个“贫油国”,还会石油天然气全部依赖进口,更谈不上“在变局中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现在有的人也因为外国石油巨头退出中国页岩气开发就丧失自信力了,就像100年前美孚石油公司(美孚和埃克森石油合并为埃克森美孚,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公司)在陕北打井找不到油而退出中国进而宣称 “不可能大规模进行石油开发”,一些国人就此认同——比如民国时期的中国地质学会会长(中国地质事业奠基人)丁文江在《中国石油之希望》中就悲观的说“甚无希望”。国民党政府更是“崇洋媚外”,连地质调查都懒的做,直接在《(中华民国)中国经济年鉴》等政府公报中引用美国专家观点:中国石油“储量极其贫瘠”。

 殷鉴不远,引用鲁迅先生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中的一句话:“自信力的有无,状元宰相的文章是不足为据的,要自己去看地底下。”另一些人认为比我们强的国际先进石油公司(主要是做页岩气的美国公司)都干不了中国页岩气——那我们还做什么“美梦”?所以引用毛主席在《别了司徒雷登》中的一句话:“难道不能克服现在这点困难吗?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吗?”

 二、 储量大,起步晚,进步快

 众所周知中国页岩气储量世界第一远超美国,但开始搞页岩气是最近10年的事情,比美国晚了将近200年(1821年,美国第一口商业页岩气井诞生),但进展神速。直到2014年中国才开始有页岩气的探明地质储量数据(1068亿立方米),2018年即超过1万亿立方米,2019年页岩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为7644.2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513.1%;截止2020年年底,页岩气探明地质储量突破2万亿立方米,据第四次全国油气资源评价统计,中国页岩气资源量为80.4万亿立方米,但我国页岩气的探明率仅有5.72%,仍然处于勘探开发最初期。

 2010年11月,四川威201井获工业气流,实现中国页岩气首次工业化突破。2012年11月28日,焦页1HF井钻获得20.3万立方米/日的高产页岩气流,成为中国第一口商业外销页岩气井,2013年才完全进入商业化。

 2012年,全国所有页岩气产量只有1亿立方米,同年发布第一个《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年发布第二个《页岩气发展规划》;2019年页岩气产量为153.8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41.4%;2020年,页岩气产量突破20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超40%,贡献了天然气总生产增量的29%之多,当年常规天然气产量约160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6%,页岩气产量相当于常规天然气产量的八分之一,页岩气产量同比增幅是常规天然气的将近7倍之多。

 虽然非常规气发展处于起步阶段,但勘探开发实践证明,页岩气绝对是“十四五”期间天然气增储上产的主力军。以中石油西南油气田为例,正是“厚积薄发”的典型:早在2018年11月20日的新闻报道中,时任西南油气田公司副总经理钱治家局长就强调:“加快高石梯页岩气的开发力度,争取资源增量,努力为地方发展提供充足的气源保障。”在同年召开的西南油气田公司2018年领导干部会暨党委中心组(扩大)会上,钱治家指出: “面对复杂的经济形势和繁重的上产任务,公司上下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紧紧围绕集团公司决策部署,坚定300亿战略大气区建设目标,按照全年工作计划安排,加快页岩气规模上产,努力获取优质规模储量和效益产量,有序推进开发生产建设。”

 短短几年,西南油气田页岩气开发成果立竿见影:2014年,西南油气田页岩气年产量仅1亿立方米,截至2020年12月29日8时,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当年生产页岩气超100亿立方米,约占2020年全国页岩气产量的一半,成为我国年产气规模最大的页岩气开发企业。短短6年产量爆炸式增长翻了100倍,即使美国“页岩气”革命也没有这个倍率。另一方面,2020年,西南油气田天然气年产量达到318.19亿立方米,约占全国天然气总产量的17%,同比增长18.5%,短短两年,超额实现了2018年8月钱治家局长提出的“坚定300亿战略大气区建设目标”。

 三、油气体制改革政策支持

 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成功也离不开其政府作为的政策支持,自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支持政策和措施,全力支持页岩气的发展,为“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实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反观中国,党和政府做出了比美国更多的政策支持和更大的力度与深度扶助:第一时间批准了页岩气作为独立矿种,连续发布了两个国家《页岩气发展规划》,从财政补贴到税收减免,从价格放开到区块拍卖,做足了功课。2021年1月27日,国家能源局组织召开2021年页岩油勘探开发推进会,以进一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油气勘探开发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精神,会议明确强调“大力弘扬石油人的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全力推动原油产量稳步增长、天然气产量持续快速上产。”

 中石油成立了页岩油和页岩气业务发展领导小组,2020年11月20日,召开了“十四五”页岩气规划方案专题研讨会,焦方正副总经理指出:加快发展页岩气,是中石油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力提升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的战略举措,对提升公司整体抗风险能力具有重要意义。另据2021年2月1日新闻,中石化总部批复“同意组建中石化四川页岩气勘探开发有限公司”,这是中石化进军深层页岩气的标志。

 党和政府推行的油气体制改革更是为页岩气的发展提供了动力,美国“页岩气革命”成果的主要条件之一是油气管网四通八达,增产打出的页岩气可以及时输送出去。截止2020年,中国长输天然气管道总里程达到11.6万公里(不含中国台湾省数据),已经仅次于美俄位列世界第三,中国大陆非长输的短途天然气管道(城市燃气管网)总里程将近80万公里,说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中国油气基础设施建设成就斐然,为页岩气充分增产外输终端消费市场提供了必备条件。

 2019年12月9日国家油气管网集团公司挂牌,2020年9月30日国家管网公司接收“三桶油”油气管道及LNG接收站资产正式全国“并网”运行,实现了产运销分离,彻底公平开放,不仅能够让“三桶油”的财务预算资本支出更集中在油气勘探尤其是页岩气勘探及提升产量上,另一方面还能够让更多的民营企业进入页岩气的勘探开发。

 现在民企自产的页岩气可以通过国家管网的公平开放代输送卖到全国任何地方,而在此之前因为管道的“独占性”,民企很难使用“三桶油”的管道代输送,民企大投入页岩气勘探开发产出来的气输送不出去会反过来压抑民企投资页岩气的热情,民企又得出钱干勘探开发又得自建外输管道,一分钱掰成两瓣花,现在不用自建管道可以借用国家管网代输送,解决了民企投入页岩气勘探开发的后顾之忧。

 总结

 我国已探明的天然气田284个,但页岩气田只有7个,只占全国气田数的2.5%,而2020年中国大陆页岩气产量已经突破200亿立方米大关,同比增幅超过40%,超过国产气总量的10.8%,中石油116亿方(占中石油天然气总产量的8.9%),中石化88亿方(页岩气已占中石化天然气总产量的约29%,逐渐成为中石化天然气产业的主力军),合计204亿方。以如此小的气田区块数量(面积)占比如此大的产量比例,举世罕见,中国页岩气产能已经超过加拿大位居世界第二。短期内,探明地质储量6年翻了19倍,产气量8年翻了200倍,虽然总的规模产量不及美国,但在增长速度上已经是超越美国“页岩气”革命的革命,实践了习近平总书记“能源革命”的指示。

 看看历史就知道,美国进行页岩气勘探开发已有近两百年历史,中国满打满算才只有10年,却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三岁看老”未来可期,不能拿美国两百年的页岩气开发历史积淀来对比要求中国十年的历程,美国用了将近200年才憋出一个“页岩气革命”,如果因为我们才干了十年就有些困难而“梦断”、而丧气、而放弃的话,那我们都将是历史的罪人。

 中国页岩气商业化发展始终面临着规划问题、投资问题、技术问题、税收问题、市场化问题、水资源和环保等多种困难和争议,每一个进步都是艰辛和困难的,但中石油和中石化都顶着压力坚持,即使是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和国际石油价格战影响,油气价格大跌,“两桶油”上半年亏损合计超过500亿元,但仍逆流而上坚持加大勘探开发力度而不是像欧美国家那样“减产关井”,这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

 2021年2月17日,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戴厚良就“在变局中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回答了记者提问:“我们遇到了百年未遇的疫情,遇到了近百年未遇的全球经济大衰退,更遇到了160年以来石油市场最惨烈的价格下跌。我们遇到了三重大考,在大考大战之年我们取得了良好的业绩。油气产量方面,我们形成了三个1亿吨的新格局。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原油产量稳中有增,天然气的产量增长了近10%,这是高位上的增长,我们的天然气产量首次超过了原油,使我们石油保障供应的压舱石作用愈发凸显。”

 按戴总的讲话,在2020年中石油公司的天然气产量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原油,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众所周知,历史上石油公司起家就是干原油的,“重油轻气”是所有石油公司的传统,但是2020年中石油公司破天荒的“气超油”,说明了中国石油的转型,更体现了“页岩气”增产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技术创新引发的“美国页岩革命”改变了全球油气市场对传统供需平衡的认识,石油公司加大天然气业务的比重,既适应现阶段全球油气市场的需求变化,更从经营结构上实现传统业务发展中的低碳化,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另一方面,美国“页岩革命”的制胜关键其实不是压裂技术的革新本身,而是在于不懈的坚持,这正是我们值得学习的,我个人认为不能唯技术论,认为技术上有困难就一筹莫展,非要等到万事俱备才有信心,要学习老一辈石油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的“铁人精神”!当年我们的石油技术落后欧美国家很多,但我们靠自己的双手干起来了石油工业,现在也如此,正是体现中国担当、中国力量、中国精神,拿出中国解决方案的好时机,外国列强干不成的事我们能干成。

 坚持精神是人类共通的法宝,如果没有美国私人小公司米歇尔能源20年的不懈坚持,再好的压裂技术革新应用也担不起“页岩革命”,须知在20年中米歇尔能源几次因为对页岩气的开发碰壁烧钱而面临破产崩盘,但最终他们没有放弃,正是这份坚持赢得了“页岩革命”的最终成功,而不是压裂技术本身,如果论证不了页岩气项目的商业可行性,就没有后续企业的“搭便车”跟风进入,没有坚持精神“页岩革命”早就夭折了。

 页岩气开发面临的诸多困难是事实,但技术困难、地质难题、环境问题都不是无法解决的,以“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坚持下来,披荆斩棘困难才会迎刃而解,即使外国知名石油公司都退出中国页岩气,我们也要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我们不仅要有“中国梦”更要有“中国页岩气梦”,为坚持梦想而不懈努力!最后引用周星驰在《少林足球》中的一句台词“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来回答前文关于中国页岩气“黄粱梦断”的文章——我是个有“梦想”的人,谢谢。

免责声明:

1. 中华发展报道网仅为自媒体用户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中华发展报道网不对用户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不保证内容满足您的要求,不保证中华发展报道网的服务不会中断。因网络状况、通讯线路、第三方网站或管理部门的要求等任何原因而导致您不能正常使用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中华发展报道网的立场或观点。作为内容的发表者,需自行对所发表内容负责,因所发表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由该内容的发表者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

3. 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内容,中华发展报道网有权予以删除,并保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权利。

4. 个人或单位如认为中华发展报道网上存在侵犯自身合法权益的内容,应准备好具有法律效应的证明材料,及时与中华发展报道网取得联系,以便中华发展报道网迅速做出处理。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粤ICP备17031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