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象 > 社会 > 正文

恋人为何阴阳相隔,嫌疑人为何还在逍遥法外

2016-11-22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媒体中国艺术之梦 点击:

分享到:

       人们总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爱情的甜蜜及热烈总是让年轻男女们奋不顾身,爱情是最甜蜜的毒药,也确实能让一个人丧失理智。山西省大同市却出现了一段相爱相杀飞蛾扑火般的事件,给本来美好的爱情故事画上了一个血色的句点。

  事情发生在2015年9月18日下午3点,一位名为耿亚萍的女性死于一位名为杨博的男性租住的惠民里小区1号楼6单元502房间。据了解,被害人耿亚萍生前与杨博曾是男女朋友关系,并于2015年4月订婚,在2015年7月份时,被害人耿亚萍发现杨博与其他女子有来往后,便提出分手。本来小情侣闹分手是很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但是又是什么原因造成耿亚萍殒命的呢?从案发现场所在小区监控录像显示,被害人与2015年9月15日凌晨3点多与杨博一起进入租住的房屋内,此后杨博便再也未出现,直至2015年9月18日杨博父亲敲打案发房屋无人开门,下午给耿亚萍父亲打电话一起找开锁人员强行把门打开够,耿亚萍被发现死于杨博处,而杨博同在卧室的椅子上,似乎也陷入了昏迷状态。

  那么到底谁是杀害耿亚萍的元凶呢,随后大同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对此次案件进行取证,根据2015年12月17日大同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出具的(同)公(城)鉴(尸检)字(2015)006号鉴定文书推断耿亚萍死亡时间为17日前,而根据杨博陈述,2015年9月16日被害人死亡。那么耿亚萍真正的死因到底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自杀与他杀。

  根据被害人的父亲反映,被害人性格开朗,从未表现过轻生念头,也未与周围人有过大的矛盾和冲突,并且在2015年9月15日上午11点,被害人父亲与被害人还有过通话,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被害人从理论上讲不存在自杀理由。

  那么剩下的就是他杀。到底是谁杀了耿亚萍?而被害人的父亲又为什么要控告杨博涉嫌杀害耿亚萍?

  根据了解,当耿亚萍向杨博提出分手的诉求后,杨博曾有恐吓威胁的行为,这表现出杨博主观上对被害人产生怨恨情绪, 并且也表现出强烈的厌世、轻生情绪,所以被害人父亲认为杨博具备杀害被害人后自杀或与被害人相约自杀的作案动机。

  而小区监控录像显示杨具备作案的时间,而被害人又死在了杨博租住的房屋内,系杨博所控制的范围内,且具备了作案场所条件。

从作案工具来看,在大同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出具的尸检报告上显示,在被害人胸腔血性渗出液中检测出氯氮气平和苯妥钠,而杨博也承认这些药物是其在一个月内数次购买,用于安眠用途的。不仅是药物,在尸检报告中,显示被害人又多出伤痕,证明被害人生前与杨博发生了肢体冲突,后来杨博也向被害人父亲承认是其拿扫把将其打伤。同时,根据案发现场楼中邻居议论,9月15日下午四五点的时候,被害人与杨博在室外吵架,并且看到男方用刀把女方逼回屋内,与此同时2015年9月21日,被害人的父亲在案发现场楼下草丛中发现一把菜刀。在与被害人父亲的对话中杨博也承认该菜刀归其所有,至于怎么会丢弃,杨博只声称“不知道,忘了......”。

  在被害人生命迫在眉睫,而杨博对被害人的死亡保持了沉默,在受害人濒临死亡边缘时表现出放任、冷漠的态度导致了被害人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导致了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在问到杨博涉案关键事宜时,杨博均以“不知道”、“忘了”等含糊不清的词语回答,有意回避案件的关键事宜。据后来调查,被害人死亡后,杨博便实施了清理现场的行为,把被害人从客厅沙发上挪到我是床上,为被害人进行所谓的化妆,从所在小区监控录像显示,杨博多次出入楼道扔东西。而被问到为什么清理现场的时,杨博回答:“打架打的乱七八糟的”。包括杨博自2015年9月3日后手机空白的通话记录,疑似被删除,还有杨父与杨博兄弟的异常表现,还有所谓的找到的被害人所谓的“遗书”,这种种有悖常理的行为都让被害人父亲坚信自己的女儿是被杨博所害。于是随即向大同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提出控告,大同市城区分局于2016年2月作出不立字(2016)000002号不予立案通知书,2016年4月1日大同市公安局作出同公刑复合字(2016)1号刑事复核决定书,维持了大同市公安局城区分局不予立案的决定。

  后来杨博不明原因为送往精神病院,2016年1月27日上午主动找到被害人父亲,不断说道“谁也对不起”、“我认为我错了,事实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亚萍的,我应该负责

  ”、“不是因为我亚萍不会死”、“我去报案,我去自首,亚萍是我害死的,我去跟警察说”,等等的话,也许真的是心存愧疚,也许是心魔难平,这场本来应该美好的爱情故事最终以鲜活生命的陨落为代价告终,但是耿亚萍的死因到现在还没有水落石出,其中疑点重重,死者已矣,但是留下来的亲人更需要真相的慰藉。

  爱情诚可贵,真相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爱情是美好的,不要让冲动左右理智而埋葬宝贵的生命,不要让生命之花在疯狂的相爱相杀中陨落。而对于死者亲人的殷切期盼和疑点重重的死亡案件,公安机关是不是也该给死者亲属一个真相,去慰藉他们那颗满目疮痍心田,也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公正的法治目标和要求。

 

来源:中国网http://dm.china.com.cn/shehui/2072_2.html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