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名人 > 正文

“双枪老太婆”堂妹:怀念三姐陈联诗

2020-03-13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自媒体,张继东 点击:

分享到:

“双枪老太婆”堂妹:怀念三姐陈联诗

 
 

      在非常时期,很快就要到清明节了。为了缅怀英烈,牢记使命,继续奋斗。特发陈联诗的表妹陈人熙撰写的《“双枪老太婆"堂妹:怀念三姐陈联诗》的一篇文稿,希望读者喜欢。

2020年清明节又快到了,我不能回到岳池县中和镇,在三姐陈联诗的墓前,为她献上一束鲜花祭奠她,仅以此文表达我对双枪老太婆----三姐(陈联诗)的无限追思和深切怀念。

微信图片_20200313110745.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0745.jpg

位于岳池县中和镇的廖玉璧烈士、陈联诗同志墓园

三姐陈联诗,就是红色经典著作《红岩》中“双枪老太婆”的原型人物之一的陈联诗。她又名陈玉屏,1900年出生于川北道顺庆府岳池县资马乡罗渡溪场(现四川省岳池县罗渡镇)一个书香世家,是川东华蓥山游击纵队的主要创建者与领导者之一,多次参与并领导华蓥山武装起义,为中国近代的革命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解放后因“阶级立场不稳”被“劝退”出党。1960年7月23日因病去世。1982年,重庆市委与重庆市妇联为陈联诗平反并恢复党籍。

微信图片_20200313111032.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1032.jpg

1958年的陈联诗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我刚刚10岁,三姐陈联诗49岁。我永远都记得,在1951年秋季,是三姐陈联诗亲自带我到重庆市妇联附近的“存心堂小学”报名,让我重新回到学校读书,给了我人生的知识和力量。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15.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15.jpg

1937年陈联诗从万县监狱出狱后在西山公园的留影

如今,新中国已经成立70周年了。我深知,我们伟大的祖国能有今天的繁荣昌盛、兴旺发达,人民能够安居乐业、幸福生活,那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们。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23.pn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23.png

华蓥山“双枪老太婆”的塑像---陈联诗,1900—1960,享年60岁。1926参加华蓥山第一次武装起义,1928年入党,1931年参加华蓥山区武装起义成为智勇双全的双枪老太婆,1948年参加华蓥山区第三次武装起义。

      三姐陈联诗,更是我一生崇敬和学习的榜样。

      陈联诗其实是我的堂姐,她的父亲陈逵远和我父亲陈余远是同胞亲兄弟,因她排行老三,所以我们习惯称她为“三姐”。陈联诗的丈夫廖玉璧1935年在岳池县城牺牲时,我还未出生,所以我与堂姐夫廖玉璧未曾谋过面。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31.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31.jpg

廖玉璧、陈联诗曾活动过的岳池县中和镇码头

      解放前,三姐陈联诗亲身参加了华蓥山地区从1926年至1949年三次武装起义,其参与领导的华蓥山游击队牵制了反动军阀“围剿”红军的大量兵力,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41.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41.jpg

廖玉璧、陈联诗曾在岳池县齐福乡魏家沟一带开展革命活

       三姐陈联诗的丈夫廖玉璧在1933年发动川北农民起义,反对盘踞川北军阀罗泽州。1935年2月21日廖玉璧被军阀诱捕,关押在岳池县城南门万寿宫,狱中给陈联诗写了绝笔书,两天后的2月23日就义。敌人将廖玉璧的头砍下,用竹竿穿着在城里游街示众,后来又将头颅挂在南门城门洞上的木笼里。三姐强忍悲痛,托亲友去收尸。二姐夫魏寿周(陈联诗亲二姐陈人福的丈夫,是当时岳池县齐福魏家沟大粮户,廖玉璧、陈联诗多次在他家开展革命活动)花50元钱,找人盗走遗体掩埋在家乡。此后,她抑悲痛、继遗愿,练就一套两手能同时射击的好枪法。小说《抓壮丁》的作者、原文化部副部长吴雪(岳池县普安镇人)说陈联诗不单会打双枪,还能单手在脚腕里换子弹,因此在华蓥山区有着“双枪老太婆”的美誉。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49.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149.jpg

廖玉璧在岳池县城万寿宫狱中写给陈联诗的绝笔书碑记

       陈联诗和工农大众二十多年的武装斗争,在敌人的血腥屠杀中咬紧牙关坚持下来,使华蓥山这个毗邻重庆的战略要地,一直成为插入敌人心腹地的一把利剑。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213.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213.jpg

陈联诗参与岳武起义的碑记

        陈联诗的光辉之处,不光是基于好枪法,也不光是传说中的那种“女侠”风貌。她既有中国妇女传统的美德,又有一个特殊时代优秀女性的特性。她没做过生意,但为了游击队的生存,她在重庆开服装店,当船老板、办运输,每次都大有收获。敌人将她逮捕入狱,她没有屈服,还在狱中开展各种形式的斗争。她深爱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女(廖亚彬、廖宁君),可为了革命却长期骨肉分离,尤为可贵的是当廖玉璧牺牲后,在游击队主力被打散,又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时,她强忍悲痛,毅然重上华蓥山整顿队伍,发誓要将丈夫未完成的事业进行到底。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203.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203.jpg

当地干部群众为廖玉璧烈士、陈联诗同志墓敬献花篮

       只要是党交办的任务,她想方设法都要完成,尤其是为党做了大量的统战工作。解放前夕,她率全家在重庆,担任川东临委直属支部书记,按党的要求积极开展营救渣滓洞地下党员和革命进步人士的工作。我的一个隔房(血脉较近)哥哥陈人望是国民党国防部第四财务少将处长,他与国民党特务头子徐远举私交很好。于是,三姐陈联诗与她女儿廖宁君找到陈人望,希望他能通过徐远举救出被捕的地下党员徐庶声,并劝说陈人望起义投诚。几天后,地下党员徐庶声就被释放出来了,逃过了后来的大屠杀。当三姐她们再次努力筹集黄金,准备作营救其他地下党员的经费时,不料敌人提前实施了大屠杀,营救失败。陈人望在三姐的统战工作下,没有跑去台湾,于1949年12月在成都参加起义投诚。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223.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223.jpg

陈联诗的长外孙林民涛(左一)在岳池县齐福魏家沟讲述陈联诗当年的革命故事

       我姐夫吴明海(江西人)是陈人望大学同学,原在西北空军工作,后又在南京“介寿堂”任总经理。“介寿堂”是国民党高级官员活动中心,陈立夫、陈果夫经常在那里活动,与姐夫很熟,也信任他。1949年10月,陈立夫来重庆,住在重庆上清寺交通银行重庆分行经理吴邦夔家中。姐夫吴明海去见他,陈立夫当时要曹圣芬(蒋介石的机要秘书)替吴明海安排三张飞往台湾的机票。那时姐夫吴明海思想有点动摇,三姐与廖宁君极力劝阻他不要走。三姐深知姐夫吴明海和陈立夫、陈果夫有感情,要走的可能性很大,她让我姐姐陈人秀密切监视姐夫的一举一动,还耐心地说服、忠告我姐夫留在共产党这边是有发展、有前途的。后来,吴明海说:“是三姐在我彷徨时,引我走上了光明大道。”解放后,姐夫吴明海在重庆39中学教书,在各次运动中也受到了冲击和不公待遇,但后来也落实了政策,还当上了重庆市南岸区政协委员。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252.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252.jpg

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陈联诗从华蓥山撤退到重庆,与长外孙林民涛的合影

      解放前,我父亲陈余远(陈吉庆)在世时,在岳池县罗渡溪场做生姜批发生意,三姐陈联诗动员我父亲在罗渡街上办了一家旅馆,方便“自己人”活动。我大哥陈人义(过继给三姐父亲陈逵远以续香火)也利用在罗渡当小学教师身份作掩护,为游击队做联络工作,当时我家就成了华蓥山游击队的联络站。后来受三姐株连,1935年陈人义在罗渡被反动军阀暗杀。我父亲也因此在岳池坐过监狱。1941年,我两岁多时父亲就病故了。我和母亲就此失去了生活来源,只有去重庆投奔了我的姐姐陈人秀和姐夫吴明海。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325.pn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325.png

解放初期的陈联诗

记忆中,三姐陈联诗外貌端庄,浓眉大眼,常着一身灰色的双排扣解放装,头戴一顶呢帽。她对人热情、善良,内心刚毅、勇敢。

三姐陈联诗先后在重庆市妇联任生产副部长、重庆文联任专职画家,她的竹帘绘画深受外国友人喜爱,经常出口,为国家赚取外汇。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354.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354.jpg

1958年陈联诗调到重庆市文联做了一名专业画家

      1950年,解放初期,姐姐陈人秀和姐夫吴明海没有了正式工作,生活困难,我就无法上学了。当时三姐陈联诗在重庆市妇联工作,因工作地离我姐家只有十多分钟路程,所以经常过来看我们。有一次,她过来看见我没有上学,就问我姐:“为什么不让人熙上学?”我姐无奈地说:“没钱!等人熙再大点儿,送她到沙坪坝国营棉纺厂当童工。”三姐立刻说:“上小学,用不了多少钱,学费我出了。”于是,1951年秋季,三姐亲自带我到离妇联和姐姐家都很近的“存心堂小学”报名,我终于又重新回到了学校。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03.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03.jpg

当地党员干部到廖玉璧烈士、陈联诗同志墓园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刚解放的重庆,百废待兴。那时重庆的“中学”特别少,为了让更多的孩子能上中学,很多中学都实行半日制。1953年,在三姐陈联诗的支助下,我顺利读完了小学,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重庆全日制住读中学——重庆市第六中学(前身是创立于1891年的“重庆市求精中学校”)。这所学校离三姐工作单位重庆文联特别近,三姐经常到学校来看我,并鼓励我说:“不单要继续把学习搞好,还要争取入团、入党,有了组织的关爱才会更好、更快地成长。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10.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10.jpg

1995年根据陈联诗的回忆录编著的《“双枪老太婆”陈联诗自述》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左)
2001年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真实的“双枪老太婆”陈联诗》(右)

       当时,我知道三姐因为种种原因已被劝退出了共产党,三姐本来就很委屈、难过和郁闷,但三姐意志没有消沉,依然选择在逆境中坚强生活、工作着。从被劝退出党的第一天开始,她就没有放弃过党,一遍遍重新写《入党申请书》达42份,她相信党、热爱党,对党不离不弃。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给我这样的年轻人指明方向,使我心灵受到很大震撼。在三姐政治思想启蒙教育和感召下,我先后加入了中国少先队、共青团。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17.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17.jpg

当地党员到廖玉璧烈士、陈联诗同志墓园开展主题党日活动

      1956年,我又被重庆第六中学(当时校长是杜贵文,女,广安人,中共地下党员)保送到重庆第一机械工业学校(当时的军工学校,现为重庆理工大学)读书,虽然不用交伙食费,但学杂费和零花钱还是由三姐和我姐共同负担,每次我姐给1角至5角,三姐会给5角至1元,都会比我姐给得多些(我姐没有正式工作,孩子又多,经济困难)。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25.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25.jpg

廖玉璧、陈联诗的革命精神一直影响着后人

1959年毕业后,我被国家统一分配到了哈尔滨国营四二三厂(军工厂)工作,临行前我到三姐单位与她告别,感谢她多年来的关心和帮助。三姐亲切地询问我:“有路费吗?”我回答说:“由学校统一安排管理,有带队的,不用交路费和伙食费,也不需要花什么钱。”听完后,三姐还是往我衣服兜里硬塞了三元钱。我就带着这三元钱出发,走上了革命工作岗位。

1968年,我作为军人家属随军调到了沈阳,在辽宁省标准计量局工作,后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6年又随爱人卢尚君转业到四川省德阳市标准计量局工作,直到1994年退休。也就是说,没有三姐陈联诗,也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很感激她,怀念她……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38.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38.jpg

本文作者陈人熙(左一)与廖玉璧、陈联诗的儿子廖亚彬(右二)扫墓后留影

1982年8月,《重庆日报》在头版头条的一篇重要文章中,郑重宣布了重庆市委组织部的决定:为地下党老党员陈联诗同志平反并恢复党籍,党龄仍从1928年入党算起。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46.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46.jpg

2003年10月电视连续剧《双枪老太婆》剧组为廖玉璧、陈联诗墓敬献花圈

陈联诗的经历,为世人留下了一个伟大女性的成长足迹,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光辉的革命榜样,我为我们的党能培养出这样的优秀儿女感到自豪,她是岳池的儿女,也是我们岳池人的骄傲!(陈龙狮记者)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53.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453.jpg

广安市和岳池县干部群众参观廖玉璧烈士、陈联诗同志事迹展览

我们要发扬革命先烈遗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附件一:作者陈人熙近照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503.pn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2503.png

陈人熙,女,1939年出生,四川省岳池县罗渡镇人,中共党员,1959年毕业于重庆第一机械制造工业学校(现重庆理工大学)。

曾在哈尔滨市国营四二三厂、辽宁省计量标准局、四川省德阳市计量标准局(现德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先后任技术员、工程师、主任科员。

1994年退休,现居四川省德阳市。

(图/魏华,部分图片由陈人熙提供或选自网络)

附件二:相关资料

微信图片_20200313114131.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4131.jpg

2019年9月18日下午,岳池县委书记郑鹏程率领县级领导干部来到中和镇陈联诗同志廖玉璧烈士陵园,缅怀革命先烈,告慰革命英灵,聆听战斗故事,接受红色洗礼。

微信图片_20200313114141.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4141.jpg

中和镇陈联诗同志廖玉璧烈士陵园是岳池县红色革命教育基地之一。郑鹏程一行来到陵园,映入眼帘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八个大字显得尤为醒目,陵园另一边详细介绍了陈联诗同志、廖玉璧烈士的光辉事迹。郑鹏程一边听介绍,一边与大家一起缅怀革命先烈。

微信图片_20200313114331.jpg
微信图片_20200313114331.jpg

爬上台阶,郑鹏程一行来到陈联诗同志、廖玉璧烈士墓前,瞻仰烈士风采并敬献花篮。庄严肃穆的气氛中,少先队员手捧花篮走到墓前,轻轻放下,行礼致敬。郑鹏程缓步上前细心整理缎带,全体人员向革命先烈三鞠躬。


免责声明:

1. 中华发展报道网仅为自媒体用户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中华发展报道网不对用户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不保证内容满足您的要求,不保证中华发展报道网的服务不会中断。因网络状况、通讯线路、第三方网站或管理部门的要求等任何原因而导致您不能正常使用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中华发展报道网的立场或观点。作为内容的发表者,需自行对所发表内容负责,因所发表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由该内容的发表者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

3. 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内容,中华发展报道网有权予以删除,并保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权利。

4. 个人或单位如认为中华发展报道网上存在侵犯自身合法权益的内容,应准备好具有法律效应的证明材料,及时与中华发展报道网取得联系,以便中华发展报道网迅速做出处理。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粤ICP备17031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