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名人 > 正文

辞职隐居去 我为诗赋狂

2017-06-11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陈明 点击:

分享到:

一丁和他的朗诵作品。

一丁最喜欢在公共场合朗诵自己的作品。

  大洋网讯 这段时间,在东莞网络社交媒体中,一首文字加音频播放的《东莞赋》开始走红。“泱泱华夏,岭南之南,珠江出口,俊俏东岸,莞香氤氲……”这是被朋友称为“东莞诗魔”王一丁的最新力作。在身边人眼里,“另类”的王一丁疯狂沉迷于诗词歌赋。他写诗,还醉心于诵诗,在任何场合都以诵诗为乐。为了过上不受羁绊、洒脱的诗人生活,他辞去令人羡慕的公务员工作,从广州“归隐”到东莞小镇樟木头生活了十余年。朗诵诗歌、传播诗歌是他生活中的不二爱好。

  著名诗人舒婷曾表示,东莞诗人以及诗词创作的数量比她想象的还要多,说东莞是“诗歌之都”不为过。东莞诗坛近年来不断崛起,以闻名全国的“打工诗人”郑小琼为代表的诗人群体和诗歌爱好者陆陆续续聚集在这座制造业名城。而从王一丁以及一干身边人的生活,可以折射出东莞这个城市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人到哪里诵诗到哪里

  这是一个黄昏时分,天气闷热。在东莞南城区西平社区一个普通的餐厅里,十余个人围在一张大台桌上喝茶聊天。此时,一位身着唐装、发型新潮、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箭步走来,众人纷纷起立寒暄。来者朗声说道:“因为还有事要办,今天一不喝酒二不喝茶,我只为大家朗诵一首最近创作的新赋《樟木头赋》,算是给大家一份精神上的见面礼。”

  神奇莞邑,大美樟城。穗深明珠, 摇曳多姿……声音浑厚、字正腔圆。当众朗诵的中年男士表情十分投入,他洪亮的声音还伴随着张扬的肢体语言。朗诵完毕,中年男士拿出几张印制精美的光盘一一赠送,称这是自己多年创作的作品,然后匆匆道别。

  “他就是王一丁,圈子里面称他诗歌狂人,这个人非常喜欢吟诗作赋。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喜欢来这么一下子。”拿着手中的光盘,在场的知情者、东莞科技馆工作人员张先生说。

  作为王一丁的多年朋友,喜爱文学的张先生说,东莞的诗词文化近年来大有复苏的迹象,分布在全市各地各个角落的两千多人因为喜爱诗歌,分别组成了十余个诗社。不久前,诗人舒婷专门到东莞参加东莞市文联、东莞市青年诗歌学会举办的文学沙龙活动,称赞东莞是中国诗人密度最高的地方,可以称之为诗歌之都。而东莞博取这样的雅号,王一丁这样的“狂人”功不可没。“因为他这样干,能够影响一大堆人关注诗歌。”

  “我们圈子里的诗迷有两千多人,平时各自忙碌,一有机会就聚到一起举办一个朗诵会。有人出了新诗,大家就会一起弄个研讨会。这种现象其他地方也有,但是我可以肯定东莞相对来说诗坛氛围更加浓郁一些。尤其是王一丁,几乎到了生活中不能没有诗的地步。” 王一丁的朋友、诗人于汉青也持有同样的看法。

  写诗到处朗诵并制成光碟赠送

  “唱歌没有天赋,但是朗诵诗歌还行,因此说的比唱的要好。”王一丁一语双关。年过五旬的他,造型较前卫,留着类似于朋克的黄发,中间一缕长长的黄发偏向一边。

  王一丁说话中气十足,普通话十分标准,这与他在大学时所学专业有关。“我喜欢用充满正能量的诗歌来为一个地方、一个风景,甚至一个人唱赞歌。我不但动手写诗去赞美他们,我还要动口到处朗诵赞美他们。”王一丁说,离开了诗歌,会觉得生活没有味道,会觉得空虚、无聊,彷徨、焦虑。几年前,他“闭门苦思”后,觉得写诗可以为东莞传播正能量。半个月之后,数千字的长诗《东莞赋》出炉。

  与其他诗人完全不一样的是,王一丁新作出炉之后,必定想方设法到处传播,恨不得将自己的作品传到人尽皆知。《东莞赋》写完之后,他到处朗诵,凡是参加朋友聚会或者是有机会参与陌生人的场合,只要别人不反对,他必定主动提出为大家现场朗诵。

  实际上,这种平素难以遇见的表达形式,人们多半不会排斥。“恢宏的气势、精妙的语言、高境界的词句会吸引很多人。”他对自己的语言非常有信心,“我的诗词不只是抒发感情,每一首都是宣传一个地方、一个人,充满了正能量,每到一处,人们都很欢迎。”

  让王一丁感到有成就感的一次是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为了感谢社会各界对灾区的援助,他联合身边的多名诗人朋友举办了一场大型的诗歌朗诵会,吸引了数千观众观看聆听。

  除了当众朗诵,王一丁还十分注重自己作品的延伸传播。他每次朗诵的时候都会录音,然后专门请人配上音乐,制作成光盘,在一些场合赠送给听者作为纪念。

  喜欢朗诵诗歌和写诗词的王一丁逐渐远近闻名,一些爱好文化的人士聚会,都会通过别人联系他,让他到场朗诵诗歌、讲解诗词。王一丁只要有空,基本上都会欣然而至。王一丁颂诗的声音,不时在东莞各个场合响起,每到一处,其另类的诗词表演方式,往往引得人们强烈的好奇心。王一丁把这当成一种生活方式,多年来乐此不疲。

  辞去公务员工作隐居樟木头

  正如诗人舒婷所说,近年来无论是东莞还是国内,诗歌都有再度复兴的迹象。比如前些年东莞打工妹郑小琼坚持写诗,举国闻名,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去年以来,农妇余秀华也凭一己之力,引起了社会重新关注诗歌的力量。

  王一丁在东莞找到了大批志同道合的人。十年前,他放弃公务员身份,从市中区隐居到较为边远的樟木头镇写诗、诵诗,在一定程度上,他过的是一种陶渊明式的自由洒脱的生活。“生存的问题解决了之后,精神层面才是最重要的。诗歌可以让人振奋精神,提升视野,拥有境界。”为了不让人觉得自己不务正业,王一丁最近弄了个保险经纪人的身份,不过朋友们都笑着说,他找人谈保险的时候很少,谈诗歌的时候很多。

  与郑小琼、余秀华这些藉诗歌抒发感情的风格不同,王一丁说自己要用诗词来传播正能量。至今为止,他撰写了上千首诗词,以前做古体诗,以五言、七言为主。经过多年磨炼之后,他发现短小精干的古体诗不利于传播,更不容易将一个地方、一个人、一座城市的面貌全方位立体描写。

  “但赋文就可以做到这一点。”王一丁发现自己有撰写赋文的天赋,这可能与小时候熟读诗词有关。他觉得赋文可以天马行空,虚实两可,可以言之有物,可以纵情想象。于是,他放弃了古体诗的撰写风格,开始专门研究赋文的创作。

  每写完一首赋文,他第一件事就是找些人多、利于传播的场合朗诵,从中收集意见再进行修改。然后他自掏腰包请人录音,配乐,制作成精美的光盘,赠送给朋友和每一个欣赏他作品的人。在他的微信中,存入所有自己创作的赋文并配有音乐。“朋友们听这些音频作品,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对于诗歌的力量,王一丁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

  “我的赋文是传播一座城市的知名度,提升或者改变一座城市的形象,因此就需要大量的人来阅读、朗诵。”王一丁认为。

  王一丁非常在乎外界对他作品的看法,尤其是诗歌界的看法。老一辈诗人、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人洛夫有一次称赞了王一丁的作品,让他兴奋不已。为此,他专门为洛夫写上一首赋文《诗魔赋》以赞美洛夫。

  千人场合朗诵

  无需麦克风

  王一丁说,自己尽管离开家乡多年,但性格依然属于老家人那种崇尚洒脱的性格,喜欢率性生活。他给记者写下一组文字,足以概括他的生活与个性:“诗酒相伴,粗通管弦,爱观星象,偶悟禅机,朋友较多,烦恼较少,生平无憾,但求心安。”

  王一丁最近还去福利院为孩子们读诗和讲解诗词。“只要他们喜欢听,我就乐意去讲,他们的身份是什么都不重要。”最近,王一丁参与了松山湖一场大型诗歌朗诵会,现场听众近千人。对他来说,现场人员越多越能受到鼓励。“几百人的场面,我直接用嗓子朗诵就行了,根本不用麦克风。”

  正是在一场又一场的诗歌朗诵会、公益活动现场朗诵中,60后王一丁逐渐成为圈子里独具一格的诗歌达人。在老家,他撰写的一篇赋文被当地政府刻石成碑,在老家一个风景区永久保存,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广报记者陈明 通讯员阿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