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名人 > 正文

优秀青年作家李永海

2017-04-20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吴迪 点击:

分享到:

 

李永海,河南固始人。退伍军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固始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固始县小说学会副会长。服务于河南省固始县地方税务局。
 
中文名  李永海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河南固始
职业    税务
毕业院校 河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
 
人物简介
李永海,河南固始人,1970年重阳节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固始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固始县小说学会副会长。1989年3月应征入伍,曾是济南军区某坦克乘员训练团学兵一大队学兵、第20集团军某步兵师坦克团政治处报道员,在部队服役期间曾荣立三等功2次。1991年12月退伍后历任河南省固始县地方税务局办公室主任、人事教育科科长、汪棚中心税务所所长、第六税务分局局长等。2009年8月加入河南省作家协会,2013年6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工作之余,深入生活,积累素材,汲取营养,笔耕不辍。工作忙于其身,文学系于其心。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青年文学》《前卫文学》《解放军文艺》《散文百家》《当代》《北京文学》《安徽文学》《今古传奇》《章回小说》《上海故事》《参花》《奔流》《百花》《星火》《读者》《佛山文艺》《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海外文摘·文学》《散文选刊》《新传奇》《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农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前卫报》《文艺报》《中国税务报》《河南日报》等报刊。出版散文集《真情有约》《轻描淡写》《落花共撑一把伞》《眷恋》,中篇小说集《借我一双慧眼》等。河南省固始县“十佳人民满意的执法工作者”(2004固始县人大常委会授予)。
 
文学成就
1988年5月开始发表文章,至今已在《中国作家》《青年文学》《前卫文学》《解放军文艺》《散文百家》《当代》《北京文学》等全国各地公开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作品900余篇(首),约320万字。多篇作品入选各类文学大系、经典选本、课外读物。《读者》《散文选刊·下半月》签约作家。其个人创作事迹曾经被《中国税务报》《河南青年报》《信阳日报》等多家报刊报道。
2000年8月,散文集《真情有约》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
2009年11月,散文集《轻描淡写》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
2011年12月,中篇小说集《借我一双慧眼》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2012年6月,散文集《落花共撑一把伞》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发行。
2015年1月,散文集《眷恋》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
《读书三得》(散文)获中宣部“亚农杯”全国读书征文一等奖(1998年);
《沐浴在文学的光芒里》(散文)获中国税务报头条征文一等奖(2003年);
《在那遥远的地方》(散文)获《散文选刊》全国散文奖三等奖(2011年);
《雪是冬天的眼泪》(散文)获中国散文华表奖(2012年);
《只要有梦》(散文)获河南省委宣传部“中原唱响中国梦”二等奖(2014年);
《历史并不如烟》(诗歌)获河南省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楹联诗词优秀作品奖。
《村庄的眼睛》(散文)获蒲松龄文学奖(散文类一等奖)(2016年);
《大别山情》(诗歌)获解放军建军80周年“军魂颂”三等奖;
《恋你无论今生来世》(中篇小说)获《中国作家》金秋征文一等奖(2010年);
散文集《落花共撑一把伞》获首届全国“故乡故土”杯优秀成果特等奖。
 
 
我的文学观
文学的魅力绝不亚于心灵的碰撞,充分张扬我的个性,得意时不张狂,失意时不沮丧,在文字里边尽情释放真实的自己。2011年6月,因一场车祸,导致我身体多处受伤。这些年来,我时常受到病魔的缠绕和侵蚀,但我相信阳光是灿烂的,生活是多彩的,真诚的文字是慰藉心灵的最好良方。所以说,我要快乐生活,真诚写作。
用好文学力量,讲好税收故事。我喜欢文学的纯净,喜欢文人的气节。对于文学,我是赤诚的,始终怀有一颗朝圣之心,因为它是我心中的“圣殿”,是我的向往之地,是我数年来始终不渝的执着追求。说实话,文学对于我,虽然这辈子无法成为我的谋生手段,但它注定是我一生魂牵梦绕挥之不去的精神源泉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文学之路上,我会用手中的笔去努力写出更多更为精美的文字来,为人世间绽放的温暖与美丽不停讴歌!
 
创作简表(部分)
《鳄鱼书包》(散文)《中学生学习报》1988年1月12日;
《泪痕》(小小说)《语文报》1988年3月28日;
《灵犀》(小小说)济南军区《前卫报》1989年5月9日;
《兵妹子》(散文)《解放军报》1990年2月22日;
《学会接受》(散文)济南军区《前卫报》1990年3月26日;
《男子汉当兵去》(小说)济南军区《前卫报》1991年1月8日;
《大别山故乡情》(诗歌)《前卫报》1991年4月17日;
《雨》(散文)《农民日报》1991年10月19日;
《雏燕的呢喃》(散文)《解放军报》1991年12月23日;
《名人子孙之问》(随笔)《中国税务报》1993年8月5日;
《发现你自己》(散文)《经济税务报》1993年8月11日;
《税花朵朵》(散文)《中国税务报》1993年10月4日;
《寻找柔曼》(散文)《青年导报》1994年8月10日;
《老木》(散文)《青年导报》1994年8月24日;
《生命如菊》(散文)《青年导报》1994年10月19日;
《温柔》(随笔)《演讲与口才》1995年第12期;
《想写一封信不知寄给谁》(散文)《文艺生活》1998年第3期;
《阿乌》(散文)《青年时代》1997年第10期;
《过去的日子都是好日子》(散文)《青年时代》1998年第6期;
《接电话》(随笔)《杂文报》1998年8月25日;
《我与文学》(随笔)《百花》1998年第5期;
《亲情是一杯浓浓的酒》(散文)《青少年文学》1998年第12期;
《珍惜笔名》(随笔)《中国税务报》1999年5月27日;
《妻与裙子》(散文)《河南青年报》2002年9月3日;
《沐浴在文学的光芒里》(散文)《中国税务报》2003年1月8日;
《我对北京文学情有独钟》(散文)《北京文学》2003年第2期;
《平凡》(散文)《纪检与监察》2003年第5期;
《如果我能够看到背影》(散文)《河南日报》2009年8月25日;
《为了文学梦想前行》(散文)《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6期;
《感谢》(散文)《青年导报》2010年10月14日;
《向往是一段距离》(散文)《安徽文学》2010年第12期;
《有了梦想》(散文)《散文选刊·下半月》2011年第10期;
《人生如旅行》(散文)《散文百家》2011年第10期;
《小说选刊不离不弃》(随笔)《小说选刊》2011年第1期;
《与青春同在》(散文)《河南工人日报》2012年5月13日;
《守住寂寞是一种境界》(散文)《前卫文学》2012年第5期,
《白云深处兰花香》(散文)《中国散文家》2012年第2期;
《乡村的风景》(散文)《华夏散文》2012年第11期;
《人间爱事无限尽》(散文)《税务时报》2012年10月3日;
《豫南山水的生命吟唱》(随笔)《税务时报》2012年10月31日;
《南方故事你我的故事》(随笔)《税务时报》2012年11月7日;
《书之恋》(散文)《散文百家》2013年第8期;
《幸福就在身边》(散文)《中国税务》2013年第8期;
《一份醉人的沉静》(散文)《中国税务报》2014年3月28日;
《村庄的眼睛》(散文)《河南日报·农村版》2014年7月23日;
《邻家有女依旧》(散文)《海外文摘·文学》2014年第9期;
《春到小镇税务所》(散文)《中国税务报》2015年3月30日;
《没有岁月可回头》(散文)《参花》2015年第7期(上半月);
《一路芬芳的书香人生》(散文)《名人传记》2015年第7期;
《此情可待》(散文)《佛山文艺》2015年第7期;
《沐浴在书香里》(散文)《参花》2015年第8期(上半月);
《在我们收税的地方》(散文)《散文百家》2015年第10期(下半月);
《有你的日子不寂寞》(随笔)《章回小说》2016年第6期;
《遇见》(散文)《中国散文家》2016年第4期;
《一路芬芳》(随笔)《北京文学》2016年第5期;
《回眸西九华山》(散文)《中国散文家》2016年第6期;
《鸟鸣里的乡愁》(散文)《华夏散文》2016年第11期;
《书香飘然而至》(随笔)《章回小说》2017年第2期。
 
作品评价
 
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席、著名军旅作家、《高山下的花环》作者李存葆少将:李永海的作品,文字优美丰富如沧海明月、蓝田玉暖。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副秘书长陈麦启:散文的美,具体就表现在于结构美,语言美,构思美,内涵美。李永海把散文写成美文,肯定大家爱看。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热爱他的作品。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信阳市原文联主席、市作家协会主席陈峻峰:多年来,永海就是这样为文学理想而不懈坚持、努力、忍耐和勤苦,让我们在他创作的大量的散文和小说中,读到了真实,读到了真诚,读到了真心,读到了真情;真实、真诚、真心、真情,这也是我对永海的作品品质的评价,也是我对永海——无论作为朋友,还是作为一位热爱生活、贴近时代、负有责任的作家品格的评价!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信阳市作协副主席、信阳市散文学会会长胡亚才:永海的散文总体上是宽阔的。这种文学视觉上的宽阔,是气沉丹田而登高望远的那种,是胸襟开阔而风物尽揽的那种,是天南地北而落英缤纷的那种。一个人视野宽阔,势必生活与情感就不会觉得逼仄,散文视觉宽阔了,写作的天地一下子就亮堂了,路径就打开了,绵长了。就一篇好的散文而言,当你在欣赏它的时候,实际上不是你在读它,而是它在读你,它在慢慢开启你的心智,打开你情感或记忆的闸门,因为它的味道总是藏在未尽言出的意境之外,总是最大限度地为你创造出可供想象的空间。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东莞创作基地秘书长王散木:每次读完永海的散文,都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此前曾拜读过他的散文集《真情有约》,其中不乏精篇佳作,相当不错。难能可贵的是他的散文已形成自己的风格。此部《落花共撑一把伞》一定也是精彩之作,我期待着有机会再拜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固始县《校园文化》主编熊西平:李永海创作的作品,都富有积极精神,敢于担当。李永海是地税界的文学奇葩,是固始文学界的芨芨草,是信阳文学界摇曳的花枝。
 
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河南省信阳市地方税务局局长王东风:永海的文字是温暖的,这份暖意是神圣的,是一种宽阔的情怀,是向上向前的力量和勇气。当他把对税收对生活不知疲倦的热情,注入手中的笔下时,写作本身的活力和感染力便会燃烧起来。于永海而言,写作,是那些已经走过的时间所留下的印记,因此让人怀有一份踏实的感觉。
 
作品欣赏
 
雪是冬天的眼泪
 
纷纷飘落的枫叶,如同纷纷飘坠的音符,洒落在地上。
季节,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儿来又悄悄儿去,很有些像流水。一叶落地而知秋。告别了秋高气爽的秋季,进入了冬季。冬季,是寒冷的季节,是万花调谢的季节。
豫南家乡的冬天寒冷而潮湿。
忙碌的生活带走的只是时间,我对战友阿昌和他妹妹雪的牵挂却常留心间,虽然我们相聚不多,但能相识就是缘分,能相知就是福气。我们懂得真情无多言,朋友心与心之间没有距离。
一年前的秋天,我到南方繁华大城市广州参加一个文学创作笔会,刚到的时候,家是那里的战友阿昌不知从哪得知我的消息,邀请我去他那里。他开着私家车拉上我和几位文友,来到一家高档酒店。宴请罢后,当地的几位文友散去。时间还早,阿昌带着我在市区悠了一圈,然后来到他在新区的家。
阿昌在楼下停好车,与我一起乘电梯上楼,在九层停下。阿昌引领着我来到一个门前。开门的女子是那么阳光那么明媚,她一袭裙装,乌发如云,体态婀娜,让人怦然心动。
阿昌站在门口笑着向我介绍说,这是我妹妹,名叫雪,大学毕业,在税务局工作。
原来你妹妹和我还是同行呢。我顿觉亲切。
雪亭亭玉立,肌肤胜雪,笑靥如花。她甜甜地向我问声好,转身请我进屋,待我坐定后,她端出两杯清香的热茶,整个房间弥漫着芬芳无比的茶香。她递给我和他哥哥各一杯。
看着她笑意盈盈的目光,我接过茶水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一饮而尽,味醇如甘露。
雪灿然一笑,妩媚极了,虽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不知不觉,天已黄昏。雪眨着一对好看的大眼睛对我说:晚饭在家里吃,行吗?
我推辞说:不用太客气了,主办方安排有晚宴。
阿昌哈哈地笑了两声说:老战友,这你就见外了,雪是我的妹妹,也是你的妹妹,你用不着客气,顺便也可以看看妹妹的厨艺如何。
大哥哥,恭敬不如从命啊。雪调皮地说。
望着雪热情而又真诚的目光,我实在难以拒绝,只好点头答应了。
雪扬了一下飘逸的长发高兴地说:爽快,这才像远方来的大哥哥。于是,她就开始忙碌了,洗菜切菜,动作十分娴熟,不一会儿就做好了满满一大桌各式各样的菜。味道好极了。雪帮我夹起一口菜,我笑着对她说:谁要娶了你,他将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雪听了似乎愣了一下,随后又笑了笑,说:小妹没有你夸的那么好。
坐在一边的阿昌放下筷子,接过话:老战友,你看我妹妹是不是心灵手巧的。
可不是呢!我向雪投去赞许的目光。话虽这么说,可我看到阿昌的神情显得很暗淡,似乎有什么心事。
席间,雪得知我这次来,是为了参加文学笔会,她说她也喜欢文学。她非常有兴趣地和我谈到了文学。
现今社会,大多数时尚女孩已不轻易涉猎文学,但我发现,雪对文学怀有崇敬之情。我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拿出一些杂志,递给她,对她说你如果喜欢就拿几本看吧。她也丝毫不客气,像老朋友一样,从我那花花绿绿的杂志堆里,找出一本上面刊登有我作品的文学杂志,然后对我轻声说了声“谢”,便起身离开了。
美丽女子永远是一处最亮丽的风景。更为确切地说,雪就像童话里纯真无邪的公主,楚楚动人的笑容让人第一次见了她之后就会眼前一亮,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
认识雪,我为战友阿昌能有这么一位善解人意的妹妹而高兴。
五天的笔会很快就结束。分别时,雪没有出现。我有些怅然若失。路上,阿昌慢慢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
雪是阿昌唯一的妹妹,今年二十三岁。在我去阿昌家的第二天,她的身体又突然出血,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半年前,雪得知了自己患上罕见的白血病,并且已到晚期,虽然经过治疗有些好转,医生却遗憾地说不会发生奇迹。与雪相恋多年在部队已是中尉的男友小波知道雪得了不治之症,特意请十天假来找她,他发誓要和雪相亲相爱,不离不弃。雪为了不连累小波,就慌称自己已有了心上人,然后就躲在哥哥阿昌家不与小波见面,以免大家到时都很伤心。后来,多日寻不到雪,小波只好绝望而去……
听阿昌说完,我顿时愣住了,一时无语。
车来了。阿昌伸出手说:欢迎下次再来。
我握紧了阿昌的手:一定。
看见他的神情隐着淡淡忧伤。
我也是心生悲伤,隔着车窗强装笑脸跟阿昌挥手告别,直到看不见他时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冬日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并非每天都是阳光灿烂,惠风和畅。这天,我给一家企业做完纳税辅导刚回到家,突然接到战友阿昌从广州打来的电话,他哽咽着说:妹妹走了,走时好像睡熟一样,她还带着甜甜的笑容……
我在电话里问:雪走时有没有什么心愿?
阿昌说:按照雪的遗愿,今天上午已把她的眼角膜捐献了出去。
最后,阿昌还告诉我:雪在临走之前,说她远方有你这位会写文章穿税服的哥哥,希望你常有新作发表……
挂了电话,我的心陷入空旷的渺茫边际。
午后,天空开始纷纷飘扬着一片片洁白的雪花。
我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忍不住伸出双手接住了一片小雪花。眨眼的工夫,小雪花在我的手掌里融化为一滴水,像一滴泪融入我的心里。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思念在心头上泛起,我情不自禁想起了雪,心中在默默地祈祷:雪妹妹,你我虽只有一面之缘,可我知道你的心灵纯洁得如冬天里飘洒的雪花……
望着原野,白茫茫的一片,我渐渐融入雪的静谧之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