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 > 旅游 > 正文

珠链散开:当古典文字撞上赤子情怀

2021-01-11 来源:时代艺术网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

分享到:

    文字是实在的,情怀是虚无的;文字是宏观的,情怀是微观的。情怀需要文字表达,文字便成了承托情怀的载体。当古典的文字像一枚枚雪花,慢慢地飘入一个赤子的心里,文字与情怀,便犹如血融于身体:此时,它们已混为一体……
    雪峰山是一座山。作为一座山,它背负的无非是石头的梦想。冬天,山上堆满积雪,作为一座被白雪覆盖的山,这个时候它背负的则是白雪的浪漫与飘逸。千百年来,这座山经历着沧海桑田,经历着大自然的地壳运动,从始至终,不管大自然如何更迭,它们始终是石头的家族,坚硬着,沉默不语。 
    1945年4月9日,日寇侵华,最后一个重要目标竟是雪峰山,以及,雪峰山腹地的远东国际机场!因为雪峰山的庇护,因为山民的骁勇和不屈,日寇未能征服雪峰山以及这块古老土地上的英雄子民。中方在雪峰山战役中取得的绝对胜利,确保了整个大西南的安全。 
    雪峰山是湘西子民的神山,犹如珠穆朗马峰之于藏民。 
    这是历史上的雪峰山。它见证了历史,却又无法言说;历史需要文人来记载,于是,有这么一个湘西的读书人,一个雪峰山麓的汉子,他以古典文字为钵,以赤子情怀为袈裟,悍然踩着文学的风火轮来了。古典的文字撞上赤子情怀,一下子不由分说迸发出了电光火石的强光。它们发生化学变化后所产生的物质是——《雪峰山赋》。 
    赋,一种古老的文体,由古典文字精制而成。《雪峰山赋》,一篇写给雪峰山的大气森严的辞作,气势磅礴,意蕴凛冽,思维迤逦。好一篇战斗的文字!艺术的文字!唯美的文字!它是如此激昂地展现了雪峰山下湘西儿女那一腔和血含泪的赤子情怀……
    生态雪峰、人文雪峰、忠孝雪峰、英雄雪峰、浪漫雪峰、吉祥雪峰、殷实雪峰……好一个浑然天成的立体雪峰!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它都像钻石的切割面,每一面都闪着耀眼的不能直视的光芒!无论从哪一个面来看,都是“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文字杰作!这样的雪峰,如何能够让人不爱?
    当然,这些都是作者的概括,是作者拿着高倍望远镜,对雪峰山作了360度扫描后所作的描写。也许,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作者对生育他的雪峰山有着一种天然的敬畏与感恩;所以,在他眼里,雪峰山是神圣的,容不得有一点败笔。所以,他用排山倒海次第推进这种声势浩大的写法,集中展现了雪峰山的波澜壮阔。雪峰山的每一个横断面都包含着细节的真实和真实的细节。所以,在每一段的起承转合之下,都有一段情感的发酵、喷涌和回放……
    我们理解并尊重这样的感情。这种感情,犹如我们面对心爱的人或物体,舍不得,抛不下,放不开。于是,只能在心里一段段地拼接,比对,抒情,表白。并由此表达自己炽热的情怀。
    关于雪峰山的内容描述,作者的心情是幽微的,个体的。我们从字里行间,读到的是个人的赤子情怀以及古典文字所带来的伤怀之美、震撼之美、淋漓之美。古典文学的字与字之间交相辉映,上一个字与下一个字之间是契合得如此完美的浓情邻居。我们只能说,《雪峰山赋》,这种古老的文体,经由作者的文字演绎,表达的感情简直太美妙了。作者像一个手艺精湛的裁缝,给雪峰山量身定做了一套最合身的华美衣裳。我们基本上能够肯定地说,这部作品一定可以携带其耀眼的光芒超越时代,嵌入历史,经受时间的检验,以至永恒!
    关于赋的内容不再赘叙。一千个读者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能从中照见不同的前世今生,继而映照出自己眼睛里家乡的绝美春天。
    我要说的是引子。它是作者情怀的发源地。几十个汉字的排列组合,带来了一场山脉的文字革命,从而掀起了赤子情怀的情感风暴。
    “纵横四海,梦归雪峰;荷衣蕙带沐花雨,山背云舍见彩虹……南圃东窗忆欢游,吹箫踏叶约星空。枫香瑶寨,绿树荫浓,鹭影蝉声入凤池,何物穿岩携晚凉,早酒甫醒鸟朦胧。”
    很美的感觉是不是?惊世之美,掠眼之美,销魂之美,文字之美,意象之美,自然之美,情怀之美……
     “何物穿岩携晚凉”。何物呢?赤子情怀罢了。一个携雾裹雨带电在外穿行三十余年的痴情游子,想念着家乡,想念着那片雪山,一想念,那山便有神性了。日想夜想,那思念都要结晶都要漫出身体了。这情怀,只能用语言和文字作为工具释放出来。正好,作者是一个舞文弄墨的九段以上高手;那么,顺理成章的,赋便出来了。这样一来,情怀遂喷薄而出了!这便是我们看到的思念之美,文字之美,情怀之美。
    “早酒甫醒鸟朦胧”。怀揣着胀鼓鼓的赤子之心,哪里能睡得着呢?当然是月朦胧鸟朦胧的时候就披衣起床了。很奇怪,作者的文字,似乎都是在半夜写就的。都带着一种夜的激灵和清醒。这个,有可能是一种个人的写作习惯,也有可能是只有在无人的夜里,赤子情怀与对文字的打磨才是全心全意不受外界干扰的。把最深的情给最静的夜,把最美的文字给最好的山,把最好的山给最美的故乡:这或许也算得上是一种相互成就吧。
    基于对古典文字的偏爱,作者大大小小长长短短三十多篇赋,我几乎一一读过,且认真咀嚼过。对他的赋,对这种在固定文体下的写作中,那些没被格式化的语言我深有了解,也自诩能洞悉他的精神世界。是故,我对世界华语诗坛泰斗洛夫老先生写与王一丁的“天下赋人”褒称深以为然。在我的印象中,洛老一直是一个严谨的治学之人。在《雪峰山赋》这篇作品中,我读懂了湘西散人的深情款款和依依惜别、魂牵梦萦。在对故乡的一草一木作巡礼式的回望时,他的态度是无比虔诚的。“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关于对故乡的爱,他是乘坐着赋的过山车来运行和演绎的;关于爱的文本,他是用凝珠带露的文字来叙述和升华的。
    很高兴能看到一座千年雪山,因为有了如此瑰丽的文字而能像花朵一样傲然盛开。韩红用歌声让《青藏高原》有了生命,湘西散人用文字让雪峰山有了生命:他们用不同风格的表达方式,让石头都捂出了人体的温度。
    美文共欣赏。
    正如作者所说的,“美景焉能复制,良辰自当珍惜。春光岂忍辜负?正可居德斯颐。”
    所以,趁着这春光,让我们通过对汉语言赋体文字的抚摸,尽情领略各式各样的美吧。
2020年12月31日,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匆就。
作者简介:珠链散开,女,中国作协会员,资深写作者,自由思想者。有作品多部公开出版。现居广东沿海某市。

免责声明:

1. 中华发展报道网仅为自媒体用户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中华发展报道网不对用户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不保证内容满足您的要求,不保证中华发展报道网的服务不会中断。因网络状况、通讯线路、第三方网站或管理部门的要求等任何原因而导致您不能正常使用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中华发展报道网的立场或观点。作为内容的发表者,需自行对所发表内容负责,因所发表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由该内容的发表者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

3. 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内容,中华发展报道网有权予以删除,并保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权利。

4. 个人或单位如认为中华发展报道网上存在侵犯自身合法权益的内容,应准备好具有法律效应的证明材料,及时与中华发展报道网取得联系,以便中华发展报道网迅速做出处理。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粤ICP备17031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