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军事 > 正文

肖选进:孤身虎胆闯敌营 出其不意擒敌首

2016-12-02 来源:中华发展报道网 责任编辑:胡遵远 肖 占 点击:

分享到:

  人物简介:肖选进,安徽省金寨县人,1920年生,1929年参加童子团,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勤务员、警卫员、通讯员、班长等职,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四、第五次反“围剿”和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排长、副连长、连长、副营长、营长等职,参加了棋盘岭、磨盘山、中分徐、运漕、雍家镇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团长、师参谋长等职,参加了涟水、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莱阳、兖州、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历任74师副师长、师长,66军参谋长、副军长,69军第一副军长、军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等职,参加了抗美援朝。1976年唐山地震发生后,任北京军区唐山抗震救灾前指临时党委书记、唐山抗震救灾领导小组副组长,指挥11万抗震救灾部队,奋战三个月,圆满完成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北京军区党委交给的抗震救灾任务。
  肖选进曾任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是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朝鲜二级国旗勋章。
    肖选进将军戎马一生、身经百战,机智灵活、敢打敢拼,为祖国、为人民立下了赫赫战功。1943年11月,国民党第8游击纵队2000余人,攻战了我安徽芜巢根据地西面屏障磨盘山阵地。时任十六团1营副营长的肖选进主动请缨,带领2个连对敌实施夜袭。他孤身一人闯入敌人阵地。身处险境,他处变不惊,巧妙地与敌人周旋,并一举擒拿了敌首,夺回了磨盘山阵地、扭转了战斗局面。下面,笔者就给大家说说肖选进将军-----孤身虎胆闯敌营、出其不意擒敌首的精彩故事。
                  
      
         (一) 阵 地 失 守
 
     1943年春,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三次反共高潮,大举进攻抗日根据地。在华中,尤以新四军第7师所在的皖江地区斗争形势最为紧张。
     为了守卫巢湖、无为战略要地,加强皖江地区的抗日反顽斗争,中央军委及新四军军部任命2师6旅旅长谭希林代理7师师长,并率2师6旅16团急赴皖江(团长兰祥、政委余明),归7师建制,以加强7师部队力量。当时,为迷惑敌人耳目,16团对外称“巢大”(巢湖大队)。
    谭希林率16团到达皖江地区后,该地的革命力量得到了加强,但面对南京、芜湖、铜陵的日军和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的国民党顽固派,坚持在皖江地区的新四军第7师仍然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严酷的考验。
    11月20日,国民党军第8游击纵队司令兼皖江“剿匪”司令龙炎武,率该纵队第1、2、3支队和第176师515团、528团由盛家桥、黄姑闸向槐林嘴、笑泉口、魏家坝一线,分3路向我发起进攻,妄图摧毁我根据地。我7师严密部署、严阵以待。沿江支队部署于周家大山最前面,左边是皖南支队,右边是白湖团、桐东大队及我“巢大”2营,共同坚守磨盘山阵地,独立团作为师预备队在蒋家山口警戒,“巢大”主力也作为预备队,部署在笑口泉一线,肖选进所在的16团1营在顶头山隐蔽待机。
     向磨盘山阵地发起猛攻的敌人是敌军2支队。该敌建制3个营,另有1个加强营,并配有迫击炮,共2000余人,狡猾顽固,有一定的战斗力。由于该敌猛烈进攻,我前沿磨盘山阵地相当吃紧。战斗进行至下午,在敌军2支队的连续进攻下,磨盘山阵地全部失守。磨盘山,南北走向,长达数公里,由4个山头组成,北濒巢湖,东北靠近银屏山,为我巢无根据地西面之重要屏障。磨盘山西、南、北三面均是平原,东面一条深沟之隔,就是1营的所在地顶头山。顶头山海拔高于磨盘山,因而肖选进他们白天看得非常清楚。眼看着磨盘山阵地被敌人一步步占领,他们心中又气又急。
     
      
         (二)  闯  入  敌  营
 
     阵地失守后,白湖团向北巢湖边转移,我“巢大”2营也向北转移。下午16时许,团首长派作战参谋陈学江到1营传达命令。他首先通报了白天的战斗情况,说敌人非常嚣张,我前沿阵地失守,左右友邻的前沿阵地也被敌占领。占领磨盘山的是敌2支队,其1营在东,2营在北,3营作为预备队。我团首长令1营在黄昏后派出小部队对磨盘山之敌实施夜袭,目的是打乱其部署、顿挫其锋芒,迟滞敌人次日的进攻行动。肖选进听了陈参谋传达的命令后,当即向营长邬兰亭、教导员禇云提出,由他率领部队来完成这一任务。当时他们商量决定,由肖选进率领2连、3连于当天夜晚执行这一任务。随后,肖选进立即到2连、3连去,向他们介绍情况、交代任务,要他们迅速做好战斗准备。肖选进特别叮嘱他们,“敌人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们应从最困难、最复杂处做准备,千万不可轻敌,敌众我寡,敌人占领磨盘山后气焰正盛,我们要敢于夜战、近战,要把敌人打个措手不及”。肖选进最后强调,“这是我们到达巢湖地区后的第一仗,一定要打好!”
     初冬季节,晚上6时许,天已全黑,没有月亮,十米开外就看不见人,战场上出乎意外的一片寂静。肖选进率领2连、3连近200人由顶头山出发,向磨盘山前进。到了磨盘山东边山脚下,肖选进望着眼前磨盘山的山影,对2连连长吴敏山说:“你们连由东向西向磨盘山迅速隐蔽接近,力争实施奇袭,奇袭不成,迅速转为强攻,在3连的协同下坚决歼灭该敌”。吴敏山平时不爱说话,肖选进交待任务后,他只是坚决地点了下头,轻声说了声“好”,就带领部队隐蔽地向磨盘山偷摸上去。于是,肖选进又带着3连继续沿山沟向南前进了约500米。肖选进向3连连长陈有贵说:“你们连从这里由东北和东南两个方向夹击磨盘山南边的无名高地,也是运用偷袭的打法,2连在那边策应你们。我的指挥位置在2连,有情况随时派人报告”。陈有贵当即表示:“行,我们坚决把这些敌人消灭掉!”
    肖选进随即离开3连向2连走去。当时,他判断2连可能快到磨盘山山坳口了,于是,他就从无名高地东北侧向山坳口斜插上去,以期与2连会合。当时有4名通信员、4名侦察员,还有1名号兵、1名医生跟着他。由于战士们的装备重,而肖选进的身体又好、速度又快,天黑观察不便,隐蔽接敌又不能大声联络,走了百余米,战士们都没有跟上肖选进。由于急着赶到2连去,肖选进也就没有等他们。走着走着,将到山坳口时,肖选进突然听到一声喊:“你是谁?”接着又连续喊:“站住!你是谁?”当时,肖选进想:坏了,这是敌人的警戒,2连的人执行奇袭任务,不会这样大声叫喊。想到这里,肖选进机警地回答:“是自己人,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敌人又喊:“你站着!”同时听到猛拉枪栓的声音。他边走边沉着地说:“我是自己人,不要乱开枪!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敌人答:“我们是2支队的!”这时肖选进已经走到敌人的警戒跟前,只见前后左右有十几个敌人,都把枪口对着他。肖选进保持着刚才的语气,随机应变地说:“我是528团1营营长,前来支援你们,消灭这里的共匪。”见敌人犹豫不决,对着他的枪始终不肯放下,肖选进接着又说:“你们不要动,我们的部队就在下面,你们支队长在什么地方?我要见你们支队长。”敌人一听说,他要见支队长,又是“营长”,就老实了一些。也可能见他是只身一人,身穿皮夹克肩挎驳壳枪,和他们完全一样,又是从南面阵地走来,可能真的是“自己人”,就向东北方向一指说:“在那边吃饭呢。”肖选进沿着敌人手指的方向看去,东北约100米处亮着很多灯,不少人影在那闪动。肖选进已身陷敌境,这时想跑也跑不了,只能到了那边见机行事了。于是,他就大摇大摆地向敌人吃饭的地方走去。有6名敌人一方面监视肖选进,一方面带着肖选进沿山顶从南往北走。只见灯下吃饭的敌人一大片,约有千余人,有打手电筒的、有拿洋火点蜡烛的、还有抽烟的,乱糟糟的,可能是敌人占了磨盘山,有些得意忘形了吧。
        

            (三) 智  擒  敌  首
 
     快走到山北头时,肖选进问:“支队长在哪里呢?”有一名敌人用手指着说在那边吃饭呢。跟着他的6个敌人,这时才离开。他又走到那边问:“哪一位是支队长啊?”其中一个人边吃边回答:“我是支队长!”肖选进见他披着大衣,个儿不高,胖胖的,端着碗正在吃饭,就很有礼貌地说:“您是支队长长官啊,我是528团1营营长,奉团长命令,前来配合你们作战,消灭这边的共匪。今天晚上,我们176师和第8游击纵队准备向共匪周家大山发起总攻击,消灭那边的共匪。我们1营攻打顶头山,我们主力从东边进攻,今晚上打到严桥,明天拂晓打到三水涧。你们配合从左边攻击,吃完饭你们就准备行动。”听他说完,敌支队长打量了他一下,连声说“好”,又扒了一口饭。肖选进见大约有十几个敌人坐在一起,有两个人拿着地图摆在地上,蹲在一起看。他想,这边敌人太多,对己不利,于是灵机一动,说:“我们的部队在山下边集结,准备从右边攻打共匪,你们从左边打,这样好不好?我们到那边去看下地形?”敌支队长把碗筷一放,爽朗地说:“好啊,我们走!”说着就站了起来,跟着肖选进向山梁子走去。肖选进一边走,脑子一边飞快地转着想办法,还一边和敌支队长说话,以转移他的注意力,防止被他看出破绽。他一口一个长官地叫着对敌支队长说:“你们今天打得好,消灭了不少共匪,占领了整个磨盘山阵地,把共匪赶跑了。你们的胜利消息我们都通报了,所以今晚我们趁热打铁、发起攻击。”敌支队长听了非常高兴,更加飘飘然,得意忘形起来。说话间,他们走出了百余米,但始终有2名壮实的护兵跟着他们不离左右。肖选进指着2名护兵对敌支队长说:“我们协商一下这次战斗的打法,为了保密,不便让他们听着,叫他们离我们远一点。”敌支队长不假思索地、下意识地摸了摸下手枪,就叫2名护兵远远地跟着他们。又走了几十米,回头已不见护兵的身影了。肖选进想,机会来了,此时不动手,等待何时?于是,他猛地用右手把他的左轮手枪向上一顶,左手一伸,就将敌支队长的枪夺了过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肖选进又伸出右手,用力锁住他的喉咙,同时由后向前向下猛压,低声而又严厉地说:“不要喊,不然我就毙了你!”敌支队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傻了,矮胖的身体又被肖选进压得动弹不得,只有乖乖地被制服了。
     然后,肖选进就拖着他向前快走了几十米,估计这里正是2连同志偷摸上来到达的位置,肖选进就高声大喊:“2连冲啊,敌人支队长已被我抓住了!”他的声音,营里同志们都很熟悉,2连指战员听到他的声音,就向磨盘山猛冲上去,冲在最前边的是一排。肖选进一见到一排长时长发,就大声命令到:“时长发,敌人已经失去了指挥,你排立即向右边打,不要怕伤亡,坚决歼灭该敌!”时长发大喊一声:“一排跟我冲!”就带领全排象猛虎一样从右侧向敌人扑去。紧接着,2连主力也冲上山顶。在肖选进的指挥下,2连主力从正面向敌人扑去。乘敌人吃饭、混乱、无备、失去指挥之际,我部给敌人打了个猝不及防。先是一阵猛烈扫射,接着又是一阵手榴弹,紧接着我指战员冲入敌群,与之展开肉搏,一下子就把敌人打懵了。但敌2支队毕竟达千人之多,而我夜袭部队此时只有1个连,悬殊过大。敌又有一定战斗经验,很是狡猾,很快就组织起了抵抗。肖选进一看战场态势有变,赶快把敌支队长交给刚刚赶到跟前的通信员张司发和徐立清,交待说:“你俩什么也不要管,给我好好看住他!”说完,肖选进立即让侦察员小陈命令3连,迅速解决左侧无名高地之敌,尔后配合2连全歼当面之敌。3连接到命令后,加强了攻势,经过四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攻占了左侧无名高地,并迅速从左侧向主峰之敌合围过去。在2连、3连地合围攻击下,终于于凌晨2时夺回了磨盘山阵地。战斗过程中,2连、3连动作勇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有的战士连续毙伤敌人20余人,3连在战斗中活捉了敌人的1营营长,还有两个连连长。敌营长猖獗顽固,被俘后仍不服气,大声叫骂说:“你们偷偷摸摸地算什么本事?要打我们白天展开打!”人们都以为他就是图个嘴上痛快,因此没有在意,没想到他真的趁人不备,拔腿就跑,被我侦察员一枪击毙。
     此战,从22日、21时打响,到23日凌晨2时结束,经过5个小时激烈的战斗,我军夺回了磨盘山阵地,毙伤敌营长以下500余人、俘敌支队长以下400余人,缴获步枪450支、手枪10支、迫击炮1门。敌逃跑一小部分,我伤亡40余人,3连连长陈有贵在这次战斗中不幸牺牲。
        
    
            (四) 反  败 为  胜
 
     战斗结束后,肖选进他们来不及打扫战场,就带了俘虏,返回营集结地顶头山。肖选进大声说:“老邬,我们回来了!”邬兰亭营长问:“老肖,打得怎么样?”他回答说:“抓了个团长!”说着大家都非常高兴。他们审问了敌支队长,才知道他名叫郑其昌,从他随身带的公文包里,缴获了敌人的一份作战计划。肖选进问他:“你怎么就信了我呢?”他说:“我们打退了你们,占领了磨盘山,估计你们可能会向后撤退,根本不可能有人敢单身到我们阵地上来送死。”肖选进笑着说:“我们这次能打赢,要大大地‘感谢’你哩。”因郑其昌是重要的俘虏,作战计划又是重要的文件,营长邬兰亭和肖选进立即带着郑其昌和作战计划去位于花桥的师指挥所。
     师指挥所就在营集结地顶头山下面不远的一所房子里。这时,已是凌晨4时多了,谭希林师长和曾希圣政委指挥部队作战忙了一天,正准备休息一会。经过一天战斗,前方一线阵地失守,部队损失不小,两位师首长既疲惫又着急,苦心思索着明天的作战计划,无奈之际准备收缩阵地、向后撤退。可前沿阵地距师部所在地三水涧也不过十几公里,一旦后撤,整个巢无根据地就面临失守的危险。正值焦酌之际,邬兰亭和肖选进带着郑其昌进来了。谭师长、曾政委看到眼前的俘虏穿着不凡,知道是个不小的官,高兴地坐在床沿上鼓起掌来。其他在场的同志也都高兴地一起鼓掌。他们指挥部队打了一天的仗,在阵地失守、部队损失、苦无良策、进退两难、心情烦闷之际,看见俘虏了敌支队长,听说取得了磨盘山战斗的重大胜利,大家都非常高兴,情绪立即高涨起来。师部立即将磨盘山战斗胜利、俘虏敌支队长的消息通报各部队。胜利的喜讯极大地振奋了部队士气,扭转了第一天战场失利造成的不利影响。
     敌军虽不甘心失败,于23日上午继续向我阵地进攻。但由于磨盘山战斗,我军出奇制胜,俘获了敌支队长郑其昌,缴获了敌整个进攻的作战计划。敌人因为2支队大部被歼、支队长被俘,作战计划泄漏,凶焰下降,不得不于24日主动退却。
这次巢无地区反顽斗争的重大胜利,对于配合全国打退国民党反动派第三次反共高潮,粉碎敌军东进计划,巩固以巢无为中心的皖江抗日根据地都有着重要意义。敌军遭到我军沉重打击后,其嚣张气焰大为下降,我根据地军民斗争情绪随之高涨,根据地日益繁荣巩固。
    
 

    (本文搜集整理者:胡遵远、肖占(肖选进之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