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军事 > 正文

曾为陈赓大将“保驾护航”的老革命-----朱世卿

2016-11-24 来源:中华发展报道网 责任编辑:胡遵远 点击:

分享到:

      朱世卿,安徽金寨人,1911年6月7日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9年参加少先队、赤卫队,1930年4月加入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3月加入共青团,193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至1935年,先后在红四方面军10师30团机枪连任战士、班长,在红四军政治部任通讯员、通讯班长、通讯排长。期间,在红四军教导队任班长时为夺取陕西宁强县西北要地,带领全队战士英勇作战,歼灭敌人一个营。
     在随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朱世卿紧跟共产党、打仗冲在前,历经枪林弹雨、吃尽千辛万苦,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和中华民族的解放做出了积极贡献。朱世卿的一生,先后荣获过解放西南纪念章、解放西北纪念章、人民功臣章、解放纪念章和抗美援朝纪念章。
            
             (一)朱世卿的光辉足迹
                  
    
      长征结束后,1937年8月,红四方面军第31军在陕西省富平县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第129师386旅。陈赓任旅长,朱世卿被编入386旅补充团一营一连任排长。1938年7月在386旅十七团随营学校二连当排长期间,曾带领全排学员在辉县和合镇消灭了敌人一个骑兵连。1938年10月,在129师随营学校一营三连任副连长时,曾率领全连战士顽强作战、反击敌人的“扫荡”,掩护全校师生安全转移,受到师部通报表扬和大会奖励。
     1939年1月至3月,朱世卿跟随386旅与晋南军区官兵一起粉碎了日伪军30000余人的“扫荡”。3个月后,日军“扫荡”的重点转向山区,386旅配合大部队再次狠狠地打击了日军。至1940年8月,386旅取得了“磁武涉林”战役的胜利,并开展了对白晋铁路及主要公路的破击战,粉碎了日军的“囚笼政策”。1940年8月,参加了历史上有名的“百团大战”。
    1940年11月,朱世卿任386旅特务连教导队侦察队队长和教导队队长。1942年至1947年,朱世卿在山西太岳岳南军区先后任岳南八分区侦察参谋、山西太岳纵队司令部侦察队长、太岳二分区司令部特务连侦察参谋、侦察连连长、太岳二分区警卫四团三营副营长、山西曲沃县县大队大队长、山西襄陵县县大队大队长、山西太岳二分区四十五团营长、侦察科长。1948年7月,朱世卿在晋冀鲁豫军区十五纵队四十四旅四十五团任营长,参加了赫赫有名的“晋中战役”。
    1949年至1954年期间,朱世卿同志历任62军教导队队长、独一师二团营长、独一师一团参谋长、西南军区独一师一团副团长、西南军区暂炮兵三师暂七团副团长、炮兵第三训练基地暂十一团团长、华北中央炮师驻北京黄寺第八训练基地暂十一团团长、华北炮师行政管理处处长等职务。
    1954年转业后参加地方建设,先后任山西忻州公安处处长、黄河三门峡工程局保卫科科长、化工部化工筹建处处长、开封制药厂厂长。曾当选为开封市第四届政协委员、开封市第七届人大代表。
        
 
        
             (二)朱世卿的感人故事
           
              1、开动脑筋,美美地饱餐一顿
 
     1932年冬天,朱世卿所在的部队一路辗转、拼杀,来到了位于四川、陕西边界的通江县。自鄂豫皖入川陕以来,部队沿途奔波、浴血奋战,加之供给严重不足,战士们个个饥饿难耐、衣不遮体。
     当地老百姓看见这些红军队伍,都觉得很奇怪,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看着他们像叫“花子”,但是人人又都扛着一条枪;说是像部队,又都个个衣衫褴褛、夜宿街头。于是,老百姓们就把家里吃的、喝的,包括盐巴都藏起来,然后跑得远远的,几乎是无影无踪。
      饥饿加寒冷,使得朱世卿他们彻夜难眠,风吹在脸上就像刀子割的一样,战士们蜷缩在一起,默默地忍受着。
     朱世卿的裤腿早已破成了碎片,半条腿露在外面,两只脚冻得像狗咬一般,肚子里还饿得咕咕直叫。不得已,他就在地上连蹦带跳地跺着脚。跺着跺着,他忽然听见地上发出的声音异样起来,他又换了另外一个地方再跺,嗯?刚才那个地方的声音确实不一样。异样的响声激起了他探索的欲望,于是他拿起挖壕沟的铲子刨了几下,结果发现地下露出一个大坑。低头一看,坑里堆着一些山芋。这一下,不亚于看见了满屋黄金,所有战士的眼睛都发出了明亮的光芒、馋得口水都流了出来。一个战士饥不择食地拿起一个山芋就啃,“哇!有些麻嘴!”听着这个战士的叫声,其他战士就慌把山芋拿出来放在篝火边烤起来。不一会,浓浓的香味就飘了起来,大家争先恐后地吃起来。这一下,大家美美地吃了一顿,饿了很久的肚子终于饱了起来。第二天早上,朱世卿他们按照“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规定,在山芋坑里放了两块银元,并且原封不动地填上了土。
     就这样,面对饥饿寒冷,面对恶劣环境,朱世卿他们靠着坚定信念、凭着机智勇敢,在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中,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夺取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2、英勇奋战,保护旅长陈赓
 
      1941年开始,日军实行了疯狂的“大扫荡”,他们采取“三光”政策,肆无忌惮地吞食、封锁抗日根据地。在此形势下,八路军转入敌后作战,开展游击战,多次粉碎了日军的围攻。但是,日军为了控制华北根据地,对我军实行了更加频繁、残酷的扫荡,抗战处于极为艰难的境地,村庄被鬼子占领,部队经常露宿山头、野外,没有粮食吃,只能挖野菜充饥。
      1941年1月27日下午四点多钟,正值大年初一,北风刺骨,天寒地冻。386旅的旅部刚刚转移到山西省武乡县韩壁村。虽然是过年,但是没有一点年味。村子里,到处静悄悄的,听不到孩子们的嬉笑声,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诡异的不祥之兆。
      安顿好部队,旅长陈赓就命令时任八路军386旅特务连教导队队长和侦察队队长的朱世卿带领五个侦察员,到山西黎城、涉县交界的林峰山侦察地形和敌情,以便部队随时转移、保证安全。摸清当地的详细情况之后,朱世卿他们凌晨四点多钟,突然听到部队所在地的韩壁村机枪声、炮声连成一扯。“不好了,部队可能是被敌人包围了。旅部及政治部领导都在那里。”朱世卿立即带领侦察员快步往回赶,刚到村口,就看见只穿了内衣的旅长陈赓带了几个参谋、警卫员正向外突围。看着旅长穿得单薄,朱世卿立即脱下自己的棉衣给陈赓穿上,并冲在前面扫清路障、保护他们迅速转移到安全地带。陈赓旅长非常惦记其他人员的突围情况,命令朱世卿带领两个侦察员马上返回韩壁村把剩余部队的情况摸清楚:当朱世卿再次返回韩壁村时,敌人正清剿现场……日军的这次突袭,使386旅受到了严重的损失,政治部主任苏精诚当场牺牲。
      1942年底,朱世卿调往山西洪洞县第二军分区警卫四团。临行前,陈赓双手拉住朱世卿的手,深情地说:“你跟我三年,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和照顾,吃了不少苦,没什么送你的,送你一张照片留个纪念吧。”说着,陈赓将自己的一张照片递给了朱世卿。在其后的几十年里,朱世卿一直珍惜着这张照片,他说,这里面铭刻着战争的回忆、战友的情谊,我要永远留着它。
   
           3、想方设法,解决“缺盐”问题

      1949年解放以前,四川山里的老百姓最缺的是盐巴,最珍贵的也是盐巴。
兵荒马乱、土匪横行的年代里,老百姓听说又有战事,又有土匪出没,都赶紧收起家里的粮食和盐巴,然后藏得无影无踪。朱世卿所在的部队刚刚开拔到一个山村时,村里的人,连同土豪早已跑得一干二净。部队把土豪家里的一头肥猪杀了让战士们“美餐”一顿,可是,由于没有盐味,白花花的肥肉却实在难以下咽。是啊,没有盐怎么能好吃呢?朱世卿向来机灵,办法也多,于是,他就到处转,一圈回来,大家都纳闷地看着他那个班里的战士大口大口地吃起肉来,味道美极了!政治部主任王新亭盯着他们走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夹起一块肉放到嘴里,这样才发现朱世卿他们吃的肉是咸的。王新亭好生奇怪,朱世卿连忙把一碗放了盐的肉端给他,并且说出其中的秘密。原来朱世卿他们端着空碗一家一家地用水清洗了老乡家的盐罐子,这样讨回来水就是咸的了。
      王新亭听罢,顺手朝朱世卿的头上拍了一下,说道:“就你小子的脑子灵活、鬼点子多!”

            4、乘胜追击,活捉敌军司令
     
     1948年7月,朱世卿同志在晋冀鲁豫军区十五纵队四十四旅四十五团任营长,参加了赫赫有名的“晋中战役”。
     “晋中战役”是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和晋绥军在晋中地区向山西国民党发起的进攻战役。这场战役从1948年6月11日开始,至7月16日结束。在徐向前的指挥下,解放军近六万人消灭了阎锡山十万大军,创造了我军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7月初徐向前决定以“前牵后逼”的战法,诱歼山西保安司令、野战军司令赵承绶的集团军。太岳部队协同太行部队展开破击战,并构筑工事。解放军切断了赵承绶部周围的铁路,使其与榆次、太原的大本营失掉联系而成为孤军。
      7日晚,十三纵与八纵二十二旅不顾极度疲劳,赶到指定位置,与车辋东西一线的太岳军区部队和晋中部队接合,宛如两臂环抱,将赵承绶部包围于大常镇东西一线的狭长地带(徐向前在6月29日作战会上预设的歼敌战场)。此时,解放军已经连续行军作战20多天,人员伤亡极大,伤员已占三分之一,团的干部大部分带伤。然而,徐向前司令员的决心毫不动摇,他明确指出:“非打不可,有意见打完仗再提。做好工事后可以吃饭睡觉。总之有一条,不准让敌人突围。谁让敌人跑了就拿谁是问!”
      本已无心恋战、意欲逃跑的赵承绶,此时如集中全力向徐沟一带冲击,以其装备和两个军部、四个师、一个总队的兵力,按说尚有可能突围。谁知徐向前又及时调整部署,以十三纵位于北及西北、八纵位于西南、肖集团位于东北、十五纵位于东及东南,紧缩包围圈,困敌于东西20里、南北不足10里的范围内。赵承绶顿时发觉形势不妙,但是再想突围逃跑,已为时以晚。
      被压缩包围在西范、小常、南庄、新戴四个村里的赵承绶野战司令部和残部,面临末日,恐慌万分。他们已把粮食吃光,连骡、马、羊、犬也所剩无几。阎锡山每日派8架飞机过来空投食物。虽然飞机飞得很低,有时都能看见驾驶员的脸,但是由于赵的阵地是南北窄、东西宽的狭长条状,因此许多空投的物资随风飘荡,反而落在了解放军的阵地上,不但帮了倒忙,更严重地影响了士气,站在房顶上敌军军官,举着望远镜,眼睁睁看着降落伞飘远,气得破口大骂阎长官。“栽头机”对老百姓不加区别的乱炸一气,人们一致愤恨阎锡山,盼望着解放军快点进攻,早日结束战斗。失去了人心,也就注定了阎锡山的败亡。解放军虽然没有高射武器,但士气高昂,架起机枪向敌军飞机还击,在大常村北五里的小王村,一架飞机终被击落。
       7月11日、12日、15日,大常村、南庄和西范村先后被解放军攻克。赵承绶集团军总部及其三十三军、第十总队共一万多人退守到小常村进行垂死挣扎。 
      7月15日拂晓,徐向前命令100多门火炮猛击西范村敌军阵地。
      7月16日下午,华北军区十五纵队(原太岳军区部队)四十四旅担负着攻打小常村的突击队任务,在小常村东、南两面占领阵地后,协同在小常村北面和西面的兄弟部队,向赵承绶总部发起总攻。 解放军先是吹起嘹亮的军号,接着杀声震天,发起冲锋。架在屋顶上的阎军重机枪,不停地向外射击。由于敌人占据了村里的至高点,解放军一时无法攻入村中,出现了反复争夺、辗转拉锯的状态。突然解放军的一发炮弹落在敌军司令部附近的山墙上,朱世卿立即带领两个连、配合大部队,趁机跳出战壕直插敌军中心点太谷县小常村,战士们迅速冲进了院子,与敌人面对面地肉搏起来,随后炸开后墙、穿墙而入,冲到敌军司令部......战斗结束时,忽然,人们一个赵承绶被俘时,穿着村民衣服、藏在村民伙房里、正装着低着添柴的赵承绶,被活活生擒,作恶多端、罪恶累累的赵承绶此时感到非常心虚和胆怯、浑身在那瑟瑟发抖......
         这次战斗,共俘虏敌人五百余人、山炮六门、重机枪七挺, 一举歼灭了山西保安司令、野战军司令赵承绶的集团军。
 
     
       (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朱湘莲  1396625992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