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军事 > 正文

安徽省金寨籍老红军、老将军的革命故事 (红色故事之十)

2016-08-25 来源:中华发展报道网 责任编辑:胡遵远 点击:

分享到:

            安徽省金寨籍老红军、老将军的革命故事

                             (红色故事之十)

【开头语】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在全国4支长征队伍中(中央红军、红25军、红四方面军、红二和红六军团),有2支队伍与我们安徽金寨密不可分,一支是红四方面军、主要发源于金寨,一支是红25军、直接诞生于金寨。
金寨县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全国第二将军县,是红四方面军的主要诞生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核心区。
今年4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金寨时,深情感慨地说,“一寸山河一寸血,一热土一魂。回想过去的烽火岁月,金寨人民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为中国革命事业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
金寨,红色历史源远流长,红色文化丰富多彩,红色资源积淀厚重,红色基因灿烂辉煌。研究红色历史、开发红色资源、做大红色品牌、传承红色基因,有着巨大的潜力可挖,有着很多的工作要做。
作为全县党史军史、红色文化研究开发的重要职能部门-----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充分挖掘红色资源的新优势、倾力打造红色发展的新高地、努力谱写红色金寨的新篇章,着力当好红色基因的研究者、传承者、实践者。具体的,应该着力做好这样10项工作“挖掘好”红色资源、“研究好”红色历史、“编纂好”红色书籍、“讲述好”红色故事、“传播好”红色声音、“开展好”红色教育、“展示好”红色文化、“宣传好”红色精神、“传承好”红色基因、“谱写好”红色新篇。
基于这种考虑、立足金寨实际,近期,我们组织人员搜集、整理了一批革命历史故事(主要包括长征故事和红色故事两个部分)。现予以发表,敬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第十章:大义凛然跳悬崖  全家牺牲为初心
                                            -----著名烈士刘仁辅的红色故事
 
人物简介:刘仁辅(1885-1930),著名革命先烈。字载寿,号静山,安徽金寨燕子河塔儿河人,1885年出生于一个破落的地主家庭。童年在乡私熟读书。
锚点刘仁辅童年时期在乡私熟读书,青年时期考取安庆安徽省立法政专门学堂。毕业后回乡,当选为霍山县议会会员。后在燕子河、塔儿河经营杂货生意。1920年参加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曾为争取佃户的"永佃权"、反对官府的苛捐杂税进行过斗争。192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被选为中共燕子河小组长、农民协会主席。通过采取多种形式,发动群众,同土豪劣绅作斗争。1929年7月,参加在霍山东北与六安交界的豪猪岭大庙举行的中共六安县第三次代表大会。根据会议研究的举行秋收武装暴动的决议,他在白莲涧、团山、长山冲、土塘畈、杨树坳、袁家坳等地秘密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在斗争中发展党员、建立和扩大党的组织。不久任中共燕子河总支书记,10月18日参加领导农民暴动,包围闻家店恶霸地主余良远的大院,打开粮仓,把粮食分给贫苦农民。夜袭董家河后,率暴动队伍会师长山冲,包围了乡、保团总和地主豪绅正在密谋策划搜捕革命力量的会场周氏祠,当场击毙伪团长,缴获长短枪20余支。暴动胜利后,建立西镇革命委员会,他当选为革命委员会总指挥。不久,任中共西镇总支书记。1930夏,红军主力撤离苏区,敌人乘虚而入。他领导燕子河一带群众,在崇山密林中坚持斗争,后在枫子岭棺材沟的一个山崖上被敌人发现,在弹尽粮绝的危急时刻,刘仁辅纵身跳下山崖……后在昏迷中落入敌手。同年10月,敌人以残暴的手段,将他钉在六安南城门上"示众"。他昂首怒视,从容就义,并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革命胜利万岁"。
     (一)领头捍卫永佃权
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浪潮给闭塞的金寨燕子河山区送来了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进步书刊。1920年,校长徐守西在燕子河燕溪小学成立了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小组由校内逐渐扩展到校外,由进步教师逐渐扩大到周围追求真理的进步知识分子和高年级学生。在燕子河杂货店经商的刘仁辅,也参加了学习活动,在他的心灵中激起了向往革命的浪花。
1922年秋,燕子河地区最大的恶霸地主刘佐延,为了加重对农民的盘剥,伙同当地中小地主,要把佃户从拥有永佃权的土地上赶走,进行转庄夺佃、加租加贷。佃户们家家心如火燎,个个义愤填膺。但是,哪里又有穷人说理的地方?大家一筹莫展。到了9月份,转庄的时间就要到了,佃户们开始窜联、商讨办法,想寻找一个能干人的领头人跟地主说理,这时大家想到了刘仁辅。
刘仁辅能够站出来领这个头,开始大家感到意外,因为他家是地主出身,虽然已近破落,但家里有田有地,反转庄对他家本身没好处;他又姓刘,大地主刘佐廷是其族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另外,刘仁辅在燕子河经商杂货店,转庄夺佃跟他没有切身利益关系。但是,刘仁辅在当地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精通法律,又是国民党霍山县政府(当时燕子河属霍山)众议院议会议员,有说话的权利。他参加马克思主义学习活动小组后,受共产主义思想熏陶,对社会的黑暗极为不满,树立了解救劳苦大众、拯救中华民族的志向。
为了维护农民的永佃权,刘仁辅领头采用"先礼后兵"的办法。一天上午,刘仁辅来到刘佐延家。刘仁辅说:"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听说你领头与几个财主要佃户转庄,这事要不得。"他又说:"你看现在佃户多难,哪户不缺衣少穿,不能再逼他们了。""另外,你也清楚,这里农民是有永佃权,你这样做不合法,我劝你别搞。"
刘佐延说:"我的田我作主,想叫谁种谁种,什么叫合理合法。现在佃户不像话,交的东西越来越差,不治治他们不行。"并以族长身份,对他加以训斥,商讨不成,不欢而散。
10月的一天,燕子河周围一百多家佃户的代表,经过秘密串联,来到西界岭上的忠义祠(现金寨县长岭乡界岭村)集会。
刘仁辅环顾一下四周,高声说:"乡亲们,今天大家不辞辛劳,来到忠义祠聚会,为的是共商维护永佃大计。刘佐延不顾乡里佃户生计,要转庄夺佃,这绝对不能容忍。我刘仁辅对穷苦乡亲们的处境深表同情。"
刘仁辅话音刚落,佃户们齐声叫好。
接着,刘仁辅沉痛地讲述起永佃权的斗争历史:
早在太平天国运动时期,为了抵御太平军的进攻,按照霍山县衙的旨意,保董和地主豪绅组织武装团练。清廷派重兵到西界岭,并迫使武装团练数百人到靖平关围堵太平军。战斗中,农民伤亡惨重。幸存乡勇与战死者家属向九保保董提出了安葬死者、解散乡勇还乡务农、修忠义祠纪念战死者、罢转庄为永佃作为褒恤的四点要求。但后两项未得同意。于是乡勇与战死者家属申禀到京城,在安徽寿州状元太子太傅孙家鼎的帮助下,转到军机处,军机处以圣谕字样批示霍山县办理。另允许"凡田坐落在九保境内地方不得以任何借口转庄逐佃"。
悲壮的斗争历史,更加激起了贫苦佃户对先辈英勇斗争的崇敬心情,也更加坚定了与刘佐延等地主豪绅进行斗争的坚强决心。顿时,会场上响起"永佃权利不能丢","转庄夺佃不答应"的呼喊声。
"我们找刘佐延算帐!"
"我们找他打官司!"
"对,我们要和他斗,要文给文的,打官司我奉陪;要武给武的,乡亲们齐上阵!"刘仁辅鼓励大家说。
第二天,佃户们凑集了费用,刘仁辅带着10多个佃户代表,以县众议院议会议员的身份,拿着佃户盖着手印的诉状和"永佃权"凭证,来到国民党霍山县政府,状告刘佐延等人违法违约转庄夺佃。
与此同时,燕子河地区数千农民,持刀矛棍棒,集聚在忠义祠,准备和那些转庄夺佃的地主拼命。燕子河地区各方面的行动传到霍山县政府。县政府对此案审理格外慎重。在刘仁辅义正辞严的申述下,刘佐延等理屈词穷,县里又怕事情闹大,农民起来造反,不得不答应维持农民原来的"永佃权"。
刘仁辅凯旋归来,燕子河一带的穷苦百姓迎之十里。为了纪念这次斗争的胜利,在闻家店等地刻石树碑,以示纪念。
反转庄斗争的胜利,使燕子河、闻家店一带农民再次获得了租种土地的永佃权。但国民党政府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地主豪绅敲骨吸髓式加租加贷,农民衣不避体,仍然生活在饥寒交迫之中。
 
(二)组织起来抗交租
随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在安庆、芜湖等地求学入党的徐育三、徐轩义、汪维裕等进步青年学生,受党组织的派遣,怀着满腔热忱,利用假期回乡的机会,到燕溪小学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宣传革命道理,讲述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大好形势。刘仁辅听了,内心十分激动。为参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活动,他甩掉杂货店,走出家庭,组织农民抗丁、抗粮、抗税捐,奔忙在穷苦农民之中。
1927年7月,刘仁辅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又在燕子河发展了10多名党员,被选为小组长,与闻家店党小组一起,成立了燕子河地区的第一个党支部。
党组织成立后,为了领导农民运动,是年秋,燕子河地区第一个农协会成立,刘仁辅当选为农协会主席。农协会的成立,大长穷苦农民的志气,大灭地主豪绅的威风,刘仁辅组织农民采取各种形式反抗剥削和压迫。
就在农协会成立不久,秋收到了。农协会骨干讨论:"我们农协会为的是反抗地主豪绅的剥削和压迫,今年可不能给地主那么多便宜了。"
刘仁辅说:"对,年前交一些莫名其妙的鸡、鱼、肉稞,不合理,今年一定要改。往年都是佃户把租子送到他们家,今年一定要地主自己来挑,大家说敢不敢和他碰一碰?"
大家齐声道:"敢!"
会后,大家分头联系所有佃户,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三天,燕子河、闻家店一带六百多个佃户,都通好气。一致表示,谁也不给地主家送租子。
过了十几天,拥有三、四百石租子的恶霸地主刘佐延,看到佃户们都不送租子,慌了。刘佐延就带着帮手,亲自到佃户要粮,遭到佃户们的抵制。他知道这是农协会做了手脚,于是便组织地主到农协去评理。他组织了几十个地主和子女来到农协会找刘仁辅。刘佐延一进门,骄横地说:"你们办农协会,我不反对,可是对这佃户惯养得连租子都不送了,你们农协会要管教管教!"
刘仁辅笑笑说:"佃户们一年累到头,收下一点粮食,要交给你们一大半,这本来就是不合理的事,可是还要佃户给你们送去,这就更不合理了。我看那些光吃饭不做活的寄生虫,倒是应该管教管教!"
周围的佃户们早有准备,农协会佃户们越来越多,和刘佐延展开面对面斗争,气氛十分紧张。
刘仁辅的话说得在理,搞得刘佐延目瞪口呆。愣了一会儿,他气急败坏地说:"这,这,难道没有王法了不成?"
刘仁辅迈步登上台阶,大声说道:"什么王法?我们农协会就是反抗剥削和压迫的。送租子是农家的事,由佃户自己作主,大家说送不送?"
"不送!今年不送,明年还不交哩!"
地主们见势不妙,都灰溜溜地走了。
这一年,谁也没有给地主送租子,地主只好乖乖地派人到佃户家去挑。佃户们连年年要送给地主鸡、鱼、肉稞也不交了。
(三)揭竿而起闹暴动
为了进一步宣传革命道理,打击豪绅地主,激发贫苦农民的阶级觉悟,刘仁辅和农协会骨干们一起进行了多方宣传。
闹花灯是农民在春节期间一种传统的娱乐活动。农协会和燕溪小学、闻家店小学学生同盟会在一起商议,决定在元宵节大闹花灯,广泛开展革命宣传。他们自己动手扎起一套寓意深刻、鼓舞人心的花灯。其中有铜钟灯、乌龟灯、花篮灯、桃子灯、大炮灯、虾子灯、狮子灯等各种各样的花灯;另外,还扎了一个花亭子,亭子里面坐着一条大水牛。
元宵节的晚上,闹花灯的队伍排成一字长蛇阵,浩浩荡荡地上路了。每到一处,观看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人们稍一注意,发现那些花灯原来都是有名堂的。意思是说,"刘佐延(牛坐亭)终(钟)归(龟)难(花篮)逃(桃)炮(炮)下(虾)死(狮)!"
刘佐延看了,气得大病一场,躲在家里几天没出门。
1929年,燕子河山区贫苦农民经过维护永佃权和抗租抗捐的斗争,觉悟有了很大提高。5月6日,立夏节起义的胜利,又给这里的农民极大的鼓舞。
是年7月,刘仁辅和徐育三等同志,参加了六安中心县委在六霍交界处的豪猪岭召开的两县党代表大会。会上传达了党的"六大"精神,分析研究了有关西镇(燕子河和漫水河地区)农民运动的问题。认为:由于两年灾荒,民不聊生,军阀混战,山区敌人薄弱,又有红32师的强有力的支援,武装暴动条件已经成熟。
正当刘仁辅等同志按照六霍暴动总指挥部的战略部署,积极发动群众,准备在红32师东进支援下举行武装起义的重要时刻,反动的西镇事务所发觉了他们的行动,也积极联系地方团总、地主势力,妄图将革命力量一网打尽。在这紧急关头,刘仁辅、徐育三等同志当机立断,经请示霍山县委同意后,一面立即派人星夜赶赴丁家埠请红32师支援,一面迅速通知各地农协会和赤卫队加紧做好准备,决定在敌人未下手之前举行暴动。
1929年阴历10月18日夜晚,月朗星稀,大地一片寂静。在闻家店附近一个僻静的山村,聚集了燕子河一带地下党团员、农协会员和农民赤卫队员一百多人,他们在刘仁辅带领下,紧握着土枪、大刀、钢锥、铁锤、木棍等,准备进行武装暴动。恰在这时,周维炯也带着红32师赶到。双方见面后,刘仁辅向红军介绍了地形情况和行动计划。周维炯和刘仁辅、徐育三在一起商定行动方案后,武装队伍立即分头向闻家店的余家院子和董家河奔去。
地主恶霸余良远的巢穴很快被暴动队伍围住。先期打入民团内部的地下党员江图连,里应外合,很快结束了战斗。活捉地主豪绅三人,缴获敌自卫团钢枪30多支,夜袭闻家店成功。接着,打开粮仓,把粮食分给附近农民,放火烧掉地主庄园。
奔袭董家河的一支暴动武装也激战告捷闻家店。两路武装一起攻打到燕子河,烧毁刘佐延家房屋二十多间,消灭敌自卫团多人。紧接着,暴动队伍分兵攻打两河楼房湾,之后会师长山冲,在黎明前包围了乡、保团总和地主豪绅正在密谋开会的会场周氏祠。反动团总和土豪劣绅们惊慌逃命,暴动队伍奋起追杀,歼敌自卫团大部,击毙敌自卫团团长王多宏,活捉恶霸地主余良远、郑小川及其他反动乡、保团总五人,缴枪20多支。狡猾的刘佐延,趁着混乱逃跑了。清早,暴动武装乘胜东进,击溃了漫水河自卫团,俘虏70多人,缴获全部枪支。捣毁了西镇事务所、经济维持会等反动组织。
 
(四)视死如归为初心
1930年夏,为了扩大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红军主力撤离燕子河苏区,开赴豫东南、鄂东北革命根据地。
敌人为了消灭我苏区革命力量,便乘虚而入,大举进犯燕子河地区;地方土匪、还乡团、铲共队也乘机卷土重来,大肆搜捕革命同志,燕子河地区陷入血腥镇压的白色恐怖之中。
在这革命的危难关头,刘仁辅领导着党员、干部和避难群众,辗转战斗在崇山密林之中。他们坚信,红军不久就要打回来了,革命一定要胜利。
8月的一天,国民党潘善斋旅伙同方坪桂元林还乡团进行大规模的"清剿"行动。和赤卫队走散的刘仁辅和刘载顶同志,在塔儿河棺材沟的一个山崖上,被搜山的敌人发现。这时,他的手枪子弹早已打光,敌人蜂拥而上。在敌众我寡、难以脱身的危急时刻,为了不落入敌人手中,刘仁辅、刘载顶两人毅然纵身跳下山崖……
最后,身负重伤的刘仁辅还是在昏迷中落入敌手。燕子河一带的群众听到刘仁辅被敌人抓住的消息,悲愤满腔,冒着生命危险前去探望。残暴的敌人,不但不让群众和刘仁辅见面,还大肆抓捕。刘仁辅忍受剧烈的伤痛,厉声斥骂敌人,鼓舞乡亲们继续战斗。
敌人为了向上级请功,随将刘仁辅押到国民党六安县政府。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刘仁辅满腔怒火,痛斥敌人:"我们共产党不为名誉地位,不图升官发财,信仰的是共产主义,为的是天下穷苦人民得解放,我们舍得一切,甘愿奉献一切"。
正当敌人谋划用新的手段对刘仁辅进行迫害时,刘佐延以国民党霍山县参议和新任的第十区区长的身份,带上银元厚礼,赶来六安,要求加快处决刘仁辅。
无计可施的敌人,决定以最毒辣的手段---钉城门示众,处死刘仁辅。
在押往刑场的途中,刘仁辅神态自若,双目怒视敌人,昂首挺立,高呼:"共产党万岁!""革命胜利万岁!"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城门走去。
凶神恶煞般的匪徒们用铁钉将刘仁辅四肢钉在城门上。顿时,殷红的鲜血涌出英雄的手脚。刘仁辅被难以忍受的剧痛折磨得昏了过去。罪恶的匪徒用冷水冲浇,又使刘仁辅醒来。他顽强地抬起头来,用生命的最后一息,痛斥群匪,唤起民众……
 

刘仁辅同志牺牲后,敌人对他的亲属也不放过,又进行了残酷的追捕和迫害。三儿子刘锡俊被敌杀害,二儿子刘锡锦夫妇被逼的同绳自尽;他家的房屋和财产,被洗劫一空。所幸的是,他的两个孙子被乡亲们转送他乡,免遭残害。后来,参加红军的大儿子刘锡谷和四儿子刘锡杰,也在与敌人战斗中英勇牺牲,刘仁辅的全家为革命献出了六条宝贵生命!
 
(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收集整理   1396625992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