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军事 > 正文

评论:所谓裁决损害南海和平与稳定

2016-07-18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实体问题裁决7月12日出笼。从程序上看,裁决为持续3年多的仲裁案画上句号,但其所引发的一系列恶性溢出效应或将驱动南海局势更加紧张。可以预见的是,美国、日本等国家必将利用所谓仲裁案裁决,或通过国际舆论造势,或采取外交和军事行动,施压中国执行裁决,或抹黑中国不遵守国际法,以获取地缘政治利益。未来,南海仲裁案作为国际法实践中的一个恶例的负面影响亦将日渐显现。

  南海仲裁案的公正性已经被证伪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无视中菲双方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争端的共识,单方面将中菲南海争议提交临时仲裁庭。那么,这样做真的是破解南海僵局、解决南海问题的“药方”吗?事实证明,正好相反。从仲裁庭的组成及其对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的裁决、实体问题审理的过程来看,此案在程序正当性、证据采集公正性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简称《公约》)解释适用性等方面均存在诸多漏洞,比如此案仲裁庭5位仲裁员中有4位由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指定,5位仲裁员中有4位欧洲人,澳大利亚地理学家罔顾事实做出“南海的地物无一是岛屿”的不实证词等。上述因素决定了仲裁庭合理充分尊重和保障中国的立场和权益几无可能,南海仲裁案的公正性显然已被证伪。同时,此案也表明,由于仲裁极易受到仲裁庭法官组成、作证证人不客观的证词等多个不可控变量的干扰,因此,将南海争议提交仲裁必然难以得到妥善公正的解决。比较而言,可控性强、公平、平等的协商谈判才是管控和解决南海争议的最佳途径。

  所谓裁决危及南海和平与稳定

  第一,南海仲裁案已对中菲两国间互信基础造成了冲击。阿基诺三世政府提起仲裁的背信弃义之举,致使中菲关系近年来持续处于紧张状态,直接负面影响了两国正常交流和往来。包括两国的外交部门正式对话磋商机制已“停摆”三年有余,中菲经贸合作和民间交流互动也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倒退。

  第二,所谓裁决可能引发部分争端国南海政策的调整,实施对南沙地区新一轮的侵权行为,南沙海域发生海上对峙和局部冲突的可能性陡增。不排除部分争端国将所谓裁决当作“法律保护伞”,侵入南海断续线实施侵占新的无人岛礁,单方面开发油气资源的行动,鼓动本国渔民全面侵渔,怂恿执法船只非法抓扣中国在南沙海域合法作业的渔民渔船等,这将极大提高南沙海域发生渔业纠纷、执法船对峙等海上冲突的可能性。可以说,正是临时仲裁庭的不公正判决,将给本已持续升温的南海局势注入新的不稳定因素,加剧了南海沿岸国间的紧张关系。

  第三,仲裁案对《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简称《宣言》)的否定,进一步降低了部分东盟国家在南海开展海上合作的意愿。进入新世纪以来,地区秩序的调整与演变、地区间经济发展的失衡和对海洋的过度开发,致使南海地区所面临的海上跨国犯罪、海盗、恐怖主义、海洋环境污染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挑战日益凸显,亟须区域内国家开展有效的合作共同应对。而自2002年签署《宣言》以来,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宣言》框架下,积极开展海上合作,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对促进各方增信释疑、稳定南海局势发挥了重要而特殊的作用。历经12次落实高官会,《宣言》已为各方搭建了磋商、制定、推进落实海上务实合作沟通与对话的主平台。显然,临时仲裁庭对《宣言》作用的否定,将直接导致中国和东盟国家南海合作关系的严重倒退,从而影响地区的安全与可持续发展。

  第四,对南海地区安全机制的建构,特别是“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产生负面影响。近年来,变化迅速的南海安全形势表明,当前南海地区的信任措施建立和危机管控,远不能满足现有南海区域安全治理的需要。为此,中国积极推动同东盟国家的“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并已经取得了包括“重要和复杂问题清单”和“‘准则’框架草案要素清单”等诸多积极成果。但是,倘若所谓裁决可以为菲律宾的侵权行为提供“法律掩护”,并给其带来超预期的收益,或将刺激其他国家效仿,纷纷寻求通过提交仲裁的途径,固化其侵权所得,而视“准则”为约束其非法侵权行为的绊脚石,降低其推动“准则”协商谈判的意愿。

  第五,临时仲裁庭裁决之后,南海军事化或将愈演愈烈。美国为配合仲裁案管辖权裁决和实体问题裁决的出炉,频繁派军舰军机对中国南海岛礁及其附近海域进行抵近侦察,并拉拢诱压盟国或伙伴在南海搞针对性极强的“联合军演”和“联合巡航”,近期有愈演愈烈之势。6月18日,美国海军“斯坦尼斯号”和“里根号”航空母舰在菲律宾海上组成双航母编队并展开作战演习,旨在“威慑”中国。6月22日,美海军第三舰队派遣三艘伯克级驱逐舰支援第七舰队,正式进入南海开展军事侦察活动。未来一段时期,美国或借支持所谓裁决之名,加快加大对南海地区的军事力量调配和部署,扩大军事活动的范围和频次。

  南海仲裁案以及由此引发的恶意炒作和政治操弄,将南海问题带入了一个加剧紧张对抗的危险境地,完全不符合中菲两国、地区国家和整个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上述五种危险若不加管控,势必影响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操控南海仲裁案的域外大国及其跟随者的恶意炒作和政治操弄应止步于此。南海问题相关各方相向而行,恢复协商对话,才是解决领土争议和维护地区和平的正确轨道。而抱守霸权思维、加剧地区紧张、渔利一己之私,只会危害地区和平与稳定,祸及整个国际社会。

  (林勇新,作者系中国南海研究院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所副所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