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军事 > 正文

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红二十八军(之三)

2016-07-14 来源:中华发展报道网 责任编辑:胡遵远 点击:

分享到:

【开头语】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目前,举国上下都在通过不同形式、开展丰富多彩的纪念活动,以此缅怀革命先烈、弘扬长征精神、传承红色基因。
长征,是英勇伟大的!长征,是神圣无比的!长征,是史无前例、举世无双的!无论怎样宣传,怎样纪念,都不为过!我想说的是,在我们大张旗鼓、浓墨重彩地宣传、纪念参加长征队伍的同时,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些留在根据地、与国民党军进行艰苦奋战、殊死搏斗的红军队伍。比如,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八军。这支队伍,1933年1月在湖北麻城大畈(现属河南新县)正式组建,1933年10月在我们安徽金寨重建,1934年11月在安徽岳西再建。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长征后,重建的红二十八军坚守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进行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为中国革命保存了骨干力量,为后来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红二十八军英勇顽强、灵活多变的游击战争,使得党在鄂豫皖地区点燃的革命烈火始终熊熊燃烧,红军用鲜血染红的战旗在大别山上始终高高飘扬,使得红二十五军的战略转移和整体红军的战略行动得到有力的配合!同时,还锻炼和培养了一批智勇双全、独当一面的年轻、优秀的红军指挥员,带出了一支英勇善战、能打胜仗的红军队伍,以致后来成为我党领导敌后抗战的重要武装支撑。
红二十八军,虽未长征,却不亚于长征!
有鉴于此,笔者在广泛搜集、整理红四方面军(主要发源于金寨的一支长征队伍)、红二十五军(直接诞生于金寨的一支长征一支长征队伍)的长征历史和感人故事的同时,又搜集、整理了几篇有关红二十八军的光荣历史和感人故事。现予以发表,以飨读者、以示纪念。
 
                     第三篇:红二十八军在金寨与皖西的光辉足迹
 
一、历史上的两支红二十八军
 
史载,红28军有两支:一是皖西红28军,一是陕北红28军。本文主要是讲皖西红28军。
1,皖西红28军,1932年秋,红四方面军退出鄂豫皖根据地后,由留在当地坚持斗争的省、道委负责人刘士奇郭述申沈泽民吴焕先王平章徐宝珊郑位三等同志,共同召开会议决定恢复省委、道委,组建皖西红28军。军长为廖荣坤、政委王平章,领导原25军特务营、224团、246团。
翌年春,28军和25军会合,为集中力量对付国民党军对鄂豫皖根据地的"围剿",两军进行整编,28军改编为25军73师。后遭敌围截,25军被分割,徐海东率74师回皖西,重新组织28军,军长为徐海东,政委为郭述申,政治部主任为夏云华,下辖82、84两师,约3000人。
1933年1月上旬,由红25军第221团和特务营为基础组成红28军。军长廖荣坤,政治委员王平章。
4月间,红28军一部留在皖西,主力转战至鄂东南与红25军会合,并进行整编,以集中力量对付国民党军对鄂豫皖根据地的"围剿"。红28军主力改编为红25军73师,留在皖西的部队和部分游击队组成红28军第82师。
1933年10月,红25军74师部分部队回返皖西,与红28军82师会合,重新组建28军,军长徐海东,政治委员郭述申,下辖82、84两个师。
1934年春,红25军到皖西,28军再次编入25军。
1935年2月,红25军西征后留下的部队与鄂东北独立团又重组28军,未设军长,高敬亭任政治委员。下辖第82师和手枪团,共1000余人,坚持鄂豫皖苏区的斗争。
1938年初,红28军改编为新四军第4支队。
2,陕北红28军,1935年12月,中央军委指示陕北红军统编后组建。共3个团另11个连,1200多人,步枪670支,轻机枪5挺。军长为刘志丹,政委为宋任穷,参谋长唐延杰
1937年2月,陕北红28军编入援西军。8月,编入八路军第120师第358旅第716团。
 
二、红28军在金寨的第二次组建
 

红二十八军是诞生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一支红军主力部队,在大别山坚持近7年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保持军旗不倒,直到抗日战争爆发,直接投入皖中抗日战场。
金寨是红二十八军第二次组建地,也是红二十八军主力第82师的诞生地。
1933年9月初,红25军从鄂东北一路转战到金寨南溪一带休整,与战斗在皖西北根据地的红82师胜利会师。国民党“豫鄂皖三省边区剿匪总司令”刘镇华纠集10万兵力,向皖西北中心区合围。同时,敌人为了向皖西北根据地大举进攻,遂将立煌县(金寨县)麻埠、六安独山一线集结的第7师、12师两个师,商城的第75师,刘镇华的第64师、65师调至皖西北。调整就绪后,于9月中旬,分路向根据地进攻。
红25军进行了英勇的皖西北苏区保卫战,因斗争策略问题,红25军遭受严重伤亡,部队在赤南县大埠口整编时,只剩下3000余人,不得不撤出皖西北,向鄂东北转移。途中,红25军部队在通过敌人潢麻封锁线时,遭到敌军的堵截,徐海东带后卫部队被敌军堵截在封锁线的东面。断后的徐海东一共收容了6个连队。一清点,还剩下红74师1营、3营8连和红75师担任掩护的两个连,连同勤杂人员共有8个连,计1000多人。徐海东副军长将他们编为红74师220团。
徐海东率红25军余部退回皖西北根据地后,与郭述申领导的留在皖西北根据地坚持斗争的红82师会合,在南溪吕家大院,于1933年10月11日合编成新的红28军,也即红28军第二次组建。军长徐海东,政治委员郭述申,下辖红82师、84师,两师各辖3个营,全军2300余人。原红82师建制不变,师长刘德利,政治委员詹大列;红84师由红25军未能越过潢麻公路的红74师部队组成,师长黄绪南,政治委员周化贤。红84师以原红25军归队的伤病员组成3营9连。
这次新成立的红28军制定的行动方针:不打消耗仗,不硬拼,积极向外线游击,寻机歼灭敌人,并夺取敌人的物资,解决部队的供给。红28军暂时兵分两路。红82师为一路,由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率领,留在原地坚持斗争;红84师为一路,由军长徐海东率领,北上熊家河一带,互相配合,与敌斗争。红28军第二次组建成立后,皖西北道委一面领导各级党组织和苏维埃做好群众工作,大力支援红军,一面率领红军部队、游击武装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逐步摆脱了自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以来的被动局面。
10月下旬,徐海东率红28军第84师游击到赤城熊家河一带活动,筹备给养。随后,红84师南下来到金家寨地区,敌第12师、第45师的各1个旅和独立第34旅又分路合击上来,企图吃掉红84师。徐海东乃率红28军跳出包围圈,连夜向外线转移。经立煌县简家畈、东西莲花山、八道河、六安县椿树岙、母猪河一线进入湖北罗田县境的僧塔寺。甩掉敌人追击之后,于10月底,又按原定计划转回赤城熊家河一带坚持斗争。
10月19日,红28军第82师在南溪东南黄泥山被敌第47师、54师合围。经激战冲破敌军包围。此后,在金寨县的南溪、汪家大湾、界岭之间辗转游击,发动群众,打击敌人。月底,红28军84师向北游击。在河南商城的红门一带,一举歼灭了宋世科独立34旅1个团,缴获了大批的枪支弹药和一部分棉大衣。借助这个胜利,又收容了一部分归队的伤病员,先后组织起两个多连,红84师得到了补充。11月初,红28军和第二路游击师配合作战。徐海东在熊家河石门口布下了一个口袋,等敌第45师来钻。红军冲锋号响了!机枪声、步枪声震荡山谷,敌人顿时惊慌失措,乱作一团。敌第45师师长戴民权的指挥所设在一个土地庙里,他听到枪声走出来站在土坡上张望,被红军战士打中,他捂着耳朵跑了,敌军兵败如山倒,红军乘势杀向敌群。这一仗在石门口击溃敌人1个旅,歼灭1个团,毙伤俘敌1000余人。俘虏经教育后释放,缴获长短枪800多支,迫击炮3门,大衣700多件及大量背包。通过这次战斗,使全师冬衣基本得到解决,特别是改善了部队的武器装备,大大地提升了部队的战斗情绪,对红28军坚持皖西斗争是个良好的开端。
11月下旬,红82师在熊家河地区与红84师会合,在立煌县狗迹岭和铁炉冲,歼敌第45师1个团又两个连。缴长短枪千余支,其中短枪160余支,以后用它成立一个手枪队,并扩大了交通队一个排,使部队的物资、武装得到了进一步的补充。这时,红28军已发展到3200余人,皖西苏区已扩展到东西近1401934年1月10日上午,敌第45师1个连,押着200多名民伕运送物资,由赤城县苏仙石向皂靴河行进。徐海东指挥红28军一部在黄土岭和水口岭之间的险要地段公路上伏击,全歼该敌,截获敌大批物资。下午,敌人出动两个团从皂靴河方向赶来,企图抢回被截物资,红28军第84师和第二路游击师分别在皂靴河东北高家畈、铁炉冲附近伏击,激战2小时,将敌击溃,毙敌50多名,俘敌160多人,缴获长短枪200多支及一批弹药,一天两战两胜,晚上开了庆功大会。接着,对俘虏进行教育,每人发4块银圆,释放回家。
此后,徐海东指挥红28军再度深入河南固始县境连续打击敌人。1月11日,奔袭樟柏岭歼敌第45师和民团各一部,14日袭击段集和武庙集西南的王家岭,17日,袭击顺河店和陈集,22日袭击黎家集,全歼民团一部。红28军这一系列行动,袭扰了敌第45师的后方,使叶家集与潢川、固始之间的交通受到严重威胁。下旬,红28军南下立煌县大小马店,歼灭安徽省保安团的4个连,毙敌50余人,俘敌300余人,缴获各种武器300多件,大米100多石。
赤城县委书记石裕田率二区武装配合第二路游击师和红28军一部在黄土岭和水口岭之间伏击敌第45师运输队,全歼1个连,缴获200多挑物资。就这样,徐海东指挥红28军利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不间断地袭扰、伏击办法打击敌人,筹措布匹、棉花,自己动手制作棉衣,顺利地度过了大别山漫长的冬季。
1934年2月,经过一段时间的外线游击活动后,红28军再次返回赤南县葛藤山地区,积极准备反击敌人新的“围剿”部署。国民党军队第五次“围剿”鄂豫皖地区总兵力增至16个师又4个独立旅。敌人在皖西地区集中了第45师、47师、64师、65师共4个师向红28军合围。2月6日,红28军在南溪火炮岭以南朝阳山一带与敌人两个旅进行了一整天的激战,战斗中,红82师师长刘德利负重伤后光荣牺牲,梁从学接任师长。
面对敌军的围攻,红28军为避免与敌人硬拼,遂跳出敌人合围圈,先去立煌县大小马店以南活动,数日后再北上固始地区。3月初,敌第64师、65师、45师一个旅和独立第40旅分四路向熊家河一带合击。红28军占据有利阵地,与敌激战一天,黄昏后突围。3月10日,到达金家寨西北固始以南狗迹岭、铁炉冲消灭了敌第45师1个团又两个连后,敌人又调动两个师和两个旅,分四路向赤城熊家河进攻,企图报复。红28军在前后塘、天桥与敌人激战了一天,便主动转移,由金家寨以南渡过史河,来到古碑冲一带开展群众工作,发动群众分粮斗争。部队刚刚进到古碑冲不久,就得到情报:驻守金家寨的国民党独立第5旅和立煌县长率领民团围攻上来,徐海东抓住这个有利时机,以两个营正面阻击,主力转到侧后,一个猛冲,把敌人1个旅打垮。歼敌两个营,俘虏800多名当场释放,缴了3门迫击炮,4挺重机枪,400多支长短枪,31000发子弹。敌县长易智周被打死,敌旅长郑廷珍负重伤逃回。
在敌人的援兵赶到时,红28军早已携带着战利品转移了。但是,要转回老苏区,必须通过金家寨和南溪之间的两道封锁线。刚刚打了胜仗,红28军部队已经两天两夜没休息了,又抬着伤员,背着缴获的枪支弹药和粮食,行军速度很慢。当通过敌人的封锁线到达南溪附近的葛藤山、杨山一带时,天快亮了。在马头山又打了个小仗,歼敌1个连,耽误了一些时间。现在,要按照预定的计划到达大埠口一带宿营,还要翻过烂泥坳的一座大山,路程有20多公里,非常困难。因此,徐海东军长便派出两个营警戒汤家汇和南溪的敌人,其他部队停下来休息做饭吃。
饭还没做熟,国民党军第54师第161旅已从南溪攻上来了,又是机枪又是迫击炮,火力很强。徐海东和红82师师长梁从学、红84师师长黄绪南研究了一下地形和敌人的部署情况,决定先把敌人“调动”一下,然后歼灭它。徐海东决定红84师1营坚守阵地阻击敌人,红82师1营、2营向葛藤山西南簸石沟佯动,造成敌之错觉,吸引敌军的主力。当敌以主力进攻簸石沟时,又令红82师留1个排的兵力,将敌主力紧紧吸住,其余的主力又顺着一条山沟隐蔽地撤下来。
敌人只看到红军两个营在山上运动,却没看见撤下来,便误认为葛藤山是红军主阵地,即将兵力、火力转向葛藤山。红82师主力协同红84师2营、3营从东面迂回至敌人侧后,突然发起猛攻,簸石沟的1个排和葛藤山东南山脊的红84师1营也乘势出击,敌军遭受红28军三面夹击,顿时混乱。激战1个多小时,敌人两个团除跑掉1个营外,全部被歼。国民党第54师代理师长兼161旅旅长刘书春和130多名官兵做了俘虏,千余人被打死打伤。红28军缴获长短枪172支,手提机关枪8挺,子弹5万多发,炸弹和迫击炮弹200多枚。
4月16日,吴焕先率不足千人的红25军奉命到达皖西北赤南县,与红28军在赤南县豹子岩会师(今金寨县汤家汇镇)。吴焕先、徐海东两人大埠口分别半年多,再次相会,那种高兴心情,难以用语言来表达。郭述申带病参加了会师大会,会后同吴焕先一起给党中央作了《关于皖西北苏区和红28军情况》的书面报告。17日,根据鄂豫皖省委的决定,红28军再次编入红25军,徐海东任军长,吴焕先任政治委员,郭述申兼任政治部主任,全军共3000余人。原第82师改编为第74师,下辖3个营,梁从学任师长,姚志修任政治委员;原第84师编为第75师223团,原红25军部队编为224团(辖2个营),丁少卿任师长,高敬亭任政治委员。吴焕先在全军大会上,公开说明第五次反“围剿”前后一段时间,由于领导上的错误,使红25军碰了很大的钉子,这是很痛心的。重新组建后的红25军,实际是红28军的老底子,后来参加了长征,率先到达陕北,为中国革命把大本营安在陕北立下首功。

 三、红82师在皖西的战斗历程
 
红82师几次组建,前两次组建后,主要活动地在皖西北地区。
红82师第一次组建。早在1933年春,中共鄂豫皖省委为集中兵力作战,将红28军编入红25军后,于4月20日给皖西北道委发出指示信,要求皖西北道委“创建28军新主力,扩大游击战争,巩固中心苏区,与鄂东北取得联系”。下旬,皖西北道委在汤家汇再度组建新的红82师,对外仍称红28军。红82师共2个团,以第244团1营、第三路游击师一、二大队和原28军特务营编成新的第244团;第二路游击师一部编成第246团(该团只有1个营的兵力)。全师1000余人,师长芦永彬不久牺牲,由刘德利接任;政治委员杨××(后为詹大列)。红82师是皖西北道委领导下的一支主力红军部队,几经改编,始终保持着这一番号,是一支土生土长、深受人民爱戴,使敌人闻风丧胆的坚强武装。
那时,皖西北这块根据地与鄂豫皖省委所在地鄂东北黄麻中心区相隔二三百里的白区,处在敌人众兵层层包围之中,敌人随时都在进犯,几乎天天有战斗。在敌我力量极度悬殊的情势下, 红82师和各路游击师密切配合, 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 在皖西北苏区内外与敌人清剿大军周旋。一、二、三路游击师等地方武装积极活动于外线敌人后方, 到处袭扰牵制敌人,打击反动民团。红82师在根据地中心区周围或到外线行动, 寻机歼敌, 使敌人疲于奔命, 我军则处于主动地位。
新的红82师和各路游击师密切配合,在巩固中心苏区的同时,不断地向外游击,骚扰敌军主力,打击地方民团。一路游击师在胭脂、麦园、斑竹园、丁家埠、关王庙、白沙河等地,二路游击师在双河、杨滩、甘塘坳、东大山、悬剑山、全军庙、叶家院墙等地,三路游击师在青山店、莲花山、西河口、诸佛庵等地,颦颦出击,打了不少胜仗。红82师在根据地中心区周围或到外线行动,寻机歼敌,并经常到顾敬之民团控制的亲区去宣传、团结群众,组建游击队,发展游击战争,以打通商光路线。这样,就使敌人疲于奔命,红军则处于主动地位。5月5日,红82师在根据地中心桃树岭歼敌第12师70团1个营;28日转到杨家滩与敌第12师护送军粮的72、68两个团各1个营遭遇,激战2个多小时,歼敌1个营,缴获大批粮食和物资。
在严厉打击敌人的同时,红82师和各路游击师积极参与发动和保卫春耕生产,安置流亡群众,组织拥护红军家属,慰问伤病员活动。广大人民群众在“边生产,边战斗”的口号下,一手拿武器,一手拿锄头,恢复和发展边区生产。
由于这一段的指导方针较正确,使军事斗争不断取得胜利,根据地建设逐步加强,皖西北根据地出现了相对稳定的局面,蒋介石苦心策划的大规模划区“清剿”终于被打破。
在鄂东北中共鄂豫皖省委领导指挥下的七里坪战役失败后,中共皖西北道委领导皖西北军民继续出击敌人,取得新战果。
当时,皖西北地区的敌人兵力部署是:第32师1个团驻立煌县至吴家店一线(担负运输任务);第11路军1个旅驻立煌县城;另2个师及1个旅驻霍山、六安、麻埠、流波石童一带;戴民权1个师驻霍邱;东北军两个师分驻固始、商城县。此外,还有商城顾敬之、麻城郑其玉、罗田柯寿恒、霍山黄英等反动民团及一些区、乡地主反动武装数千人。
这时,皖西北苏区比较巩固。其中赤城县有三个区,赤南县有四个区的大部,六安县有三区、六区,县、区乡党政组织都还比较健全,苏区人口近20万(不含游击区)。赤南县委领导的第一路游击师(200余人,师长吴国桢,政委林承祥),活动于商城亲区、余子店、枫香树和麻城的三河口、木子店、罗田的僧塔寺,有时也到霍山、六安地区活动。赤城县委领导的第二路游击师(近300人,师长杜昌甫,副师长徐德先)活动于霍邱、固始、商城以北敌占区。由六安六区战斗营和三区战斗连大部改编的第三路游击师(3、400人,由六霍县委书记高克文兼任师长)活动于六安、霍邱、霍山地区。各路游击师的主要任务是:在敌据点之间,打击反动民团及地主武装,镇压土豪劣绅,筹粮筹款。此外,赤南银沙畈区还有1个战斗营,100余人,其他区、乡都还有10余人到数十人的武装,也经常在游击师的带领下,到敌占区去活动。各区、乡还有赤卫队、少先队等不脱生产的群众武装,担任站岗放哨,有时也配合游击师、战斗营(连)守口子或到敌占区筹粮筹款。
1933年6月,三路游击师在莲花山袭击了国民党立煌县党部召开的联保主任会议,立煌县党部特别书记陈白英被俘,参加会议的95名反动分子和1个连的警卫队部在顽抗中被击毙。
反“清剿”击溃国民党“钢三团”“铁四团”。国民党军由于“清乡”、“清剿”均未得逞,决心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实行第五次“围剿”。1933年5月,蒋介石又纠集14个师又4个独立旅,计82个团约10万多人,以刘镇华为“豫鄂皖三省边区剿匪总司令”,对鄂豫皖根据地进行第五次“围剿”。1933年6月,敌人开始 “围剿”鄂豫皖根据地。其中,以53个团“围剿”鄂东北。在此情况下,中共鄂豫皖省委决定在根据地内大修工事,抗击敌人的进攻。7月1日至2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太平寨陈氏祠堂召开常委会议,又定“以内线单纯防御与敌决战来保卫根据地中心区”的方针。红25军“积粮计划未能实现,将影响到我军不能打破敌人新的进攻”,决定“无论如何准备一月之粮”。吴焕先匆忙返回福田河,就地筹备“一月之粮”。这时,郭述申带领红82师由皖西北来到鄂东北,寻找省委报告工作。两支艰苦转战的红军,又一次在福田河畔携起手来,奇迹般地汇合了。
7月11日,国民党军郝梦龄部第五十四师一六二旅的所谓精锐“钢三团”、“铁四团”两个团,突然向福田河地区进犯。吴焕先指挥红25军和皖西红82师,于黄土岗一带抗击敌人。红82师战斗力很强,师长刘德利也是一员虎将。战斗中,刘德利指挥全师冲锋在前。这次战斗,两军合战,将来犯之敌全部击溃,毙其旅长郭子权。战后,郭述申带领红82师奉命返回皖西北,吴焕先则根据省委指示精神,抓紧整编部队。由于七里坪战役减员过半,决定撤消红73师番号,补充加强红74、75师。这时全军2个师共6个团,约6000人。与此同时,郭述申带领红82师奉命返回。临别时,吴焕先和郭述申都紧紧拉着手,依依不舍地互相嘱咐:“一路胜利,胜利!”刘德利含泪握别,说:“军长,到皖西北去吧,那里保证有同志们吃的。”两支红军的送别场面也别具一格,被俘号官赵凌波,领着20几个刚刚学会吹打的小号兵,聚集在福田河上,举起小钢号,“嘀嘀嗒嗒”地吹了一支送行曲……
   
1,梅山大龚岭上打毛排
值得一提的是梅山、大龚岭一仗,对反五次“围剿”起了很大作用。8月初,敌第12师35旅72团押运1个师的给养,有70多双毛排,满载军需物资,由史河逆水而上,运往立煌县(金家寨)。红军立即集中红82师和一、二、三路游击师,在刘德利师长率领下,连夜行动。地方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发动了数千群众,带着运输工具和红军一起于7日拂晓到达作战区域一一梅山大龚岭。上午9时许,敌人的毛排开到,战斗打响,刘德利师长身先士卒,红军指挥员勇猛冲杀,战斗一直打到傍晚。入夜,英勇机智地摸上山去,经激战,将敌打垮,共毙伤敌400多名,俘敌100多名,所有毛排载运的大米、面粉、食盐等物资全部缴获。这些敌人送上门来的吃穿总共约100余万斤,仅搬运就用了近半月时间。这次战斗给“围剿”之敌以沉重打击,同时,解决了皖西北根据地的大部分军需民食,红军指战员不愁吃穿,士气更加旺盛。
2,创建红军医院  
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红四方面军留下大批伤病员,有2万人之多。因此,积极救治伤员,是摆在地方党政机构面前十分迫切的事情。中共皖西北道委和红军在赤南根据地内建立了4个红军医院,赤南县有江家山医院、毕家山医院,赤城县有曹家荒田等医院。这些医院一直得到保护,未受到敌人包围的损失, 使红军伤病员及时得到治疗,重新投入战斗。道委和各级党组织、苏维埃经常教育群众热爱红军,发动群众照顾军属、慰问伤病员。红军伤员从战场上下来,群众抢着往家抬,宁肯自己喝稀汤,也要给伤病员吃干饭。这样的动人事例数不胜数,由于皖西北道委重视根据地的建设,使红军得以存在发展,在人民群众的有力支援下,为保卫苏维埃而战斗。
3,迎接红25军到皖西北
 7月上旬,中共鄂东北道委将游击第七师编为红25军第73师, 师长丁少卿,辖第217团和第219团,留在鄂东北地区活动。8月,红25军在黄麻被国民党军包围,损失红73师。那是红25军最艰难的一段时期,以后的徐海东自传中提到:“红25军为避开敌人,不停地走动。一路上,吃无粮,住无房,又遇上连阴雨。战士们好不容易找一些黄豆之类的粮食,磨碎煮一下匀着充饥。”这样对付地过了十几天。徐海东魁梧的身躯也支持不住了。发高烧,连马背也上不去,摇摇晃晃的,也只好躺在担架上,由战士们抬着往前挪动。作为一个副军长卧在担架上更是痛苦和不安,烦恼、病痛、饥饿和潮湿,使他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稍一颠簸,就咯血。部队经过一个多月的南移东转,终于在9月初到达皖西南溪一带,与中共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道区苏维埃主席姚志修率领的红28军(即红82师)会合了。这时,皖西只剩下一小片根据地,方圆大约只有一百多里地。可当地党政群组织都还在。除了红28军外,还有一、二、三路游击师坚持斗争。红25军来到这块小小的根据地,总算是找到了“家”,有了一个落脚地。群众拥军,党政机关也欢迎,大家可以吃上一顿饱饭了。伤病员也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徐海东这时被抬进了葛藤山边的一个小医院。”红25军曾在赤南县建立一分院。
徐海东说的对,皖西确实是红25军的“家”,它在这里诞生、成长,每当红25军遇到困难的时候,皖西人民像母亲一样养育着它,给他营养、补血。这次,红25军回到皖西,连固执的鄂豫皖省委书记沈泽民都感觉非同寻常,他在《鄂豫皖省委给中央的报告》中提到,皖西北根据地人民对红25军“是异常热烈欢迎的,双河、南溪一带群众闻二十五军之来,送饭者云集,使二十五军连吃饱饭,绝对不愁粮食。这里群众对二十五军欢迎之情形,迥异于黄麻群众对二十五军之态度。”皖西北根据地人民拥护红25军,让历史选择徐海东最终留在金寨并第二次组建了红28军,直到红28军第二次整军被编入红25军。
4,红82师的第二次组建  
红82师第二次组建是1934年4月。在金寨豹子岩红28军编入红25军后,军长徐海东及红82师、红84师主力都随红25军走了,皖西北根据地又一次为红25军补充了新鲜血液。
在红28军编入红25军的同时,省委决定将皖西北第三路游击师,红28军第244团1个营、军特务营改编为新的红82师,对外仍称红28军,对内称第82师,师长林维先,政治委员江求顺,下辖1营、2营、3营三个营,全师1000多人,归皖西北道委领导,坚持皖西北地区斗争。
编入新红82师的第三路游击师,原是1932年底由原红27军第2团(两个营)改编的。1933年9月,林维先任红74师第222团政委时,带领第3营和团重机枪连,并指挥赤南县银山畈区战斗营,在门坎山阻击敌第11路军由银山畈向汤家汇进攻,掩护红军主力在瓦屋基地区歼灭敌郝梦麟师一部后,与师部失去联系,林维先即带领第3营和重机枪连到火炮岭与皖西北道委会合。郭述申命令林维先带领第3营(重机枪连解散,重机枪埋掉了,人员补入3营)也编入第三路游击师,为第1营。当时未明确林维先的职务,仍随该营活动。由于这个部队都是由主力红军改编的,基础很好,战斗作风勇猛,战术动作灵活,善于远程奔袭;武器装备较好,弹药比较充足,战斗力强。此后,皖西北道委又以六霍游击队为基础,扩编成新的第三路游击师,师长高克文,政治委员吴宝才(兼)。
5,新红82师的四战四捷  
4月20日,留在皖西北的红82师在完成掩护红25军转回鄂东北的作战任务后,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林维先师长率领部队于当日打下商城长竹园,22日拂晓袭击四顾墩,24日打下苏仙石附近的地主围寨,5月1日,一举歼敌顾敬之民团200余人,一连4战4捷,共歼灭反动民团400多人,缴枪500多支。从此,鄂豫皖又诞生了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红军部队,聂荣臻元帅称林维先为“游击大师”。
豹子岩红军部队整编后,鄂豫皖省委决定率红25军返回鄂东北地区,命令新成立的红82师到商城县周围地区活动,牵制敌人,掩护红25军通过黄麻公路封锁线。4月17日,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率领红82师从豹子岩出发,经火炮岭,次日到达葛藤山、余富山地区。郭述申、江求顺找到赤南县委开会部署工作。林维先师长去皖西总医院看望伤病员,召开院领导会议,分析形势,提出新任务,并帮助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师政治部对部队进行了政治动员,宣讲红82师成立的重大意义及今后的任务,要求全体指战员保持和发扬红军的光荣传统,团结战斗,为保卫和恢复苏区贡献力量。红82师广大指战员精神振奋,斗志高昂,纷纷表示决心,保证完成领导交给的各项战斗任务。
为了有效地牵制敌人,掩护红25军顺利转移到鄂东北地区,郭述申和红82师领导研究决定,首先攻打长竹园。这里驻有顾敬之反动民团200余人的一个大队。19日拂晓,部队从葛藤山、余富山地区出发,经大埠口、银山冲,当天黄昏进至银山畈西南的祝家湾隐蔽、休息,并派手枪队去进一步侦察长竹园敌人兵力部署情况。手枪队当晚出发,走到四十八节半山腰的几户群众家进行宣传,了解情况。当地群众身受反动民团欺压,对其恨之入骨。他们见到红军来了,无不欢欣鼓舞,争先恐后地向红军诉说着顾敬之反动民团的种种罪行,主动为红军提供情况,并表示:如果红军攻打反动民团,他们愿意带路。当即就有四五名贫苦农民随手枪队来到师部。红82师连夜召开营以上干部会,郭述申、江求顺和林维先师长都讲了话,指出:顾敬之是靠反共起家的,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罪行累累,群众怨声载道。这次攻打长竹园之敌,是红82师成立后的第一仗,既是为民除害,也是配合红军主力行动,要求全体指战员发扬勇猛顽强的战斗精神,首战必胜,全歼该敌。接着作了战斗部署:2营直插长竹园小河西侧与顾敬之老窝——四方洼之间的小山包,切断敌人西退之路;3营占领镇南小山,断敌南逃麻城之路;1营从正面(东面)进攻,师部和直属队随1营后面跟进。会后,各营干部回营做动员和准备。部队经过战前简短动员,士气高昂,充满必胜的信心。
19日夜,部队即从驻地出发,20日拂晓前各营到达预定位置。天刚破晓,1营首先发起进攻,接着2营、3营也一齐合围。守敌突然遭遇红军袭击,顿时乱作一团,但仍负隅顽抗,经过1个多小时的激战,终将反动民团一个大队全部歼灭,缴获长短枪200余支。
首战胜利,不仅沉重打击了顾敬之反动势力,有效地掩护红25军主力通过封锁线,向鄂东北地区转移,而且大大鼓舞了士气,扩大了红军的影响,人心大快。战士们押着俘虏,抬着战利品,高兴地说:“顾敬之这个狡猾的狐狸,过去一打就散,这回可没有逃脱我红军之手。”
战斗结束后,部队在离长竹园四五里一个大村庄集中,吃早饭。对抓获的俘虏,除罪大恶极的几个头头枪决外,其余经过教育后,发给路费释放。然后,返回银山畈稍事休整,总结经验,表彰英雄模范人物;师宣传队上街书写标语、口号,宣传战斗胜利,开展群众工作。
长竹园战斗后,郭述申书记和红82师师长林维先考虑:驻扎汤池、余集等地的顾敬之反动民团已有准备,攻打不易奏效,且红25军已胜利地转移到鄂东北地区,为了更有效地牵制敌人,歼灭地方反动武装,于是决定率红82师北上河南,扩大战果。
4月21日夜,部队从银山畈出发,经泗道河、焦园,到达金刚台铁瓦寺宿营。红82师领导从地方党组织负责人那里了解的情况中得知:四顾墩驻有王干甫反动民团一个中队,约七八十人。镇的周围筑有土围墙和土地堡,附近土豪劣绅还有几个叛徒都住在里面。这股敌人人数虽不多,工事也不坚固,但自第四次反“围剿”后,红军还没有打过他,其反动气焰十分嚣张,经常对苏区进行骚扰,残杀革命群众和红军家属,危害极大。于是,师领导研究,郭述申同意,决心拔掉这颗钉子。但考虑到:四顾墩东约10公里之苏仙石驻有东北军1个团,西之商城县驻有敌师部,东北之固始县的方集、段集一带驻有东北军第108师,离敌人主力部队都比较近,对其必须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术;并根据东北军不能夜战的弱点,遂决定夜袭。具体战斗部署是:2营从东面主攻;3营从南迂回至四顾墩西侧之小山包,监视和阻击商城来援之敌;1营为预备队,并以1个连占领四顾墩东北侧小山包,阻击苏仙石来援之敌,师部随1营跟进。22日黄昏,部队从铁瓦寺出发,经华佗庙、朱裴店,进至四顾墩附近东边的山林里隐蔽休息。各营午夜进入预定位置,23日拂晓前发起攻击,战约时许,全歼该敌,打死10多人,其余全部生俘,缴获长短枪五六十支,还抓获一些反动地主及叛徒。由于战斗突然,速决,附近敌人未来得及前来援救。
战斗结束后,部队就地严密警戒,做早饭吃,并将缴获的粮食、衣物分给附近的群众;枪决了几个罪大恶极的反动地主和叛徒,其余的俘虏经教育后均释放。这一战为民除了害,群众人人拍手称快,红军部队士气倍增。
4月23日清晨,红82师部队早饭后从四顾墩出发东进,通过苏仙石与二道河之间的大道,准备到赤城县委所在地——熊家河地区休整。2营为前卫,师部率3营为本队,林维先带1营为后卫。这天雾很大,20米外什么也看不清,2营一下走到苏仙石北边的叶家墩一个地主大围寨跟前,围寨里的地主武装发现红军,并开枪射击,企图阻止红军前进。红82师政委江求顺当即命令2营、3营向围寨发起攻击,林维先率1营向苏仙石方向警戒,阻击敌人援兵,掩护主力攻打围寨。因围寨前地形开阔,敌人又有2门土炮,部队第一次没能攻进去。郭述申、江求顺即提出用“土坦克”进攻。于是,部队就在附近群众家里借了三四张方桌和一些棉被,将棉被用水浸湿后钉在方桌上面,然后三四人顶一张桌子向前推进。不到半小时,即攻进围寨,打死反动地主,守敌20余人缴械投降,缴获长枪20余支、土炮2门(已毁)。此时,驻苏仙石的东北军1个团,听到枪声,出动1个营的兵力前来援救。林维先带1个连在围寨南侧的小山包阻击。因敌人不知红军虚实,在其先头部队遭红军较大杀伤后,溃逃回苏仙石。战斗中,林维先不幸左臂负伤。
战斗结束后,部队归还借用群众的桌子、棉被,损坏的折价赔了款。将缴获的粮食、衣物分发给群众,释放了俘虏。然后进至固始杨山休息,次日进入熊家河休整数日,总结了红82师成立以来三战三捷的经验。大家一致认为,红82师之所以取得连续作战的胜利,主要是由于:领导对敌情清楚,决心果断,部署得当;部队行动迅速,作战勇敢;地方党组织、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接着召开了庆功大会,表彰英雄模范人物,动员部队继续保持和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和吃大苦耐大劳的革命精神,准备再战。赤城县委还组织群众对部队进行了慰问。部队在熊家河休整后,已是5月初。这时,鄂豫皖省委为了解皖西北斗争情况,率领红25军又转战到皖西北地区,在罗田、霍山一带活动。省委写信给皖西北道委,肯定皖西北军民的斗争成绩,认为道委“能够积极领导红28军,于最近时期给了皖西北方面的敌人以有力的打击”。省委决定郭述申继续担任道委书记,省委代理书记徐宝珊同来皖西北检查工作。为了配合红军主力开展恢复苏区的斗争,郭述申召集营以上干部会议,研究决定南下霍山、英山,远程奔袭驻西界岭的黄英“老小八团”两个中队,首先歼灭该敌,然后进入英山县境活动。
一天上午,红82师部队从熊家河出发,当天进至洪家大山苏区中共六安六区区委所在地——白果树湾宿营。次日,部队经界岭、水竹坪,到土门岭吃早饭。下午经燕子河,于傍晚到达西界岭附近,部队即迅速展开:2营直插西界岭西侧,断敌向土地岭方向逃跑之路;3营迂回至西界岭南侧,断敌逃往英山之路;师部率1营从正面进攻。经过1小时激烈战斗,歼敌一个多中队,共100多人,缴枪近100支。只有少数残敌逃跑到湖北罗田去了。当晚,部队驻扎西界岭宿营。
次日,郭述申书记和红82师领导考虑,英山县内的敌人可能得到消息,有准备了,决定不去英山活动。部队折返燕子河住了两天,在这里召开了群众大会,晚上还给群众演了戏。然后,部队开到方家坪休整。郭述申书记召开红82师连以上干部会议,宣讲了当前的形势、任务和民族革命问题,讲了日寇侵占我国东北三省,蒋介石卖国、屠杀革命人民等罪行,要求全体指战员认清形势,明确任务,发扬革命光荣传统,继续坚持斗争。晚上,部队进行演出,郭述申、江求顺等领导都上台作了精彩的表演,使部队指战员、人民群众再一次受到了生动的爱国家、爱人民和革命光荣传统教育。
部队在方家坪休整后,转移到金寨县的团山。这里有根据地党组织领导的武装在这一带活动。部队在团山住了两天,帮助地方部队进行整训,并给他们补充了一些武器弹药。这时已是5月中旬,英山、霍山地区的敌主力部队尾追红25军而去,在此地区的只有一些保安团及地主反动武装。据此,郭述申书记和师领导遂研究决定:按原计划行动,挥师向英山县境挺进,消灭反动民团,恢复苏区。
一天下午,部队从团山出发,在燕子河吃晚饭后,经西界岭直奔英山县的张八咀。这里驻有县保安团一个中队,林维先部署2营担任主攻,并以一个连切断敌逃往石头咀的退路;3营随2营后面跟进,以1个连断敌向霍山逃窜退路;1营随师部后面跟进。当晚八九点钟,部队到达张八咀,并发起攻击,战斗不到1小时,歼敌大部,俘敌20余人,缴枪10余支。当夜,接着急行军,途中由3营攻打驻石头咀的敌一个中队,歼敌50余人;师部率1营、2营直插金家铺,次日拂晓,歼驻金家铺敌两个中队大部,共100余人,缴枪几十支。战斗结束后,部队在金家铺休息,并在附近村庄开展群众工作。当日下午,郭述申书记决定攻打英山县城东北之杨柳湾。1营主攻,2营插至杨柳湾南侧,断敌逃往英山县城的退路,阻击敌援兵;3营为预备队。战约时许,歼守敌一个中队,缴枪20余支。当时,英山县城只驻有敌1个保安团,固守城池,未敢派援兵。
红82师在两天之内,连克四镇,逼近英山县城,使敌人大为恐慌,驻鸡鸣河、瓦前寺等地的反动民团和地主武装,纷纷逃至英山县城。
战斗结束后,红82师部队在杨柳湾停留了一天,召开了群众大会。郭述申书记在大会上讲了话,向群众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屠杀革命人民和卖国的罪行,扩大了共产党红军的影响。
杨柳湾战斗后的次日,已是6月初,部队出发,计划返回六安县龙门冲根据地休整。部队行进至霍山县陶家河休息一天,郭述申书记和红82师领导研究决定攻打霍山县黄栗杪。这里驻有民团一个中队,约七八十人,周围没有敌人的大部队。具体部署是:2营迂回至黄栗杪北侧,切断敌逃往霍山县城之路;3营直插黄栗杪西侧,防敌窜逃团山;1营正面进攻。次日黄昏,部队从陶家河出发,经中界岭,拂晓前到达黄栗杪,并发起攻击,战约1小时许,歼敌大部,缴枪几十支。部队在黄栗杪住了一天,发动群众斗争土豪劣绅,分粮分物。
次日,部队从黄栗杪进至团山宿营。地方上的人前来报告:诸佛庵驻有敌区公所和区中队,约六七十人,经常出来对我苏区骚扰,要求歼灭这股敌人。第三天,部队吃午饭后,从团山出发,下午5时许到达诸佛庵附近,并迅速展开。2营插至诸佛庵西侧,切断敌逃往流波之路;3营占领东侧,防敌向霍山县城逃窜;师部率1营从南面进攻,战约1小时许,歼敌五六十人,缴枪几十支,只有反动区长和少数残敌逃窜了。部队在诸佛庵住了一夜,第二天进至龙门冲休整。这里是苏区六安三区区委所在地,有区政权,还有区委领导的一个七八十人的战斗连。
红82师部队在龙门冲休整后,得知敌人要对龙门冲地区“清剿”。敌人一个中队(内有几个叛徒)共100余人,进驻两河口的一个大庙里,并将庙里戏台用沙土袋构成防御工事,准备在此坚守,将进出龙门冲道路堵死,监视苏区地方人员的行动。这是敌人安插的一个钉子,对苏区地方人员开展工作极为不利。在六安三区委的要求下,郭述申书记命令红82师坚决拔掉这颗钉子,粉碎敌人的“清剿”计划。林维先师长战斗部署是:3营占领两河口镇东侧河口,切断敌退路;江求顺政委率2营从南面沿街攻庙的西南侧;林维先率1营从西面进攻,三区战斗连也参加战斗;郭述申书记率道委特务队在两河口西南侧的江店指挥。战斗打响后,庙里的敌人全部缩进戏楼,据险顽抗。戏楼前面是开阔地,很难通过,于是,部队就用干柴将戏楼围起来,浇上煤油,点着火,推到墙根燃烧起来,将100余人全部烧死在里面。这一战打乱了敌人对龙门冲地区的“清剿”部署,推迟了敌人的“清剿”计划,鼓舞了群众,人心大快,对根据地的巩固和工作的开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两河口战斗后,约是7月初,郭述申书记率道委特务队去赤南、赤城。红82师去独山活动。驻独山的敌区公所和区中队,得知红军打开了两河口,又将庙里的敌人全部烧死,在红军到达之前就逃跑了。这时,地方上的人报告:六安县城西面的徐集、江店子、南岳庙各驻有敌保安队一个中队,共100余人,林维先遂即令2营攻打徐集,3营攻打江店子,师部率1营攻打南岳庙。部队在两河口吃晚饭后,分三路直奔三镇,于当晚先后攻下三镇,全歼守敌,缴枪100余支。
当晚,师部率1营驻南岳庙,次日部队在江店子集中后,准备下午攻打驻杨店子的民团,只有二三十人。当红军部队到达杨店子时,敌人已逃跑了。红82师部队在此毁掉碉堡后,进至东西莲花山休息一天,次日,经胡店子进至金家院子休整。
 
6,肃反肃到了林维先
   这时,中共鄂豫皖省委率领红25军转移到皖西北地区,并继续进行错误的“肃反”,毫无根据地说皖西北游击总司令吴宝才是“改组派”、“反革命”分子,将他逮捕了。还指责郭述申一不搞“肃反”,袒护“反革命”,是“右倾机会主义者”;二不该把主力部队编到地方部队(指1933年冬由林维先带领的第222团3营和团重机枪连编入了第三路游击师)等,而错误地撤销了郭述申鄂豫皖省委常委、皖西北道委书记的职务,把他放到红25军政治部当宣传科长了。历史证明:郭述申在肃反问题上,是坚持了实事求是原则的,是正确的;他在领导皖西北道区党政军民的艰苦斗争中所采取的政策、策略都是正确的,为革命作出了积极贡献。对郭述申的指责,完全是颠倒了是非,混淆了黑白。
撤销郭述申皖西北道委书记后,省委任命高敬亭继任皖西北道委书记,率领红82师行动。约在8月间,红82师经东西莲花山,准备攻打驻流波石童的敌一个保安大队。当时研究决定夜歼该敌,林维先报告高敬亭书记,他同意了。一天黄昏后,部队将流波石童包围,随即发起攻击,并攻下敌前哨据点,歼敌1个排。部队正继续向镇内敌人攻击时,高敬亭书记又不同意打了,说:如果打下了流波石童声势大了,会把敌人主力引来,影响我们以后的行动。他要部队马上撤走。林维先立即派人送信给江求顺政委,把部队撤下来。本来完全可以把这股敌人歼灭的,但未坚持,很可惜,干部战士也有意见。
尔后,部队经抱儿山,进至燕子河与红25军会合,高敬亭书记进一步扩大“肃反”,说江求顺政委和师政治部主任是“改组派”,派人把他们抓起来。并将江求顺政委交给了红25军,师政治部主任则由师交通队带着。一天,部队从燕子河出发,经霍山县的大化坪,进至龙门冲休息一天,然后进独山,独山的敌人闻讯逃跑了。接着部队连夜继续前进。当夜,部队进至雾聚山宿营。第二天清早,经龚店子,攻打杨店子反动民团,歼敌10余人,然后,部队进至东西莲花山,又回到赤城、赤南苏区活动。部队在苏区活动一段时间后,又回到燕子河的方家坪与红25军会合,红82师驻团山。这是1934年9月中旬,红28军82师,配合红25军在豫南和皖西霍邱、六安一带作战。在六安郝家集打了一仗,歼灭敌11路军独立旅两个营。这时已是10月间,新任皖西北道委书记高敬亭在皖西北又一次进行错误的“肃反”,错杀了一批人,其中有皖西北道区苏维埃主席兼游击总司令吴宝才,红82师政治委员江求顺、红82师副师长卢兴明,第二路游击师师长朱世声,政治部主任肖新甫,第三路游击师政治部主任夏玉华,少共皖西北道委书记雷前相,赤南县委书记陈振松,赤城县委书记吴代芬、赤城县苏维埃主席刘文炳。第二路游击师师长杜昌甫被撤职后,在家郁愤而死。高敬亭仅在熊家河、南小涧两次开会,就逮捕100多人,先后被处决几十人。高敬亭还硬说林维先是“第三党”,鄂豫皖省委派徐海东军长将林维先逮捕,师长职务给撤了,党籍也开除了,把林维先带到英山县陶家河。在公审林维先时,战士们都不举手表态;有几名战士和排长还冒着生命危险站起来发言,说:“师长整天和我们一起打仗,很坚决,很勇敢,不是反革命。”这样,高敬亭才没有杀害林维先,把林下放到红25军经理处做苦工,抬担架。“苦工队”共有90余人,都是“肃反”下来的干部,还有些师团干部。不久,敌人进攻英山陶家河,红25军伤亡几十人。“苦工队”奉命送伤病员到土门河地区安置,返回时,省委已率红25军已离开陶家河,经霍山、英山县境转移到立煌县大埠口,接到鄂东北道委来信,遂即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赶往河南光山花山寨,接到党中央的指示,随程子华长征去了。这样“苦工队”掉队下来了,后来编入到红218团。
11月中旬,高敬亭将红25军担任掩护任务的第74师2营4连余部和3营9连暂编入红73师218团1营,说是等主力回来再归队。12月25日,苦工队在林维先率领下,在下骆山打粮战斗中夺取敌人的武器,被入红218团的第3营。

 7,红82师遭受了重大挫折 
高敬亭和红82师没有接到省委的指示,仍留在皖西地区坚持游击战争。两军分开行动后,首先将在霍邱叶集西南遭敌人飞机袭击受伤的80多名伤员护送到赤城熊家河老苏区。当部队把伤员顺利地护送到目的地后,皖西北道委书记高敬亭召集红82师师长周世觉和三路游击师师长高克文开会研究。决定由周世觉同志带领244团3营、师部交通队和师政治部一部分工作人员,并要高克文同志带领三路游击师的两个连和手枪队,由周世觉师长统一指挥,组成一支部队去霍山、舒城、潜山地区敌人后方开展游击战争。
周世觉率部队到霍山、潜山、舒城地区开展游击活动,打了一些胜仗,攻克了潜山县的衙前镇(今属岳西县),歼敌一个保安中队,还攻克了舒城县的晓天镇。12月初,部队返回到立煌县长山冲石院墙(今金寨县)附近遭敌第65师194旅387团和霍山黄英“老小八团”的追堵,师长周世觉同志在突围战斗中牺牲,部队受到较大的损失。12月下旬,高敬亭以突围出来的部队为基础,在立煌县(今金寨县)熊家河、沙河店改编为红218团,成为后来重建的红28军82师的主力部队,继续坚持鄂豫皖边区武装斗争。高克文详细地汇报了红82师转战经过。
那是11月初的一个夜晚。周世觉师长率红82师经狮子口,渡过史河,突破老牛背敌人封锁线,到汪家大湾天刚破晓。部队士气高昂,于中旬胜利地通过了霍山县境,进抵潜山县的衙前、天堂畈、小河南地区。在广大农民和市民的积极支持下, 一举攻克衙前镇。歼灭潜山县保安队 l个中队, 俘中队长以下官兵 30 余人, 缴获长短枪30余支。下旬, 率部攻克舒城县的晓天镇, 全歼舒城县保安队及民团90余人, 缴获长短枪80余支和大量银元和物资等。
11月中旬部队挺进舒城县境,攻克了晓天镇。后来又在舒城地区转战数日后,于11月下旬启程回师赤南、赤城老区。部队经过几天的行军,于12月初到达立煌县境长山冲(今金寨县长岭乡石墙村)。
长山冲是大别山东麓的一个山冲。它四周环山,东西南北大约有七、八里路的平畈。周世觉师长命令在这里休息两天,打土豪、筹粮食,并通知每人要带7天至10天的粮食回苏区。第二天下午,中共潜山地下党组织派两名交通员赶到红82师驻地,见了正在理发的周师长。他们急急忙忙报告了敌情:敌11路军有4个团正在红82师后面追击,先头部队已进入西界岭号房子了。周师长立即通知三路游击师师长和3营营长、政委研究行动计划,决定各部队把粮食装好(那时每个指战员都备有一条能装15至20斤粮食的布口袋),抓紧时间休息,吃完晚饭,黄昏时出发。晚饭前又突然得到一个不准确的情报,据路过的老乡说,在部队前进的方向,约10多里路的地方,驻扎了很多国民党军队,是上午刚从燕子河方向开过来的。得知这一情报后,部队又决定推迟出发时间,一方面要三路游击师手枪队查清前面敌人的情况,另一方面严密注视后面敌人的动静。
深夜两点多钟,部队出发,三路游击师走前卫,师部走中间,3营走后卫。朱国栋当时跟三路游击师1连尖兵班走在最前面撒路标(夜间撒在路上作行军联络的5寸见方的白纸标志)。东方刚现出鱼肚色,前卫尖兵班走到一座山坳口跟前时,发现被人砍倒了很多大树挡住了道路。这时堵击的敌人也发现了红军,敌人只喊了几声,就步枪、轻、重机枪一齐向红军扫射,尖兵班和手枪队马上往后撤,跟着前卫连抢占西侧的一座山头,以便阻击敌人攻击,掩护后面的部队撤退。此时,周师长急向三路游击师长和3营营长下达战斗任务。
天已大亮了,前面堵击的敌人,以几挺轻、重机枪的强大火力压住三路游击师1连的火力,并以两个营的兵力顺着斜山坡冲压下来,直至顶住红82师后面的主力部队。这时后面的敌人也尾追上来了,形成了前后夹攻红军的态势。
当即,周师长要三路游击师1连向主力部队靠拢,从侧面打击敌人。并要高克文同志指挥2连坚决顶住后面的敌人,命令3营营长带一个连抢占来路途中的一座小山头,打退尾追的敌人,其他部队和炊事员迅速向西侧一道山冲突围。
这时,敌人乘势抢占了前后大部分制高点。尾追敌人一方面以部分兵力顶住红82师掩护部队,另一方面以大股兵力在山冲由南向西冲击,同红82师突围的部队平行疾进,妄图截断红82师突围部队的退路。但红82师先头部队跑步前进,始终把敌人甩在后面。
敌人利用占据的沿路各制高点,使用步枪,轻重机枪,迫击炮向红军猛烈开火,枪弹似暴雨倾落下来,不少红军战士饮弹倒下了。敌人还仗着兵多火力强,向红82师突围部队拼命地追击围攻。敌人的指挥官舞着手枪、马刀在他的士兵后面威胁督战,并嗥叫:“快冲,不放跑一个共军。抓活的,刘长官(指刘镇华)给重赏。”
敌军士兵在指挥官的威胁下拼命地追击,红军却发扬了不怕流血牺牲的战斗精神,且战且退击退了敌人无数次围攻追击。敌军不顾惨重伤亡不停地冲击。
红82师突围部队沿着向前畈去的15里长冲,且战且撤。开始部队的建制健全,火力集中,各连队还能采取交替掩护,逐步撤退。后来战线拉长了,派出去打掩护的部队多了,兵力也分散了。在敌人猛烈追击和密织的火力射击下,红82师的伤亡人数不断增加,营、连、排干部大部分伤亡。在这种情况下,轻伤员都得坚持战斗,重伤员能来得及的就包扎一下,背到山边村庄临时安排到老乡家里,来不及走的就无法抢救。
被敌人割断的三路游击师一连、手枪队和打掩护冲出去的队伍都相继撤退到西大山,并继续组织火力,支援沟里的部队。但毕竟因距离远,火力弱,起不了什么作用。
上午10点多钟,红军大部分部队退至乌凤沟,敌人还是在后面紧紧追击着。这时,红82师部队已不成建制,但许多负伤的指挥员仍奋勇指挥战斗,士气仍然高昂,英勇地阻击敌人,战斗持续到中午12点多钟,敌人要吃午饭,攻击才暂时停下来。红82师指战员又饥又渴又累,发扬了连续作战的精神,继续撤退到冲尾横排路口一个土地庙跟前,还未来得及喘息,又突遭地方顽匪黄英老小八团的阻击,黄英指挥民团武装800多人占据前畈一道山梁和隘口对红82师进行阻击。在这危急时刻,周世觉师长亲自组织指挥红军部队,几次冲锋都没有冲上去,又增加了一些伤亡。
为了保存力量,集中突围,周师长把部队马上集中到土地庙周围,准备依靠小庙固守,待天黑后再冲出去。
但是,情况越来越危急,不仅尾追的敌人上来了,而且前面堵击的敌人亦向红军发起攻击,使红82师的突围部队腹背受敌。气焰嚣张的敌人越攻越近,妄图一口吃掉陷入重围的红军。这时周世觉师长一面鼓励大家要沉着应战,坚决顶到天黑就是胜利;另一方面亲自指挥战斗,亲临前线指挥,一会用步枪射击敌人,一会又接过战士的轻机枪扫射。这样他就成了敌人集中射击的目标,先是帽子中弹落地,后来右肩又负伤,最后因头部中弹而英勇牺牲。
周世觉同志不愧为我党优秀党员,红军的优秀指挥员。他被中国军事博物馆列入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中牺牲的高级军事领导人之一。他的牺牲,更激发了红军指战员的斗志。战斗越来越激烈,许多战士都是射出最后一棵子弹后,与敌人顽强搏斗撕杀而壮烈牺牲的。
最后剩下七八十个红军指战员,寡不敌众,无法坚持战斗。这时大家认识到,哪怕剩下一个人,只要突围出去,就是党的一分力量,就是革命的一份火种,因而决定向着西北一片烂石遍地野草丛生地带突围。周世觉师长乘用的一匹黑骡子,背了很多银圆和钞票,马伕将它脱缰冲在最前面,安全无恙地冲了出来。但由于敌人的火力太猛也有不少红军战士在最后的突围中倒在血泊里,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周世觉(1901—1934)金寨县吴家店镇西庄人。1928年10月, 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参加立夏节起义。后任赤卫队长、游击队长、独立团长,红25军重建后,任74师副师长,随徐海东转战皖西,后接林维先任红82师师长。1934年12月3日率红82师返回金家寨途中, 于长山冲(今长岭乡石墙村)遭国民党第十一路军和老、小八团的伏击, 英勇牺牲。
红军突围后,灭绝人性的蒋匪军,对红82师的重伤员也不放过,都一一补枪打死,并惨无人道的把所有牺牲了的红军指战员耳朵割下来,以便到蒋匪军头目刘镇华那里去报功请赏。
最后突围出来的红82师指战员大部分都在当天夜里与三路游击师1连和手枪队会合,有少部分同志后来才陆续找到部队,也有少数同志昼伏夜行奔向龙门冲和洪家大山根据地去了。部队汇合后,三路游击师高克文师长出来指挥,叫大家集合清点人数。三路游击师有130多人,红82师只有110人了。整个部队损失三分之二,大家心情十分沉重。
红军终于胜利突出敌人包围圈,转至金寨县境的龙门冲至莲花山之间的地区与高敬亭率领的红218团会师了。三路游击师师长高克文向高敬亭汇报说红82师师长周世觉牺牲,高敬亭听过汇报,却含着泪水将高克文逮捕,后在熊家河将身负重伤的高克文杀害。12月下旬,在熊家河沙河店,高敬亭将红82师余部同三路游击师编为红218团第2营。
1935年2月1日,这支部队经过稍许整顿后,重振精神,跟随军政委高敬亭挺进到金寨的抱儿山,与方永乐率领的鄂东北独立团会合。方永乐带来鄂豫皖省委指示信,高敬亭这才知道鄂豫皖省委已率红25军转移,要他组织党的新的领导机构和红28军,继续坚持鄂豫皖边区的武装斗争。在抵达太湖(现岳西县)凉亭坳后,高敬亭、方永乐将红218团和鄂东北独立团及皖西北第二路游击师合编重建新的红28军,高敬亭任军政委,统一领导鄂豫皖边区党政军工作。红28军下辖第82师和手枪团,罗成云任红82师师长,方永乐任师政委,熊大海任政治部主任,余雄任手枪团团长。红82师下辖第244团(由3个营组成)和特务营。徐贤才任团长,徐成基任政委。重建后的红28军,有一千余人,开始了鄂豫皖边区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直至抗战爆发后,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奔赴皖中抗日前线。
 
 
    (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胡遵远   搜集整理1396625992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