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军事 > 正文

大将徐海东的战斗传奇和 夫人周东屏的红色故事

2016-07-05 来源:中华发展报道网 责任编辑:胡遵远 点击:

分享到:

            上篇:大将徐海东在金寨的战斗传奇
 
 
    人物简介:徐海东(1900年6月17日-1970年3月25日),原名元清,湖北省大悟县新城镇(原黄陂县滠源乡会夏店里滚石岭会)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我军卓越的军事家,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忠诚战士,中国工农红军及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领导人之一,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参与黄麻起义,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独立第四师师长、红二十五军军长、红十五军团军团长等职务,成功保卫了陕北根据地。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15师344旅旅长、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等职位。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八、九届中央委员。


 
    土地革命时期,徐海东率领红军队伍转战鄂豫皖边区,他用兵如神,作战勇猛,有“徐老虎”之威名,令敌人闻风丧胆。他在金寨县境内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战斗故事,至今仍在老区人民中广为传颂。
 
                     一、包家畈,击退追击重兵
 
    1932年9月,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失利,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东路游击司令员刘士奇、第二十七师副师长徐海东完成掩护红四方面军主力南下转移任务后,于9月底在金寨与英山交界的西界岭会合。后根据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的指示,建立了中共鄂皖工作委员会,并将聚集在英山金家铺地区的红军、党政机关人员和地方武装统一编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七军,军长刘士奇,政治委员郭述申。全军下辖两个师,共4500多人,徐海东任七十九师师长。
 
    为钳制敌人,红二十七军在皖西地区转战。徐海东按照军首长的指示,率部先后在宿松趾凤河、潜山衙前镇、桐城大沙河、霍山磨子潭等地与敌人激战,重创围追之敌,于1932年11月14日到达金寨境内的吴家店地区,受到了老区群众的热烈欢迎。
 
     11月15日,敌第三十二师、四十七师尾追而来。徐海东率领第七十九师的第一、三两团,沿包家畈河道北岸占据有利地形,阻击敌人。敌人出动飞机38架次,对我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掩护地面部队进攻。面对数倍于我、穷凶极恶的敌人,徐海东指挥部队,冒着敌人的轰炸扫射,坚守阵地,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激战中,第一团团长张四季英勇牺牲,徐海东立即命令黄绪南继任团长指挥战斗,顽强顶住敌人。
 
    经过两昼夜的激战,红军夺取了这次阻击战的胜利。共毙伤俘敌近千人。敌人因伤亡惨重,停止了追击,红军指战员也都筋疲力尽。傍晚时,枪声一停,累极了的红军战士倒头就睡,喊吃饭都叫不醒。
 
   看到这种情况,徐海东清醒地意识到,敌人随时可能卷土重来,现在的情况对我们是不利的。要彻底摆脱敌人,必须趁此机会赶紧走。于是,他立即向刘士奇、郭述申紧急提议,连夜出发,得到了他俩的一致同意。
 
    部队接到了连夜出发的命令后,干部战士中有不少人想不通,但最后还是执行了命令。经过快速转移,红二十七军安全顺利地进入了赤南革命根据地的腹地大埠口地区,与原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五师二二四团胜利会师,摆脱了敌人的追击。
 
                       二、大埠口,酣睡三天两夜
 
    红二十七军于1932年11月18日早上到达大埠口(现金寨县关庙乡境内)后,部队驻营休息。
 
    连续20多天昼夜不停地行军打仗,使大家都觉得疲劳不堪。徐海东把部队安顿住下后,对警卫员小李说:“我要睡一觉,敌人不上来,就不要叫醒我。”
 
     徐海东将怀表上足劲,准备睡到下午两三点钟起床。他顾不上吃早饭,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由于过度疲劳,徐海东这一觉从上午睡到天黑,一动不动,连身都不翻。警卫员、通讯员轮流值班守护,见他睡得香甜,都不忍叫醒他。
 
    过了一天一夜,徐海东仍在熟睡。又过一天,徐海东还是没醒。大家开始紧张起来,担心师长会不会睡死过去。小李不时地用手放在徐海东鼻子下面试探,感觉到他均匀的呼吸,才稍稍放心。
 
   又是一夜过去,到了第三天黄昏,徐海东还没醒来。小李有些慌了,忍不住轻轻推着徐海东,并低声叫着:“师长!师长!”
 
   徐海东从睡梦中惊醒,急问:“敌人来了?”
 
   小李连忙回答:“不是,不是。”
 
   徐海东看了看怀表,说:“该起床了,睡了一整天啦!”
 
   小李告诉他:“你哪是睡了一整天,是睡了三天两夜。”
 
   同志们见师长睡醒过来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才感到踏实了。
 
   徐海东连续睡了50多个小时,消除了满身疲劳,顿感轻松,恢复了精神。
 
  干部战士与他嬉笑着说:“师长,你这一觉睡得真吓人啊!”“真担心你睡过去了不回来了!”
 
  徐海东笑着说:“我以为睡了一天,哪想到一觉睡了50多个钟头,真他娘地睡了一次好觉!”
 
  徐海东一觉睡了三天两夜的趣事至今仍在当地群众中流传。人们都说徐海东是个奇人,打仗奇,睡觉也奇。
 
 
                          三、吕氏祠,重建红二十八军
 
    1933年9月上旬,中共鄂豫皖省委率红二十五军转战来到金寨县境内的南溪一带,与中共皖西北道委和红八十二师会合。正在发高烧、咯血的红二十五军副军长徐海东被送到葛藤山红军医院治疗。
 
    9月10日,敌人调集7个师,以南溪为目标,合围红军。徐海东接到了军长吴焕先要他回军部的通知,便不顾病痛,冒雨骑马赶回军部,商讨对策。
 
    面对突变的军情,9月26日,省委书记沈泽民在关庙大埠口附近主持召开省委会议,决定省委率红二十五军立即返回鄂东北。
 
    10月2日黎明前,省委率领红二十五军由黄土岗向南至四道河之间强行通过潢(川)麻(城)公路时,遭敌三十一师九十三旅猛烈火力的阻击。沈泽民、吴焕先率2000多人向南突破了敌封锁线。徐海东及后续部队被截断在路东。面对敌人猛烈的火力,红军部队被迫在野地里东奔西跑,一时陷入混乱。
 
     在此危急时刻,徐海东拖着病体,由两个人架上了附近的猴子山。他拿望远镜四下看了看,又听了听枪声,果断地命令号官吹集合号收拢部队。接着,徐海东通知连以上干部开会,分析敌情,确定了转移的行动路线。
 
    随后,徐海东指挥部队扼守山口,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傍晚时带领部队向东折回,顺利回到了南溪。
 
    徐海东返回南溪后,在吕家大院找到了皖西北道委。皖西北道委鉴于红军和根据地遭受严重损失,于1933年10月11日,在南溪吕家大院的吕氏祠召开会议,分析当前严峻形势,讨论武装建设和斗争方针等问题。决定重建红二十八军(红二十八军于1933年1月初建,4月并入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政治委员郭述申,下辖八十二、八十四两个师。原皖西北的红八十二师建制不动,第八十四师由未过潢麻公路的部队组成,共2300多人。会议还根据徐海东的提议,制定了不打消耗仗、不与敌人硬拼,积极向外线游击,寻机歼灭敌人,夺取武器,补充红军的方针。
 
                       四、熊家河,发动自做冬装
 
    1933年10月下旬,徐海东率领红八十四师来到熊家河地区(今金寨县全军乡境内),当时条件十分艰苦。11月初,在二路游击师的配合下,红八十四师在熊家河附近的石门口歼灭敌独立四十旅一个团,俘虏1000多人(教育后释放),缴获长短枪800多支、迫击炮3门、大衣700多件,部队装备才有所改善。
 
    11月下旬,红八十二师与八十四师在熊家河会合。时值冬季,大部分红军战士仍然只穿着一身破烂不堪的单衣。而部队全部家当只有13块大洋,部队如何过冬这个急迫的问题摆在了徐海东的面前。
 
    这时,侦察员前来报告:驻段集的敌人刚刚运到了一大批布。徐海东大喜,立即率领一个团,于12月14、15两日长途奔袭吴桥、段集。紧接着,又根据赤城县委送来的情报,率部攻进黎家集。这三仗歼敌500多人,缴获棉布600多匹、棉花1000多公斤;接着占领了叶集,又获得大批物资。
 
   虽然有了布匹和棉花,但仍存在两大难题:一是棉花不够,人均仅0.5公斤左右;二是裁缝太少,全军女同志只有30多个,还有部分不会针线活的。
 
    为解决这两大难题,徐海东发动大家提建议、想办法。供给处长综合大家的意见,提出了做棉裤时,只在裤子膝盖以上薄薄地絮一层以解决棉花不足的建议,得到了徐海东的赞许。针对会裁缝的人太少的实际,徐海东决定从各班抽几个手巧的战士,办缝纫培训班,大家动手自己做冬装。
 
    第二天,徐海东和郭述申专门召开干部会,动员大家做冬装。徐海东针对部分同志怕做不好针线活浪费布的想法,动容地说:“我就不信,他娘的,男人只会穿衣,不会做衣。我看男子汉除了不能生娃娃,什么事情都会做!那城里的好裁缝是男人,饭馆里的好厨子也是男人。你们听着,明天就办训练班,选些心灵手巧的战士来,干部也要参加。谁要做不成棉衣棉裤,叫他娘的光屁股!”
 
   会场上响起了一片笑声,在笑声中大家统一了认识。
 
   接着,徐海东又提出要求:“做就要做得好看,穿上整齐像个兵样。”他对供给处长说:“把布染好搭配好,灰布发给一个团,蓝布发给一个团,那样做出来的衣服穿起来才会整齐一致呢!”
 
    就这样,从师长到战士,拿枪的手都飞针走线,村子里的妇女也组织起来帮着做棉衣。不几天工夫,整个部队全部换上了新装。
 
 

                      五、打伏击,一天连胜两仗
 
    红二十八军在熊家河地区以深山为家,十分艰苦。每个人除了背一支枪外,还“肩膀上扛粮袋,屁股后挂镰刀(徐海东语)”。粮食弹药物资补给,主要靠从敌人手中缴获。打完仗,部队宿营,靠镰刀砍树砍草搭棚。粮袋空了,靠挖野菜、采野果充饥。
 
   为了打击敌人,多缴获补给物资,红二十八军多次袭击敌人交通运输队。因此,敌人运送粮食、弹药等物资时常出动整连、整营甚至整团的部队护送。在这种情况下,徐海东和郭述申决定出其不意、伏击护送之敌。
 
   1934年1月10日上午,敌第四十五师一个连,押着200多民夫运送物资,由离熊家河不远的苏仙石向皂靴河前进。徐海东命令红二十八军在黄土岭和水口岭之间的险要地段设伏。结果全歼该敌,截获大批物资。
 
   下午,敌人出动两个团从皂靴河方向赶来,企图夺回被截物资。徐海东又命令红八十四师和二路游击师分别在高家畈和铁冲附近设伏。一举将敌人击溃,缴获长短枪200多支及一批弹药。
 
   一天连打两个胜仗,全军指战员十分振奋,晚上专门召开了庆功大会。有人做了顺口溜称颂:一天两胜,连战连胜,英勇红军,百战百胜。
 
                      六、古碑冲,伤敌旅长县长
 
    在1934年1月10日连胜两仗后,徐海东乘胜挥师于11日又深入到河南固始县境内打击敌人。到22日,奔袭了梓柏岭、段集、王家岭、顺河店、陈集、黎家集等地,先后歼敌第四十五师一部和民团3个中队,袭扰了敌第四十五师后方。敌第四十五师追过来时,徐海东又率领红军突然跳出,南下六安县大、小马店一带,歼灭敌保安团4个连,毙敌50余名,俘敌300多人,缴枪300多支、大米100余石。
 
    2月初,红二十八军返回赤南根据地葛藤山地区。敌鄂豫皖“剿匪”总指挥刘镇华急调在光山、潢川等地的第六十四师、六十五师到皖西北,同第四十七师、七十五师等部合围红军。2月6日,徐海东指挥红二十八军在南溪火炮岭以南阴阳山一带与敌人激战。
 
   为避免与敌人硬拼,徐海东率红军跳到外线,在六安、固始一带开展游击,于3月初返回熊家河一带。敌人又集中第六十四师、第六十五师及第四十五师一个旅、独立第四十旅分4路合击红军。红二十八军占据有利地形与敌激战一天,黄昏后突围,南下金家寨东南的古碑冲一带,开展群众工作,发动分粮斗争。
 
    3月10日,敌独立五旅旅长郑廷珍率一个团,由立煌县县长易智周率县民团带路,向古碑冲一带进攻。徐海东看准战机,指挥红二十八军给予敌人狠狠一击,将敌人彻底打垮。敌旅长郑廷珍负伤后率部掉头就跑,县长易智周也身负重伤被团丁救走。此战毙敌50多人,俘敌62人,还缴获大量的枪支弹药。
 
    一仗打伤敌一个旅长和一个县长,大挫了敌人的锐气。群众笑称,这好比是一棍子敲破了两个狗头,都夹着尾巴逃跑了。
 
 
                           七、葛藤山,活捉敌代师长
 
    1934年3月11日,也就是古碑冲战斗结束之后第二天,徐海东率红二十八军向西转移,拟取道葛藤山到大埠口休整。
 
    12日,徐海东在南溪马头山附近指挥部队歼敌一个连,顺利通过了金家寨至南溪、南溪至汤家汇的公路,进抵葛藤山。考虑部队已很疲劳,徐海东决定就地休息。为防备南溪驻敌第五十四师一六一旅、汤家汇驻敌第七十五师一个旅的袭击,他派第八十四师一营占领葛藤山东南山脊,第八十二师三营占领火炮岭以北公路两侧高地,分别向南溪、汤家汇方向警戒。
 
    部队休息不久,南溪驻敌一六一旅在第五十四师代师长兼一六一旅旅长刘书春的带领下向葛藤山发动了进攻。
 
    徐海东判断,南溪之敌倾巢而来,已无后续力量;汤家汇驻敌距我较近,可能增援。因此,他决定占据有利地形,争取在最短时间    击退进攻之敌,并歼其一部。随后,徐海东对部队进行了周密部署。
 
    战斗打响后,敌人在迫击炮和重机枪火力掩护下,向葛藤山东南红军阵地猛攻。徐海东胸有成竹,沉着指挥第八十四师一营坚守阵地,顽强阻击敌人;同时派出第八十二师的一、二两营由葛藤山沿山脊跑步向西南佯动,到达簸石沟附近留一个排扼守阵地,以猛烈火力吸引敌人,主力隐蔽撤回葛藤山。敌人误以为簸石沟是红军的主阵地,便集中主力向其猛攻。徐海东见敌人已上钩,立即率第八十二、八十四师共4个营,连同军部机枪连、特务连,隐蔽迂回敌军主力侧后,突然发起冲锋。敌人顿时阵脚大乱,红军部队趁势全线出击。激战一个小时,将敌一六一旅彻底打垮,毙伤敌1000余人,俘敌代师长刘书春以下官兵130多人,缴获长短枪172支、子弹5万余发、手榴弹和迫击炮弹200多枚。
 
    战斗结束后,刘书春这个“保定”出来的正牌军官俘虏,问徐海东是“黄埔”还是“保定”军校毕业的,想攀个同学套近乎。
 
    徐海东幽默地说:“我既没听过‘保定’的课,也没有进过‘黄埔’的门,我是青山大学毕业的。”
 
    刘书春困惑地问道:“敝人学识浅薄,不知青山大学在何处?”
 
    徐海东手指远山近岭说:“诺,就在这里!”
 
    刘书春迷茫四顾,仍百思不得其解。
 
    1934年4月16日,在汤家汇豹迹岩,红二十八军再次与红二十五军合编为红二十五军,徐海东任军长,吴焕先任政治委员。同年11月6日,红二十五军离开金寨葛藤山,于11月16日从河南罗山何家冲出发,开始长征。于1935年9月16日在陕北永坪与刘志丹率领的陕北红军会师,成为长征中最先到达陕北的红军队伍,被誉为“长征先锋”。
 
    至今,徐海东和他的“青山大学”的故事在大别山仍传为美谈。大别山人民以徐海东这位从“青山大学”走出来的大将引以为豪!
 
   (金寨县党史局 胡遵远  搜集整理  13966259929)
 
 






                     下篇:大将徐海东夫人---周东屏的红 色 故 事
 

 
    人物简介:周东屏(1917—1997),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狮子岗乡人,徐海东大将夫人。1931年参加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25军护士,红15军团医院护士长、党支部书记。参加了鄂豫皖、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反“围剿”斗争和红25军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曾在八路军、新四军医院、皖东和东北解放区机关工作。建国后,任中央军委办公厅秘书。1955年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60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78年当选为全国第五届政协委员。1988年获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7年7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

 
                        一、哭声感动徐海东  
 
     周东屏原名周少兰,1917年出生在一个木匠家庭。由于家境贫穷,10岁就被送到一家姓沈的大户人家做童养媳。12岁时,她逃离了当时的家庭,投奔到徐海东任军长的红二十五军,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红军战士。
    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由河南罗山县出发,开始艰苦卓绝的长征。长征出发时,部队实行精简编制,不允许女同志随军远征。本来准备将部队中的七个红军女护士都安排留在地方,但她们坚决要求跟部队长征,又哭又闹的,一片哭声终于惊动了徐海东。徐海东关切地询问:“为什么哭鼻子?为什么不服从组织决定?”年纪最小的周少兰说:“我们都是逃跑出来参加红军的,我不能再回去当童养媳。部队就是我们的家,我不能没有家。再说,行军打仗,难免会有战士受伤,前线也用得着我们这些护士呀!”徐海东被说服了,他对负责这项工作的参谋长说:“既然她们决心这么大,就给她们一个锻炼的机会吧!”于是,这七名女红军便成为长征中的红二十五军仅有的女性,后来被称为“七仙女”。
 
 
 
 
                       二、危难之中结伉俪
 
    进入陕南后,徐海东在战斗中负了重伤,子弹从左眼打进、后颈飞出。医生除了用盐水洗伤口、用绷带包扎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办法,部队派周少兰护理徐海东。她日夜守在昏迷的徐海东身边,将炭火烧旺,换绷带,擦伤口,用嘴吸出他嗓子里的痰。
    一天、两天……就在人们失望的时候,徐海东睁开了双眼。看到徐海东醒来,周少兰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她说:“首长五天五夜不省人事,把人都急死了!”
   徐海东却扬扬嘴角,笑道:“我倒是睡了个好觉。”
   由于身体虚弱,加上队伍经常转移,徐海东的伤口愈合得很慢,他的心情很不好,经常莫名其妙地发脾气,吓得医生与警卫员只好远远地躲开。周少兰却不慌不忙地来劝慰他。徐海东“虎脾气”逐渐平息了下来。
    在许多人眼里,徐海东是个“天真可爱的小伙子”,圆脸上总挂着笑容。“嘴里露出掉了两个门牙的大窟窿,使他有了一种顽皮的孩子相”,就是这个人,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将他与彭德怀开出同一个价 —— 十万银洋。
    渐渐的,徐海东感到离不开周少兰了。
   当周少兰听到军长的表白后,意外了。徐海东于是追问:“你是不是嫌我比你大?” 
   周少兰急了。她从来没嫌过军长,她嫌的是自已——出身卑微、没文化、身无所长..... 
   周少兰的担心让徐海东释怀了。他的出身比周少兰好不了多少。徐海东告诉她,从前,他是个不值一文的窑工。 
   到了陕北,他们结婚了。在他的要求下,周少兰改名为周东屏,意为“徐海东的屏障”。一个驰骋沙场、叱咤风云、出生入死的大将,却要求娇小柔弱的妻子做自已的屏障!多么意味深长,又多么情深意长!
   既是诺言,也是誓言,周东屏忠实地做着“徐东海的屏障”。徐东海也始终依偎着他的屏障。他能从她一个眼神里读到安慰,也能从她毫不特别、甚至毫无疗效的草药里喝出生的希望......
 

 
                           三、患难与共一辈子
 
    周东屏和徐海东结婚的第二天起,就去瓦窑堡红军医院工作。徐海东患有肺病,由于长年不分昼夜地转战,他的病情不断加重。         1938年初,徐海东又犯病咯血,党中央命他返回延安治病。病情好转后,他被暂时安排在马列学院学习。当时从大后方来了许多有文化的青年学生。一次有个同志和徐海东半开玩笑地说:“要‘改组’吗?我帮你介绍一个漂亮的大学生。”徐海东一听这话很生气,说:“胡扯,东屏是受苦人,我们既是夫妻,又是战友,我怎能干那种事?!”
    身体恢复后,徐海东就一再要求上前线。为照顾徐海东,已是两个孩子妈妈的周东屏随行陪伴他。队伍经西安、洛阳,向皖东江北指挥部进发,一路上紧张、劳累,加之天气又冷,徐海东肺病复发,咳嗽不止,大口吐血,接连十几天没有好转。刘少奇将他扶上担架让人抬着走。到指挥部休息一会儿后,徐海东就率领新四军第四支队与日寇激战,指挥部队接连打了三昼夜,取得了皖东反扫荡中的一次重大胜利。而徐海东却因连日疲劳,大口吐血,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病倒在皖东战场上。由于病情严重,毛泽东主席电令徐海东“静心养病,天塌不管”。周东屏为使丈夫早日康复,冒着生命危险上山采药。她只知道野菊花能明目,首乌藤能养颜,大青叶能消肿,猫公刺能清热……在山中采药时,巧遇了正在躲避战乱的老中医,便把老中医请来为徐海东治病,使他转危为安。
     周东屏除了照顾徐海东身体外,还刻苦学习,服从大局,在党内从事思想政治工作。1937年8月她到中央党校学习。1939年9月,任新四军第四支队机关党委总支书记。1940年2月,奉党的指示专职照顾重病的徐海东同志。
     徐海东说:“枪声一响,什么病也没有了,打仗能治百病。”他不顾自己的病痛,经常亲自指挥作战。1939年年末,徐海东抱病指挥部队在皖西周家岗击溃日军一个大队。战后,在向干部作报告时,他突然口吐鲜血倒地。此后7年多时间里,他就只能一直在病榻和担架上度过了。
    徐海东每天24小时躺在一副担架上,吃饭、翻身、大小便,都得妻子帮助。有时他病痛难忍,他就吼叫:“给我枪,给我枪!不能上战场,不如死了好!”他又用拳头敲着担架喊叫:“快抬我走,我要到前线去!”
    周东屏无时无刻不在丈夫身边悉心照顾他。徐海东常对她说:“东屏,我们结婚太早,使你受累,这几年来,你又当战士,又做妈妈,还要日夜照顾我,实在太难为你了!”
    此后几年,徐海东就是这样在担架上,由妻子守护在身边。他参与指挥了多次战斗,并以惊人的毅力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但他从不在妻子面前呻吟一声。
    1943年冬,徐海东突然大口吐血,高烧昏迷,再次倒在战场上,同志们已在悄悄地为他准备后事了。但周东屏没有放弃,她知道徐海东在长征途中负伤、患病,都是吃中药好转的,因此断然决定让中医开了药方。当大家还在忧虑这垂危之际中药有没有效时,徐海东却苏醒过来了!周东屏把自己独断开中药一事说给他听,徐海东不等她说完就伸出手来说道:“东屏,快端药来,又是你救我了!”接连服了三剂中药,病情大为缓解,徐海东又可在担架上随队出征了。
    1947年9月,毛泽东和党中央强令徐海东到苏军控制的大连市休养。夫妻二人住在临海的一座房子里。在这里,徐海东得到了有效的治疗。他第一次接受X光透视,苏联军医发现他的肺部大部分功能都早已失效,又听到徐海东多年来是靠中草药维持生命,都对他的毅力钦佩不已,认为这简直是医学上的奇迹,而他们也由衷的赞扬了徐夫人的伟大。的确,正如徐海东这位勇冠三军的猛将所说,如果没有妻子无微不至的看护,他绝对活不到今天,他生命的一半是周东屏给予的!

     在大连,徐海东夫妇一住就是八年。1955年,徐海东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1959年周东屏被邀请参加了国庆10周年的庆典,她被安排和徐海东一起坐在第一排大将的位置上。对她来说,这是一份殊荣!1960年,周东屏被授予上校军衔。
    1966年6月初,徐海东夫妇一同去看望了贺龙元帅,林彪、“四人帮”借此造谣,说徐与贺密谋“二月兵变”,说徐是“彭罗的黑干将”。       1967年,他们停发徐海东的文件,禁止他与外界往来,撤走所有直接照顾徐海东的工作人员。后来,又下令解放军总医院不再供给徐海东一切药品和氧气。1969年10月,徐海东夫妇和他们的小儿子又被强行疏散到河南郑州干休所。
    由于战争年代留下的严重伤病,徐海东早就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他的左腿是二等残废,要坐在轮椅上。严重的肺病使他多年来不能离开吸氧,甚至睡觉时连被子都不能贴身盖,只好用铁丝做一个支架,把几床棉被严严实实地捂在支架上。长期以来,徐海东吃饭、穿衣、洗澡、大小便样样都要靠周东屏亲自护理。林彪、四人帮如此迫害徐海东,分明是要置他于死地。徐海东在他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一直由周东屏守护在身边。直至他1970年3月25日含恨离开人世,他始终没有因难以忍受的病痛呻吟过一声。就像战争年代躺在担架上的时候一样,他绝不会让最亲爱的人为自己再多增添一分痛苦和难过。
   
     周东屏于1997年走完了她的生命旅程,追随丈夫而去。她与徐海东将军患难与共的革命情缘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追思。
 
                                         

                      (金寨县党史局 胡遵远  搜集整理  1396625992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