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军事 > 正文

武汉会战:中国军人牺牲40万将抗战拖入持久战

2015-06-23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 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在万家岭村舍与敌巷战的情景。(选自《同盟国的胜利——抗日战争图志》杨克林、曹红编著)

  ■ 湖北省政协委员、抗战研究专家卢纲建议,在湖北省图书馆老馆建立武汉抗战纪念馆 宋宁华 摄

  1938年6月12日至10月25日,一场关系到中华民族命运的大战在武汉拉开帷幕。

  武汉会战,不属于“七七”事变、“九一八”事变等这样标志性的抗战节点,也不以胜利告终,却在抗日战争中写下不可磨灭的一笔。中国军人以牺牲40万人的代价,保存了主力,将抗日战争拖入日本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持久战,达到了“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目标。

  1938年10月25日,当日军先头部队进入武汉汉口之时,他们得到的几乎是一座在熊熊烈火中燃烧的空城。

  武汉,素有中国“三大火炉”之称。6月初,闷热的空气已经笼罩了这里。

  时光倒回77年前的1938年,同样是6月,一场关系到中华民族命运的大战在这里拉开帷幕。6月12日至10月25日,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最大规模的会战,围绕大武汉展开。

  武汉会战,不属于“七七”事变、“九一八”事变等这样标志性的抗战节点,也不以胜利告终,却在抗日战争中写下不可磨灭的一笔。中国军人以牺牲40万人的代价,保存了主力,同时让叫嚣着“速胜”的日本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将抗日战争拖入日本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持久战,达到了“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目标,标志着抗日战争从战略防御进入转为战略相持阶段,从而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

  和其他许多战役不同的是,武汉会战吸取之前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等教训,采用了“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战略战术,主战场分布在以武汉地区为中心的皖中-皖西,赣北-赣西北、鄂东等地。

  1938年10月25日,当日军先头部队进入武汉汉口之时,他们得到的几乎是一座在熊熊烈火中燃烧的空城。

  国有干城 民有楷模

  尽管武汉会战的主战场在武汉外围,但在武汉,仍散落了不少会战的遗迹。

  在蛇山南麓,有一个历史悠久的省级文保单位——湖北省图书馆老馆历史文献楼。由于湖北省图书馆新馆落成,这里已人去楼空,偌大的图书馆广场空空荡荡,偶尔有保洁人员打扫,或个别不知图书馆已经迁址的读者路过。绿色琉璃瓦顶、青灰色墙面、汉白玉石柱上雕琢着中西合璧风格的花纹,时光仿佛在这里静止。

  湖北省政协委员、抗战研究专家卢纲介绍,1937年12月南京失陷后,武汉随即成为全国军事、政治、经济中心。当时刚建成不久的湖北省图书馆主楼,成为战时中国最高统帅指挥部所在地,即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中国军队指挥中心所在地。

  卢纲的这一观点在《湖北省图书馆馆史》记载中得到印证。该馆研究员发现一份影像资料,记录了武汉会战期间中国军队在老图书馆大楼前阅兵的情形,进一步证实湖北省图书馆老馆在历史上的地位。

  1938年日军侵占南京后,将矛头对准武汉。当年6月至10月,中国军队以武汉地区为中心,沿长江南北两岸皖、豫、赣、鄂4省展开抗击日寇的大会战,战役持续了4个半月、大小战斗数百场,并以中国军队主动撤出告终,武汉就此沦陷。武汉会战参战兵力之多、规模之大、战线之长、歼敌之多,都堪称8年抗战期间战役之最,因此有人冠以它“倾国之战”之称。

  卢纲指给记者看图书馆老馆旁的一个废弃防空洞入口。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地上放了一幅画。卢纲说,这幅画背后有一个面积不小的防空洞,他曾和其他人一起进去过。武汉会战期间,蒋介石和其他国民党高级将领在这个地下防空洞制定作战计划,发出战争指令。

  为了鼓舞抗战士气,祭奠为国捐躯的烈士,1938年初,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蛇山南坡建成一座表烈祠,用以表彰先烈、供奉抗战中阵亡的将士。随着前方战事日益惨烈,祠堂落成后,这里几乎每天都有前方阵亡将士的灵位入祠。直到1938年10月武汉沦陷,这里供奉过郝梦龄、刘家祺等知名抗战将领,以及所有参加武汉保卫战牺牲烈士们的灵位,包括空战英雄李桂丹、陈怀民等。

  1947年7月7日,为纪念七七事变十周年,国民党当局曾组织数万民众,为抗日阵亡将士灵位恢复入祀,举办游行奉安祭典。当时的《武汉日报》曾报道:“灵位所经,行人肃立致敬、商店住户争相鸣炮,素车白马备极哀荣”……“门首一联云:其生也荣,国有干城,民有楷模;虽死不朽,在地河岳,在天日星……”这样的话语至今让人唏嘘不已,为那些为国捐躯的英烈们扼腕叹息。

  一寸山河 一寸鲜血

  武汉会战期间,无数浴血奋战、可歌可泣的故事在武汉上演,名将李宗仁、白崇禧、张自忠、张灵甫等带领军队在此留下抗战的印痕,可谓一寸山河一寸血。

  位于汉口的中山公园,也是武汉会战的历史见证者。如今,中山公园免费向市民开放,成了市民们休闲的常去之地。公园里有练太极拳的、吊嗓子的,游乐场更是迎来了一拨又一拨拿着各式玩具的孩子。记者在公园深处找到了一处历史遗迹“受降堂”。大门上方,“受降堂”3个字苍劲有力,大门一侧铭刻“国民政府第六战区受降堂旧址”。

  70年前,就是在这里——1945年9月18日下午3时,中国战区华中总受降官孙蔚如,携湖北省暨武汉市地区受降官员与美国军官就位。日军第六方面军司令长官冈部直三郎及其幕僚低头走进受降堂,呈上受降证书,并签名受降,解下腰间武士军刀,递交给孙蔚如的副官。也就是说,日本第六方面军率属下21万将士,在此正式向中国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签字投降,因此得名“受降堂”。

  按照“尊重历史,整旧如旧”的原则,如今在武汉受降堂里,陈列展览完全按照当年受降历史场景陈设,摆放着签名受降的桌椅,桌子上每个重要参与者的铭牌摆放其上。除了还原历史场景外,受降堂里正展出《抗战史料陈列展览》,收集了300多幅珍贵的历史图片和40多件文物(含复制品),这些历史资料中,有20多幅图片是首次公开展出。

  记者参观的这天恰逢“六一”国际儿童节,不少孩子们在大人的带领下,在公园游玩后又走进受降堂参观。

  日军在湖北武汉烧、杀、抢掠的罪行,日军进攻湖北市、县的路线图,武汉会战的重要战役,在一幅幅珍贵的历史照片、历史资料中一一呈现。

  在一片已成废墟的房屋前,母亲抱着刚刚在战争中死去的孩子痛苦万分;一名战士经历日本的细菌战,面部溃烂惨不忍睹……在战争如火如荼开展的时候,武汉全城掀起“献金”运动,为抗日战争募集资金,食不果腹的百姓、农夫、甚至妓女,拿出自己少得可怜的一点钱,支持抗日前线的士兵,为他们缝制衣物、送上食品、药品……

  这样的场景在如今和平年代的孩子看来,恍若隔世。不少家长在带着孩子参观的同时,也不忘因势利导教育孩子:“不忘国耻,只有国家强大才不会挨打。”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播种爱国的种子。(宋宁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