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军事 > 正文

“隐形将军”韩练成:隐藏在蒋介石身边时间最长

2015-04-29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1991年6月,韩练成的儿子韩兢与史丹(右)在广州。

文\海南日报记者 缪影影

  【编者按】

  1950年5月1日,海南岛宣告解放。广大琼崖军民和英雄的渡海大军,一同见证了这特殊的历史时刻,也见证了琼崖人民革命武装斗争“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奇迹。

  纪念海南解放65周年之际,海南周刊将选取一些微观视角,推出系列报道,追寻历史细节,尽可能还原历史真貌。

  本期“纪年·1946-1950”专题,透视1946年至1950年发生在海南岛上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和相关人物,换个角度,以窥一斑而见全豹的希冀,重现那个战争年代不同社会层面和不同军事阵营的面貌,品味历史留给我们的经验教训。

  “一个演员在同一幕戏中,扮演敌对的两个角色,不论是导演还是演员自己,都不敢设想能把戏演得‘天衣无缝’,只能不出大纰漏就算不错了。”这是“隐形将军”韩练成,回顾1946年左右,他在海南的一段经历时的自我评价。

  当时,身为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的韩练成,奉蒋介石之命,接受日军投降,同时担负“剿共”的嘱托;而实际上,他又同周恩来保持着密切的单线联系,接受了“保护琼崖党组织安全”的重任。

  在此期间,韩练成与琼崖特委的接线工作几经波折,直至双方关系破裂,内战爆发,却也最终未能联手控制琼崖局势。

  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曾经那段历史的见证者、参与者多已血洒沙场,或已安然辞世。我们只能借助曾经参与谈判的史丹在生前的记述,来揭开那段历史的密码。

  韩练成暗促谈判实通气

  1945年9月,国民党第四十六军调驻海南,表面是接受日本投降、遣俘和恢复秩序,实际上,蒋介石想用这支部队去消灭中共领导的琼崖抗日游击纵队(以下简称“琼纵”)。

  9月下旬,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率部渡过琼州海峡,接受日军投降。而他同时又与周恩来保持着密切的单线联系……

  韩练成渡海前夕,周恩来致信说:“现在只能运用你个人的影响和你手中的权力,在不损大计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琼崖党组织的安全,并使游击队不受损失,或少受损失。注意!从实际出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由你酌定……”

  虽然一到海南就考虑如何实现周恩来的意图,但是如何与琼纵通上气,成了摆在韩练成面前的第一道坎。

  随后,韩练成找到时机,从被俘要释放琼纵人员中,挑选一位县级干部,亲自找他谈话,了解游击队情况,并亲自写一要求谈判的公开信交他带给冯白驹。

  冯白驹接信后,立即召开特委会议研究。在讨论派不派人去谈判的问题上,冯白驹态度十分明确:“人家既有请,我们也得应,就是‘鸿门宴’,我们也得赴会。这样可以表现我们政治上的高姿态,说明我们要和平。”

  “后来特委决定派我去谈判,还给了我很多钱,以准备谈判期间必要时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谈话。”史丹回忆起时惋惜地说,“当时,我认为这是国民党政治上的姿态,未必有什么诚意。”

  然而,历史最终给了史丹一个答复,作为亲历者,他在评判当时双方的判断时,认为韩练成既要不引起敌方怀疑,又要设法搭线,他在处理这一问题上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而从谈判的效果来看,在政治上宣传了共产党是要和平的,因而当时的冯白驹观点和应对方针也是正确的。

  韩练成明暗态度两难辨

  第一次谈判,韩练成安排一个公开和一个背后两个不同方式的谈判。

  史丹回忆说,谈判时,韩练成颇为盛气凌人,而在私下,他又表现得十分亲切,让人难辨其明暗两种态度,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公开谈判时,除谈判代表参加外,还有韩练成的参谋秘书等人在场作记录,以便将谈判情况向他的上司报告,例行公事。于是韩在会上打官腔、摆姿态,如说要统一军令、统一政令,琼纵应该出来受编等。

  但在背后谈判却是另一个样。当晚,他用小汽车接史丹到他住地,他怕有人闯进来,便吩咐警卫人员说:“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不在。”

  谈判时,韩练成压低声音说:“史先生,我寄给你们的信函看到了吧?那都是官样文章,但其间有一句话是我的真心话:我韩某绝不做对不起海南人民的事,这句话我是用红笔划过的。”

  接着,韩练成向史丹交底,他参加过北伐战争,在冯玉祥部下当旅长,并同周恩来等有联系。

  “你们共产党的军队可利用五指山区把力量掩蔽起来,进行休养生息,以待时机;不要或少出公路沿线进行破坏路基和电线。因为这样可说明海南治安平静无事,免惹国民党当局视线,进而保存琼崖这支武装力量。”

  因担心史丹尚有疑虑,韩练成还问道:“你们琼纵跟延安有没有电讯联络?你们可以问问韩练成是什么人?”其实,早在1941年,琼纵的电台就在战斗中损失,中断了同中央的联系,因为是重大机密,史丹自然不能说实话,回答说“有”。

  “有就好。”韩练成还说:“为了便利你们对外联系和接济,我可以指定某些港口放松戒备,方便你们。”最后他还希望利用出巡的机会,在南丰公路安排一次同冯白驹会晤。

  除了回答电台的问题,史丹全程基本没有说什么话,好像只是一位老练的侦察员细心倾听、分辨着。因此,韩练成认为至少和琼纵通了气,但史丹却依然难以断定韩练成的一番表白是真是假,只能回去汇报。

  琼崖特委针对韩练成的表白做了研究分析,最终决定未同中央取得联系前,处于谨慎考虑,采取试探策略,要求韩练成给琼纵提供电台,一来可验其真假,二来若韩练成心属我方,便可解决同中央长期失联的问题。

  韩练成石碌突遇袭击变时局

  1946年元旦前后,琼崖的局势更为紧迫,游击队的活动经常刺激着国民党统治者的神经;特务、政客们叫嚷:海南岛遍地都是游击队!

  韩练成认为必须把这种紧张气氛缓和下来,才有可能勒住四十六军这头恶犬。为了使人们相信海南岛是平静的,韩练成只好动用宣传工具,把个人的每次行动都公开发表,以示前途平安,同时,希望琼纵能够理解这种微妙关系,并且利用这种关系麻痹敌人。

  1946年1月,韩练成带一个副官、一个医生、六个卫士乘坐专用小火车,由三亚到石碌视察铁矿。途中,突然遭到伏击,车翻了,韩练成被压在车厢底下,腰椎摔伤了,随行人员死伤过半,被缴获机枪数挺。

  彼时的双方,在黑暗中试图相互接近,却终因难辨方向,而错失了机会。

  对此,史丹坦言,其实当时袭击火车的游击队员并不知道韩练成就在火车上, 只知道四十六军的部队要坐火车经过石碌。“这是一个意外,事前琼纵领导不知道,事后也因徒步报讯耽误时间,所以在第二次谈判出发时,尚不知道此事。”

  第二天,韩练成回到海口。琼崖纵队的谈判代表史丹第二次来了。韩练成很快接见了他,但也有些气恼:“你是中共琼崖特委代表,我相信你,可你们的部队到底听谁的指挥?他们怎么能擅自行动呢?”当时,不明真相的史丹,没做好应对这一突发事件的准备,只得摇头。

  韩练成对史丹说:“最好你们写封信来表明是误会,打错了,把缴获的几挺机关枪送回来,我好做部下的工作。”并反复向琼纵暗示:要善于利用形势,麻痹敌人,保存自己。

  “由于碰到突发事件和紧张的气氛,我们的试探计划也落空了,而通过谈判联系的线索也到此中断。”史丹不无惋惜地说。韩练成将军在海南一段经历,由于一连串的偶然因素凑合造成,完全是一场历史误会。

  随后,蒋介石电召韩练成去南京参加全军整编会议,实质上是一次全面内战准备会议。

  韩练成回海口时国民党已派人去海口代表处理接收协调委员会工作。所以当四十六军向琼纵进攻时,他已处在不能自主的被动地位了。

  韩练成对这段经历很难解释清楚,所以他曾说:“历史是人们在自己走过的道路留下的足迹,历史的真正价值是让事实自己说话。”

  链接

  海口谈判历史背景

  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中央就提出一系列争取和平民主、反对内战独裁、建设独立、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的建议。为了表明中国共产党为人民利益而谋求和平的真诚愿望,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亲自率领代表团赴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国共两党和谈,并于1945年10月10日正式签署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

  中共琼崖特委也反复提出,愿以最大的努力和采取一切有效办法与国民党琼崖最高当局谈判,以求全琼和平、民主、团结的彻底实现。

  1945年9月,国民党第四十六军登陆海南岛,表面现象是接受日本投降、遣俘和恢复秩序,实际上,蒋介石想用这支部队去消灭中共领导的琼崖抗日游击纵队。

  国民党琼崖当局鉴于发动全面内战准备尚未就绪,同时为了缓和社会舆论对战后他们抢夺抗战果实和蓄意挑起内战行径的不满和反对。12月,国民党驻琼崖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邀中共琼崖特委派代表到海口市谈判。

  “隐形将军”韩练成

  海口谈判,国民党海南当局的最高代表是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韩练成将军是中国共产党深入龙潭虎穴的四大传奇将军之一,是被蒋经国称为在“总统身边隐藏时间最长、最隐秘的隐形将军”。但是韩练成将军的身份属于高度机密,包括冯白驹将军在内都不知情。直到新中国成立,周恩来总理介绍韩练成和冯白驹正式见面之后,他们才涣然冰释。

  韩练成当时是蒋介石的红人。在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时,蒋介石专列停靠在归德(今商丘),被冯玉祥的一支骑兵偷袭。因为专列没有挂火车头无法行驶,蒋介石顿时成了瓮中鳖。参谋长杨杰摸黑摇着电话大喊离火车站最近的部队,只说到“敌军包围总司令行营……”线路便中断了。韩练成亲率主力驰援,解围后他第一次见到了蒋介石。蒋十分高兴,当即下了一道手令:“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韩圭璋(韩练成),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藉,内部通令知晓。”

  当时黄埔军校的学生在军队中颇为吃香,人们就戏呼黄埔学生为“穿黄马褂”。被“赏黄马褂”的韩练成一路飞黄腾达,国民党军内都认为他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他们哪里知道,3年后,他投身共产党革命事业,成了我党的地下党员。除了周恩来或周本人指定的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之外,绝不接触党的其他地下组织,其级别之高略见一斑。(缪影影 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