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 > 教育 > 正文

青年残疾人谈梦想:微笑面对现实憧憬未来梦想

2015-04-28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在北京的半年里,阿敏几乎从不出门,这在她还能走路的时候简直无法想象,“我害怕卫生间没有坐式马桶,曾经连续八小时不能上厕所。我根本没法坐公交车出行,因为上不去,也害怕地铁的无障碍设施无法使用,更担心出租车拒载。”

  盲人丽娜对于从单位到家的路非常熟悉,但她从来不走盲道,“因为常常会被占,被停放的自行车占、被随意横着的私家车占、被摆放的小摊占、被电线杆占,让我们总是心惊胆战。”

  自闭症孩子南南的妈妈总是避免带南南去外面吃,“我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对南南指指点点,甚至请我们离开饭店。”这样难堪的时刻,通常发生在南南大声讲话或者行为异常时。

  “我保证你把这样的情况说给北京近10万的残疾青年听,他们一点也不会意外,因为这些困难和无奈早已司空见惯,但可贵的是面对有些骨感的现实,应该是还没等你说完,他们就已经会心地点头、微笑了。”从大学起就从事助残志愿服务的小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些还仅仅只是残疾青年群体的一小部分需求。

  为了解这9.9万青年人的需求,团北京市委历时3个月,分别走访特教学校、志愿组织、康复机构、就业单位等18家组织机构和深入残疾青少年家庭,开展残疾青少年群体抽样调研。调研发放问卷752份,回收问卷654份,并对36人进行一对一深入访谈,涉及在校学生、助残协管员、社工、待业青年、盲人按摩师等。

  学历低就业难,身体残疾不阻挡梦想

  在盲校读书时,老师总是不厌其烦地跟丽娜强调,你不要再去追求什么梦想,因为你出来只能从事盲人按摩。“1700万的盲人,你跟他们说,这辈子只有一条出路,梦想还没开始就被遏止,你不觉得这个很可怕吗?”提起这段已经过去十几年的经历,丽娜的情绪仍然激动。

  盲校毕业连续做了3年推拿后,丽娜决定改变轨迹。可是问题一个接一个而来,当她尝试申请继续读书时,没有学校愿意接收。

  据调研报告统计,残疾青年就业率显著低于其他群体。扣除在校学生(227人)因素,受访者中,247人有工作,占59.2%;170人没有工作,占40.8%。不仅如此,残疾青年就业途径也十分有限,希望通过残联就业服务机构找工作的有220人,占34.2%;希望通过熟人介绍途径找工作的有193人,占30.0%;倾向于通过网络找工作的有162人,占25.2%。

  在接受北京残疾青年调研的群体中,拥有研究生学历的只占1.9%,像丽娜这样的占比例最高,即高中(含职高、中专、技校)学历为38.5%,残疾青少年的基础教育和技能教育较为普及,但是接受正规高等教育的比例比较低。调研发现,残疾青少年群体对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比较强烈。受访者中认为有必要接受高等教育的有460人,占71.4%。

  收入低也是残疾人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在家庭月收入调查中,受访者选择1001—2000元的占24.7%;选择2001—3000元和3001-5000元均为22.4%;5001元以上的仅占14.9%。同时,在残疾青少年承受的压力方面,选择经济压力的占23%,大大选择超过学习压力(占14.4%)和工作压力(占14%)。

  小文的女儿今年7岁,有一双很大很美的眼睛,却是个盲姑娘。小女孩爱唱歌爱讲故事,小文希望女儿能够多读一些书,学历高些,长大后,可以有更多选择的机会。

  丽娜从盲人按摩店辞职后,接受了播音专业培训,10天时间很短暂,却向丽娜开启一个新的世界,“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把盲人和播音主持联系起来,第一次知道声音可以承载那么多东西。当敬一丹老师牵着我的手走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时,我知道身体的残疾可能会有很多阻碍,但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梦想。”

  社会交往受限,渴望各种无障碍

  自从2岁起患上幼儿类风湿,婷婷(未成年人为化名)就再也没有“享受”过走路的感觉了。在她的印象里,“走路”对她来说就是相册里的那个1岁的小姑娘跌跌撞撞迈开腿的奇妙姿态。

  她得的病被称为“不死的癌症”,严重的病情使婷婷全身关节都严重破坏,不仅根本无法站立,还随时面临着脱臼、骨折的危险,身体脆弱得像玻璃。

  今年16岁的婷婷在网上是个活跃的小姑娘,打开QQ、微信,线上的好友不算少。平日里,聊天基本靠网络。可是生活中的朋友没几个,因为没有办法出门。在残疾青少年与外界交往情况调查中,选择能正常和外界交往的,有370人,占57.5%;选择很少与外人接触的,有199人,占30.9%。在交往对象方面,选择同学的,有300人,占46.6%;选择亲戚的,有104人,占16.1%;选择同事的,有91人,占14.1%。因为身体原因,婷婷小学还没念完就只能在家自学,“同学”的印象对她来说已经模糊了。在她的生活里,唯一能交流的对象就是爸爸妈妈,还有她养过的一只小兔子。

  “我现在有点电话恐惧症,就不爱打电话,这属于长期憋家里憋得,也没人怎么说话,就不爱聊了。”也常会有爱心人士来,但婷婷的感受并不好。

  婷婷的家在北京一个老旧的小区里,家里堆满了过日子的琐碎物件和婷婷需要的种种药品。“有的时候献爱心的人一下子来十几个,咔擦咔擦拍完照就走了。有些人来的时候各种许愿,等有事情真求助他们了,就各种推脱,所以妈妈现在很少找人家求助了。”婷婷忍不住吐槽。

  婷婷这样的情况在调研报告中以数据体现出来。报告显示,当问及遇到困难或紧急情况时,选择家人和亲戚给予其帮助的有442人,占68.6%;选择朋友的,有57人,占8.9%。选择同学、社区街道、残联、工青妇、志愿者等社会组织的帮助比例均较低,不超过5%。

  “我会先安装一个外挂电梯,再买辆车,想去哪里去哪里,再也不用求人。”婷婷很多时候都会幻想“一夜暴富”。“妈妈已经弄不动我了,爸爸身体也不好,我家住五楼,要想下楼只能靠爸爸背着,爸爸现在因为照顾我也生病了,我有的时候好久好久好久都没出去见蓝天了。”婷婷拖长了音,连用了三个“好久”。

  “别说风沙了,下雨我都想去浇一会。都说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是人的梦想,我现在连说走就走的出门都困难,一肚子苦水呢!”婷婷越来越沉,加之身体原因浮肿严重,父母略有不慎她就会摔在地上。“对于残疾人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无障碍。”

  娱乐方式偏少,公共服务需求强

  “我太能体会到残疾人的无助了!”自从3年前生了场病,阿敏从一个“欢蹦乱跳”的健全人变成了一个处处需要轮椅代步的“障碍者”。用阿敏的话说,从坐上轮椅的那一刻起,她才开始意识到,无障碍的公共服务有多么重要。

  阿敏去了海南,标有无障碍标识的卫生间需要上3个高高的台阶。热心的路人把阿敏连人带轮椅抬了上去,却发现,卫生间的门十分狭窄,根本容不下轮椅的宽度。好不容易把轮椅伸进去一半,却因为关不上卫生间的门,阿敏尴尬极了。而更糟的是,残疾人的无障碍厕所压根没有坐便。因为这个原因,阿敏曾遭遇过8个小时没法上厕所的窘境。

  “残疾人出门真的非常非常难,难到有的时候都会掉眼泪。虽然别人说我是那种看上去很坚强的女性,但真的是太难了。”出门需要的无外乎吃、住、行三件事,可就是这三件对于以前的阿敏来说的“小事”,现在都是大事。

  “朋友聚会对于健全人来说就考虑吃什么就行,我要考虑上不上台阶,有没有无障碍通道。”阿敏遇到过连上好多个台阶的饭店,只得求助朋友帮忙。大一点的饭点也有无障碍坡道,但常常紧挨停车场,被堵住的入口让轮椅无法进入。“好心人非常多,大家都愿意帮把手抬我进去。”而正是这样的感觉,让阿敏觉得“有点没有尊严”,“我不喜欢被特殊照顾,我需要的是真正的无障碍,让我摇着轮椅可以从容地像健全人一样‘走’进去。”

  独自去杭州旅游,阿敏打了二三十个电话也没有找到一处适合轮椅进出、价格经济实惠的旅馆。在鼓浪屿,有个开了3家旅店的老板不理解阿敏“到底要找什么样的旅店才满意”。阿敏回答,给我一个斜坡,让我能够自由出入就好。老板很抱歉,他告诉阿敏,因为他身边没有残疾人朋友,也鲜见残疾游客,他在装修旅店时并没有考虑这些。

  在北京,阿敏对于一个人出行这件事也“怯怯的”。今年过年,本该走亲访友的阿敏连一次独立出门的能力也没有。即使家住一层,没有无障碍设施,阿敏进进出出都得靠家人背。“实在不想麻烦别人,就先自己爬下去,再请别人把轮椅捎下来。”

  在调查中,关于日常娱乐活动方面的选项,有400人选择看电视,占62.1%;有394人选择上网,占61.2%;有220人选择和朋友聊天,占34.2%。

  尽管如此,阿敏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尝试改变。在她看来,要让残疾人安心出行、享受娱乐生活,无障碍的公共服务是必要保障。

  她看到占据无障碍通道的车辆,会随手拍下来,发在朋友圈里,引起大家关注。

  她遇到有高高的台阶的旅店时,会耐心告诉老板,只是一个斜坡就可以让残疾人自在进出。

  随意停在无障碍通道的车辆,在阿敏的坚持下,边说着抱歉边被车主开走。

  没有无障碍设施的旅店老板,在阿敏的影响下,向她保证如果再开一家店,绝对考虑残疾人。

  “我不奢望这个世界如何迅速改变,要变的是每一个人。”阿敏说,当健全人意识到残疾人的需要并作出积极回应时,一切将会不同。“我们变了,世界就变了。”阿敏这样想。记者 李玥

免责声明:

1. 中华发展报道网仅为自媒体用户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中华发展报道网不对用户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不保证内容满足您的要求,不保证中华发展报道网的服务不会中断。因网络状况、通讯线路、第三方网站或管理部门的要求等任何原因而导致您不能正常使用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表的内容仅表明其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中华发展报道网的立场或观点。作为内容的发表者,需自行对所发表内容负责,因所发表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由该内容的发表者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中华发展报道网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

3. 自媒体用户在中华发展报道网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内容,中华发展报道网有权予以删除,并保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权利。

4. 个人或单位如认为中华发展报道网上存在侵犯自身合法权益的内容,应准备好具有法律效应的证明材料,及时与中华发展报道网取得联系,以便中华发展报道网迅速做出处理。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