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 > 法制 > 正文

爆料辽宁辽阳:社会人员冲击辽报大楼 副县长被指是幕后黑手

2015-10-14 来源:http://www.jjlz.com.cn 责任编辑:网络 点击:

分享到:

 

      本站讯9月16日上午,辽宁日报集团大楼的一楼,突然来了一群男女,这些人进楼便口出不逊,逼着辽宁日报集团旗下的《时代商报〉领导出面见他们,《时代商 报》领导派出办公室主任出面了解情况,令这位五十多岁的女老新闻工作者没想到的是,自从与这些人见面后,便处于一种被“绑架”的状态,连上厕所都不允许, 中午想去吃饭更是不可能,一直到下午近四点钟时,这些人得到某个人的指示,才从沈阳的辽宁报业集团大楼撤回了辽阳市,当晚,负责接待他们的这位报社领导差 点住进医院。

       这是一群什么人有如此胆量?他们因何到党报机关闹事?《时代商报》又做错了什么呢?针对这种种问题,在事发后的几天时间里,本站调动了全国几路记者陆续来到辽宁省辽阳县进行调查采访,结果却人十分的意外。
       冲击党报大楼:“不删稿子别想走人”
       这天上午十时左右,从辽阳市辽阳县来了一伙人,到了一楼大厅就连骂带嚷:“今天非让这个记者和他的领导给我滚出来”,多次冲击大楼的电梯,但在保安的阻挡下没有成功,为此,《时代商报》的一位办公室主任在一点也不知情的情况下,出来接待了他们。
原来,9月14日,一家网站刊登了题为《辽宁辽阳:一开发商私自强迁 100余户居民无家可归》的网站记者自采署名文章,文章披露了这个县一名叫“金奥置业有限公司”的开发商,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三年前便采取了很卑劣 的手段,强行将两栋居民楼进行强迁了,且到现在也没办下当时强迁和回迁手续。采访时,曾有一名《时代商报》记者随行采访,但这位记者在采访完成后,考虑到 当时又要大阅兵又快国庆等因素,没有刊登这篇文章,事隔半个多月,这家网站却将此事刊出,刊出之后的16日,这家开发商却网络一些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如当 时强迁一样,来到了同《辽宁日报》一同办公的《时代商报》,向这家报社发难,目的只有一个:“不在网上删除这篇稿子事不罢休”。这位女同志再三向他们解 释,说:“这稿子不是我们发的,文章有署名,你们去找他,发稿子的事我们不知道,删稿的事我们更无能为力了。”但是,不管这位主任如何解释,来者说什么也 不放过她,连上厕所和吃饭都不允许,想要报警更是不可能,从大楼里到大楼外,就如同被绑架了一般,直到下午四时许,这些人接到他们上级的指示,说闹得可以 了,才将这位主任放回了报社。临走时还放下一句话:“不删稿子和你们没完”。
       在这当中和之后的几天时间里,这伙人轮流给文章署名的记者打电话,电话中除威胁和恐吓之外,东北骂人的所有狠话全从这些人口中骂出,而打电话的时间常常在 后半夜或清晨,弄得这位记者一看鞍山或辽阳的电话从来不敢接听,他们如此的嚣张,真的是这位记者碰到了他们的利益、损坏了他们的名誉不成,实际上并不是这 样。
       宣传部长出身的副县长:为何对媒体一言不发?
      这个事件发生之后,不仅引起了辽宁报业集团领导的重视,也招来了各种媒体来关注此事,媒体人都在想一个问题:“一个小小的开发商,明明知道自己的错误之 处,网络给报道出来为何敢到党报机关来发难?重要的是人家没有发呀。”“这些人的背景肯定不一般,一定要弄个清楚,找出幕后的人到底是谁?”于是,连日 来,多路各种媒体记者聚到这个小县城,目标只有一个,挖出这个小开发商的后台到底是谁?
      几日的调查下来,记者们得到的各种信息,多个板本,但目标几乎全指向一个人,此人就是县委宣传部出身的县里排名第三位的某副县长。
      有记者调查出,目前这开发商的老板名为李海燕,她父亲掌管这家公司,便与这位副县长有很深的“交情”,在她接手后,更是将交情加深了一步。
      还有记者调查出,就在《时代商报》记者与另一家网络媒体记者采访后,这个县里还针对此事召开一个专门会议,会议决定让这位宣传部出身的副县长负责处理此 事,原则是问题由“金奥置业有限公司”引起,让这位副县长与这家开发商沟通,事情能不曝光最好。更有记者调查出,在这位副县长接到此任务后,这位搞宣传出 身的人很快就给这家开发商出个招:“你们找一些人去他们单位闹去,一闹报社就会给记者施加压力,结果他们就不敢报道了。”
      其实,在16日去党报机关闹事之前的多日,这家开发商早就领到了这个旨意,但看近半个多月也没有动静,所以就没有去闹,当网媒将此事报道出来后,他们才按照原来计划行动了。
      关于记者调查出来的这些种种说法,记者多次找到这位副县长进行核实,可这位副县长就是一言不发,发短信也不回复,这一点验证了他当了多年宣传部长的功底,认为只要不表态,媒体便拿他没有办法,便他这次想错了。
       一篇常规报道:到底谁真正害怕了?
       这次调查采访,记者们还调查出这个县在近几年来多起关于强迁的事情,比如,曾有王家四姐妹因不在政府的协议书上签字,房子被扒了不说,四人还被判刑了,还 有,全县在三年之内,有二十多人因拒绝强迁和因强迁上访被拘留过,这些,《辽宁辽阳:一开发商私自强迁 100余户居民无家可归》一文中全提到了。因此,几日调查后记者在想,在这个辽阳县,这家没有手续就强行扒掉老百姓的两栋房子的事,在别处是大事,可在这 个县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有那么多人被判刑和拘留,才是大事,因此,记者觉得,这家小开发商去冲击党报机关,实际上他们是充当了这个县县政府的一个 工具,不是他们害怕了,而是县领导们害怕了。采访当中,这家开发商就有人告诉记者说:“我们怕什么,县里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他们说的县里,并不 是那位从宣传部出来的副县长,而是指多人,当然包括县委书记和县长在内,因这个县的县委书记就是因强迁、并在多人被判刑和拘留后,才当上这个县委书记的。
      多日在辽阳县调查采访,记者在此发现了一个很怪的事情,凡是去县里有些档次的饭店吃饭,常能听到喝酒的人谈论着县里某某领导的事情,什么县里谁是谁提拔上 来的,谁与谁不和,谁要是不出事全县人民都不答应等等,更有谈论某某老板是县里谁谁的人,与谁谁关系铁等等,看来,这个小县城不管是大小老板,都要与县领 导挂上钩的,不然这生意就没法做。于是记者在想,连记者都能听到的或调查出来的事情,这个县、这个市的纪检部门能不知道吗?
      在这次采访之前,记者们都看到这伙人大闹党报机关时的部分手机录像和第一次去采访时记者的录音,有几句话始终在刺激着记者的耳朵:“找县政府?政府谁管你 们?谁接待你们?有人能接待你们就怪了(女声)。”在临撤走之前,“县里让我们回去”、“某县长说闹闹就行了,不行再来(女声)”这样的话十分的清楚,这 些个言语,如果说他们的行动与县里没有关系不是有人指使的,谁能相信呢?
      自己做错了事,甚至违规违法了,做为媒体去监督、曝光本是责任,如果有不实之处,有很多手段可以解决,最后道歉赔偿之类都是有的事,可是,在曝光之后却采 取这样非常规的手段,可见这家开发单位是何等不可理喻?!何等的猖狂?!再有县领导的参与和背后的支持,那这位县领导、这个县政府已到了什么程度?!记者 不言自明。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