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房产 > 正文

静淑苑东里业委会主任被免不交权谁来管

2015-03-21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这是新的业委会成员公示名单,被贴出后遭人“涂鸦”打上叉子。而一旁,是原业委会的“通知”。

  本报记者 赵喜斌

  学院路与林业大学北路旁,高层塔楼周围,几栋六层的板楼围在左右。静淑苑东里1号至4号楼,几名老年人站在阳光下聊天。

  看似平静的小区中,却隐藏着一场历时近三年的纠纷。

  三年前,小区业委会通过备案,选举出业委会主任、副主任、委员等,业委会宣告成立,也成为小区不平静的开始。业委会成立后,便有居民发现业委会主任并不具备业主身份,提交的个人信息备案复印件中,房屋所有人为造假。某宽带公司进入小区所交的1.3万元,被业委会私分……种种迹象出现,让小区的一些业主开始反对刚刚成立不久的业委会。

  召开业主大会临时会议、罢免原业委会委员、原业委会迟迟不交公章、未停止工作……一系列不平静的背后,谁来约束业委会委员的权力,值得深思。

  争议

  不具备业主身份

  却进入业委会

  静淑苑东里小区与东侧的农大、南侧的林大咫尺之遥。静淑苑东里小区1号至4号楼,由塔楼与板楼组成,共有住户412户,面积约为3.6万平方米。这四栋楼成为一个个体,在2012年初通过备案成立了业委会。赵玲霞在业委会成立时,被选举成为副主任,选举业主侯玉忠为主任。

  业委会成立几个月后,侯玉忠突然找到了赵玲霞。“侯玉忠突然说有人向街道居民科反映,他不是业主。说让我们拿着我们证件的复印件给街道看看。”此时,赵玲霞认为侯玉忠的业主身份不会出问题,因为“侯玉忠当时强调,要把房本换成自己的名字。房子之前是爱人的名字,备案之前把他的名字加到了房本中。”

  六道口社区居委会主任张腾宇说,侯玉忠通过造假,变成“业主”,并取得了业委会成员的身份。“购房合同本是他妻子的名字,印在纸上,再写上自己的名字,用自己的名字覆盖住妻子的名字,通过这样的手段,将购房合同复印件中的名字由妻子的名字改成了自己。”通过对房管局原始资料的调查,业主发现侯玉忠所提供的购房合同中,名字并非他本人。

  侯玉忠称,房屋购买后并未办理房本,只有购房合同。伪造的购房合同复印件并非他所为,而是有人因为其他目的而对他的陷害。2012年11月1日,侯玉忠提供户口簿复印件、结婚证复印件以及名字为其妻子的购房合同复印件等。一天之后,学院路街道办做出指导意见认定侯玉忠不具备业主身份,委员资格自动终止。

  侯玉忠将街道办告上法庭,法院判决称业委会委员的资格产生、终止应由全体业主经业委会作出相关决议。街道败诉,但是在审理中,法院认定,在无房产权属登记及其他有权机关确认的情况下,夫妻关系等证明不能证明侯玉忠具备业主身份。在首一业主大会指导中心指导部主任童超看来,侯玉忠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章所称业主,同时不能进入业委会。

  1.3万元进场费被分

  钱来自何处

  赵玲霞在业委会工作几个月后便提出辞职,退出业委会,退出的原因是很多事情她看不懂。

  2012年7月,业委会一名同事从兜子里拿出两千元钱给赵玲霞,告诉她这笔钱是某宽带公司进小区的进场费。而在此之前,她从未从业委会中拿过一分钱。“我当时就说拿这个钱是不是要签个字,那个同事就说不用签字。”

  “六个业委会工作人员,一个人分到了两千。过了几天,我问侯玉忠‘主任,你给的那两千块钱,也不用签字,那我要说我没拿……’”赵玲霞的话还没有说完,侯玉忠便提高音量严肃地说,“你就说你没拿。”赵玲霞最终将钱交到了六道口居委会。记者向六道口居委会求证得知,此事属实。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委会成员承认也收到了这笔两千元钱,同样在领钱之后,不用留下任何签字证明自己已领过钱款。“那家宽带公司看到小区中已经有其他几家宽带公司进驻,市场并不大,同时也有居民反对,后来在未正式进驻前就撤出了小区。”因为在小区中一天都未经营,该公司退出后自然要走了那笔1.3万元的进场费。“侯玉忠也没要求成员退还两千元钱,称该笔钱为发给大家的补贴。”

  那退给那家公司的钱到底从哪儿出的?分钱的消息在居民中不胫而走,也让一些业主开始对业委会产生怀疑。一名业主说,刚刚成立的业委会,就敢肆意分掉本属于小区公共收益的钱款,而不经过业主同意,这样的业委会不值得业主信任。

  对于,某宽带公司欲进入小区,侯玉忠并未否认。“人家进都没进来,给我一万三,有可能吗?绝不可能。”侯玉忠停顿了一下,调转话锋,“即使有可能,给我钱没进来,就算我装兜里,跟他们(其他业主)也没有关系吧。”

  选举投票时发米面

  算不算贿选

  业主老金在业委会成立时,并未投票,在他的心里并不赞成一些业委会委员的候选人。

  作为候选人之一,赵玲霞也在积极参与。在业委会成员选举中,参加选举的居民可以领一袋米,“候选人拿着选票,到各家中,问是否同意候选人当选业委会成员,只要选同意的业主,都可以获得一袋米。而在选举现场投票的人,每家是一袋米和一袋面。现在想想,这算不算贿选?”

  一名居民说,本来不想参与投票,但是当候选人拿着选票到了家门口时,他并未拒绝,“我不打钩也不合适了,就这么投了票。”在老金看来,这样的小恩惠十分奏效。很快,侯玉忠便以300多票当选业委会委员。

  去年年底,小区中贴出业委会通知,称为感谢对业委会工作支持的业主,业委会研究,决定给每户发放200元某超市代金券。“有280多户业主领了,业主领了之后要签字,并且公布。”

  一名业主说,领代金券要在5张纸上签5个名字。“根据不同的用途签不同的字,比如在去年有95个业主联名罢免业委会全体委员,其中这些人里也有来领的,我们就让他们签字,证明他们之前联名罢免我们是受到了蒙蔽。”侯玉忠说,业委会让业主签字是为了核实业主的真实意愿。

  在张腾宇的印象中,业委会成立后的三年时间中,只在2012年9月7日召开过一次业主大会,其后再未召开过业主大会。

  对此,侯玉忠并不认同,“业主大会也可以用纸质表决票的方式进行,我们有十多本业主签名的表决票。”侯玉忠说,他的目标就是业主不交物业费还能得到分红,把小区的收益结余分给业主。

  赵玲霞对这些签了名字的纸作何用途,心里一直都在担心怀疑。“还有就是这些钱是从哪来的,是一个疑问。在小区中,钱不能乱花,不是业委会不能想减免物业费就减免,想给谁发就给谁。”

  难题

  业委会主任被免不交权

  街道没法管

  小区中的全部物业费每年约为33万元,业委会成立后规定逐年递减10%的物业费。小区的商业年租金为50万元。

  而在一名前业委会成员眼中,业委会的收支账目并未完全公开,“虽然在小区业委会中待了三年多,具体的账目我并不清楚,有一些钱发的比较随意。”

  赵玲霞称,在业委会工作期间,涉及到小区的收入与支出几乎都是由主任一人来定,“不跟我们商量,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钱,花了多少钱,花在哪里了,这笔糊涂账中有多少进入了个人腰包,这个不得而知。”

  2014年5月16日,小区部分业主向业委会提出召开业主大会临时会议申请,共有超过20%的业主签名,同时报送街道。7月25日贴出公告,对罢免业委会委员成员并选举新的业委会成员进行表决。表决结果是52%的业主参加投票,同意罢免原业委会成员,并选举新的业委会成员,在小区中进行公示,而后在街道备案。

  侯玉忠对公告不服,将街道再次告上法庭,法院一审二审均判决街道胜诉。“此后街道就取消了侯玉忠业委会委员的备案,但是他却一直都在打着业委会的名义继续在小区中,也不交出手中的公章。”张腾宇很无奈,在他看来,没有人能够约束住这名已经被罢免业委会主任的权力。业委会主任被免之后不交权,街道对此只是协助指导监督,对人只能备案却没有管理权。

  指导部童超主任说,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依据的规定,目前制定政策是住建部和各地住建委,而协助、监督、指导的又是办事处和乡镇人民政府,产权是住建委和房管部门管理,可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是由业主也就是人组成的,应该规划到哪个部门,却出现了难题。“新的事物,新的问题,需要政府有专门机构,专门人员去研究,去解决。以地方人大立法和配套的法规规定,来规范商品房小区的各项事务。”J20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