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调查 > 正文

原全国人大代表涉刑背后现绥化市警权肆意妄为

2017-06-05 来源:深圳热线网 责任编辑:媒体,中国公益在线 点击:

分享到:

    宋亚东,全国劳动模范、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享受国务院津贴。众多光环笼罩下的他还曾兼任原绥化市政协副主席、二轻局副局长、医药局副局长。绥化市家喻户晓的参美集团由他一手创建,并得到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省领导关怀支持,可是这样一家当地的明星企业,如今却已支离破碎,债台高筑。法人宋亚东也被刑事拘留,七十余岁的他只能因病取保就医,并被完全限制了公司的管理权利,眼看着苦心经营30年的企业面临倒闭而无能为力,而这一切的背后只因他得罪了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经侦大队的一名民警!

1.png

  司法机关罪名未认定政府发文如儿戏

  由宋亚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黑龙江参美集团曾是绥化市(县级)属的一家集体企业,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一度成为当地税收大户,连续几年年均缴税超千万元。公司主打产品参美牌保鲜人参、丰产素、小白桦饮料和天赐康胶囊等曾在全国名噪一时。

  多位前任和现任国家领导人都对参美集团给予关怀和支持。黑龙江省政府曾组织全省41个市县党政负责人,在参美召开工作现场会,学习借鉴宋亚东的创业精神和企业发展经验。据黑龙江省老龄委统计,截止2011年宋亚东带领企业累计为社会敬老慈善捐助超过1200万元。

  而如今,参美集团已经大门紧闭,停产歇业,董事长宋亚东也不知去向。老百姓众说纷纭,有人称宋亚东已经被判刑,也有人说他已经外逃,更有人说他已冤死狱中。这样一家明星企业为何陷入如此窘境?如此光环笼罩的企业家又为何不知所踪?

  经多方调查,记者从绥化市北林区委发展环境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一份通知中得知:宋亚东已被宣告涉嫌犯罪,职务侵占公司资产2000多万元,集体股权1219.5万元。职务侵占三千多万元对一个农业市的民营企业来说,可谓是惊天大案了!

  那么宋亚东真的被判刑了吗?法院又是如何认定的呢?

  据悉,北林区委下发的通知所公布的职务侵占罪并没有经过法院判决,检察院也尚未提起公诉,只是北林区公安局正在侦办的一起上访案件所涉及的“股权纠纷”和还没有认定的“财务问题”。

  参美集团部门负责人王女士无奈地说:“案件已经侦办一年多了,我们公司财务账本扣押至今,公安局和检察院也没拿出全面的审计报告,却在公开文件里对董事长的所谓职务侵占罪进行散布,这对一个正常经营的公司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政府文件发得也太随意了……”。

  职工被撤职生怨煽动上访致企业法人被拘留

  据参美集团负责人于先生介绍,这是一起由上访引起的涉法案件。自2016年5月北林区公安机关对宋亚东立案调查至今,上访人员由少聚多,目前已经超百人,其中绝大多数是退休或同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人员。

  据参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介绍,主要上访组织者有四人,其中王向宏曾任参美饮料厂厂长,在他经营期间饮料厂长期亏损;刘跃义曾任集团工会主席,曾严重违纪,其二人已于多年前被集团撤职;张洪艳因严重违反公司制度已于2013年被集团依法公开除名;王志强曾任集团后勤科副科长,因违反公司纪律私自在其他公司兼职,也于2014年被集团撤职。

  宋亚东对记者说:“上访起因是2014年10月王向宏承包家属楼物业,国庆节当天乘我公出在外地,他在小区院内以物业名义突击建房,被执法局发现后制止,王向宏求我出面协调,因该违建严重影响市容和居民生活,我便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因而与我结怨。由此,王向宏开始串联几个被公司开除和撤职而心生怨气的人员,并以‘改制不合法,参加签字上访就能重新要回股份和分到钱’为承诺,煽动更多的人参加上访,并向公安机关出具本人并不知情的证明材料,导致上访人至今对上访目的和诉求都懵懵懂懂,不明真象”。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退休职工介绍:“上访组织者动员大家参加上访,一开始没说要告董事长,就说国家有政策了,向上反映能要回股份,然后让大家在白纸上签名。后来听说董事长被刑拘,很多人都后悔了。一些人自发地向检察院写情况说明,特意委托我把书面材料递交到检察院去。材料里有的说:上访人某某以公安名义打电话,让去公安局写证明材料,进屋后看大家都在抄材料,自己也就随便抄一份交给了办案人,但具体内容自己并不太清楚。还有的说:上访组织者向大家收取了数额不等的上访费用,少则二三千元,多则近万元,累计收费超过四十多万元,这些上访费用都被用到向办案警察走关系,这样就能搞掉宋亚东,大家就能分钱。大家在材料里都说:没有宋亚东哪有参美,哪有现在的幸福生活,告董事长真是忘恩负义。”

  那么,参美集团的股权究竟是怎样构成的呢?

  集体企业改制终结上访只为瓜分私产

  宋亚东说:“上访人的主要诉求是关于参美集团股权改制等问题”。

  为搞清参美企业改制情况,记者进行了深入了解调查。从《参美集团大事记》中得知:参美集团前身是绥化参美天然补品加工厂,成立于1986年,是宋亚东个人投资的民营企业,因当年在‘广交会’推出的保鲜人参一炮而红,引起了政府关注。之后在政府领导的动员下,兼并了三家倒闭的集体企业,替政府扛起了老大难的包袱。特别是接收已经倒闭的绥化市木器厂后,为200多名职工安置了就业岗位,补发了工资,同时又为60多名离退人员补发了原企业拖欠的工资,并按月发放退休金。之后筹建新上项目,陆续开发了参美牌丰产素、小白桦树汁饮料和天赐康软胶襄等产品,后在时任省委书记孙维本的提议和支持下,组建了参美集团。

  现任参美集团总经理于先生介绍了参美的股权演变过程,1998年原绥化市政府确定参美集团为第一家集体企业改制试点,并组建企改领导小组指导企业进行产权改造,当时宋亚东并没有计较个人得失,完全听从政府的安排。虽然参美最初是他个人所有的民营企业,并且在多年发展中政府和其他个人没有投入任何资金,但在股权分配时宋亚东只要了百分之十的公司股权,其他股权均做为集体股权。

  改制后参美集团由集体企业变为有限责任公司,但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产权改制无法一步到位,特别是原集体企业资产的产权归属无法明确,只好以量化股形式分配到职工名下,职工只享有受益权而无所有权。改制后,政府不再对企业进行管理和指导,宋亚东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依靠集团董事会和股东会,逐步深入研究产权改造事宜,并最终决定将职工名下的量化股权归属本人实有,并可以转让。由此,参美集团的产权改造宣告完结。

  2006年以后,参美集团在政府支持下投资上马的中国黑土特色农业开发工程项目和中国绿色产品特供中心项目没有实现预期目标,造成巨大投资损失,企业效益严重下滑,广大股东纷纷要求退股。为了不给股东造成更多的损失,满足股东退股要求,使企业继续运转下去,无奈之下,宋亚东四处借钱,甚至给股东打欠条,逐渐回购股东手里的股份,直至2010年9月10日,经集团董事会和股东会研究同意,宋亚东个人出资集中收购其他股东股权,形成了参美集团现有股权结构。目前,参美集团尚有股东8人,宋亚东持股超过99%,其他7位股东合计不足1%。

  既然公司改制已经完成,股权转让也已经结束,那么已经将股权变现的股东和退休员工上访所提出的“改制不合法,参加上访就能重新要回股份和分到钱”的要求又从何而来呢?

  参美集团一位退休职工说:“我十几岁就在参美工作至今三十多年,亲眼见证了参美一步步的发展历程。原来的集体企业倒闭,职工生存都有困难,是董事长(宋亚东)好心地接收了大家。企业效益好的时候,大家持股分红,二十年前平均每人每年就能分红几万元,家家很早就住上了楼房,能在参美工作当时是非常骄傲的事情。后期发展困难,负债累累,股东们怕把自己的股份赔光,董事长又顶着巨大压力满足了大家的转股要求,自己承担风险和债务,还得继续负责着在职的几十名员工,现在那些退了休和卖掉股权的员工又回来要钱要股份,这是赤裸裸的抢劫啊!”

  北林区公安部门违规办案办案民警被指执法不公

  据宋亚东讲:“2015年下半年,个别职工上访时,我多次向北林区委和区政府进行汇报,请求政府组成调查组对企业改制经过进行核查认定,以便向广大上访职工进行说明解释,但我的建议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政府只是简单地将该起上访事件移交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处理。而该案恰巧分配到了与我存在私人恩怨的公安民警栗彬手上。栗彬曾同参美打过一次交道。当年,我集团下属的米业公司股东贺某骗走公司资金870万元,公司报案后由北林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查办,栗彬具体负责。2013年,因为办案经费问题我们之间发生了不睦,他一直对我有偏见。”

  宋亚东认为栗彬执法不公,主观上先将其定罪,然后搜集他有罪的材料,而对于他无罪的证言及证据采取不记录不调取或调取后不移交的态度,甚至故意隐藏。同时栗彬还向上访讨要股权的参美员工及前股东宣布宋亚东侵占罪名成立。

  宋亚东还透露:“特别是经栗彬汇报后,直接导致北林区委2016年11月以文件形式向社会通报未经核实的案情,致使更多不知情的离退人员纷纷参加到所谓的维权上访的队伍中来,不仅多次集体冲击、干扰、破坏公司正常生产经营,而且纷纷向公安机关出具自己并不知情的证言材料。参美集团和天赐康制药公司及其他分公司因此受到到巨大影响,加上公安机关完全限制了我管理公司的合法权利,最终造成正在洽谈的几个项目流产停摆,甚至药品生产许可证过期作废,合作伙伴纷纷撤离,职工人心慌慌无法安心上班。原来一直靠我借钱给大家开工资,目前公司职工工资已停发十多个月”。

  2016年11月3日,北林区公安局办案单位扣压了宋亚东两张银行卡,并将里面的313万元转入某民警个人账户,之后给宋亚东出具了270万元扣压单,余下的43万元以办案经费名义被公安机关收缴。

3.png

4.png

  除了收缴办案经费问题,宋亚东还反映了公安机关办案过程中的其他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宋亚东已向省、市有关部门进行了反映。

  这些问题的处理结果和宋亚东案件公诉情况,本网将继续跟踪报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