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财经 > 正文

年中政治局会议三大难题待解 尚待后续部署

2016-07-18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年中政治局会议 三大难题待解

  国家统计局15日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官方称今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其中,工业生产稳中略升、盈利状况有所改善,而服务业在GDP的占比继续提升,战略性新兴产业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张九玲制图
张九玲制图

  从上半年经济数据来看,尽管经济走势平稳,但仍有一些隐忧不容忽视。按照常规,每年年中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会对下半年的经济政策予以定调,近期,习近平、李克强亦分别召开经济座谈会,研判当前经济形势并听取专家意见与建议。

记者 杜洋摄
记者 杜洋摄

  显然,当前经济运行中存在的问题如何解决,尚待后续部署。

  去产能任务如何完成

  去产能是今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之一。根据官方确定的“任务清单”,今年要压减粗钢产能45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2.5亿吨以上。根据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原煤、粗钢产量同比分别下降9.7%和1.1%。

  不过,有权威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去产能的进展“喜忧参半”:煤炭去产能相对顺利,而钢铁产量却有反复。

  从数据来看,受钢铁价格回升的影响,粗钢产量在今年四五月份均有所增加。6月的粗钢产量尽管比5月有所回落,但仍比去年同期增长1.7%。

  2015年,全国粗钢产量为80383万吨,今年前6个月,粗钢产量已达到39956万吨,要实现全年压减4500万吨的任务,目前来看任重道远。

记者 韦亮摄
记者 韦亮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国是星期三”(微信号:WednesdayNews)表示,去产能的过程中应该警惕“搭便车”的现象。“有的人会想,如果总的产能下去了,价格可能就会上涨,以后开工就还能挣钱,因此降低了去产能的积极性。”

  对此,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在14日召开的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已“放出狠话”:目前,有些地方去产能的决心出现了动摇,一些减产、停产的企业有意复产,对此需要保持清醒认识和战略定力,确定的去产能目标任务必须完成,没有完成任务的都将被严肃问责。

  高层在去产能上的决心亦是毋庸置疑的。李克强在经济座谈会上已经表示,要推动“三去一降一补”落实到实处,其中包括处理好去产能和保障职工合法权益的平衡,创造条件实现富余人员转岗不下岗。

  而徐洪才同时表示,去产能的过程中同时不应忽视结构调整和培育市场机制的问题。“如果只关注产量是否减少,去产能的效果可能就会打折扣。未来去产能,还是要统一标准,构建一个完善的市场机制,真正让高耗能、高污染、低层次的产能淘汰,让具有科技含量的优质产能保留下来。”

  财政压力如何化解

  财政部同样于15日公布了上半年全国财政收支情况。2016年上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5514亿元,同比增长7.1%,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约8.9万亿元,同比增长15.1%。财政收支缺口进一步增大。

  财政部长楼继伟曾在今年6月表示,总体来看,今年中国经济在合理区间内发展平稳,采取的一系列政策逐渐带来向好因素,但是当前面临的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后期全国财政收入形势不乐观,实现全年预算目标需要付出较大努力。

记者 韦亮摄
记者 韦亮摄

  “当前的收支不平衡是有原因可循的。”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对“国是星期三”(微信号:WednesdayNews)说,“一方面,经济下行,税收及土地收入都面临下降;另一方面,正是因为经济下行,当前更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通过结构性减税和扩大支出稳定经济,这导致财政压力进一步加大。”

  习近平在此前座谈会上已经表示,宏观经济政策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李克强则强调要继续发挥好营改增等减税降费政策效应。对于“财政大管家”楼继伟来说,如何在财政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完成上述任务,显然需要审慎考量。

  徐洪才表示,化解财政收支压力,一方面可以进一步扩大赤字、扩大国债发行规模,通过政府适度加杠杆换取企业减杠杆;另一方面,目前居民杠杆并不高,可以通过鼓励消费金融业的发展,适度扩大需求。

  胡怡建则认为,目前实体经济增长缓慢,但虚拟经济并没有出现过多下行,房地产方面集聚了很多个人财富。未来可考虑在税收方面有所改革,例如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研究财产税的征收办法,一方面稳定财政收入,另一方面提高分配的公平性。

记者 韦亮摄
记者 韦亮摄

  谁来拯救民间投资

  民间投资增速放缓是已经引发高层关注的一大难题。上半年,民间投资同比名义仅增长2.8%,增速比1-5月份回落1.1个百分点。目前,民间投资增速已连续多月出现下滑,与去年全年10.1%的增速相比,目前的增速尚不及当时的三分之一。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分析称,民间投资中50%左右是制造业投资。目前,传统行业由于产能过剩比较严重,所以需要进行市场出清,市场环境偏紧,加之工业品的价格在持续走低,所以企业投资意愿不强,这是民间投资增速回落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不过同样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尚有很多有效投资领域没有放开,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中的PPP模式尚缺乏法律保障,民间资本“不敢投”、“不愿投”等信心缺失问题同样明显。

记者 张云摄
记者 张云摄

  今年5月,国务院组成的9个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专项督查组,曾分赴全国18个省(区、市)开展实地督查,探究民间投资增速放缓的原因。

  督查结束后,国务院又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从深化“放管服”改革、营造公平市场环境、缓解融资难题、降低企业成本等多个角度,力图促进民间投资回稳向好。

  民营经济意味着60%的GDP和80%的就业岗位。显然,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唤起民营经济的活力显然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性。

  拯救民间投资,一方面是解决民间投资收益率过低的问题,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彭红枫指出,未来应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领域,将国有资本投资效率较低的行业逐步让渡给民间资本,给予民间投资可预期的投资回报和较宽松的投资环境。

  而另一方面,让各种经济主体获得平等竞争的地位同样重要。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便表示,在民营企业信心不足背景下,应加速推动市场准入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重塑民营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和中国社会的信心。(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