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财经 > 正文

80后创客的故事:拥抱万众创新的时代

2015-04-10 来源: 责任编辑: 点击:

分享到:

  王昊:28岁 “幻腾智能”CEO

  朱水旺:34岁 “筷子旅行”创立人

  梅星星:25岁 “星空物语”创立人

  核心提示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既可以扩大就业、增加居民收入,又有利于促进社会纵向流动和公平正义。

  ■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了北京、上海、广州三大“创客文化生态圈”。

  ■“众创”平台应更加市场化、专业化、集成化、网络化。

  ■需要给创客设计更好的激励机制、为创新型企业减负。

  创客心声:需要平台,但更需要创新精神

  王昊:28岁“幻腾智能”CEO

  在清华大学的LOFT公寓里,黑框眼镜、条纹毛衣的幻腾智能CEO王昊正编织着他的梦想。

  从事智能家居设计的幻腾公司成立仅仅一年半,就被美国商业杂志《快公司》列为中国最具全球创新能力的十大公司之一。《快公司》称:正如被谷歌收购的加州公司Nest一样,北京的幻腾公司看见了一个未来。依靠他们的产品,消费者可以用智能手机来管理家用电器。

  “得到这样的评价更多是运气。”28岁的王昊笑着说。但在他看来,实力比运力更加重要。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本科毕业后,他选择去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读机械工程硕士。

  “国外的生活安逸、舒适,每天可以驾车去看海、享受,但好像这不是我需要的生活。”王昊认为一定要靠自己的脑子做出自己的东西。创新是一种发自心底的追求和梦想。

  也许在国外创新会更快、更富成效,也许产品贴上美国的商标可以有更好的价格,但王昊觉得,这些并不重要。“当初去美国就是想去看看他们是怎么做产品的。硅谷的很多顶级科技公司里都有中国工程师的身影,既然在美国可以做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相信中国也可以诞生像苹果一样伟大的公司,我相信未来中国市场可以创造更多奇迹。”王昊说。

  尽管目前的办公地点依然不稳定、公司的各个环节仍不完善,但王昊相信,智能家居是未来的方向。在清华学习期间,他自己动手制作了图书馆机器人,夜晚机器人可以把书架上的书取下再放回正确的位置。而这种动手创新的激情依然在王昊身上燃烧着,“不只做智能照明,我们在创新一个智能家居的系统,这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王昊的笑容充满阳光。

  “曾经在美国,我们几个清华毕业生也创立过公司。”王昊感到,美国的创新氛围很浓,学校、社区有动手创新的深厚基础,而在国内,创新的环境还需要改善。很长一个时期是以科学教育、知识教育为主,而不太注重实践教育,而最近几年,正在发生改变。“我们享受到了留学创业基金、雏鹰计划等大约30万元的政府和学校资金支持。”但王昊也指出,“目前虽有各种补贴政策,但申请补助的成本很高。申请补助要花费更多精力,需要有专人来做这件事情,但我们目前很难有这样的人力投入。”

  在幻腾之前,王昊还创立过互联网广告公司、医疗机器人公司。对于“创客”,王昊有自己的理解——创客是一种精神,并不是单纯为了创业,而是发自内心的爱好。公司有20多个人,其中清华学生占到一半,主要是搞研发、设计。他们花费了大量的研发投入,全部是自主知识产权,这是成本的大头。“事实上,我们很多产品的品质不比国外差,但价格却远远低于国外。”王昊说,希望有更多中国人客观看待中国产品、中国技术。从外部环境看,这需要有一系列的制度和政策支撑。“最近,很多地方开始搭建企业创新孵化器,但‘平台’似乎比‘平台’上的‘东西’还要多。”王昊说,关注创客本身比拾建平台更加重要。

  身为公司CEO,王昊的收入却不高。相比公司最高收入的员工,他的收入只有他们的1/7,甚至1/8。“挣钱不是最重要的。”王昊语气坚定地说,“我们要真正做好自己的产品,做好自己的品牌。”

  记者感言:

  永不服输、永远坚持,创客们总是和“情怀”联系在一起。王昊的创业动力来自于发自内心的爱好。王昊就是要在中国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靠自己的脑子做出自己的东西”,我们看到了一个80后创客的执着和韧劲。若干创客的诞生,正是中国经济不断成长的动力之源。

  创客心声:要给创新型企业减负

  朱水旺:34岁 “筷子旅行”创立人

  社会学、中国古代史、计算机、高级软件工程师、职业培训、大客户销售、云计算、旅游包车……你很难想象,一个人的经历竞把以上词汇都囊括进来。朱水旺,一个34岁的创业者,却让这一切变成现实。

  4月7日上午10点,北京雍和宫星巴克,朱水旺讲述了他的创业故事。

  “一个学古代史的学生来应聘做软件开发”

  “在别人看来,我的经历确实有些奇葩。”他用这样一句话来评价自己。

  1999年,他以安徽安庆市第四名的成绩考入兰州大学社会学系。大一上学期,他考入兰州大学国家历史人才培养基地,实现了从社会学到中国古代史的专业跨越。

  然而,朱水旺并没有满足于此,骨子里的理科“基因”支撑着他在大学期间靠自学完成了计算机系所有课程,并通过了计算机四级和高级程序员考试,之后他又拿到了思科CCIE认证。

  2003年,朱水旺走出校门,来到科达通信上海研究所应聘软件开发工程师。一个中国古代史的学生来应聘做软件开发,朱水旺的专业背景吸引了公司人力资源主管的目光,朱水旺被顺利录取。

  2004年,毕业快一年的他瞄上了职前培训。“做完调查问卷后,发现80%的人希望有这样的培训。”

  “创意”美好,但现实艰辛。由于缺乏资金,初次创业很快“搁浅”。

  “公司如果做不起来,那就是它没有那种基因”

  “创业失败了,问题就出在资金上,于是我决定先去挣钱。”2004年10月,朱水旺进入华三通信,从事软件研发工作,半年后,他被派驻南非和香港办事处,开拓海外市场。2007年6月,当他回到北京时,又被调至市场销售岗位,负责军工行业大客户销售工作。

  “军工领域是公司的空白,只有几个联系人电话,几乎是一张白纸。”为了“哪怕跟客户说上三分钟的话”,他每天一早和下班时间准时守在那些单位门口,介绍自己的产品。在他和团队的努力下,三年后,华三通信的产品在这一领域占据了绝对优势。

  “对于一个完全靠银行贷款和奖学金完成学业的农村孩子来说,这些经历都算不上苦。”朱水旺说。工作空闲时间,他不断充实自己,先后于2007年攻读北大MBA和2010年攻读长江商学院金融MBA。所有的这些学习和工作经历,让他以后的创业更加游刃有余。

  2012年朱水旺的第二次创业开启了。他以资金入股的形式加入到一家云计算公司,负责公司的产品解决方案和市场销售。由于股权方面的原因,2013年底,朱水旺的团队被迫宣布解散。

  “一个公司如果做不起来,那就是他没有那种基因。在我看来,有几个基因是做公司的‘死穴’:一是团队的能力,二是股权结构合理性,三是资金效率。”回想起那次创业,朱水旺感慨地说。

  “我不想在30岁时就停下来求稳,我还是想折腾点事”

  第二次创业失败后,朱水旺一直在寻找新的机会和方向。2014年5月,朱水旺与筷子旅行不期而遇。促成这次创业的,是一次背包到青海和西藏的旅行经历。

  在青海和西藏,朱水旺发现了旅行中的共性问题——旅游包车服务欠缺。

  “我再次决定创业,是因为我想折腾一点事情出来,不想三十岁时就停下来求稳。”朱水旺语速飞快但很清晰,这一次,他拿到投资的速度跟他的语速一样惊人。

  先后拿了四笔投资,最近筷子旅行又作为京东股权众筹十大明星项目首发,短短几天完成超额募集。这些成绩并没有让朱水旺轻松起来,“我常常在晚上醒来,几乎没有深度睡眠。这也许是创业者的通病。”

  根据朱水旺的设想,筷子旅行第一步解决服务交付的问题。第二步是服务标准化的问题。第三步是以车为支点完成对目的地旅游体验的自由组合和动态打包。“到了目的地后,消费才刚开始,我们提倡车+X理念,因此未来有很大的想象空间。”朱水旺说。

  “对于创新企业,目前社保和税务支出占比太高,负担太重了。”谈到政府应该如何支持草根创业时,朱水旺坦言,办公场所、融资、团队,这些都不是问题,这个时代的互联网创业者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聪明去创造一个未来。现在创客们需要的只是给他们减负、减负、再减负,为创业、创新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

  记者感言:

  一个来自农村的80后、一颗永不停歇的探索的心,朱水旺的三次创业经历,让我们看到了他身上洋溢的创业热情和创新激情。从社会学到历史学再到计算机再到旅游包车,他的故事,蕴含跨界探索的聪颖和睿智,也让我们看到创业者的艰辛。我们也感受着创业者对创新环境的期待,期待能有更多针对创新性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和扶持政策,为创业者营造更好的氛围。

  创客心声:在大数据里淘金

  梅星星:25岁 “星空物语”创立人

  清明假期,在深圳市龙岗区坂田侨联东村一栋普通的单元楼里,梅星星和他的同事们已是汗水涔涔。他们要把这些来自美国、俄罗斯、巴西等国的订单分类,向国内的供货商下单,再把之前预定到货的产品打包贴好条码,发往世界各地。

  这是梅星星普通的一天。他的创业项目模式就是方兴未艾的跨境电商。跟很多创业者一样,梅星星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在大学期间,他就做过代理、卖过电脑、打过零工,但内心深处一直有志于做国际文化交流方面的贸易。2013年7月大学毕业,他进入深圳一家贸易公司工作,三个月后跳槽,不久又辞职,开始了他跨境电商的“创客”生涯。

  跨境电商不同于传统的外贸企业,借助网络平台,面对全球市场,和消费者直接沟通。梅星星坚持自己最初的创业理念,把他的主营产品聚焦到中国元素鲜明的工艺品,如陶瓷、折扇、丝绸等。

  2014年9月,他注册了一家公司——深圳市星空物语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他的公司业务范围已覆盖到北美、欧洲和澳洲,还吸引了三位创业伙伴,他们分工明确:一位负责开发和运营,一位负责店铺管理和客户服务,一位负责设计和国际物流,还有一位外派学习电商平台。

  不同于近年来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跨境电商因为有语言、物流、报关等方面门槛,让一些创业团队望而却步。但梅星星认为这里面大有商机。现在,他每天晚上借助于搜索引擎的强大功能进行大数据统计分析,研究海外消费者的网上浏览痕迹来判断消费者的偏好和消费趋势。

  谈到创业以来遇到的困难,梅星星认为最主要的是中国目前的国际快递业务落后,价格高、时间长。听说上海自贸区在国际物流方面发展迅速,他希望近期前去考察。

  梅星星对于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希望在不断发展和经营中,做出中国的工艺品品牌,特别是陶瓷产品,能够摆脱目前主要是产地属性而没有代表性品牌的现状。期待在未来,人们听到星空物语,能自然地想到中国,想到高品质和精湛”。

  记者感言: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坚持最初的创业理念,梅星星探索着电商新领域的新商机。随着自贸区的陆续设立,跨境商业会越来越开放和高效。大胆探索、永不言弃,“星空物语”基于大数据的互联网思维将与中国跨国经济共成长。(本报记者 冯蕾 李慧 钟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 2001-2013 http://www.fzbds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邮箱:fzbdsd@126.com
未经中华发展报道网_国家发展报道编委会【官网】书面授权,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 鲁ICP备13030024号-1